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魏紫丹
[主页]->[百家争鸣]->[魏紫丹]->[ 周远鸿生命的故事第一部第36【28】]
魏紫丹
·周远鸿生命故事第一部第20章【12】
·特意敬告读者
·周遠鸿生命的故事第一部第21章【13】
·特意敬告读者
·周远鸿生命故事第一部第22章【14】
·周远鸿生命的故事第一部第23章【15】
·周远鸿生命的故事第一部第24章【16】
·周远鸿生命的故事第一部第25章【17】
·周远鸿生命的故事第一部第26章【18】
·周远鸿生命的故事第一部第27章【19】
·周远鸿生命的故事第一部第28章【20】
·周远鸿生命的故事第一部第29章【21】
·周远鸿生命的故事第一部第30章【22】
·周远鸿生命的故事第一部第31章【23】
·周远鸿的生命故事第一部第32章【24】
·周远鸿生命的故事第一部第33章【25】
· 周远鸿生命的故事第一部第34章【26】
·周远鸿生命读故事第一部第35章【28】
· 周远鸿生命的故事第一部第36【28】
·周远鸿生命读故事第一部第37章【29】
·周远鸿生命的故事第一部第38章【30】
· 周远鸿生命的故事第一部第39【31】
· 周远鸿生命的故事第一部第39章【31】
· 周远鸿生命的故事第一部第40章【32】
· 周远鸿生命的故事第一部第41章【33】
· 周远鸿生命的故事第一部第42章【34】
·周远鸿生命的故事第一部第43章【35】
·周远鸿生命的故事第一部第44章【36】
· 周远鸿生命的故事第一部第45章【37】
· 周远鸿生命的故事第一部第46章【38】
· 周远鸿生命的故事第一部第47章【39】
· 周远鸿生命的故事第一部第48章【40】
· 周远鸿生命的故事第一部第49章【41】
· 周远鸿生命的故事第一部第51章【43】
· 周远鸿生命的故事第一部第50章【42】
·周远鸿生命的故事第一部第52章【44】
· 周远鸿生命的故事第一部第53章【45】
· 周远鸿生命的故事第一部第54章【46】
· 周远鸿生命的故事第一部第55章【47】
· 周远鸿生命的故事第一部第56章【48】
· 周远鸿生命的故事第一部第57章【49】
· 周远鸿生命的故事第一部第58章【50】
· 周远鸿生命的故事第一部第59章【51】
· 周远鸿生命的故事第一部第60章【52】
· 周远鸿生命的故事第一部第61章【53】
· 周远鸿生命的故事第一部第62章【54】
· 周远鸿生命的故事第一部第63章【55】
· 周远鸿生命的故事第一部第64章【56】
· 周远鸿生命的故事第一部第65章【57】
·就反右派运动真相问题与王绍光博士探讨
·秉承诚实与良知纪念反右派运动60周年 —兼评王绍光博士颠倒反右历史
·首发 魏紫丹:对仲维光“做人底线”之论证
·大老粗与大老细
·周远鸿生命故事第一部第52章【44】 晚餐之緣
·周远鸿生命的故事第一部第53章【45】周遠鸿痛斥楊茂森的“屁股論”
·周远鸿生命的故事第一部第54章【46】清水衙門
·周远鸿生命的故事第一部第55章【47】重整旗鼓
·周远鸿生命的故事第一部第56章【48】鬥貪污犯
·周远鸿生命的故事第一部第57章【49】鐵證如山
·周远鸿生命的故事第一部第58章【50】余波蕩漾
·周远鸿生命的故事第一部第59章【51】鬼門關
·周远鸿生命的故事第一部第60章【52】 服刑
·周远鸿生命的故事第一部第61章【53】蹚《實踐論》的地雷
·周远鸿生命的故事第一部第62章【54】越《矛盾论》的雷池
· 周远鸿生命的故事第一部第63章【55】十九層地獄在招手
·周远鸿生命的故事第一部第64章【56】漫天紅霞朝陽升
·走!跟着毛澤
·周远鸿生命的故事第一部第65章:走!跟着毛澤
·周远鸿生命故事第一部第18、19章【11】
·周远鸿生命故事第一部第20章【12】
·周遠鸿生命的故事第一部第21章【13】
·周远鸿生命故事第一部第22章【14】
·周远鸿生命的故事第一部第23章【15】
·周远鸿生命的故事第一部第24章【16】
·周远鸿生命的故事第一部第24章【16】
·周远鸿生命的故事第一部第65章【57】
·周远鸿生命的故事第一部第25、26章【17、18】
·周远鸿生命的故事第一部第27、28章【19、20】
·周远鸿生命的故事第一部第29、30章【21、22】
· 周远鸿生命的故事第一部第31、32章【23、24】
·周远鸿生命的故事第一部第33、34章【25、26】
·周远鸿生命读故事第一部第35、36章【27、28】
·周远鸿生命读故事第一部第37、38章【29、30】
·周远鸿生命的故事第一部第39、40章【31、32】
·周远鸿生命的故事第一部第49、50章【41、42】
·周远鸿生命的故事苐一部第41、42章【33、34】
· 周远鸿生命的故事第一部第43、44章【35、36】
·周运鸿生命的故事第一部第45丶46章【37、38】
·周运鸿生命的故事第一部第45丶46章【37、38】
·周远鸿生命的故事第一部第41、42章【33、34】
·周远鸿生命的故事第一部第47、48章【39、40】
·周远鸿生命的故事第一部第51章【43】
·《周遠鸿生命的故事》四部曲 致編輯(代序)【1】
·第一部(定稿):樂天派少年周遠鴻,第一章【2】
·周远鸿生命故事第一部第2、3章【3】
·周远鸿生命故事第一部第4、5章【4】
·周远鸿生命故事第一部第6、7章【5】
·周远鸿生命故事第一部第8、9章【6】
·周遠鸿生命故事第一部第11、12章【7】
·周遠鸿生命的故事第一部第12、13章【8】
·周远鸿生命故事第一部第14、15章【9】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周远鸿生命的故事第一部第36【28】

第36章 房立倫是好人
   
   楊茂森搶先向校長作了匯報,有點怕他的韓主任吃味、就又來做了一番解釋。韓主任聽後,將計就計、問道:“你把申鎮、周遠鴻探望殺屬的事,跟梁乖真匯報了沒有?”
   “還沒有。只是說給校長了。”
   韓主任是想利用他的高足——“唯恐天下不亂”的特性,去把水攪混,分散眾人的目標、好減輕自身的壓力,遂半嗔半慫道:“這就是你年輕人、幼稚的表現。凡是告狀,告到爸爸、媽媽跟前——孩子的皮肉才會遭殃,要是告到爺爺、奶奶跟前——人老惜子、孩子便會安然無恙,算你白告了。”他的意思是,把狀、告到梁乖真那裏,才能讓他們、吃不了兜著走。

   周遠鴻這幾天正在為此事犯愁,正在陷入一籌莫展的境地。申鎮卻把此事置諸度外,轉而在標語筆跡上“按圖索驥”。他記得曾有一天,去王槐元老師那裏問英語,發現桌上放著一張大楷,臨的是歐字帖。字體的端莊秀麗、橫平豎直,很對他的脾氣。他想不到英語老師還真的、能寫一筆好的中國字,於是也買了一部歐字帖臨摹。因此、所以,他就判斷這標語、很可能是王老師寫的。“他這是為什麽?”這問題剛一萌發、就被另一個問題掩蓋了過去——“難道他不知道這案子要破,只用公安局技術科、鑒定筆跡的一點雕蟲小技、就夠用了嗎?”對王老師來說,萬幸的是,現場已不復存在了。是岳校長看過墻上的標語,可能是為避免在老師間、產生負面影響;再說,標語多存在一分鐘,就是多一分鐘對學生安心學習的騷擾。於是他就輕而易舉地一揮手,令工友刮掉字、重新抹上了一層白灰。
   岳校長寧願把這個謎留下來,而不願動用公安局不費吹灰之力、把謎底揭穿。因為,經他分析,標語寫的是“打倒漢奸混”;那就讓他去打倒吧! 反正不是打倒共產黨。這跟“革命與反革命”掛不上鉤,很可能是文人相輕,罵技、癢而難忍,便出此策、攻擊對方(比如韓劍魂)的歷史問題。“我可是不敢勞駕公安部門!”他結合“延安整風”想到,多少為黨出生入死的好同志,經他們一“打”,便成了“反革命”;又經他們一“搶救”而一命嗚呼?何況這些個臭知識分子乎?“今天槍斃一個,明天逮捕一個,後天開除一個。。。。。。我還辦學不辦了?!”
   但是,為了服務中心政治任務,往往無事也要生非、借題也要發揮,現在有了現成題目、豈有不小題 大作之理?
   根據公審大會上宣布的反革命分子的罪行,結合本校發生的反革命標語和放火事件,說明雖經過大張旗鼓鎮壓反革命,但反革命分子仍不會去睡大覺、要作垂死掙紮。胡峰中學舉行這次大會,就是要向全體師生進行提高革命警惕性、繼續鎮壓反革命的長期作戰、永備不懈的階級鬥爭教育。
   白塔小學和胡峰中學是一個黨支部,支部宣傳委員霍廷芬是白塔小學的校長,她提議讓他們學校的教師也來參加大會,受受教育。
   王光誠從1949年暑後,知識青年訓練班畢了業,就分配到白塔小學當教員,這次來這裏開會、又見到了周遠鴻。兩個初中的老同學,上知識青年訓練班時、又同在一班六組,久別重逢,各經滄桑、頓生隔世之感。他們握手、松開、對看,好像找不出一句合適的話,又像滿肚子話爭先恐後、相擁擠,結果一句也未能奪關而出。兩人面部司笑的肌肉抽動片刻、點頭頻頻,直到梁乖真宣布大會開始,僵局才算不了了之。這時,王光誠迸出一句話:
   “你仍然當學生、多麽幸福啊!”
   周遠鴻話到口邊又咽了回去,一言難盡啊! 正是:“家家不知家家,和尚不知、道家。”
   岳校長作報告,從全校師生去市文化館、參觀公安局舉辦的鎮反展覽會談起,按著展覽的內容,歷數二年來鎮反取得的偉大成績,從剛解放時鎮壓第一批惡貫滿盈的匪首張資深、方殿英等,到這一次糾正“寬大無邊”——大張旗鼓地鎮壓反革命,掃蕩反動政權的社會基礎,直到具體地數說到槍斃本校的反革命分子、既有歷史罪惡又死心與人民為敵的房立倫,從歷史到現行,從地主、富農倒算到反共、抗俄救國軍謀反,從老牌的國民黨反動派到新近派來的特務、間諜、帝國主義分子,從反動會道門如一貫道等到披著宗教外衣的各帝國主義的走狗如天主教就是梵蒂岡的走狗,並且,還展覽出這些衣冠禽獸的種種罪惡,如修女的裸像及私生子醜聞。岳校長號召大家牢記世界人民領袖斯大林的教導,革命越是勝利,階級鬥爭就越是尖銳。反革命會以百倍的仇恨、千般的瘋狂,向人民反撲,企圖迎接帝國主義、國民黨反動派巻土重來、死灰復燃。敵人是不會死心的,正如毛主席指出的,搗亂、失敗,再搗亂、再失敗,直到滅亡——這就是反革命的必然邏輯。過去我們實行寬大政策,給敵人鉆了空子、給人民帶來損失,引起群眾強烈的不滿、造成親痛仇快,這是要記取的嚴重的血的教訓。只有執行毛主席制定的寬大與鎮壓相結合的政策才能不犯錯誤。
   岳校長最後談到本校發生的一起書寫反動標語與企圖放火的反革命事件。除了高中班處於事發的所在地、師生早已知曉外,胡峰中學其他所有師生以及白塔小學與會的教師,無不談虎色變、觸耳驚心。正是:不說不知道,一說嚇一跳。所以,岳校長號召大家樹立敵情觀念,警惕、警惕、再警惕! 克服“槍刀入庫、馬放南山”的太平麻痹思想,隨時注意自己身旁每一個人的一言一行、一舉一動,不給反革命分子以藏身之地、活動之機,使反革命分子陷入人民大眾的汪洋大海、遭遇滅項之災。
   大家深深以為這是言之有物、有的放矢,絕然不是危言聳聽,因而深責自己太麻痹大意了,還以為反革命離我遠著哩! 豈不知就在身邊,只是他臉上沒刻著字,你識不破他的偽裝,便以為你好、我好、大家好。
   “現在需要向你大喝一聲:反革命就在你身邊!”他號召大家行動起來,靠攏政府,隨時把發現的疑點向學校、街道或公安部門匯報。這是檢驗一個人真革命、假革命、還是反革命的行為標準。
   這就形成了人人怕自己身邊藏有反革命,人人又怕別人懷疑自己是反革命,這樣一種人人自危的局面,後來竟發展到、家裏來個生客,作父母的便要熱情地向中學生兒女或小學生兒女作介紹:“這是你們遠鄉的舅外公、我們的舅父。”“這是你們姨外婆的女兒、你們喚作阿姨”。
   校長講罷,梁乖真作了個自由發言,除了溜校長的二話外、全是使人耳朵磨出老繭的陳詞濫調,什麽鎮反的重大意義呀、什麽要實行群眾路線呀、什麽每個人的立場要經受嚴峻的考驗呀。。。。。。但他提出個具體情況,卻使好些人頗受震動。他怒氣沖沖地指出:
   “我們學生會的壁報上,楊茂森同學寫了一篇很正確的文章,《房立倫是好人嗎?》大家知道,房立倫在他臨死前一分鐘,還在混淆視聽,聲稱自己是好人。可是竟有一些糊塗蟲、當應聲蟲,吹捧他學問淵博、情操高尚,自學不厭、誨人不倦。把他誇得比一朵花還美。楊茂森用親歷的事實,用講道理的方法,揭露了他的反動本質,揭破了他的美女畫皮。文章說,他是一個野心家、自大狂,死前一個月、還在密謀篡奪韓主任的位置,妄想取而代之。多虧黨支部英明、把他從竊取的位置上拉下來,使他和他的吹鼓手的陰謀、未能得逞。”聽到這裏,申鎮問周遠鴻:
   “這是怎麽說的呢?誰幹什麽工作、都是領導決定呀! 豈有個人活動的余地?”
   “人死了,還不是由著別人胡亂栽贓?你就姑妄聽之好了。”
    “岳校長稱贊這篇文章寫得好、寫得及時,很有見地、很有分量,值得一讀。”梁乖真氣壯如牛,聲音鏗鏘。
   祖興周和王槐元在打啞謎,兩人一問一答,相視一笑:
    “是岳校長這樣說的嗎?”
   “是的! 是岳校長、而不是岳中谷其人”。
   梁乖真喋喋不休地說下去:“大家都圍在壁報前爭相閱讀,這時候出現個反動家夥,是的,是反動家夥,是與混蛋、糊塗蟲不一樣的大壞蛋、大毒蟲。他把這個疑問句的題目,用很肯定的語氣、讀成了陳述句:‘房立倫是好人。’
   “大家說說,他這是何居心?散會後,各班回教室、查明這個問題,看你班有呀沒有這個家夥?把他揪出來!平常我們總是悠悠晃晃過日子,一些資產階級知識分子文縐縐、酸溜溜、臭哄哄地說:‘天下本無事,庸人自擾之’。到底有事、沒有事?不要閉起眼睛、搖頭晃腦地瞎說一起。事實證明,不僅有事、而且有重大事件、更進而是事件層出不窮。還有,我們的高中班,按說,文化可不淺了,但竟有人分不清敵我、其中還有一個團幹哩!”他居高臨下、眼睛直盯著周遠鴻:“我不點你的名,我看你要當心你的團籍!你為什麽要特意去看望房立倫這個反革命分子的臭婆娘——這個曾用自己漂亮的臉蛋、腐蝕過很多農村幹部的喬曉月、這條美女蛇呢?你們兩個要猛省;你們已經深深、陷入反革命的泥淖!”
   高中同學的眼光,像眾多的手電筒把集束的電光、齊刷刷地射向周遠鴻和申鎮。周遠鴻是“抱定青山(黨)不放松,立根原在破岩(地主家庭)中,千磨萬擊(挨改造)還堅勁,任爾東南西北風(扣帽子、加罪名)”。可申鎮那麥稭火脾氣、寧折不彎的性體,是絕然不認這一壺酒錢的。
   “是可忍,孰不可忍?”他撂給周遠鴻這話以後、暴跳如雷地宣稱:“我承認我去探望反革命分子家屬,就算房立倫是壞人。。。。。。”
   楊茂森求到了瑕疵,高聲質疑:“就算?”
   “就算房立倫是壞人,我倒要請教梁主席:反革命分子家屬等不等於反革命分子?我認為你說這話違反黨的政策。我們學的歷史上有株連九族的‘瓜蔓抄’、也有遭到誅連十族的方孝儒,那就把他的學生也株連進去了。可那是我們要打倒的封建社會,現在是新民主主義社會。連老百姓都知道:‘一人造罪一人擔,不與妻奴啥相干’。希望梁主席你也猛醒猛省,想一想你現在是、‘淺淺’地陷入什麽泥淖了?”
   這一下惹大禍了!聽眾嘩然。楊茂森早已義憤填膺,勇敢地站在凳子上面、大聲疾呼:“你現在掉進三青團的泥淖了! 可你的主子已滾到了臺灣,你這個三青團分子還發什麽威!”他大有“深山老林鬥敵頑、壯烈就義前高呼‘毛主席萬歲!’‘共產黨萬歲!’之英雄氣概。”不呀! 比那氣概還要大,因為他現在不用擔心解放軍、會不會及時趕到。
   “你給我少裝蒜!”申鎮毫不示弱:“說悄悄話可以偷偷地、難道你用軍號吹奏房立倫《戡亂建國進行曲》也能偷了嗎?吹得多麽起勁、多麽響亮啊! 難道你不知道你戡亂建國的主子已到臺灣、對你的表忠心早已聽不見了嗎?楊茂森班長! 你這是掉進什麽泥淖了?”
   這是發生在高中一年級第一學期的事。當時楊茂森吹罷、嚇得出了一身冷汗,環顧四周後、才斷定有驚無險。現已久經時日,怎麽這個申鎮平日不聲張、悄悄地內心做活,到此要命時刻、才突然發難?——喀嚓一聲、折斷了楊茂森的喇叭桿;真厲害! 正在耀武揚威的楊茂森,這時不但沒有還手之功、連招架之力也全然無有了。一只膨脹得行將爆破的氣球,經申鎮一紮便呲呲地跑氣、直到乾癟癟地而後已。

[下一页]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