盛雪文集
[主页]->[独立中文笔会]->[盛雪文集]->[向死而生的時代默然肅立--獲頒烏鴉詩歌獎答謝辭]
盛雪文集
·就是这浪
·差距
·年輪与家的距离
·诺言
·忧郁症
·记忆与背叛——纪念六四屠杀18周年
·Memory and Betrayal
·情人节
·牵挂
·月亮也有了哭泣的冲动
·六月的风
·Even the Moon Would Weep
·春天在哪里
·寂寞如兰
·彼岸
·为了这一天
·你空洞無聲的欲言紅唇
·Your Red Lips, a Wordless Hole
·荒唐与梦想
·画你
·八绝
·请把人权圣火传给我
·埃德蒙顿是流亡者的家园(图)
·如果… 就… 别…
·香蕉的惆怅
·2008的台北机场和香港机场
·祈祷
·心愿
·永不相逢
·ARCHING and
·海与岸---哀在多佛尔死难的58名中国难民
·六月的风
·我要活着
******
《远华案黑幕》
******
·序言 恐怖与谎言统治的中国
·导读 假如赖昌星说的是真的
·一:远华案幕后的三巨头较量
·二:扑朔迷离的权力斗争之网
·三:大款如何变成国安部特工
·四:惊天大案起因于一个副军长混混儿子的讹诈
·五:李纪周案、姬胜德案与远华案汇合
·六:远华案:走私案还是冤案?
·七:杨前线、庄如顺是牺牲品
·八:是生意还是走私?
·九:白手起家的商业奇才
·十:流亡生涯
·十一:赖昌星加国入狱,朱熔基誓言引渡
·不是结语/本书人物简介
*******
散文
*******
·雁阵惊寒──祭父亲
·达兰萨拉:辛酸与悲凉的故事
·逃离苦难的死亡之旅--四名大陆偷渡女子访谈录
·福建偷渡者在加拿大
·血色黎明
·请点燃一支蜡烛
·抒情诗人与敌对份子
·雪魂飘隐处 满目尽葱茏
·爷爷的恩缘
·我为刘贤斌绝食
·埃德蒙顿并不寒冷(多图)
********
用心听西藏
********
·敬请联署——
·超越禁忌 缔造和平
·达兰萨拉不是故乡
·专访达赖喇嘛——1999
·西方首脑会见达赖喇嘛高峰期----加拿大总理哈珀又迈一大步
·达赖访加 华人争议
·红色的海洋 黑色的悲哀
·RED SEA, BLACK GRIEF
·藏人地震捐款为何被拒----且看中国驻多伦多总领事馆如何讲政治
·西藏真相
·寻找共同点——日内瓦汉藏会议:背景及缘起
·慈悲与尊重是汉藏关系的前途——温哥华汉藏论坛评述
·用了解、理解来化解误解——北美华文媒体访问达兰萨拉
·搭起漢藏民族相互瞭解的橋樑——谈多伦多汉藏论坛
·一路走来的脚印
·百位华人学者及民主人士与达赖喇嘛尊者对谈
·關注西藏命運,華人自我救贖
·透过藏人自焚的火焰(图)
·3. 10 請華人發出正義的呼聲
·暴政有期 大爱无疆
·暴政有期 大愛無疆
·西藏之痛 中國之恥 文明之殤
·在加拿大藏人于国会山举行的集会上演讲
·要求加拿大国会就西藏紧急局势举行听证会(请签名参与)
*********
中共国家恐怖主义
*********
·中共与国家恐怖主义(一)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向死而生的時代默然肅立--獲頒烏鴉詩歌獎答謝辭

   天氣預報說,加拿大的這個冬天將會漫長而酷寒。我從溫暖的澳大利亞回到多倫多已經是11月下旬,雪還沒有下,但我內心很靜,很定。
   
   詩友江南和朋友來訪,不僅帶來了南方的暖意,還帶來了意外的驚喜。他任社長的《北美烏鴉詩社》,將首屆烏鴉詩歌獎頒發給我。在這個詩性嚴重缺失的時代,在這個血腥染滿眼睛的時代,在這個審美能力遭廢棄的時代,在這個暴力統一了情感的時代,感謝江南先生和《北美烏鴉詩社》,在酷寒襲來之前,送來了安慰和溫暖。
   
   向死而生的時代默然肅立--獲頒烏鴉詩歌獎答謝辭


   
   我的詩歌創作從七十年代末開始,那時還沒有機會讀到什麼好詩。這些年,雖然生活忙碌,世事變遷,但一直有詩歌相伴。江南先生問我:“是否寫詩已經成為你生活的一部分?”我說:“不,寫詩是我生命的一部分”。我在《雪魂飄隱處 滿目盡蔥蘢》中介紹上個世紀八十年代我寫詩的心境和情境:“詩歌那時是我暗淡無光的生活中一盞暖暖的燈,是我寂寞無趣的日子裡一個秘密花園,是我孤獨無依的旅程上一排環翔的信鴿。詩歌是我的密友、談伴、情感的依靠。詩歌是我真情的宮殿,摯誠的樓閣”。時間的洪流洗禮和侵漫了人生的大部分領域,但情懷不改,詩性仍在,我總會在一些陡然怔忡的時刻兀自感慨。
   
   我,是幸運的!我的詩,是幸運的!
   近三十年,關注人權、從事民運、人道聲援、游說請願、舉辦會議、演講座談、堅持寫作、抨擊共產、新聞采訪、專欄評論、緊急救助、街頭吶喊,支持蒙維藏,關懷良心犯……,我一路疾行,無暇他顧,更疏於與人聯絡情感,沒能向那些天涯海角或近在身邊的我詩歌的共鳴者致謝。在此我一並鞠躬感恩。
   
   向死而生的時代默然肅立--獲頒烏鴉詩歌獎答謝辭

   诗集《觅雪魂》封面
   
   2006年,作家和社會活動家劉真大姐在一個偶然的機會讀到我的詩,非常喜歡。後經黃河清兄穿針引線,我們開始電郵交往。她得知我想在國內出詩集,於是不辭辛苦到處奔波替我找出版社。一個出版社看了我的詩稿之後,決定拿下一個預定的出版計劃,出版我的詩集。但是到了國家出版總署這一關,立即遭到攔截,出版社也遭到責難。我的詩集沒有能夠出版,中共公安、文化、出版三部委仍然聯合發布文件在全國查堵。
   
   劉真大姐在《<覓雪魂>的另一種榮幸》中寫道:“在一個無詩的時代,《覓雪魂》能夠脫穎而出,可謂當今詩壇的一大幸事,而且在所有的詩集都面臨默默無聞的命運時,這本《覓雪魂》卻受到了國內有關方面的高度重視和大力查堵,國內大小媒體,無一遺漏地傳達了文件通知,嚴禁出版、發表或轉發盛雪的《覓雪魂》,盛雪及《覓雪魂》一下被國內所有傳媒人所知曉,這本還未出版就遭禁的《覓雪魂》,憑藉這種力量,迅速地走遍了祖國大地,而且成了許多人關注或尋覓的對像。這種客觀的效應,不能不是《覓雪魂》的另一種榮幸!”
   
   我1989年8月抵達加拿大,自此走入中國海外民主運動的行列;自此,我的絕大多數時間、精力、智慧、思考、金錢、行動、人脈,也都投入到了這場事業。我的詩歌創作成為在機場、車站、會議間隙、無奈等候等寂寥一刻,心緒不期然的飛揚。
   
   詩歌寫得少了,好在總有些非寫不可時刻。我的詩是幸運的,獲得了令人潸然淚下的共鳴。智慧而美麗的女作家北明在《丟失後的殘字》中寫道:“就是這些詩,在每一個平庸的日子,每一個平凡時分,收集著散失的文明碎片,連接著隔絕的村落,表述著我們內心的獨白,撫慰每一個孤獨的靈魂。也是這些在心靈的荒郊野外飄蕩的殘字,在白天和黑夜,在流亡途中,在異國他鄉,記錄著我們個人和民族的苦難,堅守著我們的人性,讓不幸受難的生命在我們的懷念中復活,從而使陽光君臨我們內心和這個社會。千年暗室,一燈可明。這是盛雪這本詩集的功能。”
   
   被譽為民運理論家的胡平先生在《推薦盛雪詩集<覓雪魂>》中,從一個民運同道的視角解讀了我的獨白:“作為知名的民運人士,盛雪也遭受過很多誤解乃至惡意的攻擊和誹謗,但她能不動聲色,淡然處之。然而正如她一首小詩所說:"只是能夠承受打擊/並不是感受不到傷害",此所謂堅強。此等堅強,令人肅然起敬。”
   
   2008年3月在香港的詩集發布會上遇到作家盛慧。這位外表文秀恬淡,略顯靦腆的年輕人告別後,居然寫出一篇《盛雪詩歌的兵器譜》。讀著這獨特而傳神的詩評,我禁不住大聲笑起來:“說實話,我雖然習詩多年,但對於當下的詩歌是極不滿意的,很多詩人像巫師,對於他們來說,寫詩就像念咒語,語言像是花拳繡腿,雖然極盡華麗,但讀完之後,卻如墜入雲裡霧裡,不知所雲。盛雪的詩,卻迵然不同,她讓我感到了久違的痛快淋漓。讀完詩集,我耳邊回繞的竟是清脆的兵器之聲,我深知,對於一個自由的騎士和民主的鬥士來說,詩歌就是她手中的兵器,在我看來,她最得心應手的是:飛鏢、快刀、斷魂槍和流星錘這四樣兵器。”
   
   不少朋友說,在陳奎德為我的詩集寫序之後,為我的詩寫評介是困難的:“恍如在古老詩國的上空,黑森森的天穹下,我看見了一片潔白雪花,正在熊熊燃燒。紅裹挾著白,閃爍在無邊的黑幕中。那就是詩,盛雪的詩,以紅、黑、白三色為主調的詩。以古韻和今語連綴的新詩,在詩歌衰微的時代,她倔強地出場,身披浸透二十世紀血淚的三色衫,上承古賢,下開新篇,百折不回,尋覓雪魂,復興詩心。‘雖千萬人,吾往矣’”。 是的,陳奎德先生洞悉古今的穿透力和俯瞰蒼生的大慈悲,彙聚成文字,流泄於筆端,我只有默默頂禮。
   
   向死而生的時代默然肅立--獲頒烏鴉詩歌獎答謝辭

   2008年2月,在纽约举办诗集发布签名会
   
   江南先生介紹說,詩社之所以取名“烏鴉”,是有感於烏鴉是自然界中一種向死而生、反哺報恩、特立獨行的禽鳥。詩社以此立意,寄望於,詩人既有追求自由,熱愛真理,敢於抗拒暴政恩典的勇氣;也有懷德感恩,心存大愛,擁有不懼孤獨苦難的秉性。
   
   感謝還有江南先生這樣的詩人,有北美烏鴉詩社這個的處所,還有一批狂妄著理想狂妄著太陽的追夢人。
   
   我深知,我們正處在一個向死而生的時代,這個時代是如此悲壯而倔強的出場了,我們已經別無選擇。
   
   2016年12月6日
   
   向死而生的時代默然肅立--獲頒烏鴉詩歌獎答謝辭

   2011年10月,在美国旧金山与廖亦武对谈六四与诗歌
   
   
   首發:http://icpc-chinesepen.org/盛雪:向死而生的時代默然肅立-獲頒烏鴉詩歌/
(2016/12/17 发表)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