现实中国
维权进行时
[主页]->[现实中国]->[维权进行时]->[无锡吃喝经理徐科威的另一面 无锡王振华]
维权进行时
·从江苏省委书记罗志军视察无锡说起 无锡王振华
·无锡农民的哭泣 无锡王振华 胡琴芬
·黄金大盗宋文代 中国制度养肥的大硕鼠 无锡王振华
·一样的出走美国 王立军和陈光诚不一样的命运 无锡 王振华
·无锡的魅力在何方 无锡 王振华
·实录无锡拆迁户华惠清黑监狱的悲惨遭遇
·只有唤醒公民意识,才会国家领土完整
·无锡模式的思考,评吴敬琏的无锡经验 无锡 王振华
·丁姐, 你在哪里 无锡王振华
·无锡市锡山区法院院长王立新,你别走 无锡王振华
·月亮湾里的中国太阳能 无锡 王振华
·无锡市行政调解光鲜的背后 无锡王振华
·无锡访民沈果冬等十八大前夕安全抵京
·无锡市对付访民手段五花八门 无锡王振华
·中国资本自由才能走出危机 无锡王振华
·公平正义从取缔“退休双轨制”开始 无锡王振华
·无锡市滨湖区委书记朱渭平双规无锡媒体失语 无锡王振华
·无锡市滨湖区委书记朱渭平双规无锡媒体失语 无锡王振华
·毛小平双规一年,请给人民交待 无锡王振华
·这样的纪委书记不要也罢 无锡王振华
·国家信访条例在无锡被颠倒
·疯狂的无锡集体土地拆迁 无锡王振华朱洪余
·这还是人民法院吗 无锡王振华
·追问江苏省高院院长公丕祥,司法正义在哪里
·无锡市地方政府,请你停下拆迁的脚步 无锡王振华倪静芬
·无锡黑监狱再度猖獗,多人农历初一关押至今
·原常州市政法委书记孙国建的前世今生 无锡王振华
·原常州市政法委书记孙国建的前世今生 无锡王振华
·人权高于主权无锡王振华
·2013年无锡访民动态 无锡王振华
·无锡拆迁,是城市化还是文革化?无锡王振华 安丽萍
·中国模式造就了无锡施正荣 无锡王振华
·无锡偷拆何时休?无锡王振华 安锡鸣
·无锡市村民与身挡挖掘机 无锡王振华邹惠芬
·江阴市徐霞客镇公费旅游责任人为什么没有处分?无锡王振华
·无锡商品房库存超11万套鬼城再现无锡王振华
·信访制度的存在说明这个国家没有法制无锡王振华
·房价没有胸罩贵任志强绝非骄纵 无锡王振华
·中国网友的眼睛是雪亮的 无锡王振华
·无耻的信访终结制度无锡王振华
·我故乡无锡的家被端了 三鞠请安 王振华
·谁给了无锡市橄榄绿保安公司拘禁访民的权力?无锡王振华
·请关注无锡丁红芬等营救黑监狱访民遭绑架事件
·无锡丁红芬回家 无锡王振华
·下辈子不再投胎在中国, 无锡王振华
·无锡访民到无锡东降派出所要说法 无锡王振华
·倔强的无锡老人 无锡王振华
·犯罪构成三段论与四要件说之比较,中国法治
· 质疑《现代快报》无锡“12345” 94.88%群众满意率 无锡王振华
·现代文明需要什么无锡王振华
·信访是个黑洞,信访就是玩穿越 无锡王振华
·南京市委书记杨卫泽落马 家祭无忘告乃翁 无锡王振华
·无锡市委副书记蒋洪亮跳塔身亡 无锡王振华
·无锡市委副书记蒋洪亮跳塔身亡 无锡王振华
·无锡市委副书记蒋洪亮跳塔身亡 无锡王振华
·被救赎灵魂的黑奴 无锡王振华
·历史的丰碑 仁川登陆战 无锡王振华
·赵小花姓赵 但不是赵家人无锡王振华
·走向深蓝的中国造船业 无锡王振华
·《联邦党人文集》治理国家政府的教课书 无锡王振华
·司法与行政或立法权的勾结 人民很难得到公正裁判 无锡王振华
·民主为何不能遏制俄罗斯总统普京极权?无锡王振华
·美国的陪审制度和中国的人民陪审员无锡王振华
·联邦共和 无锡王振华
·联邦共和 无锡王振华
·美国打还是不打朝鲜 这是个问题 无锡王振华
·房地产大鳄任志强说的是真话无锡王振华
·张凯律师的总统梦恰恰是期盼民主进程 无锡王振华
·法治的内涵和精义 无锡王振华
·法治的内涵和精义 无锡王振华
·律师和陪审团制度 制衡司法的平衡器 无锡王振华
·“川普现象”给民主敲响了警钟 无锡王振华
·日本农业和中国农业对比 无锡王振华
·无锡622案件之杨国英篇 无锡王振华
·肆虐在欧美的恐怖分子 无锡王振华
·有一天我一定要回去 无锡王振华
·雾霾之中 无锡王振华
·环球应当文明理性对待川普“一个中国”言论 无锡王振华
·无锡吃喝经理徐科威的另一面 无锡王振华
·无锡市锡山访民陶国芬上访记 无锡王振华
·福耀曹德旺巨资逃离中国 我们却无处可逃 无锡王振华
·江苏三级法院枉法 中国法治很遥远 无锡王振华
·致709同伴 作者赵威(网名考拉)
·梦醒时分 我流泪满面 无锡王振华
·人到中年是一种寂寞的疼 无锡王振华
欢迎在此做广告
无锡吃喝经理徐科威的另一面 无锡王振华

   2016年10月09日,无锡市纪委监察局网站公布了无锡市锡山经济技术开发区市政工程公司原总经理徐科威违规组织公款吃喝问题。经调查,2015年1月24日,徐科威违规组织市政工程公司全体职工在公司食堂进行公款聚餐,并提供酒水。锡山经济技术开发区给予徐科威行政记过处分。

   http://js.qq.com/a/20161009/019105.htm?pgv_ref=aio2015&ptlang=2052

   

    就这样腐败经理,对待职工却是相当的抠门、克扣,大耍特权。

   2007年,我因遭遇无锡市锡山经济开发区非法强拆,跳楼造成胸腰椎多处压缩性骨折,锡山经济开发区经协调后,我到锡山经济开发区市政工程公司上班。

   

   2008年8月,我进公司上班,双方签订了《劳动合同》,负责环卫保洁管理工作,直到2015年初除名为至。上班期间,勤勤恳恳、任劳任怨。偶尔进京上访,这给了徐科威假公济私的机会,劳动合同一年一签,工资同工不同酬,克扣工资,2009年1月1号至2012年12月31号,同工不同酬差额72616元。无住房公积金、工伤,失业、生育保险金。

   

    2012年11月徐科威调至市政公司做总经理,我写了一伤《申请报告》中说明了身体状况,而徐科威一口否认:“我到市政公司担任总经理,所有职工都是一视同仁不搞特殊化。要么正常上班;不能正常上班就辞退,这里不是养老院”。我为了生存,只能苟且残喘地工作。

   

   2013年11月29日,我向无锡市锡山区人保局提起劳动裁仲申请,2014年1月8日向无锡市锡山区人民法院起诉,徐科威聘请二位律师来对付,并利用公权力和锡山区人保局、锡山区人民法院打招呼、施压,作出不利我的裁决和判决。他宁愿将公司的财产对付老百姓,就是不肯补助当事人。

   

    在锡山区法院要求市政公司签订长期合同后,2013年12月31日,锡山市政工程公司与我签订了2014年1月1日起无固定期限《劳动合同》,合同安排保洁岗位。我因陈旧性骨折经常复发不能正常上班。记得有一次陈旧性骨折复发卧床,向单位请假,病假期间无病假工资、无医疗保险。2014年4月29日市政工程公司向我发《催促上班通知》:称“本公司决定于2014年5月1日正式实行人脸识别考勤系统,否则公司将按照《考勤制定》相关规定,作出处罚”。劳动节后上班,门卫不让我进门上班,声称“总经理特别关照”,经多次交涉仍然不允许进公司大门。

   

   2014年6月9日,市政工程公司以旷工名义发出《解除劳动合同通知》,称“因其无故旷工,严重违反公司《考勤制度》中关于旷工的规定,严重违反公司《考勤制度》中关于旷工的规定,决定解除劳动合同。

   

   我继续不服《解除劳动合同通知》,对《解除劳动合同通知》进行诉讼。

   

   因为维稳,徐科威对我耿耿于怀,徐科威趁此机报复一个身心伤残的妇女。土地被征收,房屋被拆迁,工作无着,生活只能含辛茹苦的艰难度日。

   

   有权就任性。徐科威公款食堂吃喝,名义上锡山经济技术开发区市政工程公司开支,实际上慷国家财富之慨,这些国有企业麻雀虽小,五脏俱全,运作“自成体系”,单位不在大小,有钱就行;职务不在高低,有权就灵,大笔一挥,签字报销。只要监督力度不够,形成一股腐败的潜流,出手都是“不鸣则已,一鸣惊人”的“大手笔”。

   

   中国的体制实际上是腐败体制,在这个体制下,人人贪腐,中国式腐败前赴后继。

   徐科威的前任总经理陶玉良被无锡市锡山区法院(2013)锡法刑二初字第0280号以贪污、受贿案判处5年有期徒刑。无锡市锡山区人民检察院起诉指控:贪污情节,擅自将其个人及亲属的旅游费、汽车保险费、汽车修理费等费用在公司账上报支,合计金额76700.01元,其中个人实得50940.01元。受贿情节,2003年至2012年间,被告人陶玉良利用其担任无锡市锡山经济开发区某公司总经理的职务之便,在负责工程发包、原材料采购、工程款项支付的过程中,为他人谋取利益,先后多次收受工程老板、原材料供应商贿赂的现金、财物共计186906元。主要事实是陶玉良携家属赴巴厘岛旅游并虚开发票在公司账上报支,赌博借款,并在财务报销、工程发包、款项支付、原材料采购等工作中贪污、受贿。

   

   有贪污、受贿,就一定有滥用职权,有滥用职权,就一定有上级的包庇纵容、用人失察!有上级的包庇纵容、用人失察就一定有……因此,这样的反腐并不彻底!尤其到了基层处理腐败案,数额大量缩水(现在内部反水是比较彻底的,例小三反哄、原配、媳妇举报),涉案人员进行切割,这样的反腐并不符合人民预期。

   

   

   凡是有权力的地方都可能成为腐败的土壤。这些“娄阿鼠式”的“小字辈”,把持一方,对待老百姓百般刁难,行贿出手大方,受贿来者不拒,挥霍公司财产奢靡成性。

   无锡王振华手机13806173185

   无锡维权440145525

   Skype:trjwzh

(2016/12/21 发表)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