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魏紫丹
[主页]->[百家争鸣]->[魏紫丹]->[ 周远鸿生命的故事第一部第51章【43】]
魏紫丹
·還原1957(4)
·还原“1957”(5)
·还原“1957”(6)
·还原1957 (7)
·还原1957(8)
·还原1957(9)
·人类史上最大的人权灾难
·还原1957(10)终篇:右派言论篇(一)
·就反右派运动的真相问题与王绍光博士探讨
·还原1957(11)终篇:右派言论篇(二)
·还原1957(12)终篇:右派言论篇(三)
·还原1957(13)终篇:右派言论篇(四)
·还原“一九五七”(14)终篇:右派言论篇(五)
·还原1957(15- 全文完)
·向读者朋友请教!
·毛泽东和周恩来欠下匈牙利人民的一笔血债
·六十年点滴之二:我划右派的全过程
·活該論與論“活該”(四之二)
·提醒台湾勿忘历史教训
·可敬的读者,宝贵的反馈
· 就反右派运动的真相问题与王绍光博士探讨(下)
·《实践论》为什么是反科学的?
·关于《〈实践论〉为什么是反科学的》书信来往
·60年点滴之三:燕尔新婚遇反右
·国王的故事引发我想起毛泽东的故事
·关于发表“60年点滴”与主编通信
·评毛泽东的实践观(上)
·关于《〈实践论〉为什么是反科学的?》的评论
·余秋雨們 活脫脫「紅孩兒」一個
·新设电子信箱告朋友
· 魏紫丹︰論“殺豬”的實塾^--再評毛澤
·《窃听风暴》学艺录
·《实践论》为什么是反科学的?
·《黄花岗》杂志颁发佳作奖
·六十年点滴之四:人心都是肉长的
·李爱玲:师范紫丹
·李爱玲:盼鸿雁(诗)
·预言2010年:共产党的团结年
·辛灏年先生等评《且艇风暴学艺录》
·与杨逢时女士分享《紫雪糕》
·感身世(诗)
·党教我高兴
·《矛盾论》与论“矛盾”(上)
·六十年点滴之六:心惊肉跳忆肃反
·“协商民主”在中国是“民主的代用品”--评房宁:《民主的中国经验》
·“我们共产党的团结坚如磐石”
·谈谈右派的正名问题
·一支文革中的青春之歌
·6月8日今又是  —— 驳毛泽东为《人民日报》所作社论:《这是为什么》
·《矛盾論》與論“矛盾”(中)
·魏 紫 丹《矛盾論》與論“矛盾”(中)
·“两类矛盾”说,非治国之正道--评毛泽东的《正处》
·毛泽东的哭丧妇
·答读者:骂人不好
·圣诞即景(诗)
·《矛盾论》与论“矛盾”(下)
·魏紫丹:毛泽东的实践观是“杀猪”的实践观
·三个战场.两类矛盾.一个目的——批《正处》(中)
·两类矛盾,三代流毒——评《正处》(下)
·“百花齐放,百家争鸣”考
·孙中山民生史观与马克思唯物史观之比较
·毛泽东与猴
·人权觉醒是接受教训的基本尺度
·学习与继承孙先生的民生史观
·《还原1957》(最新版本)目录
·还原
·《还原957首篇》(最新版本)
·《还原1957》(最新版本)次篇:反右派运动的归因研究
·《还原1957》(最新版本)三篇:右派言论的核心价值
·《还原1957》(最新版本)四篇:从反右派运动到文化大革命
·《还原1957》(最新版本)五终结篇:历史的教训值得注意
·《实践论》与论实践——兼评毛泽东反人权的认识论根源
·李爱玲:著书立说康而寿(诗)
·辛灏年;《還原一九五七》序
·理达:赞辛灏年先生的《《还原1957》序》
·魏紫丹:从“学了反”说开去
·读魏紫丹老师《从“学了反”说开去》有感
·《还原1957》评论集(1)
·协商民主只能在民主转型真正开启之后再谈
·杨逢时女士来信
·杨逢时女士来信
·纪实文学:乐天派少年周远鸿(1)
· 对“协商民主”一文的读者反馈
·曹思源先生评“协商民主”
·纪实文学:2 两个“羔子”的战争
·纪实文学:乐天派少年周远鸿(3)枪毙灵魂
·纪实文学:《乐天派少年周远鸿》(4)白毛女:阶级斗争的艺术谎言
·纪实文学:乐天派少年周远鸿(1)头打解放第一天
·纪实文学:乐天派少年周远鸿(5)父盗母娼
·纪实文学:乐天派少年周远鸿(6)6,货真价实的黑血儿(上)
·纪实文学:乐天派少年周远鸿(7)货真价实的黑血儿(下)
·纪实文学:乐天派少年周远鸿(8)丧家之犬
·纪实文学:乐天派少年周远鸿(9)独占鳌头与名落孙山
·魏冰雪:雨中月(诗)
·纪实文学:乐天派少年周远鸿(10)大名鼎鼎
·纪实文学:乐天派少年周远鸿(11)高材生
·纪实文学:乐天派少年周远鸿12)周远鸿是个乐天派
·纪实文学:乐天派少年周远鸿(13)右派不是反动派
·纪实文学:乐天派少年周远鸿(14)周末情结
·纪实文学:乐天派少年周远鸿(14)周末情结
·纪实文学:老太婆少年周远鸿(14)周末情节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周远鸿生命的故事第一部第51章【43】

第50章 親愛的志願軍“兒子”
   
   董萬里由市委教育科調到胡峰中學後,周遠鴻感到空氣突然緊張,條件反射出一種不祥之兆。他難忘,剛一解放、參加知識青年訓練班的學習,新的革命理論如早晨的新鮮空氣一樣,撲鼻而來、充滿了新的刺激,覺得真理就在共產黨手裏。他向黨坦露心扉、把想不通的問題提出來,讓黨知已知彼、好對自己百戰百勝。應該說,這是真誠的心靈投靠、徹底的自我出賣。不期,給予他的是劈頭蓋臉的無情打擊,打得他暈頭轉向、至今猶有余悸。當時的主要領導人董部長,就是現在眼前的董校長;當時直接與周遠鴻打交手仗的具體領導者是六組組長梁乖真,就是現在本校黨支部的組織委員。
   周遠鴻走出知青訓練班這塊召澤地之後,竟把如上的一件與如下的另一件——這兩件根本不沾邊的事,異想天開地聯系在一起。另一件是,1937年10月、日本鬼子打進了北蒙縣城。一群漢奸賣國賊,打著“王道乐土”的旗子去歡迎皇軍。皇軍進小西門時與他們相遇、便用大刀向他們砍去,人頭落地、血流成河。現在猜想,可能日本人以為遇到了一群傻瓜中國人對他们遊行示威。
   梁乖真那時是和董部長上呼下應,而今又增添個楊茂森與之狼狽為奸。周遠鴻該怎樣面對這個更艱難的環境、更復雜的局面呢?因為已經經過二年多的磨煉,他也稍微成熟一些了。他決定沈著應戰。

   他強顏為歡,掩飾著內心的恐慌。開始時、董校長與他同桌就餐,他有說有笑、強打精神,專找輕松愉快的話題來談。這一陣,繼進城前批李自成思想,又展開進城後對幹部紛紛丟棄糟糠之妻、娶年輕貌美的城市姑娘,這種陳世美思想的批判。北蒙市演出影、劇《秦香蓮》,累累重重、反反復復。胡峰中學師生也曾包場看過名豫劇演員、崔蘭田主演的豫劇《秦香蓮》;電影也來學校演過。今天周遠鴻在《平原日報》上,看到一幅漫畫,覺得很是幽默,很適合作為茶余飯後的笑料。他就對董校長談了。
   說的是,一位花白頭髮的老幹部,與他的新歡、中學生少妻,一起在看《秦香蓮》。漫畫對於二者的肖像,在神態上、做了誇張的處理。中學生少妻看著、看著,受到了感動,潸然淚下,說道:“秦香蓮是多麽可憐啊!”老幹部說:“誰叫她、可沒有文化呀!”董校長聽了、並無笑意,只是尷尬地望著梁乖真、楊茂森而言他。周遠鴻落了個無趣。楊茂森卻暗窺了一下會計吳金正的表情。
   飯後,楊茂森舊話重提:“我說周遠鴻!你這就是存心諷刺挖苦董校長。梁乖真也看穿了你的鬼把戲,不信,你去問他。”
   周遠鴻說:“真是,100個豈有此理!你這話是從何說起呢?”
   “別裝迷了!我不是早告訴你了嗎?董校長娶了黃花姑娘柳茹意,他拋棄的糟糠之妻、是學校會計吳金正的姑母。這你又不是不知道,是我告訴你的,你還要在我面前裝迷?”
   周遠鴻雖然一聽他說“黃花姑娘”,就惡心他、忒恬不知恥,但現在哪裏還顧得上考證柳茹意是不是黃花姑娘?他懊悔弄巧成拙、潑水難收,輕松愉快不成、反而更形緊張兮兮了。周遠鴻想:“董校長也是陳世美。我跟他講這幅漫畫,不就是同著和尚罵禿驢嗎?”
    董校長知道,班級是學校工作的基本單位,就開始了與各個班主任交流。當輪到周遠鴻時,校長問:“你班上都存在哪些問題?”
   周遠鴻回答:“這個班、我這一學期才剛接手,原來的班主任是袁小剛同志。現在,葉老師是正班主任,他參觀土改去了,暫時由我代理班主任,這您是知道的。目前班上的主要問題是紀律渙散,我已經在著手整頓。”
   “好!談下去。紀律怎樣渙散?你要怎樣整頓?”
   周遠鴻既沒有班級工作的理論、也沒有實際經驗。他的全部看家本領,就是把他在高中當班、團幹部的工作方法,全套地因襲過來,應付當前的班級工作。一,讓班、小組、個人都訂愛國公約。二,每天晚上開幹部碰頭會,匯報當天的情況、布置明天的工作。三,維持原來的班、組幹部,一個不動,一切在原軌道上運轉。他以為這三條、起碼可以先讓班上四平八穩地走著,留給自己一個了解情況,重組幹部、積級分子隊伍的時間。在此基礎上再有條不紊地、按計劃地開展各項活動,爭取建成先進班集體。但現狀、給他把如意算盤打得粉碎。自習堂,如果他不到班上去看管,同學們會互相串桌、說閑話,教室裏像趕廟會,人聲鼎沸、熙來攘往。上課時,同學交頭接耳或打罵鬥毆、時有發生,影響老師講課的小動作頻頻不止。平常,張三、李四的文具、書籍、錢幣、玩具,不斷丟失,男生對女生有時故意說下流話、或表演汙穢的動作。
   楊茂森當班主任像是個甩手掌櫃的、無為而治,可他班上卻是風平浪靜;哪像周遠鴻的班級,一波未平、一波又起?忙得他顧此失彼、焦頭爛額。他拍了拍腦門,產生了想法。
   他想起了抗美援朝,踴躍報考軍幹校時,同學們的愛國心、激動得氣都喘不過來,學習文化為了祖國、鍜煉身體為了祖國、一切為了祖國;這就使他決定要從武裝思想著手,用提高愛國主義覺悟的辦法、提供學生爭取進步的強大動力,從根本上解決問題、省得頭痛醫頭、腳痛醫腳,兩只手捂不嚴、三個窟窿。
   他在班上讀了魏巍的文章《誰是最可愛的人》,組織主題班會、“為祖國而學習”;討論兩個問題:1,為什麽說我們是身在福中不知福?2,我們要用什麽樣的實際行動向志願軍叔叔學習?
   全班討論、沒有人發言,又改為小組討論,大家就紛紛舉手發言,談認識、表決心。會後,他要每個同學把學習心得融匯在“寫給最可愛的人的一封信”中。
   在寫信的時候,駱青松不假思索、提筆寫了個:“親愛的志願軍叔叔!”就放下筆,苦思冥想著怎樣寫下文。他發覺同桌汪吉祥在向他的稿紙邪眼瞥看,就賭氣似地乾脆把稿紙推向他正面前。潛臺詞就是“讓你看個足,除了稱謂‘親愛的志願軍叔叔!’就再也沒有什麽了。”
   汪吉祥也寫了稱謂,放在駱青松面前、也讓他看個足。他一看,上面寫的是“親愛的志願軍哥哥!”青松便質問道:‘你是怎麽了?怎麽人家都是寫的‘親愛的志願軍叔叔’,你卻寫成‘親愛的志願軍哥哥’呢?”
   “我願意咋寫、就咋寫,你管不著。我也不管你咋寫,哪怕你寫成志願軍親爹呢!”
   “你敢罵我?看我不告你!”
   “我要怕你告,我就是你的兒子!你要不去告,你就是我的孫子。你覺著你是工人成分,我就會怕你?我們貧農也不你低下、也是毛主席愛見的。請你去告呀!去告呀!”
   事情激到這一地步,駱青松是非告不行了、就去找周老師,但沒找到。周遠鴻正在訪問本班原班主任袁小剛、關於上學期評人民助學金的情況。
   袁小剛說:“別的問題不大。唯有房小梅、家庭確實是揭不開鍋,但礙於房立倫是被鎮壓了的反革命分子,便使我左右為難了。”
   周遠鴻說:“話說回來,若房老師不被鎮壓、房小梅還會需要什麽人民助學金嗎?父親即便算是反革命,小梅卻僅僅是一個天真爛漫的孩子呀!”
   “這個,你我都不當家。我請示過黨支部,梁乖真同志說,給誰助學金都行、唯獨不能給她!哼!黑血女!”
   這話使周遠鴻不堪回首憶當年。他曾從項老師那裏聽說,當年梁乖真就是向孟主任這樣下過底話:“給誰助學金都行,唯獨不準給周遠鴻!哼!黑血兒!”他不由得向袁小剛發問:“評助學金、屬教導處管,你為什麽要請示黨支部呢?”
   “因為我考慮到,這不是個經濟問題、而是政治問題。”
   在他倆談話的當兒,駱青松找不見周老師,卻碰上楊老師,就向他細說了事由。汪吉祥腳跟腳走來,不等楊茂森問,就直沖沖地連喊帶叫:“我哥哥真是志願軍,不信,我拿‘烈屬光榮’牌給你看。”
   楊茂森了解清楚了情況,便解釋了一番,“既然他哥哥真是志願軍烈士,他當然就不是罵你的了。”這樣,本已兩來無事了;只是駱青松,雖然個子小,嘴上可不饒人。他回去,大筆一揮,把“叔叔”二字抹去,改寫成了“兒子”,放在汪吉祥正面前,讓他再看個足。這一下可教汪吉祥抓住了把柄。他把寫有“親愛的志願軍兒子”的稿紙高舉起來,向全班宣布:
   “喂!大家都來看,駱青松在辱罵志願軍!”他用手指著“兒子”二字,朗聲一字一頓地念道:“親、愛、的、志、願、軍、兒、子!”許多同學乘機起哄,推波助瀾。
   這時,楊茂森路過他們教室,汪吉祥便把寫有“親愛的志願軍兒子”的稿紙遞給他。他一面聽著汪吉祥的訴說,一面看了一下便裝入口袋:“回去等候處理好了!”同學們以為楊老師會把稿紙交給他們的班主任周老師,周老師會對辱罵志願軍這種重大班治事件嚴加處理。於是,大家都像處於定時炸彈、馬上就要爆炸的瞬間,戰戰兢兢、噤若寒蟬,連平常最調皮搗蛋的同學、也不敢輕舉妄動了,教室裏從未這樣安靜過。
   周遠鴻不厭其煩地回答過校長“紀律怎樣渙散?你要怎樣整頓?”然後,喘一口氣說:
   “現在學生愛國主義覺悟已有所提高,班級工作已初見成效。特別是今天,我走進教室前,還以為室內無人呢!真的做到了自習堂上鴉雀無聲。”他說完了,單聽董校長作何訓示。
   不料,董校長並未說什麽,只是把寫有“親愛的志願軍兒子”的一面稿紙交給他。他看出是駱青松的筆跡,不禁大驚失色,“怎麽班上出這麽大的亂子竟沒人向我匯報?這個班長唐盛光也啞巴了?”又轉而尋思:“誰交給校長的?是學生還是老師?”董校長像是看出了他的疑問,便直率地告訴他:“是梁乖真交來的。”並語帶嚴責地說:“你怎麽把袁小剛帶的、一個好端端的班級弄成了這般地糟?你應該虛心學一學楊老師是怎麽做班級工作的?我看問題出在你那個‘代理’思想上,代而不理——算是什麽‘代理班主任’?”
   其實,一開學,他就想創造出、出色的工作成績,以改變過去董校長對他的觀感。雖費了九牛二虎之力,也難堵塞一切漏洞。在這個閃失面前,只能承認自己工作不負責任;“等我查清事件真相後,再向您作進一步的檢討,深挖錯誤根源。”
   他先找班長唐盛光,隨後又找當事人汪吉祥和駱青松談情況。當摸清大頭小尾以後,就有步驟地著手進行處理。這幾天班上好像又失去了那暫時的平靜,周遠鴻到班上講話,叫大家靜下來,大家仍是亂嘈嘈。他像說書的拍驚堂木一樣,拍得桌子“砰”地一聲響。大家統統給鎮住了,他責令駱青松來到臺前檢討自己的錯誤,疾顏厲色地說:“他犯了一個嚴重的政治性錯誤。。。。。。”他本意想說:“已驚動了學校領導,對本班造成了極其惡劣的影響。如他本人不能猛然醒覺,必會受到學校從重懲處,以儆效尤。”話到口邊,又動了惻隱之心,“何必呢?學生畢竟是孩子。錯誤雖然發生在學生身上,但責任應在教師身上。”遂改口說:“縱有彌天大錯,也抵擋不住‘悔改’二字。希望青松小同學能夠知錯、認錯、改錯。改了錯誤,還是咱們班的好學生。”

[下一页]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