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苏明张健评论
[主页]->[百家争鸣]->[苏明张健评论]->[习近平也想得诺贝尔和平奖]
苏明张健评论
·习近平究竟要走多远
·金融、经济崩溃,共党束手无策
·颠覆或推翻一个政权,是人民的权力
·民愤是压不住的,爆发是必然的
·第二个大饥荒又被共党领导出来了
·土匪讲体面,流氓耍面子
·人民、民生在共党眼里的地位
·台湾的民主、香港的自由,是中国大陆人的盼头
·该是中国人自己解放自己的时候了
·四个现代化没实现,难道改革能成功吗
·发扬六四精神,英雄出华夏
·国穷、民苦、政权危
·习近平的严打,逼出了全民倒共
·共党的伟光正,既令人厌恶又可怜
·物价的暴涨没有尽头
·难道辉煌就是将良田变沙漠吗
·共党连瞒报人口总数也创下了奇迹
·不做被共党牵制的木偶
·现时的共党是居不知所为,行不知所举
·想充当伟人的共党,其实是匪类
·对于共党的猖狂,中国人还要忍下去吗
·爱亲人,爱自己,就必须反共
·被共党蒙骗、愚弄的中国人该觉醒了
·共党把所有人都当做敌人
·共党自夸强大、辉煌,你们感觉到了吗?
·共党的气数尽了
·要做人就必须反共;不反共就无以为人
·共党说政治改革,可信性又在哪里?
·世界未必美好,唯中国人苦难最重
·中国需要自由主义和自由主义者
·在人民和国家面前,共党算个什么
·动脑筋独立思考,才可识破共党的谎言
·高通胀、高失业率,粮食不足,何来强大辉煌
·对英雄、男儿、男人的召唤
·对人民的杀戳、奴役和抢劫,就是中国特色
·共党已经在安排后事了
·共党搞了三次倒退的革命。人民该革共党的命了
·虚伪的共党说一套做一套
·从四菜一汤到亿万脏钱
·人民币闹钱荒,外汇储备也闹荒
·这个日子实在是没什么过头了
·政府的好坏是要由人民来评价的
·六十多年的文化沙漠上,再添六亿文盲
·暴力反抗共党是每位公民的光荣的权力
·为什么共党提出的主义和制度都遭人恨
·中华民族自古以来就是英雄辈出的民族
·习近平的路越走越短越危险
·满手血债的胡锦涛却有脸参加峰会
·共党没有开疆拓土,可行政建制增加了25%
·共党倒台是怨不得任何人的
·穷了六十多年的中国人仍将穷下去
·造假下的盛世能维持多久
·共党使所有的中国人蒙羞受辱
·共党的作恶是没有底线的
·习近平的这出戏演得太坏
·共党是自己把自己拉进绝境死地的
·共党的丢人现眼知多少
·共党的宣传既站不住脚又经不起推敲
·共党腐败的始祖是毛泽东
·究竟是政权去满意人民,还是人民去满意政权
·共党罪恶罄竹难书,但骗人术高超
·共党的骗术能继续多久
·习近平的愚忠符合党的利益,与人民无关
·小丑、骗子,还是流氓
·共党不垮台,还等什么
·国际社会承认刘晓波,不承认温家宝
·祖宗留给中国人的家底,现在还剩多少
·中国最大的敌人就是共党
·八旗子弟能喝粥度日,共党只能外逃
·习近平捧邓小平,其实是想当独裁者
·好人都是共党的敌人,那么共党是什么人
·共党把社会主义变成了暴政、贫穷、落后的代名词
·斯特拉斯堡的《中国和亚洲民主化论坛》
·胡温也要政绩,造假就心照不宣了
· 为什么共党如此恨农民
·匪类治国,民无宁日
·一百零八万共党捲款外逃
·共党当政,中国怎么可能好起来
·国土面积减少且失业率大增,是辉煌吗?
·坚决支持香港人民和平占中行动
·台湾的人均GDP是大陆的十四倍
·少知无识,毁家败国,共党坐大
·是共党领导经济,还是经济惩罚共党
·高贵的人必将战胜邪恶的政权
·中国的核心问题,就是共党的极权暴政
·昔日的文明中国社会变成了野蛮社会
·共党的这六十年,中国大陆成为了万恶的社会
·人民的幸与不幸,共党说了不算
·习近平的能力和程度也就到此为止了
·中国人越愚越蠢,共党就越强大辉煌
·GDP的百分之一百四十三是国债
·共党要的是钱,可中国人给不起了
·马克思主义是藏污纳垢之处
·共党们自以为有身份
·自然的人性必将战胜共党极权
·在国际社会,共党就像个妓女
·共党的谎言,比神话故事还神
·共党非要领导一切,但却坚决不负责任
·塔利班也恨共党
·共党为自己制造出来的敌人有多少
·流行性疾病大爆发,共党的办法是撒谎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习近平也想得诺贝尔和平奖

2016-12-02

   

   古巴的卡斯特罗终于死了。活了九十岁,而且是寿终,不是被清算处决的。不由得不去抱怨天理何在。一个独裁者祸害国家和人民五十二年,使一个仅有一千万人口的国家,竟然有一百五十多万国民逃离了自己的国家,其中也包括了独裁者的妹妹和女儿。

   记得我大概十多岁还在上小学时,有一天全北京城就像发生了暴乱一样。所有的工厂、机关、学校,全都停工、停课一天,所有的人都去天安门广场游行,并且高呼:“古巴基,杨西诺。”至于这六个字是什么意思,现在实在是记不清了。大概是支持古巴、反对美国的意思。

   想起来也可笑。人们身上流着臭汗,街道上的尘土飞扬,中国的大独裁者毛泽东站在天安门城楼上,呼吸着尘土和汗臭味,向游行的人群挥手,表达着为世界上又多出了一个共产独裁者的欣慰心情。接下来古巴这个名不经传的小国,在中国立即家喻户晓。从此中国人再也吃不到白色的砂糖,所有的副食商店都在卖古巴进口的粗劣低质的黑砂糖,糖中的沙子和杂物还真不少。

   本人在中国大陆生活了四十年,留下的最深印象之一就是:只要中国人倒了霉,就标志着世界上又多出了一个独裁者。当年伊拉克蜜枣摆得满街都是:吃了这种蜜枣,中国人普遍患上了肝炎;紧接着萨达姆这个独裁者上台了;当各个商店拼命推销一毛二分钱一包的阿尔巴尼亚烟卷时,大街小巷到处都可闻到这种臭烟味。于是毛泽东就又多了一个叫做霍查的狐朋狗党。

   当共党宣称它的朋友遍天下时,就意味着不知有多少个国家的人民在遭受着独裁者的涂毒。只是由于中国人经受了太多的共党的血腥,大有自顾不暇之感,所以也就不去注意这些了。其实这些国家的人民遭受着和中国人同样的苦难。

   美国新总统川普说:“卡斯特罗是压迫自己的人民近六十年的残暴独裁者,其遗产是行刑队、盗贼、无法想象的苦难、贫困和对人基本人权的剥夺。”

   习近平这个妄图独裁的独裁者所说的“重要”讲话就完全不同了。他给卡斯特罗的弟弟致电说:“卡斯特罗建立了不朽的历史功勋 、、、、、、 维护了国家主权和建设社会主义的壮丽事业。”他在吊唁中还说:“卡斯特罗的逝世也使中国人民失去了一位亲密同志和真诚朋友。”

   本人下愚,但始终不认为中国人民会把卡斯特罗、金三胖子、萨达姆、卡扎菲认作是同志或朋友的。这堆人渣子只能是共党的至亲。本人没去过古巴,也不会去独裁专制国家旅游。但我看到过古巴人受到古巴共党的严密管控的情形。

   我工作的地点是在多伦多的第三十五码头。十多年前,一艘运送甘蔗的古巴轮船停在这个码头两天。每当下午五点钟,加拿大的码头工人下班时,轮船上的弦梯就收了回去。船上有三、四个估计是党的工作者,连喊带叫地把船员轰进甲板下的船舱里。不远处就是多伦多的繁华区,显然是共党不愿意船员们看到的。

   白天双方工人在一起卸船。凡是加拿大工作人员对古巴船员说话时,古巴船员都显出紧张的样子,一边向船上看,一边尽快躲开。当有人请他们抽烟或给他们饮料时,他们也是一边向船上看,一边慌忙拒绝,并赶紧走开,码头上的加方工作人员都在摇头叹息。还有人说,这些古巴船员太可怜,怎么连这点自由都没有。

   看着这些船员,我想起了六四大屠杀。加拿大也有共产党,人数不足四百人。他们不想参选当政,因为知道没人会投他们的票。我参加过一次他们的为时三个小时的研讨会,内容是探讨马主义的实践性。他们不承认中国大陆、朝鲜、越南、老挝以及前苏联是社会主义,反而赞扬古巴共产党实行均贫制是社会主义。他们承认极权专制限制了生产力,阻碍了社会进步,但在有限的资源下,古巴实行了医疗养老制、免费教育和住房。仅这些国家福利都是古巴人民几十年前连想都不敢想的。现在古巴人民享受到了这些福利,但仍然整体贫穷。至于今后如何致富,则是他们研讨的主要内容。

   由于是第一次受邀参加他们的研讨会,所以我仅是听,没有发言。但身受共党暴政的痛苦,以及毕竟通读过马恩列斯毛的全部书和文章,我深知当权力肆意践踏人的权利和自由时,社会必将倒退,生产力必将落后。于是贫穷就必然是个永远解决不了的问题。

   均富是骗人的宣传,均贫则是是事实。平均主义是个似是而非的的悖论,如同公平的说法一样,人的五个手指头长短都不一样,又妄谈什么公平和平均主义呢?况且社会主义的定义就是消灭贫穷。半个多世纪的统治使国家、人民仍在贫困中,这是对社会主义的亵渎,更是对社会主义的反动。

   11月初,国民党主席洪秀柱与习近平在北京见面。习近平主动告诉对方,说截止到2013年,已经解决了七亿人口的贫穷问题。到2010年,将彻底让全国人民脱贫。习并且大言不惭地说:“已经做到能获得诺贝尔和平奖的水准。”

   活活饿死五、六千万人,该得什么奖?对汉人、藏人、维族人的多次大屠杀,又该得到什么奖?更何况截止到2014年,中国大陆上的贫困人口是六点五亿,营养不良的人口接近十亿,患有精神和心理疾病的人是一点七五亿。30%的人口患有肝炎。由于全面的污染和有毒食物,致使10%的人口患有癌症和各种各样的疑难杂症。艾滋病患者人数占到人口的百分之一,性病患者占人口的百分之二。由于共党把原本是国民福利的医疗保健事业,改革成了产业化,致使亿万人口因病返贫。更不要提至今仍有1.3亿中国人在挨饿。

   在共党的编年史中,1956年是个关键的年头。共党有预谋、有组织地自1947年开始的土地改革,及到进城后的抢劫、没收私人财产,直到1956年的工商业改造为止,共党成功地对农工商三大行业的彻底抢劫结束,其直接后果是造成全国民众的一片赤贫。通过任何手段去制造全民贫穷,就是共党这帮东西对社会主义的认识。无论是加上个“初级阶段”,还是加上个“特色”,都是对社会主义定义的强奸。

   习近平似乎是刚知道社会主义是消灭贫穷。所以近几个月来,他几次提到了使多少中国人脱贫的话题。这里就大有学问了。以中国大陆上的人口计算,应就业人口至少十亿。但自2008年至2015年的八年间,无业、失业、就业不足的百分比占到了53%。也就是说,五亿多人无工作;再加上一亿多被扒了房、圈了地而又上告无门的冤民。

   不要忘记,中国大陆的年GDP不过是每年二十多万亿。共党报出的四十几万亿、五十万亿的年产值完全是灭亡前的胡浸。人年均GDP不过两千多块钱,人年均收入不过两千块钱。即使是全民依然贫穷,这里依然不存在公平或平均主义。因为权力阶层要享有特权,还要为满足兽性的物欲去贪污腐败,又怕受到人民的清算,还要把脏钱卷逃到外国。

   仅到2014年为止,共党狗官卷走的全民财产总数高达四万亿美元,折合人民币近三十万亿。在这种情况下,人民脱贫的机会何在?共党又是如何让人民脱贫?为什么至今没有一个已脱了贫的人站出来歌颂一番呢?即便脱了贫的人,要到致富则又是一段长长的路要走。更何况脱贫或致富都是个人的意愿以及一个人的本能,根本无需政权或什么人去促使、鼓动或激发。

   习近平则更是走板,说出了“让”七亿人脱贫的话。这就说明了1956年全国人民一片赤贫的结果,是共党造成的。

   1959年开始的三年半大饥荒,是共党让五、六千万中国人活活饿死的。现在习近平大发皇恩浩荡,要“让”全体国民在2020年脱贫,那么请问习近平,又将在什么时候“让”脱贫的国民返贫呢?这个“让”字的使用,完全否定了人本,否定了人的自然属性。也就是把中国人当做奴隶,一切服从奴隶主的意愿,想让中国人怎么样,中国人就得怎么样。这个“让”字不仅仅是反应出习近平的文化程度之低,更由此可以看出他的狂妄已经达到了何种程度。

   我不记得马主义中有任何关于经济的论述。同样,恩、列、斯、毛们的主义思想中,也不曾有过经济方面的论述。但加拿大共产党肯定地说,马主义里确实有关于经济的观点。我不敢与他们争论,理由是共党以谎言和欺骗著称于世,当然篡改马主义的书也是拿手好戏了。

   任何一种新思潮的出现,往往就是一个人或几个人的发现并倡导,但时间是检验新思潮的标准。两千五百年前由古希腊产生的自由主义思潮,至今不但没有衰落,反而成为了读书人的目标和做人的方向和标准。时间证明了自由主义是个真理,三、四百年前产生于基督教的社会主义思想也是如此。

   凡是思潮、理想主义,哲学观点以及个人信仰乃至宗教,千万不能被权力结合或收买,否则立时就变味或者成为权力的敌对思想。这在古今中外有着举不胜举的实例。反之,所有的专制独裁者和极权主义者从来发明不出任何理论、思潮或哲学观点。它们所能发明出来的,就只有个人崇拜,和装神弄鬼的自我造神。这也被古今中外的所有事实证明了。

   然而历史好像不太被后来人重视,于是古圣先贤说的“以史为鉴”就变成了空洞的口号。所以后来不断出现的新思潮、新哲学观点、新宗教、新信仰,为了尽快推广以说服民众和争取更多的信徒,都走上了与达官贵族和权力支持之路去得以发展。而最终的愿望则是成为国教,其结果就是政教合一的极权政权。

   在中国的历史上的佛、道两家,由于互相争取权力之宠而相互排斥,曾引起过几次的灭佛、灭道的大事件;西方基督教与权力的结合,造成了欧洲近千年的黑暗时期。西方人明白了这种危险性,于是提出了“上帝的归上帝,凯撒的归凯撒”。用现代的话说,就是鬼神的事归鬼神去管,世俗的行政权力由世俗的民众去管。说得更明白一点,就是在国家行政事务中,不允许宗教信仰掺杂进来。

   但东方人似乎至今还没有明白这个道理,于是给了共党可乘之机。它们在批判一切的做法下,又力图去篡改、歪曲一些它们认为还有利用价值的思潮、观点、宗教、信仰乃至邪说,以争取共党当政和存在的合法性。

   习近平提出要把马主义中国化,就是要把马主义立为国教,以维持极权统治。但此一时毕竟不再是彼一时了。再者,共党高喊马主义,共党自己又有几个人了解、赞同马主义的?更何况十六、七亿的中国人,又凭什么要接受马主义?马主义给共党带去了丰厚的权力欲和物欲的满足,可带给人们的又是什么呢?

   无论在精神、心灵、还是在物质上,除了永无终止的悲哀和痛苦以外,就是见不到任何的前途和希望。习近平认为共党“已经做到了能获得诺贝尔和平奖的水准”,可见共党也想得到诺贝尔和平奖。可是又解释不了诺贝尔和平奖得主达赖喇嘛流亡海外;诺贝尔和平奖得主刘晓波正在共党的监狱里。难道习近平想借得和平奖的机会,卷款外逃,或者也蹲共党的大狱?这倒符合了全国人民的心愿了。

[下一页]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