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会员区

shenmecaishiminzhu
[主页]->[新会员区]->[shenmecaishiminzhu]->[美国民主的溃烂非止一日]
shenmecaishiminzhu
· “解密文章”之七前言部分
·“解密文章之七”下半部分
·“解密文章之八”
·告日本国政府和日本人民的公开信(上篇)
·敬爱的美国民主社会人民胜利在招手加油啊!(1)
·敬爱的美国民主社会人民胜利在招手加油啊!(2)
· “解密文章之七”前言部分
· “解密文章之七”下半部分
·“解密文章之八”
· 告日本国政府和日本人民的公开信(上篇)
·敬爱的美国民主社会人民胜利在招手加油啊!(1)
·敬爱的美国民主社会人民胜利在招手加油啊!(2)
·“解密文章之八”
·“解密文章之七”前言部分
·“解密文章之七”下半部分
·奥斯曼发布的第十个声明(上文)
·告日本国政府和日本人民的公开信(上篇)
·热情祝贺奥巴马总统竞选连任
·奥斯曼发布的第十个声明(中篇)
·致日本国民议会议员及各大党派领袖们
·告日本国政府和日本人民的公开信(上篇)
·我警告你们不要玩火发生妄想逃脱历史责任目的,绝不可能
· 生死斗争决不作出妥协立场态度(上篇)
· 生死斗争决不作出妥协立场态度(下篇)
·罪恶的国家、罪恶的政党 还我人权?
· 罪恶的世界还我人权!!!
·写给俄罗斯梅普金两位领袖们的情况报告材料与请求
·请对比研究以下两篇猛文了解知道中共军队鹰派的狂妄心态
·写给联合国组织各成员国代表们的积极倡议书
·罪恶的国家、罪恶的政党 还我人权?
·写给俄罗斯梅普金两位领袖们的情况报告材料与请求
·罪恶的世界还我人权!!!
·请对比研究以下两篇猛文中共军队鹰派的狂妄发展心态
·写给联合国组织各成员国代表们的积极倡议书
·声讨世界人权日 ( 上文 )
·声讨世界人权日(上文)
·沉痛哀悼美国康州小镇发生枪击案造成许多无辜小生命死伤事件
· 流氓、王八蛋们不要伤害我的孩子(--)
· 流氓、王八蛋们不要伤害我的孩子(二)
· 流氓、王八蛋们不要伤害我的孩子(三)
·流氓、王八蛋们不要伤害我的孩子(四)
·流氓、王八蛋们不要伤害我的孩子(五)
· 写给美国会众议员的公开信
·克里先生请注意你作出误判形势将会对世界人民利益发生带来严重后果(上篇)
·告社会读者朋友们
·克里先生请注意你作出误判形势将会对世界人民利益发生带来严重后果(中篇)
·沉痛哀悼美国康州小镇发生枪击案造成许多无辜小生命死伤事件
·写给俄罗斯梅普金两位领袖们的情况报告材料与请求
·写给美国民主社会人民的美好祝愿与期待希望
·写给美国民主社会人民的美好祝愿与希望期待
·克里先生请注意你作出误判形势将会对世界人民利益发生带来严重后果(下篇)
·写给世界各国领袖和社会政治家们的注意责任事项
·解密文章第九篇
·解密文章第九篇上半部分
·俄罗斯总理普金并没有撒谎
·提请国际社会组织各大新闻媒体注意
·严厉谴责阴谋策划制造波士顿市和德克萨斯州两起爆炸事件的幕后凶手
·严厉谴责阴谋策划制造波士顿市和德克萨斯州两起爆炸事件的幕后凶手
·罪恶的国家、罪恶的政党、还我人权?
·严厉谴责阴谋策划波士顿市和德克萨斯州发生两起爆炸事件的幕后凶手(下文)
·恭贺澳大利亚政府陆克文先生夺回总理职务
·严厉谴责阴谋策划制造波士顿爆炸案幕后凶手(接上文)
·俄罗斯人民请注意
·严厉谴责波士顿市发生爆炸案幕后凶手(下文1)
·严厉谴责波士顿市发生爆炸案幕后凶手(下文2)
·中共狗腿子们不要独霸博讯论坛 ( 1 )
·写给美国民主社会人民的紧急倡议书
·写给丹麦国新闻界及社会政治家们的公开信(上文)
·写给丹麦国新闻界及社会政治家们的公开信(上文)
·写给丹麦国新闻界及社会政治家们的公开信(中篇)
·写给丹麦国新闻界及社会政治家们的公开信(下文)
·写给美国会众议院民主党人资深议员库千奇和戴维斯两位先生们的信
·写给世界人民的心里话(文章前言部分)
·严厉谴责联合国人权组织发生犯有严重渎职罪行(下篇序言部分 )
·Dunya Xaliq ammisigha beghishlanghan qalib Sozlar ( muqaddimisi)
·Oqurmanlar diqqat
·Iran hokumat dayirliriga sunulghan taklip pikir
·这在大汉民族习惯语里称作不打自招:“黑暗即将过去、曙光就要到来”
·Iran hokumat dayirliriga sunulghan taklip pikir
· hormatlik Nilson Mandéla afandimning olumiga taziya buldurman
·Xaliq ara Islam hamkarliq Tashkilatning bash organizasigha yizilghan o
·重要参考情报资料(-)
·重要参考情报资料(=)
·重要情报资料之(三)
·重要情报资料之(四)
·重要情报资料之(五)
·重要情报资料之(六)
·重要情报资料之(八)
·重要情报资料之(九)
·重要情报资料之(十)
·重要情报资料之(十一)
·紧急提请美国司法部长霍尔德先生注意避免再次发生犯下重大错误
·Qirghizistan Chigirsida itip olturulgan Uyghurlar uchun qattiq narazil
·紧急提请俄罗斯总统普金注意
·Shinzu Abe Janaplirining Yasuki Mazirini tavap qilghanliq ipadisini qo
·紧急提请俄罗斯总统普金注意
·写给俄罗斯人民的公开信(上篇)
·写给俄罗斯人民的公开信(上篇)
·致土耳其政府的请求信
·写给奥巴马总统的建议报告(序言部分)
·罪恶的国家、罪恶的政党 还我人权?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美国民主的溃烂非止一日

   
   美国民主的溃烂非止一日
   (博讯北京时间2016年12月21日 转载)
   http://boxun.com/news/gb/intl/2016/12/201612212044.shtml#.WFqpotIrIdU
   


   
   
   
    很多人对特朗普主义和欧洲本土主义运动的兴起的反应是阅读历史,尤其是20世纪30年代的历史。他们这样做是对的。除非故意视而不见,否则不可能看不出法西斯主义的兴起与我们目前政治梦魇之间的相似之处。
   
    不过,30年代并不是唯一一个能给我们提供教训的年代。最近,我读了很多关于古代世界的书。我必须承认,我这样做最初只是为了娱乐,为了逃避日益糟糕的新闻。但我不禁发现,目前的情况有点像罗马的某些历史,具体说是罗马共和国崩溃的故事。
   
    我的体会是:当强大的人物开始违背政治规范时,共和体制并不能抵制专制。出现这种情况时,即使依然保留共和制的表象,专制依然会蓬勃发展。
   
    首先,罗马的政治是雄心勃勃的男人们之间的激烈竞争。但是,在几百年的时间里,那种竞争受到某种似乎不可打破的规则的约束。阿德里安•戈兹沃西(Adrian Goldsworthy)在《以罗马之名》(In the Name of Rome)一书中写道:“不管对个人来说,赢得名声以及为自己和家族的声誉增光添彩是多么重要,都必须永远服从于共和国的利益••••••没有哪个失望的罗马政治人士寻求过外部力量的帮助。”
   
    美国过去也是这样,多名著名参议员宣布,我们必须“把政治分歧留在国内”。但是现在,我们的候任总统公开要求俄罗斯帮助抹黑自己的对手,而且种种迹象表明,不管是过去还是现在,他的党派的大部分人都觉得这是可以接受的(一项新的民意调查表明,共和党对弗拉基米尔•普京[Vladimir Putin]的赞赏程度急剧上升,尽管——或者更可能的情况是,正是因为——俄罗斯的干预在美国大选中发挥了重要作用,这一点已经很清楚)。赢得国内政治斗争是唯一重要的事,共和国的利益可以被牺牲。
   
    那么,共和国的结果是什么呢?众所周知,罗马从共和国到帝国的转变从未体现在文件上。按照官方的说法,罗马帝国依然由元老院统治,只不过,它在所有重要事项上都碰巧服从皇帝,而这个称号最初的意思只是“指挥官”。我们可能不会走上同样的道路——虽然我们甚至无法确定这一点,不对吗?——但是,保留民主形式、摧毁民主实体的进程已经开始了。
   
    想想北卡罗来纳州刚发生的事吧。那里的选民明确地选择了一位民主党州长。共和党的立法机构没有公开推翻这个结果——反正这次没有——但是,实际上剥夺了州长办公室的权力,确保选民的意志实际上无关紧要。
   
    把这种事与剥夺或者至少是不鼓励少数族裔投票的持续努力结合在一起,可能会制造出实际上的一党制国家:保持民主假象,实际上操纵选举,让对方永远无法获胜。
    为什么会发生这种事?我问的不是为什么白人工薪阶层选民会支持那些会采取伤害他们的政策的政客——我会在以后的专栏里谈论这个话题。我现在的问题是,为什么一个政党的政治人士和官员们似乎不再关心我们过去所认定的美国的核心价值观。让我说得清楚一点:这是共和党的问题,并不是什么“两边都在做”的事。
   
    所以,背后的动力是什么?我认为,并不真的与意识形态有关。据说,主张自由市场的政治人士已经发现,只要找到合适的权贵,权贵资本主义就没有问题。它的确跟阶级斗争有关——在穷人、中产阶级和富人之间重新分配财富一直是共和党所有现代政策的一个主题。但是,我认为,攻击民主制度的直接动力是简单的事业至上主义,来自那些党政官僚,他们身处的体系由于不公正的选区划分、不可动摇的党派忠诚以及大量的富豪财政支持而不受外界压力影响。
   
    对这些人来说,服从党的路线、维护党的统治是唯一重要的事。如果说有时他们似乎对任何质疑他们行为的人充满愤怒,呃,那是奴仆被人指责奴颜婢膝时的通常反应。
    所有这些澄清了一点:美国政治的弊病并非始于唐纳德•特朗普(Donald Trump),就像罗马共和国的弊病也并非始于恺撒(Caesar)。民主根基已经腐烂了几十年,而且我们不一定能恢复过来。
   
    但是,如果还有任何拯救的希望的话,那就必须先从清晰地认识到现在的情况是多么糟糕开始。美国民主正处于危急关头。
    来源:纽约时报 (博讯 boxun.com)
   3382044
(2016/12/21 发表)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