宗教信仰

谢选骏文集
[主页]->[宗教信仰]->[谢选骏文集]->[脑膜炎社会]
谢选骏文集
·《全球政府论》第四十章
·《全球政府论》第四十一章
·《全球政府论》第四十二章
·《全球政府论》第四十三章
·《全球政府论》第四十四章
·《全球政府论》第四十五章
·《全球政府论》第四十六章
·《全球政府论》第四十七章
·《全球政府论》第四十八章
·《全球政府论》书后漫记
·《全球政府论》援引及参考书目
·《全球政府论》附录
·《平定主权国家》[目录]
·一,全球文明的轴承现象
·二,全球化与非全球化的碰撞
·三,爱国主义,一个神话的覆灭
·四,二十一世纪的全球同一性
·五,跨国文明的统一网络已经成型
·无业者创造的历史
·无业者有哲学吗?
·假晶现象
·教族:种姓制度还是礼制?
·有关全球化的几种理论
·族裔特性是全球化的钉子户
·“教族”与社会的分合
·“教派”可以刺激民族活力
·蒙古与金帐汗国的兴衰
·世界军阀轮流坐庄
·军阀、革命者、国王
·时代、社会、文化、军阀
·一切权力归统帅部
·论宽容精神的全球含义
·罗马史的例证
·多难兴邦
·人民运动
·宗教的声音
·宗教的精神
·宗教的事业
·宗教是伟大的哀哭
·虚无主义与宗教
·神秘朦胧的光辉
·宗教与战略的关系
·历史上的各类宗教之作为战略
·巴比伦的宗教之作为战略
·埃及的宗教之作为战略
·印度东方的宗教之作为战略
·欧洲的宗教之作为战略
·欧洲的宗教之作为战略
·伊斯兰的宗教之作为战略
·《达·芬奇密码》面面观
·战略是“生命的适应能力”
·哲学王者/天人三策
·过河拆桥的哲学
·真理就是生命与道路
·哲学之轮
·胜利者
·领袖是无法培养的
·胜利的天才无中生有
·少数人创造的历史
·苦难是少数派战士的伴侣
·悲剧的主轴推动历史
·胜利者的书如何写就
·现代文明的整合者
·秘而不宣的“第三十七计”
·整合者的四个面相
·天子的义务与权力
·整合就是未来世界的方向
·人是不可两全的怪物
·心性修炼的至境
·大改组
·二,无产者、种姓、教族、教会
·民族整合的文明历史经验
·走向全球政府的几步震荡
·礼的精神
·二十世纪是礼崩乐坏的谷底
·圣人是礼的人格化
·“礼乐征伐自天子出”
·“礼表法里”的两道分离
·秩序与理性互为表里
·礼与控制论
·黄金时代
·礼的形式
·中国礼制的起点
·中国礼制的特点
·印度礼制的特点
·礼制是权力中枢的辐射
·礼制不同造成征服的效果
·刑不上大夫、礼不下庶人
·礼制不同于极权主义
·新文化战
·文化战的最古范本和最新动向
·文化战与军事战的区别
·天下文明超越国际主义
·防止大规模侵战的锁钥
·整合的杠杆是异源的文明
·文明的圈回之“圆”
·摆脱血气,获得文明
·文化战的战略
·战略的失败与成功
·中国文明的战略观念
·新文化战的战略观念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脑膜炎社会

   谢选骏
   
   记得上小学的时候,流行脑膜炎,大家谈虎色变,每天要排着队,往口腔里喷药水。但是,还是有些同学不幸感染了,结果留下了后遗症:
   
   脑炎是脑实质炎性病变的总称,由不同病因(如病毒、细菌、真菌等)引起的一种严重的中枢神经系统感染性疾病。脑炎后遗症是指脑炎在经过急性期的积极治疗后,一些患者仍留有不同程度的肢体运动障碍、智力障碍、失语、眼球麻痹、吞咽困难等后遗症,采用多种及时有效的康复手段可以改善后遗症。但是不及时的话,患者将终生迟钝甚至麻木,这样的人一多,就会形成“脑膜炎社会”。


   
   这种病症不仅由于缺乏卫生条件引起,而且由于拖延病情而加剧。患者还会“出现非特异性的症状”,例如易怒和精神萎靡。显然,这种症状,与高压下的专制社会成员的表现多少也有些不谋而合。
   
   他们“肢体运动障碍、智力障碍、失语、眼球麻痹、吞咽困难”……构成了“XX特色的国情”。
   
   “腰椎穿刺术是脑膜炎的确诊方式,阴性结果可以排除脑膜炎的诊断。腰穿术利用穿刺针插入脊椎管,提取大脑和脊髓周围的脑脊髓液(CSF)样本,然后把CSF送往医学实验室进行检验。急性脑膜炎的首次治疗包括即时开服抗生素,以及有需要时开服抗病毒药物。皮质类固醇也可用作防止严重炎症带来的并发症。脑膜炎可引致严重的长期后遗症,如失聪、癫痫、脑积水、认知障碍,尤其是在未有及时得到治疗的情况下。”
   
   “在成人中,最常见的脑膜炎症状为严重的头痛,在近乎90%的细菌性脑膜炎病例中出现,其次是颈项僵直(患者因颈部的肌肉紧张度和僵硬度增加,颈部无法向前伸)。诊断脑膜炎的三个典型体征有颈项僵直、突发高烧,以及精神状态改变;不过,仅有44–46%的细菌性脑膜炎病例会出现上述的全部特征。如果上述三个体征无一出现,那么患上的极有可能不是脑膜炎。其他与脑膜炎有关的常见体征包括恐光症(无法忍受亮光)以及声音恐惧症(无法忍受响亮声音)。
   
   1966年到1971年文革的时候,中国是个典型的脑膜炎社会。
   
   后来林彪死了(1971年),四分之一的脑膜炎后遗症消失了。
   
   再后来毛泽东死了(1976年),四分之一的脑膜炎后遗症又消失了。
   
   但是还有一半左右的脑膜炎后遗症无法消失,反复发作,一直困扰着中国。
(2016/12/16 发表)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