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魏紫丹
[主页]->[百家争鸣]->[魏紫丹]->[ 周远鸿生命的故事第一部第48章【40】]
魏紫丹
·纪实文学:乐天派少年周远鸿(13)右派不是反动派
·纪实文学:乐天派少年周远鸿(14)周末情结
·纪实文学:乐天派少年周远鸿(14)周末情结
·纪实文学:老太婆少年周远鸿(14)周末情节
·纪实文学:乐天派少年周远鸿(15)光儿哲学
·纪实文学:乐天派少年周远鸿(15)光儿哲学
·纪实文学:乐天派少年周远鸿(16)屁股出了问题
·纪实文学:乐天派少年周远鸿(17)孺子可教也
·纪实文学:乐天派少年周远鸿(18)党恩浩荡
·纪实文学:乐天派少年周远鸿(18)党恩浩荡
·纪实文学:乐天派少年周远鸿(19 )真假李逵
·纪实文学:乐天派少年周远鸿(20)黑血儿与白天鹅
·涓来信祝贺佳作奖(1)
·Mr jin 回复佳作奖(2)
·以文祭友悼思源
· 对仲维光“做人底线”之论证
· 关于成材的教育学思考
·大老粗与大老细
·《周遠鸿生命的故事》(四部曲)
·第一部(定稿):樂天派少年周遠鴻
· 周远鸿生命故事第一部第2、3章【3】
· 周远鸿生命故事第一部第4、5章【4】
· 周远鸿生命故事第一部第6、7章【5】
· 周远鸿生命故事第一部第8、9章【6】
· 周远鸿生命故事第一部第10、11章【7】
·周遠鸿生命故事第一部第12、13章【8】
·学习与传承先生的学说“民生史观”
· 周远鸿生命故事第一部第14、15章【9】
·周远鸿生命故事第一部第16、17章【10】
·周远鸿生命故事第一部第18、19章【11】
·周远鸿生命故事第一部第20章【12】
·特意敬告读者
·周遠鸿生命的故事第一部第21章【13】
·特意敬告读者
·周远鸿生命故事第一部第22章【14】
·周远鸿生命的故事第一部第23章【15】
·周远鸿生命的故事第一部第24章【16】
·周远鸿生命的故事第一部第25章【17】
·周远鸿生命的故事第一部第26章【18】
·周远鸿生命的故事第一部第27章【19】
·周远鸿生命的故事第一部第28章【20】
·周远鸿生命的故事第一部第29章【21】
·周远鸿生命的故事第一部第30章【22】
·周远鸿生命的故事第一部第31章【23】
·周远鸿的生命故事第一部第32章【24】
·周远鸿生命的故事第一部第33章【25】
· 周远鸿生命的故事第一部第34章【26】
·周远鸿生命读故事第一部第35章【28】
· 周远鸿生命的故事第一部第36【28】
·周远鸿生命读故事第一部第37章【29】
·周远鸿生命的故事第一部第38章【30】
· 周远鸿生命的故事第一部第39【31】
· 周远鸿生命的故事第一部第39章【31】
· 周远鸿生命的故事第一部第40章【32】
· 周远鸿生命的故事第一部第41章【33】
· 周远鸿生命的故事第一部第42章【34】
·周远鸿生命的故事第一部第43章【35】
·周远鸿生命的故事第一部第44章【36】
· 周远鸿生命的故事第一部第45章【37】
· 周远鸿生命的故事第一部第46章【38】
· 周远鸿生命的故事第一部第47章【39】
· 周远鸿生命的故事第一部第48章【40】
· 周远鸿生命的故事第一部第49章【41】
· 周远鸿生命的故事第一部第51章【43】
· 周远鸿生命的故事第一部第50章【42】
·周远鸿生命的故事第一部第52章【44】
· 周远鸿生命的故事第一部第53章【45】
· 周远鸿生命的故事第一部第54章【46】
· 周远鸿生命的故事第一部第55章【47】
· 周远鸿生命的故事第一部第56章【48】
· 周远鸿生命的故事第一部第57章【49】
· 周远鸿生命的故事第一部第58章【50】
· 周远鸿生命的故事第一部第59章【51】
· 周远鸿生命的故事第一部第60章【52】
· 周远鸿生命的故事第一部第61章【53】
· 周远鸿生命的故事第一部第62章【54】
· 周远鸿生命的故事第一部第63章【55】
· 周远鸿生命的故事第一部第64章【56】
· 周远鸿生命的故事第一部第65章【57】
·就反右派运动真相问题与王绍光博士探讨
·秉承诚实与良知纪念反右派运动60周年 —兼评王绍光博士颠倒反右历史
·首发 魏紫丹:对仲维光“做人底线”之论证
·大老粗与大老细
·周远鸿生命故事第一部第52章【44】 晚餐之緣
·周远鸿生命的故事第一部第53章【45】周遠鸿痛斥楊茂森的“屁股論”
·周远鸿生命的故事第一部第54章【46】清水衙門
·周远鸿生命的故事第一部第55章【47】重整旗鼓
·周远鸿生命的故事第一部第56章【48】鬥貪污犯
·周远鸿生命的故事第一部第57章【49】鐵證如山
·周远鸿生命的故事第一部第58章【50】余波蕩漾
·周远鸿生命的故事第一部第59章【51】鬼門關
·周远鸿生命的故事第一部第60章【52】 服刑
·周远鸿生命的故事第一部第61章【53】蹚《實踐論》的地雷
·周远鸿生命的故事第一部第62章【54】越《矛盾论》的雷池
· 周远鸿生命的故事第一部第63章【55】十九層地獄在招手
·周远鸿生命的故事第一部第64章【56】漫天紅霞朝陽升
·走!跟着毛澤
·周远鸿生命的故事第一部第65章:走!跟着毛澤
·周远鸿生命故事第一部第18、19章【11】
·周远鸿生命故事第一部第20章【12】
·周遠鸿生命的故事第一部第21章【13】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周远鸿生命的故事第一部第48章【40】

第48章 起跑線
   
   大家都作好了期末總結。教師和教導處職員都是把著重點放在教學工作上,兼顧“三反”的內容。總務處職員則是全力檢討“三反”的內容。各人的總結正在各個小組交流、討論、通過。
   教師們都以阿Q捉虱子、比多的心情,互相攀比。看誰更會用對自己吹毛求疵來向領導獻媚?幾十歲的人像幾歲的孩提、向大人賣乖,就像老萊子娛親那樣。歷史教師葉效湖,又是本校教職員工、工會主席,他曾經寫信用過工會的一個信封。在他念自己的總結的時候,舉著他買來的信封、聲稱要還給工會。但事情並非如此簡單,就事論事就意味著,或者是自己缺乏認識水平、或者是企圖蒙混過關。所以,還必須對事情理論一番,交代個說法、或者說扣個帽子。他在總結上、原先是采用市委董科長講話中的說法,叫做“公私不分”。但當他讀到這裏,忽然覺得不妥,這頂帽子太小了些。臨時,靈機一動,加碼地自我批判道:“這種‘公私不分’,僅只是單向的,只是私人通信、用了公家的信封,為什麽不是拿私人的信封讓公家用呢?正如少奇同志所諷刺的那種,你的就是我的、我的還是我的。所以,錯誤的性質應該定為‘損公肥私’、才說得通,才是定性準確。”他進一步分析這個現象的實質就是剝削。這種剝削思想和行為的階級根源是什麽呢?他要是如周遠鴻的家庭出身,就該說是“地主階級的卑鄙性、貪得無厭性”;要是像楊茂森呢?就是“奸商的見利忘義、唯利是圖”;要是胡萬義呢?就是“小生產者的狹隘性、自私性” 。可葉效湖是出身於血統工人。正是因此,黨才決定要大家、一致選他為工會主席。凡是出身好而犯了錯誤,都會擠著眼淚說:“千不該、萬不該,我不該忘了本。”然後痛罵舊社會的罪惡,感謝大救星毛主席比海深的恩情。有時候,階級覺悟提得太高了,激動得能夠休克。就如蹲著的人、突然站起,大腦供血不上而昏厥。他沒有昏厥。他很理性地分析自己為什麽會忘本。
   合情合理的解釋是,他雖不是剝削階級出身,但在舊社會卻是受的、剝削階級的教育。整個舊社會的教育,貫穿著一個基本思想,就是“人不自私,天誅地滅”。他舉出他的生物老師在課堂上講的話,作為實例,說明當時是如何露骨地用自私自利的思想、來毒化人的靈魂的。生物老師說:“蠶吐絲、蜂釀蜜,為已也、非為人也。人不自私,天誅地滅。”按檢討的一般程式,這就算檢討了階級根源和歷史根源,下面就輪到檢討危害性了。

   “不說不知道,一說嚇一跳。”他進一步警覺到,自己守著國家的信封、順手拿來就用,如果要是管財管物,那不大貪汙、而特貪汙才怪呢!說能做到“兩袖清風,一塵不染”,那純粹是自欺欺人之談!“想到這裏,實在後怕。從思想上講,我已經是一個無產階級的敗類、不折不扣的大貪汙犯。”嗚嗚幾聲、聲情並茂;差“弱”人意的是、有聲無淚謂之“號”。
   語文組祖興周老師檢查自己有浪費現象。他說這是由於他自幼過著養尊處優的生活,從來不知道珍惜物件、才造成這種奢侈浪費的惡習。他敬慕趙礪儒先生節儉的美德,不僅他自己總是把粉筆用到凈光而不留粉筆頭,而且他總是把別人用剩的粉筆和粉筆頭、搜斂起來自己用。天天如此,真可謂節儉成性。而祖老師雖注意到這點,但仍未能做到不留粉筆頭。
   韓劍魂檢討自己“批改作業是從總務處領的醮水筆和紅墨水。在解放前,都是教師把作業本抱到家去批改、用的筆墨都是自備的,現在都賴到公家身上。要知道,”他指點著面前辦公桌上擺著的一瓶紅墨水及插入瓶中的蘸水筆,感憤地說:“這都是民脂民膏啊!”
   大家都偑服韓老師眼中能看出問題,許多人在找自己在貪汙浪費方面的問題、苦於找不到,而卻對鼻子底下的、韓老師指出的這個現象、熟視無睹。
   岳校长並沒有對這些雞毛蒜皮多加苛責,反正這個“三反”運動的矛頭並非直指教師,相反,還要發揮他們的積極性,去從總務處這個小孔中掏出大螃蟹。對韓老師所謂的“民脂民膏”問題,還給予適當的詮釋。他說這種現象不僅學校存在,機關、企業裏也都是這樣。這叫做“軍事共產主義思想”,或說是“供給制思想”。武裝的革命反對武裝的反革命——正如斯大林說的,是中國革命的特點、也是中國革命的優點。毛主席的概括是“槍桿子裏面出政權”。所以在過去的革命過程中,大家都是過的軍事共產主義生活,誰也不領工資、日常需求如衣食住行的用品,甚至理髮、牙刷、文具。。。。。。統統由組織上給發,實行的是供給制。現在大家都發工資了,按說不應該一面實行工資制,一面還要享受供給制。
   大家都說,對呀!合情理呀!那就趕快改過來吧!其實後來,該“供給”的仍照“供給”不誤。因為,只有享受三宮六院式供給的革命領導同志,才有權決定改、還是不改。
   留校生們還是自成體系、沒有分流到各教研組,相當於軍隊裏面的獨立連。學校根據他們的特點,提出寫總結的要求是端正思想,對運動、對工作都抱一種學習的態度,有啥思想檢查啥思想、有啥問題解決啥問題、有啥成績和缺陷就總結啥經驗教訓。
   周遠鴻與別的留校同學相比、是他提前一步正式擔任了功課,這使他成為出頭的椽子、出頭的鳥。不僅在小老師之間,而且在老教師中也引起了一些談論。一般的反映,都說他還行、是掛教書的料兒。孟主任、賀老師、祖老師更欣賞他口才好、語言乾凈利索有條理,頭腦清醒反應敏捷、對學生富於感情、滿懷期待。可以說,這一段教學,初出茅蘆、就顯出出手不凡、頗具教學的稟賦。當然了,“知生莫若班主任”。韓劍魂也承認他具有上述優點,但在言談話語之間總是流露出否定的情緒。他指出:“周遠鴻最致命的弱點是一個‘露‘字’,聰明外露、鋒芒畢露、好露一手、總是顯山露水、而不能安於平庸。這種人,大多是始於小時了了;終於江郎才盡、黔驢技窮。”由韓老師觀之,“除常篤真外,楊茂森才真正有潛力,有廣闊的發展前途。”
   凡是出現兩種不同意見的地方,人們就會根據真理標準或利益原則,有的向風、有的向火,風風火火、形成局面。在激烈的時候,就會打一場代理人的戰爭。
   發生在周遠鴻背後的議論、還遠不止這些,但他卻一無所聞。在他們的小組會上,他照稿宣讀自己的期末總結:“。。。。。。因為我們沒有讀過師範,缺乏教育學、心理學最起碼的修練,所以講課全憑的是當學生時的聽課經驗、來個見樣學樣。在理論上,我是把毛主席的《實踐論》、《矛盾論》當成我教學方法論的指導思想。”他上學時曾熱衷於、重新發表在《人民日報》上的“兩論”,一讀再讀。現在他套用它們,就像是照著處方抓藥那樣、把教學就當成是解決認識上的矛盾。用增強感性認識的辦法,解決知與不知的矛盾,把不知轉化為“知其然”,再由感性認識的積累引導至理性認識的飛躍,使學生“知其所以然”;而由認識轉化為實踐,在數學教學上主要表現為學生學會作習題。同時,他舉例分析教學中存在的諸多矛盾,運用毛主席“抓住主要矛盾”的思想方法和工作方法,使問題迎刃而解。他對毛澤東思想的博大精深、充滿了崇拜和強烈的求知欲。他對從自己口中源源而出的哲學術語、則充滿了新鮮感和得意感。
   他讀完了總結,走出辦公室、作了回避。大家背對背地討論他的總結,並給予鑒定。胡萬義說:“他講的每一課,我都是聽了的。我認為他比老教師講的還強。他的課堂教學能叫同學們精神活躍、情緒愉快,連我聽了都受感染。”
   王九丹說:“他這個總結叫做:報喜不報憂。他為什麽不提三反運動的內容呢?他上學時曾偷吃過學生伙上的食鹽,為什麽不從實交代呢?”
   黃愛竹鞦著鼻子哼嗤道:“你說他偷吃過學生伙上的食鹽?真會有這回事嗎?誰願意相信、誰相信,反正我不信,連我的腳趾頭都不信!周遠鴻是那號兒人嗎?”
   王九丹毫不示弱:“你不信是你不了解情況,他原先一直吃淡飯,篤真你是知道的,你還給過他老鹹菜。”他逼視著常篤真,意思是讓她作見證。她點了點頭、表示了首肯。他繼續說:“後來學生伙食上把兩麻袋食鹽、放在他煮飯的那個破房間,他呢,隨後就吃上了鹹飯,還讓我吃了一碗;當時他哥哥還在場。我曾把這情況匯報給楊班長。”
   這樣,王九丹拿出了時間、地點、條件、人證、物證,一應俱全。別說常篤真、即便黃愛竹也有口莫辯了。
   楊茂森首先肯定了周遠鴻的成績,“但是”,他指出他有個嚴重的錯誤思想,“他在為自己取得的成績沾沾自喜的時候,沒有把成績的取得、歸於黨的領導,而謬認為是靠了個人的聰明才智主觀努力,總之是個人奮鬥的結果。我聽過他講‘因數分解’。他大肆宣揚數學家華羅庚的偉大成就,誤導學生走成名成家、資產階級個人主義的道路。他沒有向學生正確地指出,離開黨的領導、任何個人奮鬥都將一事無成。因為他貪天之功、據為已有,所以就會產生驕傲情緒,以致目空一切、甚至不把老教師放在眼裏。剛才萬義說他、講課比老教師還強,恐怕這正好反映出、周遠鴻的自我感覺。”
   黃愛竹說:“暑假遠鴻給我補課,我認為他真的比老師講得好。項老師在堂上講的我聽不懂,可一聽他講、心裏豁然開朗。說實在話,我都有點感激之情。楊班長說得好,應該感謝黨!如果他考高中時,要不是黨決定錄取了他、他自己都上不成學,哪裏還會能給我補課呢?”
   常篤真說:“還有什麽?都提提,優點、缺點、懷疑點,什麽都可以提。”
   楊茂森將她的軍,說:“你呢?你有什麽意見?”
   常篤真說:“我對他基本上還是肯定的。留校以來,他在工作和學習上都很努力、滿用腦子的。尤其是他能夠抓緊聽老教師的課、並作了詳細的聽課筆記。。。。。。對了,他自己每教一課後、也都寫有反思錄,並且,周有小結、月有總結。我沒有調查過,不知還有哪位同學能做到這樣?”
   他們互相交頭接耳。“我沒做到。你呢?”“我也沒做到。咱們以後向他學習。”
   她接著說:“至於缺點麽,我沒跟他交談過,不知他是否把取得的成績、都記到自己的功勞薄上?楊茂森同學說得對,應該歸功於黨的領導,這一點必須向他提醒。”
   最後,大家都表示沒有更多意見了的時候,由常篤真把他喊回來,把大家的意見加以綜合,傳達給他聽。
   他像聽對他的宣判一樣,誠惶誠恐、手哆嗦著記著筆記。聽到“偷吃食鹽”的罪狀,他把筆放下了,眉緊皺、口悱悱,只想罵娘。
   王九丹看到他的表情、內心竊喜,一心認為有好戲可看了,遂追加了一句詰問:“你哪時候窮得叮當響,從哪兒能弄到錢、買鹽呢?”

[下一页]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