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徐水良文集
[主页]->[百家争鸣]->[徐水良文集]->[谈彭明等问题]
徐水良文集
·伪黄右真黄左为什么全力挺川普?
·从郭文贵爆料和64事件看特线问题
·澄清几个问题
·杨舒平演讲事件再评论
·仲大军事件评论
· 政治正确还是政治错误?
·胡安宁问题猜测
·澄清79民运的某些历史
·我在微信耍毛左
·嘲笑陈大骗子骗术太差;傅申奇文章揭穿陈大骗子
·微信聊天兼笑汉奸二毛子
·徐文立:聰明乎?愚笨乎?痛答陳尔晉
·林彪的四野有多少日本关东军?
·苏联解密档案:解放战争中苏联对中共的支援
·继续笑毛左:大暴君大汉奸毛将遗臭万年
·继续告诉毛左汉奸儿皇帝毛及其它常识
·毛魔大汉奸,毛左小汉奸
·顺口溜
·中国需要一次清除毛邓汉奸贪腐集团的大扫除
·笑笑陈大骗子没本事造谣却硬要漫天造谣的超级愚蠢
·驳中共网评员cwing(百无聊赖)
·战毛左,谈民运
·必须批评法轮功的媚共投共错误
·与法轮功人士继续辩论
·关于于光远先生的部分材料
·继续回击伪轮媚共投共反科学反民主的污蔑攻击
·天方夜谭的奇谈
· 再谈郭文贵爆料问题
·一批长不大的小毛孩
·华盛顿自由塔报专访郭文贵:中国在美国情报网拥有25000间谍
·给中共“内斗”双方支个招
· 他用自己的生命论证了自己理论的错误
·再驳‘没有敌人’的谬论
·粪土当代诺贝尔和平奖文学奖
· 只有批臭无敌论和反暴力论,民主革命才会到来
·关于革命和暴力问题驳陈卫珍
·对刘晓波问题的另一类疑问
·谈民运,谈其他
·在两个上海女士视屏后面的评论等帖
·驳胡平杨建利低风险低门槛等陈词滥调
·郭文贵、民运和革命等问题讨论
·揭露中共特线很重要
·互联网时代新型革命抛弃旧式组织旧式领袖
·再批新自由主义
·对郭文贵未来前途的估计
·高智晟声明真假的常识判断和辩论
·继续讨论高智晟声明问题
·提醒国内朋友千万不要自投罗网
·几个学术问题的讨论
·川普总统必须对大选以来的仇恨浪潮负责
·继续辩论高智晟和唐辛大会等问题
·关于特线问题聊天记录整理
·也谈当代中国宪政尝试的失败及其原因
·关于唐柏桥辛灏年问题的一个跟帖
·再辩特线问题
·我对郭文贵问题的原则看法、立场和策略
·再谈信仰的负面作用
·也谈孙中山问题
·人类的第一生产力就是人本身
·再谈小学生的道理和成年人的道理
·本人对陈卫珍近来言论的评论
·信仰可怕
·国难日、国殇日里说祖国
·八月底部分网上发言
·9月前半月部分网上发言汇编修改
·近来网上部分发言(嘲弄特线)
·近来网上发言(信仰和宗教问题)
·近来网上部分发言(革命改良,党主立宪问题)
·近来部分网上发言(杂论)
·什么情况下才能有一国两制
·“台湾两杆红旗”是中共在台第五纵队
·马列之罪,还是民众素质和传统文化之罪?
·近日评论:19大、郭文贵等
·近日评论:文化和信仰等
·近日评论:杂论
· 国共两党都是列宁式的党
·理解有人肩负护同伙的任务
·不要把特线问题与观点问题混为一谈
·关于伍凡问题
·必须警惕问题的另一面(对曹长青视频的批评)
·民主其实是指公权力没有自由
·自由化民主化与信仰化成反比(与去信仰化成正比)
·对刘军宁讲座《自由的价值》的评论
·关于19大和郭文贵等问题部分评论
·为蒋介石和国民党讲点公道话
·再谈宗教问题
·评郭曝料、特线、丢车保帅等问题
·马列教人士的共同特点和共同的撒谎狡辩办法
·一些理论评论
·不是前进太快而是倒退太快
·人民资本主义vs共产党人干资本主义
·分析郭文贵不反习策略的一个短帖
·关于彭明等问题
·再辩彭明问题
·几条评论
·楊天水刑事判決書;楊天水案的庭前幕後
·再评郭事件
·简评东海一枭的民本、人本、仁本说辞
·再谈丢车保帅等阴谋
·也评李洪宽和郭文贵决裂问题
·警惕新动向,谨防上当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谈彭明等问题


(今日跟帖汇编)


   

徐水良


   

2016-12-02日


   
   
   徐水良:说一点我所知道的彭明情况:
   
   王希哲关于彭明的说法,据我所知,基本属实。我也说了一点彭明情况,发在楼下跟帖:
   
   http://www.duping.net/XHC/show.php?bbs=11&post=1372500
   
   所跟帖:cwing:FBI恐怕不会仅因向北京密云水库投毒这几件事调查彭明的
   
   徐水良:彭明那个临时政府是个特线窝。特线把彭明内部讲话录音交给中共,中共出面与美国进行外交交涉,美国FBI才不得不管,并警告彭明不得从事恐怖活动。那也是为了给中共一个外交交代。
   
   彭明也是一个不识时务、只吹大牛的人。他的北京中发联没几个人,大部分是民运特线,连他的中发联会议,也需要民运人士去为他张罗。
   
   后来,内蒙一个县(或盟)教师协会有一万多人,负责人见到彭明,说赞成彭明中发联立场,说他们县(或盟)教师协会可以成为中发联成员。从此彭明就到处吹嘘中发联已经有一万多名成员,四年内要发展到二千万。其实,人家只是随便说说而已。中发联仍然是没几个人,中发联的会议,仍然是北京民运人士帮忙张罗。
   
   但是,那些中文媒体,竟然全部相信彭明的吹牛和谎话,为他大力宣传。
   
   彭明最离谱的事情,就是在中共大批便衣严密盯梢的时候,还去郊区一个会所嫖娼。中共见到这个情况有机可乘,就再设计,先在该会所布控大批公安人员,然后就让彭明最信任的中发联中共特线常委龚道,以及易改,引诱彭明再到那个会所去玩。然后由龚道、易改出钱,找他先前嫖过的小姐来嫖娼,等两人衣服剥光,公安就一拥而入,抓个现行。
   
   事后,彭明没有否认这个事实,但辩称当时口袋里只有十元钱,他没出钱,怎么算嫖娼?(不知道有没有人还记得彭明这个辩护?)
   
   彭明进去后,本来是龚道、易改一起出来到海外,为中发联活动。具体行动与中共使领馆协调。每人出国经费二万美元。当时我从内线反共义士那里得到这个消息,就找称作FBI线人的唐伯桥,告诉他这个情况,请求FBI进行监控,但只告诉唐伯桥龚道一个人是线人,此外通过唐,还请吴宏达出面与FBI联系这个事情。
   
   但两天后,中共突然知道龚道身份泄露,龚道不出来了。我责问唐伯桥:这是怎么回事?唐伯桥就说:易改是他最要好的朋友,他当然不能让易改与一个中共特务一起出国,所以告诉了国内。
   
   我当时气极,这显然违反一切常理和秘密工作原则,泄露机密到与告密无异。从此,我表面上虽然与唐伯桥共事,但内心里绝对不再相信他。
   
   以后,易改一个人出来,对易改的揭露,(我们还曾经设法从外围核实易改出国经费是否二万美元),以及易改最后公开与中共使领馆一起,及到担任某些要职的情况,包括唐伯桥也不再声称易改是最要好的朋友,而是与易改划清界线,说易改是特务。
   
   而彭明,应该很清楚易改龚道他们的角色,应该知道是龚道易改设计,让他嫖妓进中共看守所及劳教队。所以,只要他没有投共,他必然会与易改他们划清界线。
   
   然后,彭明劳教期满后出来。纽约可疑人士周晓等许多人第一时间凑上去找彭明。我对他们说,如果彭明出来后,观点依然像中发联那样温和,那他可能没变。但如果他突然变得很激进,那他就有可能投共了。
   
   结果,所有人都说他一反常态,变得特别激进。而且,他与易改他们搞到一起。不久,组建临时政府(那几年,组建临时政府,是中共抢先组建反对派组织的重点,参与者往往很可疑),让他的临时政府成为一个特线窝。因此,在我内心看来,彭明的身份们应该是确定无疑了。只是,一般人往往愚钝,不到时间,不能戳穿真相,否则,大家认为你戳穿真相的是神经病。
   
   此后,彭明一如以往,不断吹牛,翻来覆去,被大家普遍看作小丑。
   
   但是,一般被迫投共者有一个共同特点,就是内心里心有不甘,因此一般往往是有机会就反叛中共,要反复多次,才能最终确定最后是走向反叛,还是走向驯服。张宏保,彭明是前者,司令(王希哲)则是后者。
   
   彭明多次反复,闹得中共非常不高兴,最后就由特务设计诱捕,把他抓回去。所以,当时我就写文章说,彭明判无期,应该是真坐牢。
   
   这次,是不是在中共面临崩溃以前,像文革后期处理湖南省无联极左派头头那样,把他暗中搞死,还是真的是心脏病,目前还不得而知。
   
   至于张宏保,则比彭明成熟得多。他的反叛,经过长期周密计划。连严密控制张宏保的闫庆新和一大批手下,外加由王炳章领导他们,花大力气,花许多年,也无法重新驯服他。而且,他还把他掌握的中共特线名单,都公布出来,使得中共狠心痛下杀手。他的死,那车祸,就非常可疑。
   
   老王社长:哈哈。水良先生这句“投共检验标准”,完全适用他自己呀!
   
   徐水良:你完全说反了吧,把两种截然相反情况混为一谈,逻辑太荒唐了吧?
   
   我在下面已经说了:
   
   司令说反了吧?彭明一反常态,你们不断反复,而我,国内海外一个样,没有反复,更没有一反常态,与你及彭明完全不一样,你怎么混淆得了是非?
   
   我国内海外都一个样,始终鼓吹革命,迄今为止,始终如一。既没有像彭明一反常态,也没有像你那样,一会左,一会右;一会拥共,一会反共;不断跟着你们后面的指挥棒转。你们思想不断反复。因为你们显然不像我们,与我们完全不同。我们始终坚持自己的理念和良心,前后一致。而你们,必须听从主子安排,跟着主子指挥棒转;或者不断表现你们自己内部良心的内部挣扎,所以不断反复。
   
   我的表现和你们的表现,恰恰表示了两种截然相反的情况。你违反常识混淆截然相反的情况和是非,不显得荒唐可笑吗?
   
   杨巍:犹记得那时老王的豪言:“对付野蛮的共产党流氓政权,必须是像彭明那样的,不择手段的流氓才行!”
   
   我有木有乱说?
   
   犹记得,那时候,老王还在反共。
   闫庆新,悬高赏,谁是反共英雄?
   王和彭,来聚义,陈词慷慨奋勇:
   “共政权,是流氓,和平改良无功;
   要激进,要革命,要来实际行动。
   汝民运,诸领袖,皆是书生无用。
   战野蛮,反流氓,就得流氓才中。”
   却不料,不旋踵,分钱不均相攻。
   上法庭,忙诉讼,行动全部落空。
   彭被擒,王转向,却说左右不同。
   到如今,隔阴阳,还要卖友求荣。
   
   徐水良:那一幕幕丑事,大家记忆犹新。
   
   ====
   
   所跟帖:张鹤慈:人造出来破绽百出的神
   
   徐水良:一神教更严重的问题是极权专制屠杀人类反人类的教义,是极权专制的鼻祖祖师爷。
   
   这属于价值系统的问题,尤其违反当代人类的普适价值。
   
   相比于一神教属于对客观认识和知识系统偏差的反科学的骗子胡话,这个价值系统的偏差,更加严重得多,造成的问题,包括宗教冲突,歧视、迫害、绵延不绝的宗教战争和屠杀,原教旨恐怖主义等等,对人类的危害更加大得多。因为前者只是对客观世界的认识错误和欺骗,后者却是对人类本身进行迫害和屠杀的反人类大罪。
   
   ====
   
   所跟帖:高玉秋:聂树斌父亲与姐姐放声大哭-21年沉冤终获昭雪/轉載
   
   徐水良:一党专制是司法不公根源也是聂案根源。最高法还要把司法与党捆绑在一起,一派党领导司法的胡话,继续坚持造成冤案的根源,这聂树斌和无数蒙冤的教训算是白教训了。
   
   =====
   

附:王希哲:老王社长与左翼朋友谈几句彭明

   
   
   彭明狱中突发病死了。海外右翼民运有几人(绝不会是全部)开始吹捧彭明。传去国内,左翼革命人士也有人因此迷惑,提出跟风纪念一下他。不妥。我介绍几句彭明。
   
   1、2千年初,彭明原在北京搞“绿色组织”中发联,是温和组织,定的策略是“笑脸批评共产党”。老王历来支持社会依宪多元组织,自然很支持他。
   
   2、后彭明率全家逃亡泰国,申请难民。便忽然极端高调反共。老王去泰国劝他,在海外仍保持中发联原温和路线,“这样才能证明共产党迫害中发联是错的。你一来海外就高调反共,只能帮共产党证明整你没错。”彭明说:“来海外不反共怎么行?不反共怎么弄到钱?谁给你钱?”他还要到缅北金三角考察,说服老国民党残部和毒枭们出钱支持他在金三角开辟反共军事训练基地。让老王陪他去了一趟。没人信任他,无果而归。
   
   3、彭明泰国申请难民成功来美。更是高调反共。说是学孙中山向华侨发行“反共革命股票”,还真推销了一些,称革命成功后多少倍的利息奉还。真把他当孙中山的老侨不少后连呼上当。彭明嫌不够,提出印人民币假钞,要我为他监印。我当然拒绝。
   
   4、我始终希望彭回到温和路线。建议他离开纽约,择居湾区,因为纽约极端人士多,湾区人士大多理性平和。彭明听了,邀阎庆新等几人来湾区组织了“联邦政府”。我问他为何偏要组织什么“政府”?他说(绝对原话):“只有组织了流亡政府才能发行货币(即印假钞)。即使不合法,美国政府过问,也能政治掩盖刑事。”
   
   5、组织“联邦政府”启动的资金,是阎庆新以支援民运为名从中功教主张宏堡处裹出的二三百万美金。自此,开始了阎庆新刘俊国夫妇与彭明周晓等围绕这二三百万美金的激烈争夺,都想控制和据为私有。争夺极其惊心动魄:美人计、阴谋、政变、官司、张宏堡和民运各方的介入、谜一般的车祸死亡,金钱的盗窃和分赃、、、、胜过各类的惊险电视连续剧。
   
   6、彭明“联邦政府”唯一一次“实际”的反共活动,就是计划用空飘气球向天安门广场撒传单。但整个过程,老王看到,都是彭明在尽量夸大预算,算计将阎庆新捏在手里的钱尽多地挤出来。他明白地告诉我,这事也就是做个秀(具体一说就长)。
   阎庆新刘俊国夫妇用拿出几十万美元“给钱赎买”的办法,终于请走了彭明(彭明后又与周晓发起政变,回锅赶走了阎庆新刘俊国夫妇)。彭明事后却上媒体诬我泄露了他的天安门空飘气球计划,才造成失败,掩饰自己。老王历来对这类诬蔑造谣不在意,但彭明此事太过分。阎庆新刘俊国夫妇支持老王打官司控告彭明,负责请律师,意在牵制彭明对他们的进攻。老王官司胜了,判彭明赔老王15万美元。但彭明早把钱秘藏,老王也并非真要彭明的钱(实际是阎刘夫妇赎买彭明的钱)。此事不了了之。
   
   7、彭明更高调地“反共”,公然写文章列计划要向北京密云水库投毒,爆炸北京电网,印发大量假币进大陆制造国内金融混乱,再发动“起义”云云。终于引起FBI对他主张的恐怖活动的调查。也找过老王询问。老王回话:早已与彭明断绝了关系。但彭明也不过吹牛骗钱,不必当了真。
   

[下一页]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