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魏紫丹
[主页]->[百家争鸣]->[魏紫丹]->[ 周远鸿生命的故事第一部第46章【38】]
魏紫丹
·还原1957(12)终篇:右派言论篇(三)
·还原1957(13)终篇:右派言论篇(四)
·还原“一九五七”(14)终篇:右派言论篇(五)
·还原1957(15- 全文完)
·向读者朋友请教!
·毛泽东和周恩来欠下匈牙利人民的一笔血债
·六十年点滴之二:我划右派的全过程
·活該論與論“活該”(四之二)
·提醒台湾勿忘历史教训
·可敬的读者,宝贵的反馈
· 就反右派运动的真相问题与王绍光博士探讨(下)
·《实践论》为什么是反科学的?
·关于《〈实践论〉为什么是反科学的》书信来往
·60年点滴之三:燕尔新婚遇反右
·国王的故事引发我想起毛泽东的故事
·关于发表“60年点滴”与主编通信
·评毛泽东的实践观(上)
·关于《〈实践论〉为什么是反科学的?》的评论
·余秋雨們 活脫脫「紅孩兒」一個
·新设电子信箱告朋友
· 魏紫丹︰論“殺豬”的實塾^--再評毛澤
·《窃听风暴》学艺录
·《实践论》为什么是反科学的?
·《黄花岗》杂志颁发佳作奖
·六十年点滴之四:人心都是肉长的
·李爱玲:师范紫丹
·李爱玲:盼鸿雁(诗)
·预言2010年:共产党的团结年
·辛灏年先生等评《且艇风暴学艺录》
·与杨逢时女士分享《紫雪糕》
·感身世(诗)
·党教我高兴
·《矛盾论》与论“矛盾”(上)
·六十年点滴之六:心惊肉跳忆肃反
·“协商民主”在中国是“民主的代用品”--评房宁:《民主的中国经验》
·“我们共产党的团结坚如磐石”
·谈谈右派的正名问题
·一支文革中的青春之歌
·6月8日今又是  —— 驳毛泽东为《人民日报》所作社论:《这是为什么》
·《矛盾論》與論“矛盾”(中)
·魏 紫 丹《矛盾論》與論“矛盾”(中)
·“两类矛盾”说,非治国之正道--评毛泽东的《正处》
·毛泽东的哭丧妇
·答读者:骂人不好
·圣诞即景(诗)
·《矛盾论》与论“矛盾”(下)
·魏紫丹:毛泽东的实践观是“杀猪”的实践观
·三个战场.两类矛盾.一个目的——批《正处》(中)
·两类矛盾,三代流毒——评《正处》(下)
·“百花齐放,百家争鸣”考
·孙中山民生史观与马克思唯物史观之比较
·毛泽东与猴
·人权觉醒是接受教训的基本尺度
·学习与继承孙先生的民生史观
·《还原1957》(最新版本)目录
·还原
·《还原957首篇》(最新版本)
·《还原1957》(最新版本)次篇:反右派运动的归因研究
·《还原1957》(最新版本)三篇:右派言论的核心价值
·《还原1957》(最新版本)四篇:从反右派运动到文化大革命
·《还原1957》(最新版本)五终结篇:历史的教训值得注意
·《实践论》与论实践——兼评毛泽东反人权的认识论根源
·李爱玲:著书立说康而寿(诗)
·辛灏年;《還原一九五七》序
·理达:赞辛灏年先生的《《还原1957》序》
·魏紫丹:从“学了反”说开去
·读魏紫丹老师《从“学了反”说开去》有感
·《还原1957》评论集(1)
·协商民主只能在民主转型真正开启之后再谈
·杨逢时女士来信
·杨逢时女士来信
·纪实文学:乐天派少年周远鸿(1)
· 对“协商民主”一文的读者反馈
·曹思源先生评“协商民主”
·纪实文学:2 两个“羔子”的战争
·纪实文学:乐天派少年周远鸿(3)枪毙灵魂
·纪实文学:《乐天派少年周远鸿》(4)白毛女:阶级斗争的艺术谎言
·纪实文学:乐天派少年周远鸿(1)头打解放第一天
·纪实文学:乐天派少年周远鸿(5)父盗母娼
·纪实文学:乐天派少年周远鸿(6)6,货真价实的黑血儿(上)
·纪实文学:乐天派少年周远鸿(7)货真价实的黑血儿(下)
·纪实文学:乐天派少年周远鸿(8)丧家之犬
·纪实文学:乐天派少年周远鸿(9)独占鳌头与名落孙山
·魏冰雪:雨中月(诗)
·纪实文学:乐天派少年周远鸿(10)大名鼎鼎
·纪实文学:乐天派少年周远鸿(11)高材生
·纪实文学:乐天派少年周远鸿12)周远鸿是个乐天派
·纪实文学:乐天派少年周远鸿(13)右派不是反动派
·纪实文学:乐天派少年周远鸿(14)周末情结
·纪实文学:乐天派少年周远鸿(14)周末情结
·纪实文学:老太婆少年周远鸿(14)周末情节
·纪实文学:乐天派少年周远鸿(15)光儿哲学
·纪实文学:乐天派少年周远鸿(15)光儿哲学
·纪实文学:乐天派少年周远鸿(16)屁股出了问题
·纪实文学:乐天派少年周远鸿(17)孺子可教也
·纪实文学:乐天派少年周远鸿(18)党恩浩荡
·纪实文学:乐天派少年周远鸿(18)党恩浩荡
·纪实文学:乐天派少年周远鸿(19 )真假李逵
·纪实文学:乐天派少年周远鸿(20)黑血儿与白天鹅
·涓来信祝贺佳作奖(1)
·Mr jin 回复佳作奖(2)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周远鸿生命的故事第一部第46章【38】

第46章 鷹聲初啼
   
   本學期只剩下後半學期了。留校生的首要任務是自學蘇聯教育家凱洛夫所著《教育學》,重點是掌握“教學原則”和“五級分評分標準”。其次是通過學習指定文件,如《人民教育》雜誌上發表的、有關樹立和破除新、舊教育思想的文章,結合實際、互相幫助,以期樹立和鞏固“忠誠黨的教育事業”(毛主席語)、終身從教的專業思想。再次是觀摩老教師的課堂教學和有教師請假時、就臨時代代課。
   周遠鴻到國營百貨公司、買了五張光溜溜的白洋紙,訂了一個厚厚的學習筆記本,用剛買來的新民牌自來水鋼筆、工工正正地在皮兒上寫了“教育學學習筆記本”一溜兒字;歪起頭自我欣賞。這樣貴重的新民牌鋼筆和這樣厚敦敦的筆記本,是他周遠鴻工資到手後、買的頭一樁“基本建設”。多少年來、想都不敢想的事,今天變成了真真實實。從此結束了用小棍上綁筆尖的那種自制醮水筆和見廢紙就撿的可憐巴巴的困窘生涯——實現了鳥槍換炮,直叫他心裏覺得、洋氣得不得了。
   這班小老師正在集體自學教育學的時候,岳校長也拿著一本凱洛夫《教育學》來到他們中間,說:“我們來一塊學。”周遠鴻心存景仰地說:“校長您是科班出身,還這樣謙虛好學!”

   校長解釋說:“一點也不是謙虛。我當年在北師大教育系學的是杜威、陶行知那一套。現在結合著批《武訓傳》、也正在批判他們呢!毛主席在為《人民日報》寫的社論《應當重視電影<武訓傳>的討論》中,指出:‘特別值得注意的,是一些號稱學得了馬克思主義的共產黨員。他們學得了社會發展史——歷史唯物論,但是一遇到具體的歷史事件,具體的歷史人物(如象武訓),具體的反映歷史的思想(如電影《武訓傳》及其他關於武訓的著作,就喪失了批判的能力,有些人則竟至向這種反動思想投降。’你們在報紙上看到了嗎¬——郭沫若都寫了檢討?所以,誰也不敢冒充自己、已精通了馬克思主義。特別是具體到馬列主義、毛澤東思想的教育理論,只能說,我們的學習才剛剛起步。”
   校長講罷後,看到大家表情肅然、唯獨沒有看到楊茂森,問道:“楊茂森呢?”
   常篤真回答道:“他去跟梁乖真研究,怎樣籌備迎接元旦、舉行的全市少年兒童隊航模表演。”
   至今,梁乖真(黨支部組織委員)管黨、常篤真(團總支書記)管團、楊茂森(少年兒童隊、總輔導員)管隊。這條線的架構、就算搭配齊全了。
   他們按著校長制訂的“自學為主、討論為輔”的八字方針,反復自己閱讀“教學原則”這一章,誰也不擡頭、一氣兒讀了兩節課,連課間的休息也省了。可見他們讀得是多麽專心致志、津津有味啊!
   周遠鴻把教學原則與毛主席的著作《實踐論》、《矛盾論》相串聯,更是感到獲益匪淺。直觀性原則,符合了人類的認識從感性到理性的原理;自覺積極性原則,符合了外因通過內因而引起事物變化的原理;系統性原則,反映了事物的發展變化是由量變到質變、並且普遍聯系的原理;等等。
   在他們閱讀的時候,校長也是埋頭苦讀、一言不發,只是在書的天頭地腳、頁旁行間,作些批批註註、勾勾劃劃,表示出食髓知味的樣子。
   按原計劃是學習兩節教育學後,中間經20分鐘、做廣播體操,第三節去聽老教師趙礪儒的動物課。現在他們改變主意,想讓岳校長給作個輔導講座、給點撥一番,好使自己的學習由淺入深、從低到高,得到循序漸進、逐步提高。
   岳校長是個學而不厭、誨人不倦的人,對他們這種高漲的學習情緒,自是贊賞不已、中心鼓舞,煽情地說:“學習是件苦差事、也是甜差事,基本狀況是苦盡甜來。譬如,一群螞蟻都爬上了蘋果,逐漸地,大部分都走開了,留下少部分、仍在蘋果上轉遊。最後,只剩下、幾只螞蟻,死叮著蘋果不放。園圃裏的園丁發現了,驅趕不走、就用鑷子來夾起,結果把尾巴給拽斷了下來,頭仍在蘋果裏栽著。遠離了蘋果的螞蟻,都說蘋果是徒具虛名、無滋無味,一點意思也沒有。這是因為它們連蘋果的皮、都沒叮破,而那幾只一旦叮破皮的螞蟻、嘗到了甜頭,便認定蘋果有滋有味、有意思得很哪!叮破皮以後,簡直是死也不肯離開,為求真知、死何足惜!而況人而不如螞蟻乎?”
   他看著大家為他的比興手法所折服,話鋒一轉、直奔主題:“凱洛夫《教育學》是一本馬列主義教育理論經典著作,在蘇聯是很權威的。可我聽到很多老師反映,說是枯燥無味啃不動。這種反映,是否說明你只在《教育學》這只蘋果上爬了一圈,連皮都沒叮破呢?當然也有另一種可能,你承認經是好經、但你之所以不願意念,是由於你根本不想當和尚。這是一個樹立專業思想的問題。”他看了一下表,帶著慌忙的神色,急促地說:“今天就說到這裏。”他合住書本,手一揮,“走!照原計劃辦事,我也跟著你們去聽課。”這時,楊茂森也回來了,大家相跟著去聽趙老師的課。
   趙老師既教初中的動物課、又教植物課,從前還兼著數學課。這是沒辦法的事,師資奇缺嘛!趙老師上課是談笑風生,課堂上不時歡聲雷動。在本節課上,他講過益蟲以後,以蟾蜍為例、向學生發問:“如果你們遇到蟾蜍,看它醜陋的樣子有點兒森人,是否要用石塊一家夥把它砸死呢?”
   學生一聲炸雷,齊答:“不是!要保護益蟲。”
   講到害蟲,他說,許多害蟲繁殖率高得很、所以消滅害蟲要及早動手。以臭蟲為例,說它一夜之間可以見到孫子、曾孫、玄孫。。。。。。越說越帶勁,手舞足蹈地現身說法:“你們都想一想,要是我年輕的時候被人打死,我現在還會有這麽多兒子、女兒、孫子、孫女、外孫子、外孫女、曾孫子。。。。。。。嗎?”
   學生們哄堂大笑,樂不可支。在教室後面觀摩聽課的他們,還有岳校长也都忍俊不禁。
   聽課之後,他們結合所學教育理論、進行討論。
   常篤真說:“舉例生動,是貫徹了直觀性原則。”
   
   楊茂森說:“在講課中,調動了學生參與的積極性,這是走了群眾路線。”王九丹接茬兒說:“這符合了自覺積極性原則。”
   周遠鴻很感性地說:“項鳳梧老師教我們代數,語言簡練,一句頂一句、從無廢話。趙老先生年紀大了幾歲,說起話來羅哩羅嗦、扯著葫蘆帶著瓢。我也說不上這符合了或是違背了教學的哪項原則?”
   
   岳校长說話、總是能講出個路數來,所以能引起聽者濃厚的興趣。“教學論是一門很大的學問,其中包括教學的意義和任務、原則和方法、內容和形式,成績的考查與評定。今後咱們理論聯系實際慢慢來、系統地學,大有學頭。”對他們這班從未學過師範課程的留校生來說,這些老生常談的東西,也頗感具有新意。
   校長就著趙老師的這堂課,提出一個題目,叫做“深入淺出”,並把它歸結為教學中的一項基本功。他說,“深入”和“淺出”既有區別又有聯系,這是教學中的兩點論,而一些教師的毛病卻是出在一點論上。如果不能把艱深的東西變為淺顯易懂的東西傳授給學生,那就是說你只能“深入”、不會“淺出”。這種教師講起課來,就會是“曲高和寡”,大多數吃不消,當然就達不到“傳道、授業、解惑”的目的。這種人當科學家可以,當教師就會不受學生歡迎,因為他只會“深入深出”。反之,如果一味“淺出”,講課就沒有一定的深度,那就不能從質、量兼顧上,傳授給學生應得的東西,因而造成大多數學生吃不飽。日久天長,這些學生就會營養不良、患上貧血症。像趙老師講“及時消滅害蟲”,已經很淺顯了,沒有一點更深奧的內涵了,就不必再費時、費事,現身說法,再來個“淺入淺出”了。如果說入得深、出得淺,這種“深入淺出”、謂之“通俗化”的話,那麽“淺入淺出”、就流於“庸俗化”了。
   校長根據自身的經驗指出,老教師是由於“教然後知困”,唯恐學生聽不懂,往往易犯“淺入淺出”的病癥;青年教師血氣方剛、又想向學生表明自己肚裏有東西,講課時就犯上了“淺入深出”的毛病,把本來很淺顯的道理、故弄玄虛,講得神乎其神、高深莫測,把他不講學生就懂的道理,經他一講反倒丈二和尚摸不著頭腦了。學生們說:“老師都喜歡我們是高材生,我們學生卻害怕遇到這種‘高材師’啊!”
   王九丹用戲弄的眼光,看著周遠鴻點了點頭。周遠鴻犯了琢磨:這個王九丹是就著老教師的病症,是向他示意:“岳校长認同了你對趙老師的意見”呢,還是就青年教師易犯的毛病,說“校長擊中了你好露一鼻子的要害”呢?
   因為在上學時,周遠鴻在語文課上編了個寓言“有成見的先生”,就引起了韓老師、楊茂森和王九丹沆瀣一氣地責難,說他借題發揮、逞能賣乖,想露一鼻子。最近他主動向教導處孟主任提出要接任趙老師的數學課,好使老先生減輕一點負擔,并且好集中精力教好動、植物課。這就使他成為他們六個留校生中、第一個正式任課、上課堂講課的小老師。當然,楊茂森、王九丹對他又搶了鋒頭、又嶄露了頭角,是忌妒得咬牙格格的,不只是消極地“等著瞧笑話”、而且要尋釁發難的。
   本來,說話羅嗦是老年人的通病,只是趙老師尤甚而已。他在堂下,更是好說好笑、有嘴沒心,能把玩笑開得沒邊沒沿、甚至如校長所說,“流於庸俗”。一次,他問項鳳梧老師:“叫鳳梧這個名子的人很多,你可知道這裏邊、有個什麽說法兒嗎?”
   項老師以他一向簡潔明快的語言回答他:“好像是為了取個吉利。據說第一個叫‘鳳梧’的,是母親生他時、夜夢鳳凰棲於梧桐之上。”
   趙老師卻羅嗦個沒完。“他母親要是沒作夢、你們可就都不能叫這個好名子了;他母親要是作別的夢,你們可就都必須改名子了。”
   “那不是湊巧嘛!”
   他老仍然糾緾個沒完。“他母親要是湊巧夢見、雞棲於芭蕉之上,那。。。。。。”
   項老師一拼兌、覺得不照號,說:“扯毬淡!”沖著趙老師那副得勝後詼諧幽默、笑迷迷的富態相,反唇相譏、開玩笑道:“我說老趙你呀!從後門看,是有志(痔)之士,從前門看,是無恥(齒)之徒。”趙老師慈眉善目、白發蒼蒼,張開壑牙的嘴,跑著風、哈哈大笑。
   “然也!然也!”
   趙老師有一副熱心腸。他把周遠鴻接替他要講的第一課也代他寫好了教案,並且拍著小周的肩膀,遞給他說:“你初次上課,我怕你寫不好教案。。。。。。給你,僅供參考。”
   他又拍了他的肩膀一下,接著說:“用不了三年,你就會寫得比我強。。。。。。後生可畏,青出於藍嘛!”
   “謝謝趙老師想得周到,關懷備至。我們留校生、守著老教師,可以隨時隨地承蒙指教;飲水思源、不忘厚恩,策馬加鞭、不敢後人。”他對趙老師,視師徒、如父子。趙老師的婆婆媽媽本是老年人的通病,在生活中卻顯得他很慈祥、具有人情味。但在課堂上,他這一套就不受學生“恭維”了。周遠鴻怕就怕、要是在他寫的教案上也特別羅嗦起來,那該如何是好呢?

[下一页]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