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徐水良文集
[主页]->[百家争鸣]->[徐水良文集]->[近日部分跟帖汇编修改]
徐水良文集
·许良英,不同凡响的理想主义者,中国一代知识分子的良心
·悼念许良英先生(汇编二)
·悼念许良英先生(汇编三)
·许良英,中国的良心和傲骨(汇编四)
·悼念许良英先生(汇编五)
·我眼中的圣者——悼许良英先生
·悼念许良英先生(汇编六)
·重视许良英先生的这些意见
·悼念许良英先生文章两篇
·当代中国,改良代价远比革命大
·批判素质论的几个帖子
·中国改良(“改革”)成本巨大
·改革成本有无可比性的辩论
·改革成本有无可比性的辩论
·驳赛昆彭基磐造谣
·共产主义来自基督教
·中国人素质低不配民主理论来自江三代
·驳朱学勤“拥抱革命是危险的”谬论
·关于秦晖文章的简单批评
·与神棍等素质论者辩论
·对顾肃文章及一些网上观点的评论
·再谈基督教问题
·关于宗教问题的三篇旧文
·也谈经济危机
·圣经反人类的屠杀教义
·郑酋午:凡是痴迷一种学说之人其脑必有毛病
·为郑酋午文章一辩
·幻想复活死的改革,不如准备活的革命
·再谈素质论、文化论和制度论
·简谈一个单相思幻想
·谈意识形态和宣传等问题
·宗教问题三则
·中国的右派
·托克维尔究竟说了什么?
·信仰坏又不宽容,比没有信仰坏百倍千倍万倍
·同城饭醉与小圈子运动的根本区别
·习近平反腐,必然越反越腐
·驳《南方周末》自由主义伪右派的数据
·在左右划分辩论中的意见
·专制主义代表作—评茅于轼文章
·茅于轼事件,毛左伪右演双簧
·驳内因论和素质论
·看茅于轼长沙演讲有感
·对内因论和素质论的哲学思考
·革命,左右派和枪杆子杂谈
·对马克思人是社会关系总和学说的简要批判
·答王希哲等网友
·解决宗教等信仰问题要有全盘战略
·澄清早期民运历史
·对当前中国保守主义的批判
·点评刘军宁《撒切尔夫人的保守主义治国之道》
·关于保守主义等问题补充意见
·也谈傅萍,论讲真话原则
·也谈极权专制的本质和来源
·再谈实践标准等问题
·不赞成“台版茉莉花”提法
·宗教、科学、实践和检验
·评中共对薄熙来案的审判
·薄案分析二:称赞薄熙来说薄熙来赢了辩论的,实在太愚蠢
·薄案分析三:薄掌握高层腐败材料,是中共对薄案大幅放水的原因之一
·薄案分析四:中共为何掩盖薄家杀海伍德真实原因?
·不务正业务邪业,习近平荒唐的批评和自我批评
·简谈马列国家学说根本错误
·告诉国内网友这次海外抗议是怎么回事
·再驳伪右反对革命和民主的谬论
·第五纵队抗议闹剧的恶果
·关于何青莲女士造谣的声明
·谈组织和革命等问题
·关于革命和改良等两个问题答网友
·顺便说几句上海国保造谣
·国家是非常古老的特殊地域概念
·关于国家问题和爱国主义问题(一)
·鼓吹卖国当汉奸的人不可能是真民主人士
·部分史籍记载的数以千计的中国名称ZT
·顺便说几句上海国保造谣
·关于民族革命和民主革命问题,我的看法
·民众的反抗程度才是衡量文化优劣的一个重要指标
·用理性理念对抗非理性信仰
·现代化、科学迷信和科学教问题
·制度决定论和文化决定论并不矛盾
·《制度决定论和文化决定论并不矛盾》附件
·《制度论文化论并不矛盾》附件
·对胡平民族自治观点的批评
·关于民族自治问题与胡平的继续辩论
·台湾学运评论:我们的目标和标准是自由民主宪政法治
·国际社会对中共和台独可能采取的两种策略
·探索台湾学运国际歌背后的特殊力量
·狭义民运圈特线比例
·简评《刘仲敬:缺少土豪的世界》
·西方阻止俄国与中共结盟的可用杀手锏
·再谈刘仲敬《缺少土豪的世界》
·再谈犬儒问题-与胡平讨论
·重建乡绅制实质结果是为权贵黑社会建立基层黑社会基础
·继续与胡平讨论犬儒问题
·与共舞台网友讨论犬儒和《犬儒病》问题
·驳胡平洪哲胜似乎无的放矢的非暴力论
·三谈刘仲敬理论
·再谈宗法乡绅制度和地方自治问题
·再谈中共间谍特线问题
·诬蔑平反64口号就是帮中共脱困解套
·见好就收见坏就上是胡平的专属笑话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近日部分跟帖汇编修改


徐水良


   

2016-12-7日


   

   
   
   越南人:白左其实也没有什么大错,到底谁错了?
   
   徐水良:白左认同普适价值没错。但思想幼稚,对反动势力妥协放纵有错。
   
   其原因,就是白左只知道简单化的普适价值,不认识世界的复杂性,不知道反动势力、包括共产党极权专制势力、一神教尤其是伊斯兰极端势力,原教旨恐怖主义等等,极端顽固反动的本质,以致非常简单幼稚地接受这些反动势力的欺骗,以为靠他们的慈悲,就能让这些反动势力接受普适价值或者正常的国际规范。
   
   白左主要错误不是错在赞同普适价值这个原则,而是错在处理复杂的世界问题的策略。但是,策略错误,同样也是危害极大。中共的上台,除了斯大林的大力支援以外,白左受骗,轻信中共,疏离和打压国府,也是重要原因。
   
   美国,往往在左倾和右倾,在原则(普适价值等等)和策略(对国际国内反动势力和保守势力的方针、政策和做法等等)之间摇摆。一般说来,这种摇摆,某种程度上也是美国进步中,自我调整所必需的。两条腿走路,总是一左一右,然后才能向前进,向前走的。
   
   但是,如果以“政治正确”做幌子,实行幼稚策略,变成对反动势力的妥协和投降,那就实际上放弃了原则,变成政治错误;相反,如果调整策略,纠正幼稚错误,变成否定自由、民主、平等、人权、政教分离、法制法治等等普适价值,同样变成了否定原则以及否定贯彻原则的世界潮流,那我们对两者,都必须坚决反对。
   
   过去一些年,白左幼以政治正确装扮起来的稚错误盛行,纠正这些错误,当然是必须的。过去二十年,我们就是以批评左派错误,即批评美国和国际自由主义自由派为主要批评方向。
   
   但是,现在,随着川普胜选,川粉把反对政治正确当作旗帜,攻击普适价值,自由民主,政教分离,反对人人平等,鼓吹种族主义,反对一人一票以及其他民主制度,反对革命,鼓吹精英贵族专制等等倒退风气,开始兴起,同样必须引起大家的高度警惕。
   
   ====
   
   踏并:zt川普批中砲火猛烈 外媒指美中貿易戰即將開打
   
   徐水良:打贸易战没多大危险,但应该有取胜把握再打。挑战一中政策,则需要作好与中共大战的准备,准备好了,不会给全人类带来毁灭危险,才能开始打。
   
   怕的是川普在毫无准备毫无把握的情况下心血来潮,贸易战或中美大战,都心血来潮轻启战端,最后导致失败或危险。
   
   不过,正像我在《四评美国大选》一文中说的,无论如何,性格莽撞的川普,其行为,将会带给中国广义民主运动一定的变数和机会,这是我们必须密切关注和把握的。
   
   本人《四评美国大选》一文相关内容摘录:
   
   //中国、美国和全世界,都已经进入多事之秋,都处于一个历史性大变动时期。但川普是一个不懂世界大势、不懂世界大局、又性格冲动的人,很难妥善处理这个多事之秋的世界大事,很难处理美国与中俄两国的关系。而中共和普京两个反美政权,一直对美国虎视眈眈。中共则一直把美国视为威胁其一党专制极权统治的最大国际敌人。他们一直在等待时机,一旦时机成熟,就会挑起他们与美国的巨大冲突甚至战争。中共军头一直鼓吹战争,鼓吹对美国进行超限战;不惜牺牲西安以东,要与美国打核战争。而如果一旦爆发美国与中国及俄罗斯的大规模冲突,很可能导致大规模战争,严重威胁人类的生存。这是最最令人担心的事情。
   
   如果川普仅仅是在美国国内瞎折腾,最多只能导致美国产生一定程度的后退和衰落,不可能造成巨大危险。更何况纠正美国战线太长的失误,一定程度的收缩、巩固和壮大,也确实是必须的。但在与中共和普京两个反美政权的对持对抗之中,如果处理不好,却确实存在极大危险。
   
   当然,川普上台的不确定性,世界局势的动荡和不确定性,也可能会给中国民主运动带来一定的机遇,这是中国民主运动必须密切关注的。
   
   有朋友说“民运恐怕进不了局。”我知道他说的民运指狭义民运圈,因此这个说法估计没错。狭义民运圈应该进不了局,但我说的是全民族的广义民主运动。全民族的广义民主运动,无论如何不会出局。//
   
   川普就像一头蛮牛,闯进国际和国家政治的瓷器店,让全世界精英担惊受怕,让不喜欢政客瓷器店、甚至希望砸掉瓷器店的低层民众,觉得解气。
   
   ====
   
   国内网站主帖帖子:川普再发文不该接蔡英文的恭贺电话
   
   这主帖真是自我意淫的胡话,把意思完全说反了。
   
   川普的原话是:“有趣,美国卖给台湾数十亿美元的军事武器,但我不该接台湾祝贺电话。(Interesting how the U.S. sells Taiwan billions of dollars of military equipment but I should not accept a congratulatory call.) ”
   
   川普是商人,他用的是商业思维,是反击讽刺民主党说他不该接蔡英文电话。意思是作为美国卖家,他应该接买家台湾客户的电话。
   
   当然,这里还有一层更深的含义,就是讽刺美国政客和中共,几十亿美元的军火都能卖,一个祝贺电话却不能接,为了表面的面子,完全颠倒了事情主次。
   
   这主帖,是五毛宣传员利用封闭环境封锁国际消息的条件,故意把事实和意思完全说成相反的典型例子。
   
   ====
   
   曾节明转贴:余大郎:读王司令批徐政委揭帖,真的很喜欢呢
   
   徐水良:这余大郎像你一样,是什么也不懂,只知道忠于主子的一个。
   
   他这里的东西,与他多少年的东西一样,几乎是精神失常,一派胡话,没能力理解正常道理和逻辑。
   
   因为他点破新大陆人真身,他主子把他关进“疗养院”控制起来,上不了网,泄不了密,他还是那么忠心于主子。他唯一看出来的是我希望他牢牢扎根在他主子身边,然后用他的大嘴巴泄密,等于为我们安插一个内线。只是他应该对我的说法表示愤怒,而不是像现在这样感到高兴。他这样蠢,他的处境更危险了,说不定他主子就会怀疑他是我们安插在他主子身边的钉子,与我们合唱双簧骗取主子信任呢!
   
   当然,胡内奸这上面的文字,很可能是他主子到“疗养院”命令他上网发出的东西,所以他故意写得胡言乱语,不合逻辑,让海外明白他已经失去自由。
   
   所以,他这文字,他主子也只允许发给他主子安插在海外的你这个戈倍儿曾痞特,以免进一步泄密。
   
   你戈倍儿曾痞特,如果对你同伙有一点同情心,根据你和胡内奸的私人友情,真正关心你的同伙胡内奸,就应该像我这个帖子一样,点破你主子制造胡内奸仍然自由的假象,迫使你主子还给胡内奸自由。那样,你能对得住你同伙,我们呢,也有可能再从胡内奸大嘴巴探听他泄密消息。
   
   ====
   
   BEETHOVEN:福山说,现在,民主反对了自由,你怎么看?
   
   徐水良:这福山没什么深刻思想,老是靠故作惊世骇俗、惊人之论来哗众取宠出风头,来掩盖自己思想的浅薄。
   
   虽然他对川普的批评没错,但他根本搞不清楚这里的问题是什么,出在哪里,原因又是什么?却老是靠“历史的终结”,“民主反对自由”之类胡说八道惊世骇俗惊人之论来出风头,来掩盖自己思想的贫乏浅薄,就让人鄙视。
   
   ====
   
   在吹捧卡斯特罗这个问题上,特鲁多应该被骂,并且应该被大骂特骂。
   
   ====
   
   徐水良:川普發文再嗆中國:北京操縱貨幣又於南海擴軍問過美國意見了嗎?
   
   曾节明:你不是说川普是“流氓、小丑”,是胜选也改变不了的事实吗?
   
   徐水良:你戈倍儿曾小痞特懂什么?永远都只会胡说八道!
   
   你除了忠心跟着你主子指挥棒转,永远理解不了搞不清楚别人的文字是什么意思,只会污言秽语造谣撒谎。
   
   况且,民主、共和两党,当时这样说的人非常多,包括现在已经变成准川粉的曹长青,还有民主共和两党中的竞选对手,甚至包括现在被川普选中任命的某些人,当时往往都这样说。历史将会作出结论。历史很长,一个短短的胜选,不能代表长期的历史。
   
   ====
   
   张三一言:新事:岡比亞專制下選出民主
   
   徐水良:习近平应该学学该国的弹珠选举民主,这是中共的唯一出路。
   
   这世界又多了几个名词:弹珠民主、弹珠选举、或弹珠选举式民主。
   
   ====
   
   百无聊赖:蔡大妈没事你搞搞国防搞搞经济,搞什么同婚合法,闹得民怨沸腾10万人上街抗议。川普上,LGBT人群肯定无法再对异性恋政治迫害了,蔡大妈还赶同婚时髦,老差半周期。
   
   徐水良:共产党发起的台独,一直比国民党左很多,民进党一直是左派,川普是右派,两者当然不同
   
   ====
   
   徐水良:ZT聂树斌平反程度现在还没赶上杨乃武小白菜案
   
   【按】中共造成中国历史的特大倒退。迄今为止,中共统治仍然远不如满清皇朝,中国的自由民主远不如大清末年,中共领导远不如慈禧太后。
   
   汉评:聂树斌案平反程度现在还没赶上杨乃武小白菜案
   
   (下略)
   
   ====
   
   刘刚:美国当选总统川普任命华裔理论家为美国司法部长
   
   徐水良:你刘刚真是流氓无赖特线小人,除了造谣,就是告密。在独评用造谣办法告密,尽显特线小人嘴脸。
   
   而且,你连造谣也造不好。上面这帖中这种漫天造谣,除了表示你流氓无赖特线的小人嘴脸以外,能让别人对你有一点相信,对我有一点伤害吗?
   
    刘刚这类流氓特线习惯造谣告密。像他上贴那样在没有谣可造的地方也造谣,在独评没有密可告的地方,就靠造谣牵强附会地告密,搞所谓“检举揭发”。这是他们长期形成的习惯了,不造谣不告密,就浑身不舒服。所以什么时候都要造谣和告密。反正他的任务只是靠造谣加告密,给他的特线同伙一个封杀的借口而已,再造谣,别人再不相信,再牵强附会说不通,都没有关系。
   
   曾节明:放你酿的狗屁!你继续去诬蔑王炳章,和海外政协王希哲配合中共继续去鞭尸彭明呀
   徐水良:戈倍儿曾,你与刘刚闹了那么多年,闹得不可开交,现在亲密无间,不是暴露你们听从主子命令,更加暴露你们特线本质吗?
   
   隔壁朋友和这里朋友对此看得很清楚了,你两个蠢货还不自知,还要继续蠢下去?
   
   隔壁有个帖子,这里把隔壁帖子重复一遍:
   
   //曾节明:先灭国党,再树独帜:台湾局势前瞻
   
   草蝦:吾兄聖智,可喜可賀。棄暗投明,辟支向佛。
   
   徐水良:两位捐弃前嫌,结伙合作了?
   
   柳如是:本来就是一伙,上面下达指示了,再别扭也得执行。
   
   徐水良:他与刘刚关系更典型,两人闹得不可开交,最近却是亲密无间合伙。//
   
   刘刚是蠢货,竟接受你戈倍儿曾的亲密无间,还用对我造谣歪曲,牵强附会的“检举揭发”来帮助你。相反,你对我多次拍马吹捧我,我却总是把你打回去,打到对立面去。为什么?因为你们是公开了的特线,与你们这些公开特线搅在一起,几乎就是向大家承认与你们是一伙的。

[下一页]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