盛雪文集
[主页]->[独立中文笔会]->[盛雪文集]->[向死而生的時代默然肅立--獲頒烏鴉詩歌獎答謝辭]
盛雪文集
·罗乐:寻求真实的和解,面对共同的未来
·结束分裂,走向未来——民阵第十一届理监事网络扩大会议简报
·2013 新年文告
·关注南周命运 争取新闻自由 启动民主转型
·立足民间 推动民间力量发展
·中共持续镇压 人民丢掉幻想
·制止中共把黑手伸向民主國家
·Stop CCP exporting dictatorship to democratic countries
·抗议中国政府非法绑架并关押王炳章11周年
·耕耘民主 收获友情
·全球支持中國和亞洲民主化論壇多倫多大會
·民主中国阵线代表参加营救王炳章记者会(多圖)
·Together we lead the change
·我们共同引领变革(组图)
·中國巨變 危機與走向(多圖)
·應該教訓杜魯多這樣的西方政客
·加拿大多元文化國務部長會見中國政治犯子女與人權組織代表
·抗暴烽火燎原 中共專制必亡
·民主中国阵线呼吁关注伊力哈木被捕事件
·反抗中共暴政 推动民主革命
**
支持艾裸裸
**
·支持艾裸裸,也支持所有热爱自由的人
***
照片集锦
***
·领略凡尔赛(图集)
·西藏自由的圣火
·樱花谢了之后的华盛顿
·回眸落基山
·牡丹今日红(2012年5月13日)
·在加拿大国会为中共六四屠杀作证
·在加拿大国会“中国时政”午餐论坛演讲
·中国2012-大变革的前夜(澳洲会议图片)
·生日
·加拿大移民部长肯尼和中国等流亡者共度中秋(多图)
·布拉格印象
·Keep Toronto Reading
·我的1988和1989
·多伦多藏人将82口棺材摆放在中领馆前(图)
·超出想象的残暴——北韩人权论坛
·分享一段感人的视频
·加拿大藏人社區盛大晚宴圖集
·一月份的多美尼加
·時間產生美感
·唯有祝福
·第81届国际笔会年会掠影
·回首笑看人間
****
特稿 政权有限 人性长存
****
·叶宁:自由中国运动致盛雪的公函
·回应朱瑞以正视听(有图有真相)
·致朱瑞
·张菁:实在不能不对朱瑞说几句话
·刘淇昆:致华盛顿“汉藏关系研讨会”与会者的公开信
·黄河边:温哥华汉藏论坛经费的坦白交待
·刘轩: 忍不住要说的几句话
·华枝春满:推动汉藏交流要端正心态
·天立:汉藏交流之路的艰难
·朱學淵:中共有九十年的斗争经验
·郭国汀:妒忌心作崇,置汉藏大局于不顾
·次旺诺布:应真诚对待汉藏交流
·楊建利、張小剛:行動和成績是唯一立法者?
·万毅忠:涉藏问题上一团诡异的阴云(图)
·张朴:小平头与朱瑞的二人转,还要唱多久?(图)
·盛雪:政权有限 人性长存
·不锈晓刚:特定時期 重點打擊
·赖建平:刘劭夫与盛雪,究竟谁是特务?
·请不要借用救援王炳章的行动来攻击人
·李方: 中共五毛对海外民运新玩法:出书泼粪、定点斩首
·Expat Sheng Xue reaches out about Chinese government’s intimidation
·《明报》出動裸照攻擊「中國間諜」 盛雪下周赴渥太華報警
· 民阵主席盛雪 诉说受攻击事件
·China's overseas critics under pressure from smear campaigns, cyber at
·杨茂森:盛雪被污蔑的深层原因
·环球邮报:远在海外的盛雪遭到中国政府的恐吓
· 前中國外交官談中共在海外線民的醜陋技倆
· 罗乐:盛雪受攻击非民运内斗
·新唐人电视台:民陣主席盛雪 訴說受攻擊事件
·Chinese-Canadians Fear China’s Rising Clout Is Muzzling Them
·晓风:盛雪得罪了谁?(图)
·纽约时报:中国海外影响力增加,加拿大华人担忧自由
·中国海外的批评家遭受被泼污和电脑攻击
·赖建平律师:用糟蹋上帝、败坏基督的方式诋毁民运
·民陣加拿大就陳毅然等所投訴盛雪之事項的調查報告
*****
诗歌
*****
·浪漫的忧郁
·不见雪飘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向死而生的時代默然肅立--獲頒烏鴉詩歌獎答謝辭

   天氣預報說,加拿大的這個冬天將會漫長而酷寒。我從溫暖的澳大利亞回到多倫多已經是11月下旬,雪還沒有下,但我內心很靜,很定。
   
   詩友江南和朋友來訪,不僅帶來了南方的暖意,還帶來了意外的驚喜。他任社長的《北美烏鴉詩社》,將首屆烏鴉詩歌獎頒發給我。在這個詩性嚴重缺失的時代,在這個血腥染滿眼睛的時代,在這個審美能力遭廢棄的時代,在這個暴力統一了情感的時代,感謝江南先生和《北美烏鴉詩社》,在酷寒襲來之前,送來了安慰和溫暖。
   
   向死而生的時代默然肅立--獲頒烏鴉詩歌獎答謝辭


   
   我的詩歌創作從七十年代末開始,那時還沒有機會讀到什麼好詩。這些年,雖然生活忙碌,世事變遷,但一直有詩歌相伴。江南先生問我:“是否寫詩已經成為你生活的一部分?”我說:“不,寫詩是我生命的一部分”。我在《雪魂飄隱處 滿目盡蔥蘢》中介紹上個世紀八十年代我寫詩的心境和情境:“詩歌那時是我暗淡無光的生活中一盞暖暖的燈,是我寂寞無趣的日子裡一個秘密花園,是我孤獨無依的旅程上一排環翔的信鴿。詩歌是我的密友、談伴、情感的依靠。詩歌是我真情的宮殿,摯誠的樓閣”。時間的洪流洗禮和侵漫了人生的大部分領域,但情懷不改,詩性仍在,我總會在一些陡然怔忡的時刻兀自感慨。
   
   我,是幸運的!我的詩,是幸運的!
   近三十年,關注人權、從事民運、人道聲援、游說請願、舉辦會議、演講座談、堅持寫作、抨擊共產、新聞采訪、專欄評論、緊急救助、街頭吶喊,支持蒙維藏,關懷良心犯……,我一路疾行,無暇他顧,更疏於與人聯絡情感,沒能向那些天涯海角或近在身邊的我詩歌的共鳴者致謝。在此我一並鞠躬感恩。
   
   向死而生的時代默然肅立--獲頒烏鴉詩歌獎答謝辭

   诗集《觅雪魂》封面
   
   2006年,作家和社會活動家劉真大姐在一個偶然的機會讀到我的詩,非常喜歡。後經黃河清兄穿針引線,我們開始電郵交往。她得知我想在國內出詩集,於是不辭辛苦到處奔波替我找出版社。一個出版社看了我的詩稿之後,決定拿下一個預定的出版計劃,出版我的詩集。但是到了國家出版總署這一關,立即遭到攔截,出版社也遭到責難。我的詩集沒有能夠出版,中共公安、文化、出版三部委仍然聯合發布文件在全國查堵。
   
   劉真大姐在《<覓雪魂>的另一種榮幸》中寫道:“在一個無詩的時代,《覓雪魂》能夠脫穎而出,可謂當今詩壇的一大幸事,而且在所有的詩集都面臨默默無聞的命運時,這本《覓雪魂》卻受到了國內有關方面的高度重視和大力查堵,國內大小媒體,無一遺漏地傳達了文件通知,嚴禁出版、發表或轉發盛雪的《覓雪魂》,盛雪及《覓雪魂》一下被國內所有傳媒人所知曉,這本還未出版就遭禁的《覓雪魂》,憑藉這種力量,迅速地走遍了祖國大地,而且成了許多人關注或尋覓的對像。這種客觀的效應,不能不是《覓雪魂》的另一種榮幸!”
   
   我1989年8月抵達加拿大,自此走入中國海外民主運動的行列;自此,我的絕大多數時間、精力、智慧、思考、金錢、行動、人脈,也都投入到了這場事業。我的詩歌創作成為在機場、車站、會議間隙、無奈等候等寂寥一刻,心緒不期然的飛揚。
   
   詩歌寫得少了,好在總有些非寫不可時刻。我的詩是幸運的,獲得了令人潸然淚下的共鳴。智慧而美麗的女作家北明在《丟失後的殘字》中寫道:“就是這些詩,在每一個平庸的日子,每一個平凡時分,收集著散失的文明碎片,連接著隔絕的村落,表述著我們內心的獨白,撫慰每一個孤獨的靈魂。也是這些在心靈的荒郊野外飄蕩的殘字,在白天和黑夜,在流亡途中,在異國他鄉,記錄著我們個人和民族的苦難,堅守著我們的人性,讓不幸受難的生命在我們的懷念中復活,從而使陽光君臨我們內心和這個社會。千年暗室,一燈可明。這是盛雪這本詩集的功能。”
   
   被譽為民運理論家的胡平先生在《推薦盛雪詩集<覓雪魂>》中,從一個民運同道的視角解讀了我的獨白:“作為知名的民運人士,盛雪也遭受過很多誤解乃至惡意的攻擊和誹謗,但她能不動聲色,淡然處之。然而正如她一首小詩所說:"只是能夠承受打擊/並不是感受不到傷害",此所謂堅強。此等堅強,令人肅然起敬。”
   
   2008年3月在香港的詩集發布會上遇到作家盛慧。這位外表文秀恬淡,略顯靦腆的年輕人告別後,居然寫出一篇《盛雪詩歌的兵器譜》。讀著這獨特而傳神的詩評,我禁不住大聲笑起來:“說實話,我雖然習詩多年,但對於當下的詩歌是極不滿意的,很多詩人像巫師,對於他們來說,寫詩就像念咒語,語言像是花拳繡腿,雖然極盡華麗,但讀完之後,卻如墜入雲裡霧裡,不知所雲。盛雪的詩,卻迵然不同,她讓我感到了久違的痛快淋漓。讀完詩集,我耳邊回繞的竟是清脆的兵器之聲,我深知,對於一個自由的騎士和民主的鬥士來說,詩歌就是她手中的兵器,在我看來,她最得心應手的是:飛鏢、快刀、斷魂槍和流星錘這四樣兵器。”
   
   不少朋友說,在陳奎德為我的詩集寫序之後,為我的詩寫評介是困難的:“恍如在古老詩國的上空,黑森森的天穹下,我看見了一片潔白雪花,正在熊熊燃燒。紅裹挾著白,閃爍在無邊的黑幕中。那就是詩,盛雪的詩,以紅、黑、白三色為主調的詩。以古韻和今語連綴的新詩,在詩歌衰微的時代,她倔強地出場,身披浸透二十世紀血淚的三色衫,上承古賢,下開新篇,百折不回,尋覓雪魂,復興詩心。‘雖千萬人,吾往矣’”。 是的,陳奎德先生洞悉古今的穿透力和俯瞰蒼生的大慈悲,彙聚成文字,流泄於筆端,我只有默默頂禮。
   
   向死而生的時代默然肅立--獲頒烏鴉詩歌獎答謝辭

   2008年2月,在纽约举办诗集发布签名会
   
   江南先生介紹說,詩社之所以取名“烏鴉”,是有感於烏鴉是自然界中一種向死而生、反哺報恩、特立獨行的禽鳥。詩社以此立意,寄望於,詩人既有追求自由,熱愛真理,敢於抗拒暴政恩典的勇氣;也有懷德感恩,心存大愛,擁有不懼孤獨苦難的秉性。
   
   感謝還有江南先生這樣的詩人,有北美烏鴉詩社這個的處所,還有一批狂妄著理想狂妄著太陽的追夢人。
   
   我深知,我們正處在一個向死而生的時代,這個時代是如此悲壯而倔強的出場了,我們已經別無選擇。
   
   2016年12月6日
   
   向死而生的時代默然肅立--獲頒烏鴉詩歌獎答謝辭

   2011年10月,在美国旧金山与廖亦武对谈六四与诗歌
   
   
   首發:http://icpc-chinesepen.org/盛雪:向死而生的時代默然肅立-獲頒烏鴉詩歌/
(2016/12/17 发表)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