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徐水良文集
[主页]->[百家争鸣]->[徐水良文集]->[近日部分跟帖汇编修改]
徐水良文集
·走出西藏问题的误区
·与范似棟商榷:中国民主运动是一个实实在在的存在
·中共蠢货养虎遗患
·关于“海外民运”山头林立、内斗不止的问题
·关于保扁问题
·再答一次洪哲胜
·民进党保贪腐走向安乐死
·二十世纪民族独立运动批判
·人类共性、走火入魔的洪哲胜和民运人士
·谁是当前中国人的主要敌人?
·鼎足三立的中国意识形态和政治势力
·捍卫约定俗成的语言及其词汇,反对不学无术的胡言乱语
·抛弃左右直线线性思维,改采立体运动思维
·评孙丰《“革命”的争论不休,是因意志与认识是两个立场》
·惩办委托缅军灭汉区的汉奸责任人
·惩办中共国务院委托缅军灭果敢汉区的汉奸责任人
·三个烂党,一色蠢货,统统皆输,没人胜利
·邓慈禧和赵光绪远远不如真慈禧真光绪等网文两则
·恐怖主义的最简定义(兼评联合国定义草案)
·关于恐怖主义定义的讨论
·恐怖行为不等于恐怖主义
·联合国等限定恐怖主义出于政治目的,完全不对
·恐怖主义的总体定义
·在纽约看到处都有的美国公有制
·我们的目标是适合实际的私有制和公有制的和谐结合
·谈当今中国的定义和定义问题的一些哲学知识
·某些人对事实与价值相互关系及功能的颠倒
·本人第一二次入狱的公检法文件
·谈波兰情况,破除一个传统迷思
·北京现象
·中共60周年大阅兵,回光返照而已
·简单答复王希哲
·历史的能预见性和不能预见性
·中国民权同盟筹备组公告
·中国民权同盟(筹)临时章程
·我看“统一民运”
·人有造谣自由的权利吗?
·究竟谁喝了狼奶?
·自由的限制:多种多样的规范和多种多样的强制力
·撤离特务窝,投入新战场
·关于麦卡锡等跟帖四个
·谎言重复一万遍,目的何在?
·和平非暴力无条件适用于对付中共吗?
·中共情报机构“出奇制胜”的一些常规手法
·究竟是谁专制?
·顶国凯兄评李劼文章
·关于此次民主党风波,我事前再三强调的个人意见
·驳李劼
·如果产生两种情况,全世界都会禁止共产党及其意识形态
·歧路改革备忘录:中共顽固坚持“摸石头”,原因何在?
·文革初浙江军区司令员儿子打死人及冲军区事件
·有人说造反派都拥毛泽东,这不对,讲些故事
·《建设一个现代化政党》一文评点
·一个中国,两个国号,两个政府
·反对邓式改革
·“十年一梦赖昌星”
·支持奥巴马总统讲话(附讲话全文)
·反对用传统文化作替罪羊掩盖中共马列等外来垃圾罪责
·魏京生杜智富文章反映了在旧教条两极对立之间的迷惑和摇摆
·哥本哈根,中共如何欺骗世界?
·21世纪建国纲要(草案)
·哥本哈根气候会议的两篇评论及按语
·刘自立《改革已死,期宪也亡》并按语
·批评温家宝
·“军队国家化”提法不妥,应改成“军队国有化”
·刘晓波和08宪章:幻想的破灭
·网路文摘社论:声援伊朗人民
·花瓶民运对他人的攻击,这一次扎扎实实打到了自己
·受五毛污蔑是我的光荣
·民权通讯第1期
·搞政治与拉帮结派
·支持旁观者昏批驳被阉割了的伪反对派
·和解骗子以及和解糊涂蛋们可以休矣!
·某些洋教徒为什么不尊重无神论和异教徒
·是网络自由,不是网络民主
·与狼为伍,思科最坏
·答网友:为什么要反台独?理由如下:
·当代中国人不可能没有敌人——评刘晓波《我没有敌人》
·刘晓波把08宪章戏演砸了
·08宪章和刘晓波的最后陈述
·关于刘晓波《我没有敌人》的争论文章
·五毛们总是闭眼睛撒谎
·周瑜黄盖和竹筒倒豆子
·答鸡头肉和赛昆的污蔑
·海外五毛攻击许良英先生为刘晓波辩护的一个帖子
·戏释格丘山格老先生“坦荡心胸”的含义
·漫谈两出大戏和刘晓波之谜
·关于刘晓波“没有敌人”网文两则
·转贴评刘晓波没有敌人文章6篇附按语
·没有敌人争论是一场政治斗争,不是学术论争
·转贴张三一言和Leebai文章各两篇
·转贴评轮“没有敌人”文章三篇
·今日网上跟帖
·转贴“民运”和“官运”等两文
·戏作:灯主席外传
·“没有敌人”问题争论小结
·关于没有敌人的争论文章十篇
·“没有敌人”争论文章选(6篇,2月6日晚)
·2月7日没有敌人争论文章
·捍卫启蒙成果——我们的作战意图
·转贴到查报告:民众武力抗暴的必然性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近日部分跟帖汇编修改


徐水良


   

2016-12-7日


   

   
   
   越南人:白左其实也没有什么大错,到底谁错了?
   
   徐水良:白左认同普适价值没错。但思想幼稚,对反动势力妥协放纵有错。
   
   其原因,就是白左只知道简单化的普适价值,不认识世界的复杂性,不知道反动势力、包括共产党极权专制势力、一神教尤其是伊斯兰极端势力,原教旨恐怖主义等等,极端顽固反动的本质,以致非常简单幼稚地接受这些反动势力的欺骗,以为靠他们的慈悲,就能让这些反动势力接受普适价值或者正常的国际规范。
   
   白左主要错误不是错在赞同普适价值这个原则,而是错在处理复杂的世界问题的策略。但是,策略错误,同样也是危害极大。中共的上台,除了斯大林的大力支援以外,白左受骗,轻信中共,疏离和打压国府,也是重要原因。
   
   美国,往往在左倾和右倾,在原则(普适价值等等)和策略(对国际国内反动势力和保守势力的方针、政策和做法等等)之间摇摆。一般说来,这种摇摆,某种程度上也是美国进步中,自我调整所必需的。两条腿走路,总是一左一右,然后才能向前进,向前走的。
   
   但是,如果以“政治正确”做幌子,实行幼稚策略,变成对反动势力的妥协和投降,那就实际上放弃了原则,变成政治错误;相反,如果调整策略,纠正幼稚错误,变成否定自由、民主、平等、人权、政教分离、法制法治等等普适价值,同样变成了否定原则以及否定贯彻原则的世界潮流,那我们对两者,都必须坚决反对。
   
   过去一些年,白左幼以政治正确装扮起来的稚错误盛行,纠正这些错误,当然是必须的。过去二十年,我们就是以批评左派错误,即批评美国和国际自由主义自由派为主要批评方向。
   
   但是,现在,随着川普胜选,川粉把反对政治正确当作旗帜,攻击普适价值,自由民主,政教分离,反对人人平等,鼓吹种族主义,反对一人一票以及其他民主制度,反对革命,鼓吹精英贵族专制等等倒退风气,开始兴起,同样必须引起大家的高度警惕。
   
   ====
   
   踏并:zt川普批中砲火猛烈 外媒指美中貿易戰即將開打
   
   徐水良:打贸易战没多大危险,但应该有取胜把握再打。挑战一中政策,则需要作好与中共大战的准备,准备好了,不会给全人类带来毁灭危险,才能开始打。
   
   怕的是川普在毫无准备毫无把握的情况下心血来潮,贸易战或中美大战,都心血来潮轻启战端,最后导致失败或危险。
   
   不过,正像我在《四评美国大选》一文中说的,无论如何,性格莽撞的川普,其行为,将会带给中国广义民主运动一定的变数和机会,这是我们必须密切关注和把握的。
   
   本人《四评美国大选》一文相关内容摘录:
   
   //中国、美国和全世界,都已经进入多事之秋,都处于一个历史性大变动时期。但川普是一个不懂世界大势、不懂世界大局、又性格冲动的人,很难妥善处理这个多事之秋的世界大事,很难处理美国与中俄两国的关系。而中共和普京两个反美政权,一直对美国虎视眈眈。中共则一直把美国视为威胁其一党专制极权统治的最大国际敌人。他们一直在等待时机,一旦时机成熟,就会挑起他们与美国的巨大冲突甚至战争。中共军头一直鼓吹战争,鼓吹对美国进行超限战;不惜牺牲西安以东,要与美国打核战争。而如果一旦爆发美国与中国及俄罗斯的大规模冲突,很可能导致大规模战争,严重威胁人类的生存。这是最最令人担心的事情。
   
   如果川普仅仅是在美国国内瞎折腾,最多只能导致美国产生一定程度的后退和衰落,不可能造成巨大危险。更何况纠正美国战线太长的失误,一定程度的收缩、巩固和壮大,也确实是必须的。但在与中共和普京两个反美政权的对持对抗之中,如果处理不好,却确实存在极大危险。
   
   当然,川普上台的不确定性,世界局势的动荡和不确定性,也可能会给中国民主运动带来一定的机遇,这是中国民主运动必须密切关注的。
   
   有朋友说“民运恐怕进不了局。”我知道他说的民运指狭义民运圈,因此这个说法估计没错。狭义民运圈应该进不了局,但我说的是全民族的广义民主运动。全民族的广义民主运动,无论如何不会出局。//
   
   川普就像一头蛮牛,闯进国际和国家政治的瓷器店,让全世界精英担惊受怕,让不喜欢政客瓷器店、甚至希望砸掉瓷器店的低层民众,觉得解气。
   
   ====
   
   国内网站主帖帖子:川普再发文不该接蔡英文的恭贺电话
   
   这主帖真是自我意淫的胡话,把意思完全说反了。
   
   川普的原话是:“有趣,美国卖给台湾数十亿美元的军事武器,但我不该接台湾祝贺电话。(Interesting how the U.S. sells Taiwan billions of dollars of military equipment but I should not accept a congratulatory call.) ”
   
   川普是商人,他用的是商业思维,是反击讽刺民主党说他不该接蔡英文电话。意思是作为美国卖家,他应该接买家台湾客户的电话。
   
   当然,这里还有一层更深的含义,就是讽刺美国政客和中共,几十亿美元的军火都能卖,一个祝贺电话却不能接,为了表面的面子,完全颠倒了事情主次。
   
   这主帖,是五毛宣传员利用封闭环境封锁国际消息的条件,故意把事实和意思完全说成相反的典型例子。
   
   ====
   
   曾节明转贴:余大郎:读王司令批徐政委揭帖,真的很喜欢呢
   
   徐水良:这余大郎像你一样,是什么也不懂,只知道忠于主子的一个。
   
   他这里的东西,与他多少年的东西一样,几乎是精神失常,一派胡话,没能力理解正常道理和逻辑。
   
   因为他点破新大陆人真身,他主子把他关进“疗养院”控制起来,上不了网,泄不了密,他还是那么忠心于主子。他唯一看出来的是我希望他牢牢扎根在他主子身边,然后用他的大嘴巴泄密,等于为我们安插一个内线。只是他应该对我的说法表示愤怒,而不是像现在这样感到高兴。他这样蠢,他的处境更危险了,说不定他主子就会怀疑他是我们安插在他主子身边的钉子,与我们合唱双簧骗取主子信任呢!
   
   当然,胡内奸这上面的文字,很可能是他主子到“疗养院”命令他上网发出的东西,所以他故意写得胡言乱语,不合逻辑,让海外明白他已经失去自由。
   
   所以,他这文字,他主子也只允许发给他主子安插在海外的你这个戈倍儿曾痞特,以免进一步泄密。
   
   你戈倍儿曾痞特,如果对你同伙有一点同情心,根据你和胡内奸的私人友情,真正关心你的同伙胡内奸,就应该像我这个帖子一样,点破你主子制造胡内奸仍然自由的假象,迫使你主子还给胡内奸自由。那样,你能对得住你同伙,我们呢,也有可能再从胡内奸大嘴巴探听他泄密消息。
   
   ====
   
   BEETHOVEN:福山说,现在,民主反对了自由,你怎么看?
   
   徐水良:这福山没什么深刻思想,老是靠故作惊世骇俗、惊人之论来哗众取宠出风头,来掩盖自己思想的浅薄。
   
   虽然他对川普的批评没错,但他根本搞不清楚这里的问题是什么,出在哪里,原因又是什么?却老是靠“历史的终结”,“民主反对自由”之类胡说八道惊世骇俗惊人之论来出风头,来掩盖自己思想的贫乏浅薄,就让人鄙视。
   
   ====
   
   在吹捧卡斯特罗这个问题上,特鲁多应该被骂,并且应该被大骂特骂。
   
   ====
   
   徐水良:川普發文再嗆中國:北京操縱貨幣又於南海擴軍問過美國意見了嗎?
   
   曾节明:你不是说川普是“流氓、小丑”,是胜选也改变不了的事实吗?
   
   徐水良:你戈倍儿曾小痞特懂什么?永远都只会胡说八道!
   
   你除了忠心跟着你主子指挥棒转,永远理解不了搞不清楚别人的文字是什么意思,只会污言秽语造谣撒谎。
   
   况且,民主、共和两党,当时这样说的人非常多,包括现在已经变成准川粉的曹长青,还有民主共和两党中的竞选对手,甚至包括现在被川普选中任命的某些人,当时往往都这样说。历史将会作出结论。历史很长,一个短短的胜选,不能代表长期的历史。
   
   ====
   
   张三一言:新事:岡比亞專制下選出民主
   
   徐水良:习近平应该学学该国的弹珠选举民主,这是中共的唯一出路。
   
   这世界又多了几个名词:弹珠民主、弹珠选举、或弹珠选举式民主。
   
   ====
   
   百无聊赖:蔡大妈没事你搞搞国防搞搞经济,搞什么同婚合法,闹得民怨沸腾10万人上街抗议。川普上,LGBT人群肯定无法再对异性恋政治迫害了,蔡大妈还赶同婚时髦,老差半周期。
   
   徐水良:共产党发起的台独,一直比国民党左很多,民进党一直是左派,川普是右派,两者当然不同
   
   ====
   
   徐水良:ZT聂树斌平反程度现在还没赶上杨乃武小白菜案
   
   【按】中共造成中国历史的特大倒退。迄今为止,中共统治仍然远不如满清皇朝,中国的自由民主远不如大清末年,中共领导远不如慈禧太后。
   
   汉评:聂树斌案平反程度现在还没赶上杨乃武小白菜案
   
   (下略)
   
   ====
   
   刘刚:美国当选总统川普任命华裔理论家为美国司法部长
   
   徐水良:你刘刚真是流氓无赖特线小人,除了造谣,就是告密。在独评用造谣办法告密,尽显特线小人嘴脸。
   
   而且,你连造谣也造不好。上面这帖中这种漫天造谣,除了表示你流氓无赖特线的小人嘴脸以外,能让别人对你有一点相信,对我有一点伤害吗?
   
    刘刚这类流氓特线习惯造谣告密。像他上贴那样在没有谣可造的地方也造谣,在独评没有密可告的地方,就靠造谣牵强附会地告密,搞所谓“检举揭发”。这是他们长期形成的习惯了,不造谣不告密,就浑身不舒服。所以什么时候都要造谣和告密。反正他的任务只是靠造谣加告密,给他的特线同伙一个封杀的借口而已,再造谣,别人再不相信,再牵强附会说不通,都没有关系。
   
   曾节明:放你酿的狗屁!你继续去诬蔑王炳章,和海外政协王希哲配合中共继续去鞭尸彭明呀
   徐水良:戈倍儿曾,你与刘刚闹了那么多年,闹得不可开交,现在亲密无间,不是暴露你们听从主子命令,更加暴露你们特线本质吗?
   
   隔壁朋友和这里朋友对此看得很清楚了,你两个蠢货还不自知,还要继续蠢下去?
   
   隔壁有个帖子,这里把隔壁帖子重复一遍:
   
   //曾节明:先灭国党,再树独帜:台湾局势前瞻
   
   草蝦:吾兄聖智,可喜可賀。棄暗投明,辟支向佛。
   
   徐水良:两位捐弃前嫌,结伙合作了?
   
   柳如是:本来就是一伙,上面下达指示了,再别扭也得执行。
   
   徐水良:他与刘刚关系更典型,两人闹得不可开交,最近却是亲密无间合伙。//
   
   刘刚是蠢货,竟接受你戈倍儿曾的亲密无间,还用对我造谣歪曲,牵强附会的“检举揭发”来帮助你。相反,你对我多次拍马吹捧我,我却总是把你打回去,打到对立面去。为什么?因为你们是公开了的特线,与你们这些公开特线搅在一起,几乎就是向大家承认与你们是一伙的。

[下一页]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