宗教信仰

谢选骏文集
[主页]->[宗教信仰]->[谢选骏文集]->[从“用脚投票”到“用钱投票”]
谢选骏文集
·中庸之道
·希腊的中庸与中国的中庸
·《金滕》所阐释的中庸之道
·中庸的政治要超越理想层面
·人格化的政治违背中庸之道
·《吕氏春秋》与融合集团
·中庸之道与虎狼精神
·全球政府的临近
·从美国的911到西班牙的311
·民主国家如何胜任反恐战争?
·民主国家互不交战?
·核武恐怖的幽灵意味
·商业主义和政治精神
·整合全球的力量将告别欧洲
·全球中枢
·世界政治的核心问题
·超越中国的“中国”文明
·“中国”的“保民官”
·“中国”的内在意义
·反恐战争的逻辑结论
·世界和平仅需有限战争
·天下与国家
·氏族宗族民族的主权国家
·天下意识与帝国主义的区别
·天下意识与帝国主义的区别
·秦汉是天下而不是国家
·蒙古首开元明清的天下
·全球政府需要刷新统治原则
·天下秩序是人类命运保育者
·平定主权国家,有益于天下
·地外文明
·全球政府需要宇宙基础
·生存空间与人类命运
·星际探险与人类命运
·勘察宇宙的生命前景
·为宇宙秩序立法
·最后的书评
·回归祖辈的文化
·望文生义的误解
·新儒家是不必要的
·“整合全球”并非“上帝之城”
·立此为社会福音派鉴
·本书开始起草于1975年
·《全球政府论》援引及参考书目
·被囚禁的时代第二部《被囚禁的中国》目录
·《被囚禁的中国》导论1
·《被囚禁的中国》导论2
·《被囚禁的中国》导论3
·《被囚禁的中国》导论4
·《被囚禁的中国》导论5
·《被囚禁的中国》第一章1
·《被囚禁的中国》第一章2
·《被囚禁的中国》第一章3
·《被囚禁的中国》第一章4
·《被囚禁的中国》第一章5
·《被囚禁的中国》第二章1
·《被囚禁的中国》第二章2
·《被囚禁的中国》第二章3
·《被囚禁的中国》第二章4
·《被囚禁的中国》第二章5
·《被囚禁的中国》第二章6
·《被囚禁的中国》第二章7
·《被囚禁的中国》第二章8
·《被囚禁的中国》第二章9
·《被囚禁的中国》第三章6
·《被囚禁的中国》第三章7
·《被囚禁的中国》第三章8
·《被囚禁的中国》第四章1
·《被囚禁的中国》第四章2
·《被囚禁的中国》第四章3
·《被囚禁的中国》第四章4
·《被囚禁的中国》第四章5
·《被囚禁的中国》第五章1
·《被囚禁的中国》第五章2
·《被囚禁的中国》第五章3
·《被囚禁的中国》第五章4
·《被囚禁的中国》第五章5
·《被囚禁的中国》第五章6
·《被囚禁的中国》第五章7
·《被囚禁的中国》第五章8
·《被囚禁的中国》第六章1
·《被囚禁的中国》第六章2
·《被囚禁的中国》第六章3
·《被囚禁的中国》第六章4
·《被囚禁的中国》第六章5
·《被囚禁的中国》第六章6
·《被囚禁的中国》第六章7
·《被囚禁的中国》第七章1
·《被囚禁的中国》第七章2
·《被囚禁的中国》第七章3
·《被囚禁的中国》第七章4
·《被囚禁的中国》第七章5
·《被囚禁的中国》第七章6
·《被囚禁的中国》附录1-1
·《被囚禁的中国》附录1-2
·《被囚禁的中国》附录2
·《第三中国论》全书十二篇1980——2010年
·第一篇“第三中国”与“第三期中国文明”
·第二篇“第三期中国文明”与埃及的“新王国时期”
·第三篇 对“第三中国”两点思考
·第四篇中国的崛起有待“第三中国”的崛起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从“用脚投票”到“用钱投票”

   谢选骏
   
   网文《習近平阻止不了的事》说,在2016年12月16日結束的中央經濟會議上,習近平下令,2017年的人民幣匯率要力求穩定和避免風險。不過,大權在握的「習核心」,雖事事運籌帷幄和隨心所欲,卻在人民幣匯率一事上遇到困難,阻止不了它持續下跌。
   
   習近平在會議上,特別提到人民幣匯率,他說2017年要「增強匯率的彈性,但也要保持匯率在合理水平上的穩定」;除「彈性」和「穩定」,他還特別提到要「避險」,「要把防控風險放在更重要的位置,確保不發生系統性的金融風險」。


   「穩健」和「避險」是本月9日結束的中央政治局會議決定的2017年國策,應用在經濟上,就是習近平說的財政政策和貨幣政策保持「穩健中性」。
   不過,美國聯準會14日作出了升息的決定 (升25點),而且還暗示2017年會再升息二至三次。聯準會決定升息,主要是預期美國經濟持續擴張,為了預防經濟過熱和通膨,所以要升息;換言之,升息是基於美國經濟的需要,但是美國升息,卻對中國經濟和人民幣匯價不利,對習近平造成巨大壓力,直接威脅到他的穩定和避險策略。
   第一,美國升息,對人民幣匯價造成下跌壓力。前事不忘,後事之師,我們可以看上一次美國升息,如何導致人民幣加速下跌的情況。美國聯準會於2015年12月16日升息 (也是升25點),至今剛好一年,在過去一年中,人民幣兌美元的匯率下跌了6%。人民幣匯率自2014年開始下跌,基本原因是中國經濟放緩,而美元則因為美國經濟持續擴張而保持強勢,美元強則使人民幣更弱,逼使人民幣匯率持續下調。去年12月的美國升息,是九年來的第一次,升息使已經持續下調的人民幣匯率加速下滑;現在美國第二次升息,勢必對人民幣造成同樣的下跌壓力。
   第二,美國升息,對中國外匯儲備造成壓力。美元強,人民幣弱,以致人民幣兌美元匯價持續下跌,直接導致中國所持美元和其他外幣儲備縮水。去年12月美國第一次升息,同月中國的外匯儲備應聲減少了1079億美元,打破了之前的紀錄;接著的一個月,即2016年1月,又再減少了994億。到了今年春夏,儲備減幅稍為放緩,原因是中國經濟和金融市場保持平穩,沒有出現動盪,但是入秋之後,儲備的減幅又告增加,11月減少了690.6億,比預期多一倍,引起了市場注意。截至11月為止,中國的外匯儲備已從2014年春天的4兆美元,減至現在的3.05兆,兩年不到就減少了1兆,減幅實在驚人。
   第三,美國升息,對中國股市造成壓力。去年12月美國第一次升息後,外匯市場中的人民幣匯率持續走跌,中國政府不得不入市,一方面拋售美元,另一方面則買人民幣,藉此拉抬人民幣;為穩住人民幣匯率,2016年元旦股市開市後,政府在股市引入「熔斷機制」,但機制失靈,開市四天,即導致股市拋售潮。上證指數在美國第一次升息後的六周內,下跌了25%;從第一次升息到現在,即一年之後,上證指數仍未能回復升息前的水平,現在仍比升息前跌了10%。
   第四,美國升息,加速中國資金外移。美元強,人民幣弱,使中國民眾和企業爭相放棄人民幣,並且把現金和資產移到國外。去年美國第一次升息後,資金外移的情況持續惡化,今年第二季外移資金達985億美元,第三季達破紀錄的2070億,11月的數字還未出爐,但估計達到750億至800億。大量資金和外匯出逃,對經濟不利,已形成危機,所以中國政府要千方百計阻止資金外逃。
   綜合而言,美國升息,對中國經濟造成巨大壓力,習近平無須等川普上台後對中國的進攻,已因美國升息而在經濟上處於劣勢。習近平希望2017年的人民幣匯價能夠保持穩定和避免風險,但從去年美國第一次升息導致的後果看,他的希望可能要落空了;他最多只能避免人民幣匯價過於急速的下滑,他也可以避免宣布人民幣大幅貶值,但他卻難以阻止人民幣持續地和緩慢地下跌。
   
   ……
   
   谢选骏指出:邓小平时代,人民大举逃亡,数以千万计,史称“用脚投票”,现在人民可以相对自由出国了,一般无须逃亡了,但是,凡是限制都会引起反制——一个明显的事实就是,中国大陆近几年对于基督教的疯狂镇压,直接导致了人民币下跌。从宗教信仰上说,这就是上帝对于不守信用的惩罚。从政治经济上说,这就是人民在“用钱投票”——否决中国大陆走向复辟倒退的回头路。
(2016/12/25 发表)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