宗教信仰

谢选骏文集
[主页]->[宗教信仰]->[谢选骏文集]->[没有逻辑的韩国书法家]
谢选骏文集
·思想的太极●开篇
·第一章●思想的性格
·第二章●英雄时代
·第三章●文化运动
·第四章●理解与对话
·第五章●拷问《传道书》
·第六章●生命与自由的还原
·第七章●梦想与现实的妥协
·第八章●天人之际的气韵
·第九章●太极之神
·五色海结语
·五色海总目录
·《全球政府论》[目录]
·《全球政府论》第一章
·《全球政府论》第二章
·《全球政府论》第三章
·《全球政府论》第四章
·《全球政府论》第五章
·《全球政府论》第六章
·《全球政府论》第七章
·《全球政府论》第八章
·《全球政府论》第九章
·《全球政府论》第十章
·《全球政府论》第十一章
·《全球政府论》第十二章
·《全球政府论》第十三章
·《全球政府论》第十四章
·《全球政府论》第十五章
·《全球政府论》第十六章
·《全球政府论》第十七章
·《全球政府论》第十八章
·《全球政府论》第十九章
·《全球政府论》第二十章
·《全球政府论》第二十一章
·《全球政府论》第二十二章
·《全球政府论》第二十三章
·《全球政府论》第二十四章
·《全球政府论》第二十五章
·《全球政府论》第二十六章
·《全球政府论》第二十七章
·《全球政府论》第二十八章
·《全球政府论》第二十九章
·《全球政府论》第三十章
·《全球政府论》第三十一章
·《全球政府论》第三十二章
·《全球政府论》第三十三章
·《全球政府论》第三十四章
·《全球政府论》第三十五章
·《全球政府论》第三十六章
·《全球政府论》题记
·〖“天子”简说〗(天子第一版)
·《全球政府论》第三十七章
·《全球政府论》第三十八章
·《全球政府论》第三十九章
·《全球政府论》第四十章
·《全球政府论》第四十一章
·《全球政府论》第四十二章
·《全球政府论》第四十三章
·《全球政府论》第四十四章
·《全球政府论》第四十五章
·《全球政府论》第四十六章
·《全球政府论》第四十七章
·《全球政府论》第四十八章
·《全球政府论》书后漫记
·《全球政府论》援引及参考书目
·《全球政府论》附录
·《平定主权国家》[目录]
·一,全球文明的轴承现象
·二,全球化与非全球化的碰撞
·三,爱国主义,一个神话的覆灭
·四,二十一世纪的全球同一性
·五,跨国文明的统一网络已经成型
·无业者创造的历史
·无业者有哲学吗?
·假晶现象
·教族:种姓制度还是礼制?
·有关全球化的几种理论
·族裔特性是全球化的钉子户
·“教族”与社会的分合
·“教派”可以刺激民族活力
·蒙古与金帐汗国的兴衰
·世界军阀轮流坐庄
·军阀、革命者、国王
·时代、社会、文化、军阀
·一切权力归统帅部
·论宽容精神的全球含义
·罗马史的例证
·多难兴邦
·人民运动
·宗教的声音
·宗教的精神
·宗教的事业
·宗教是伟大的哀哭
·虚无主义与宗教
·神秘朦胧的光辉
·宗教与战略的关系
·历史上的各类宗教之作为战略
·巴比伦的宗教之作为战略
·埃及的宗教之作为战略
·印度东方的宗教之作为战略
·欧洲的宗教之作为战略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没有逻辑的韩国书法家

   谢选骏
   
   据说有个韩国“书法家”,“用甲骨文写佛经”,还觉得“很幸福”。这是没有一点逻辑。等于“用祖宗的名义给儿孙上香”。
   
   他说因为很喜欢中国古字,就用来书写佛经,精神很满足。“用祖宗的名义给儿孙上香”,这种奇特的感觉让奇葩格外地爽。


   
   这位尹遗相出生于一个韩国官宦家庭,父亲是与韩国第一位总统李承晚共事的有名政治家。在尹遗相尚未出生时,他的父亲就在28岁那年被杀害身亡。
   
   他告诉记者说,“我是在父亲被杀害后出生的,按照韩国古代的说法,这样出生的儿子是为父亲报仇来的。也许我应该选择走仕途之路,可是命运没有那样安排。”
   
   “高中毕业后,我当了兵,做了军官。军队生活是在小鹿岛度过的,那里是癞病(身上的软骨逐渐腐烂脱落、最后直至死亡的一种不治之症)病人群居之处。这种癞病是一种慢慢地在痛苦中等待死亡的疾病。”
   
   他感到,每天面对的都是这样的人,好像活着就是为了等待死亡,引发自己对人的生与死进行思考。父亲年少时被杀害之事也同样促使他思索人生幸福的真谛。10年的军人生活中,他常常考虑自己应该选择哪一种人生:是选择物质丰足的军官生活?还是放弃名利,选择追求精神上的富有,以达到精神上的幸福?他说,小鹿岛10年的军人生活结束后,他义无反顾地抛弃了军官生涯,放弃了名利,选择去古寺修行。
   
   在古寺里,尹遗相每天都抄写佛经。他表示,由于喜欢书法,在书写汉字的过程中,对汉字也越来越关心和喜欢,开始研究中国古代文字,并对世界最早的文字--甲骨文产生浓厚兴趣。甲骨文是3500年前雕刻在龟甲或兽骨上的文字。甲骨文的内容大部份是殷商王室占卜的记录。商朝的人皆信神,大事小事都要卜问神灵以示吉凶,从而顺从神的意志。他认为,甲骨文是神传给人的文字。怀着对甲骨文的向往,他决定去中国学习甲骨文。
   
   在之后的10年中,他的足迹踏遍中国南北,追寻研究中国古代文字,并且拜中国很多名家为师, 勤学苦练,最后以甲骨文、金文、小篆、楷书、隶书、行书、草书7种字体完成了佛经《般若心经》。而他是世界上用甲骨文书写佛经《般若心经》的第一人。他说,人生最重要的是,“找到自我”。“如今,人们活得太忙,不能回头省察自我,所以找不到自我,感受不到幸福。”他认为,幸福是在自己的内心深处。所以他常常以幸福和纯净的心态来完成自己的作品。他觉得,用中国古文书写佛经,很幸福。他表示,“韩国文化来源于中国。我非常喜欢中国传统文化,如今每年必去中国,不去要生病的。大概我前世是中国人吧。”
   
   ……
   
   谢选骏指出:看来逻辑不重要,快乐才重要。只要快乐,用什么写什么,都可以。这就是韩国人。所以只要快乐,他们可以说,孔子是韩国人。尽管,孔子的时代还没有韩国。
(2016/12/07 发表)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