孙宝强
[主页]->[独立中文笔会]->[孙宝强]->[捆綁式廣告和定點式轟炸 作者孫寶強2016.12.28]
孙宝强
· 拿什么尊重你,我的领导?
·红楼女囚(二十四)浴室斗殴
·“六四女暴徒”写给6•4的祭文
·红楼女囚(二十五)我不下地狱谁下
·红楼女囚(二十六)既生喻,何生亮
·动向杂志对我的报道
·女囚琐事(二十七)杀人犯贾母
·我和上海作协的一段情缘
·红楼女囚(二十八)二只小鼹鼠
· 红楼女囚(二十九)爱美的死囚
·红楼女囚(三十)形形色色的减刑
·红楼女囚(三十一)坚强的老狐狸
·红楼女囚(三十二)剪刀风波
·我的‘地老天荒’
·短兔(i3)
·红楼女囚(三十四)被释放的犬牙
·红楼女囚(三十五)同性恋
·一次月薪200元的面试
·红楼女囚(三十六)爱的极端
·红楼女囚(三十七)爱国主义与人道主义
·红楼女囚(三十八)罂粟花
·红楼女囚(三十八)辱中辱
·红楼女囚(四十)回家
·二呆(一)姐弟俩
·二呆(二)苦妹
·二呆(三)画画
·二呆(四)老党
·二呆(五)郊游
·二呆(六)回家
·二呆(七)黑夜
·二呆(八)杀狗
·二呆(九)抢劫
·二呆(十)破案
·二呆(十一)尘埃落定
·幺妹的后幸福生活(一)獠牙
·幺妹的后幸福生活(二)脑壳碎了
·幺妹的后幸福生活(三)行贿
·嫖资该向谁报销
·谁制造了GDP的神话?
·幺妹的后幸福生活(四)揭发
·幺妹的后幸福生活(五)残了
·幺妹的后幸福生活(六)索赔
·幺妹的后幸福生活(7)拆迁
·幺妹的后幸福生活(8)外遇
·幺妹的后幸福生活(9)人选
·幺妹的后幸福生活(十)好日子
·如果、、、、、、
·我发表在动向杂志上的政论
·沐猴出笼,傀儡登场
·我在上海煉油廠的經歷:飘荡的幽灵
·我在上海煉油廠的經歷:飘荡的幽灵(续)
·我在上海煉油廠的經歷:飘荡的幽灵(续一)
·我在上海煉油廠的經歷:飘荡的幽灵(续二)
·我在上海煉油廠的經歷:飘荡的幽灵(续三)
·被遗忘的部落
·我在上海煉油廠的經歷:飘荡的幽灵(续四)
·我在上海煉油廠的經歷:飘荡的幽灵(续五)
·我在上海煉油廠的經歷:飘荡的幽灵(续六)
·我在上海煉油廠的經歷:飘荡的幽灵(续七)
·‘猥琐的上海人’系列纪实文学之一:蓄势待发的新嫁娘(一)
·‘猥琐的上海人’系列纪实文学之一:蓄势待发的新嫁娘(二)
·‘猥琐的上海人’系列纪实文学之一:蓄势待发的新嫁娘(三)
·‘猥琐的上海人’系列纪实文学之一:蓄势待发的新嫁娘(四)
·‘猥琐的上海人’系列纪实文学之一:蓄势待发的新嫁娘(五)
·‘猥琐的上海人’系列纪实文学之一:蓄势待发的新嫁娘(六)
·‘猥琐的上海人’系列纪实文学之一:蓄势待发的新嫁娘(七)
·‘猥琐的上海人’系列纪实文学之一:蓄势待发的新嫁娘(八)
·‘猥琐的上海人’系列纪实文学之一:蓄势待发的新嫁娘(九)
·‘猥琐的上海人’系列纪实文学之一:蓄势待发的新嫁娘(十)
·‘猥琐的上海人’系列纪实文学之一:蓄势待发的新嫁娘(十一)
·哭泣的母亲河
·中国走向世界?
·小花,我要告诉你一个秘密
·中宣部是什么?
·一个狂犬病患者的自白
·中国pk澳洲
·打工者
·来澳洲后我流的三次泪
·来澳洲后,我的三次感慨
·我们有权利知道真相
·缝衣针的哭泣和焚书坑儒者的叫嚣
·二十万和二十年
·第三章 逮捕—摘自《上海女囚》
·第三章:公判—摘自《上海女囚》
·第四章:关禁闭 --摘自《上海女囚》
·第八章“新岸集”组稿 --摘自《上海女囚》
·柴玲,你没有资格说‘宽恕’
·从民众的呐喊,看中国的政治大变革
·上海人之十二: 三个女人一台戏
·纪实小说《上海人之九》:信访处长的一天
·一半是海水,一半是火焰
·同胞 请珍惜你手上这张选票
·上海人之一:巡逻队长吴光荣
·中秋節有感
·紀實文學《上海版高老頭》1
·记实文学《上海人》之十一:迂 嫂
·莫言,你敢站出来和我辩论嘛?
·上海版高老头第二章 怎樣一包廢紙
·纪实小说之十二: 三个女人一台戏
·谈谈中国--上海的监狱
·纪实小说《上海人》之五:姚真真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捆綁式廣告和定點式轟炸 作者孫寶強2016.12.28

      去土豆網搜電影,發現電影被一個廣告所捆綁。為了不看這個廣告,再去搜別的電影,竟發現所有的電影都被植入這個令人噁心的廣告--芭蕾舞《紅色娘子軍》將在墨爾本上演。 想看電影嗎,必須先看這個廣告。你不想看也得看,你拒絕看也必須看。40年前,十三億中國人必須看八個樣板戲,十三億中國人必須唱語錄歌。你不想看也得看,你拒絕唱也得唱。那時的中共就是這麼橫行霸道,就是這麼有恃無恐。40年後,這一幕,這相同的一幕,在互聯網上隆重上演。        芭蕾舞《紅色娘子軍》究竟是什麼貨色?《紅色娘子軍》是中共意識形態下孕育下的畸形兒,是法西斯美學裡誕下的妖孽胎。它的血液是鬥爭,它的肌肉是暴力,它的骨骼是仇恨,它的基因就是殺戮。《紅色娘子軍》從頭到尾宣揚的是暴力顛覆,仇視一切。 鬥蒼天,鬥大地,鬥同胞,鬥的神州變色;殺士紳,殺無辜,殺親人,殺的地球變色。把仇恨的芯片植入人腦,把暴力的種子撒進人心;讓每個華人都成為用腿做槍的狙擊手,讓每個華人都像蛆一樣團蠕在血旗下。 中共這一招在國內成功了。它不但推翻了亞洲第一個民主國家,還在半個世紀裡,殘屠殺了八千萬的中國人。中共這一招在世界成功了。紅色柬埔寨接受了它的輸出,短短幾年殺死了全國四分之一的人民;朝鮮接受了它的核技術,繼續奴役人民挑釁自由的世界;古巴接受了它的援助,有了長達半個世紀的獨裁統治;敘利亞伊朗等國接受它的軍火,反對民主內戰不止;ISIS接受了它的武器,至今還在屠殺還在反人類。 今天,中共憑藉經濟上的航空母艦,登陸澳洲。經濟上,中共對澳洲生物藥品農場礦產電力房產的大舉收購;政治上,中共對華人媒體大舉收購,甚至還對主流媒體進行招安浸淫,已經嚴重威脅了澳洲的立國之本立國之憲。中共對澳洲政治獻金的一擲千金,政客照收不誤;中共黑客入侵國防部機要室,政要熟視無睹;中共租借軍事要鎮達爾文港,政府酣睡依舊。一個個人行為的燒護照的事件,可以引發華人聲勢浩大的騷亂;一個國際生效的南海仲裁,可以引發華人大規模的示威遊行;就連一次小小的肢體語言,因為主人公是中國學生,就上升到“種族歧視”的政治高度,以致讓澳洲的老師,澳洲的警察低下了高貴的腰,賠禮道歉俯首稱錯。 最近,林珊如的“亞裔分二種”的言論(林珊如的言論,自有澳洲的法律管轄),又一次讓人見識了華人社團‘牽一發而動全身’的驚人力量。中領館甚至不需要動嘴,只要一個眼神,瞬間,華人社區沸騰了,華人們亢奮了。他們蠕集起來,舉旗,抗議,吶喊,示威,演講。這樣赤裸裸的“團蠕”力量,不但讓澳洲瞠目結舌,也讓世界見證了赤潮水銀瀉地無孔不入的摧毀力。 很多華人對動輒能抗議遊行喜不自禁,因為他們在中國從未嚐到如此美妙的滋味。正因為此,吸髓知味的他們拍着胸脯:我們這麼做是為了維護華人的尊嚴。哈哈!你們這些人在國內何曾有過一張選票,何曾有過人的尊嚴?要不,為什麼要偷渡?六四屠殺後,為了得到綠卡,你們激情控訴,涕淚四濺。今天,你們有奶是娘認賊作父,自毀諾言廉恥全無。夏俊峰是你們的同胞,他被冤殺,你們為他發聲了嗎?聶樹斌也是你們的同胞,他被圈養並摘取器官,你們為他發聲了嗎?你們為頌毛而奔走相告,你們為傳播暴力而鞍前馬後,你們還算人嗎?你們還有一絲人味嗎? 對《芭蕾舞紅色娘子軍》捆綁式的廣告,對林珊定點式攻擊轟炸,再次表明中共外交‘大外宣’的猙獰。中共一擲千金收買媒體收買華人社團收買澳洲的普世價值。它如一隻巨大的章魚,正用它的觸角,一點點地遊進文明世界,一點點地絞殺民主世界的精髓。 善良的人民,漠然的媒體,懵懂的政府,應該醒來了,應該行動了。

(2016/12/28 发表)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