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远见
[主页]->[百家争鸣]->[远见]->[还是“和平共处”好]
远见
·历年世界形势预测
·共产体制的铁律
·高度集权
·反腐与民主
·政治变革在即
·破解十八大之谜
·习近平必走政治改良之路
·天下大势
·螳螂捕蝉 黄雀在后
·作为右派,我贡献了一位二级教授
·委员会内的恶斗
·国共两党的差别
·神秘的“生活小组会”
·“六四” 事件是“苏东波”的导火线
·希望中共恪守“82宪法”
·反对“言论沙皇”刘云山,支持习总书记“宪政梦”
·宪政探讨
·实施宪法就是政改
·也谈宪法梦
·习近平的“反贪大轰炸”
·习政权渡过一劫
·中南海最高层核心决策组对政局有重大影响
·1:99的战绩——习政权半年小结
·习政权的路
·习近平两次访美
·军委主席讲话真伪辨
·不得妄议中央大政方针
·批毛形势空前大好
·批毛推政改
·批毛促政改
·毛左派没有前途
·毛王朝演义
·一穷二白
·和平转型
·再论和平转型
·三议和平转型
·四议和平转型
·和平演变——共产专制必由之路
·中国和平转型大有希望
·执政合法性的博弈
·中国和平转型的前景
·和平转型曙光乍现
·共产骗局
·破解《推背图》第四十四象(当朝)
·史伏初解《推背图》三象
·史伏初解《推背图》45、46象
·漫谈共产主义
·经济冷战
·经济冷战(续)
·反法治的群体论罪
·人无全才
·裙带菜——癌症的剋星
·中共只有与毛切割才是唯一出路
·卖国者的失算
·分裂、分离与统一
·台湾统独争
·观天下
·答赵德威先生
·毛泽东的核心思想是唯我主义
·奇偶斗争律
·现代专制
·剥削与掠夺
·民众支持打虎
·打虎大讨论
·是否支持打虎和转型?
·支持谢克中教授《朝 高 越 农 说 不》
·说客诀窍
·评何频二文
·128位历史老人致信两会
·答谢《前景》读者
·保健品骗经
·王胖妙论——说客例二
· 以骗制骗
·形势随谈
·《二十一世纪人类的选择—民主社会主义》赞
·点评晏清流文
·习近平的智谋
·世界形势随谈
·海猿——人类的先祖
·中共四代“核心”
·十步回头戏
·闹除夕
·还是“和平共处”好
·2017年世界形势预测
·反对張三一言的港独立场
·史伏初推荐《认识偏激派》
·曹半国先生的火气何以这么大?
·川普狂风
·共产专制的宿命
·反右派运动六十周年思考
·评石涛对“习川会”的评说
·中国正在迈进民主社会
·史伏初辟谣
·劝告民主偏激派
·“渔翁”计
·2018年世界形势预测
·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应当入宪
·关于民主制度的讨论
·西方民主制度的缺陷与中国民主制度的创新
·两主义融合型社会
·两主义融合型社会初探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还是“和平共处”好

   ——说客例三

   史伏初 2005年 4月12日

   

   在《说客诀窍》一文中我讲了一个用信件为“说辞”的说客实例。本文接着讲另一种说客方式——当面陈说的说客实例。许多谋略故事里,我都是授意别人按计行事,自己则足不出户,在家指挥。这个故事却关系我的工资我的利益,非得我亲自出马,靠现场灵活变动对话技巧达到目的,颇有些特点。

   1991年常州市水利局把我们沙河水科所从江苏水利厅要去后,发现成了累赘,有心甩掉这个累赘。而沙河水库管理处却想得到水科所及水文站的地皮作开发用,两方一谈即成,双方都同意让水科所划归沙河水库管理处管理。由常州水利局、溧阳水利局、沙河水库、水科所四方商谈水科所归属沙河水库的会议于1997年底进行,会议纪要规定:水科所的人员、土地、财产全归水库管理处所有,职工的工资、医保也按水库标准确定。由于水科所副所长姚文源极为自私,只想自己增工资(他在职),却希望退休干部工资不增加,会上故意不提退休干部工资如何处理。故此问题没明确。水科所是全民全拨单位,而沙河水库管理处是全民自收自发单位,其工资水平比水科所高,而医保标准比水科所低。1998年元月始,我所正式并入沙河水库管理处。其时,我母亲及妻都病重在床,并相继去世,我无暇顾及锁事,以为已给我加了工资,及至1999年2月才发现并未给我调整工资。我责问姚文源,他不得不为我写了证明,请水库管理处按水库标准调高我的工资,水库管理处书记姜建才请水库党委组织委员任洪保(主管财政)与市人事局联系处理我的工资问题。现在这些干部,绝大多数都极端自私自利,只想自己得利,希望别人失利,到5月分我去问姜建才和任委员,他们口头上表示愿意给我调整工资,实际上想拖拉、糊弄我,推说人事局不肯。我心中明白,此事只能智取,不能强求,在家思谋计策,一时还找不到突破口,难以谋定。

   姚文源曾经被建造新政府大楼的建筑公司聘为施工员,在一次闲谈中,他无意间告知,市府大楼耗资2.4亿,向上虚报为0.8亿,占地100亩,虚报为40亩。我立即计上心头,仔细谋划后,于7月某日去沙河水库讯问我的工资调整有无结果,任委员说:“姜书记和我都同意给你调整工资,但人事局不同意,你可到人事局去讨论此事。人事局王刚副局长还想与你谈谈哩。”我说:“很好。”

   我立马赶到人事局,找到挂牌“副局长”的门,进门见到一位中年干部,不认识,我问:“请问,王刚局长在那?”他说:“我就是,你是那位?”我说:“我是沙河水库的退休干部史伏初,想找你谈谈关于我的工资调整问题。”

   “好啊,我本来也想找你谈谈此事哩,你来了更好,请坐。”王局长热情地招呼我坐下,给杯茶我,看着我,等我先开口。

   我说:“根据水科所归并协议,姜书记、任委员已经同意给我调整工资,就等你们人事局批准了。不知人事局意下如何?”

   王副局长说:“我们人事局对你这问题在局会议上议过,认为你的工资不能调整。所以我要与你谈谈,希望你能理解。”

   我问:“什么道理呢?”

   王:“水科所归并沙河水库实际上是机构改革,理应请人事部门参加,但是,常州和溧阳人事局都未被邀请参加会议,我们可以不认可这次机构改革,对有关工资调整问题不予认可。但是,在职人员的工资决定权在沙河水库管理处,我们就不过问了,退休人员工资调整权在人事局,我们认为不应调整。”

   我完全没有想到王副局长会发表如此妙论,当即兴奋起来(因为他提供了破题的切口),笑着说:“原来你们意见与我不谋而合,我也反对水科所归并沙河水库。因为对我们退休人员而言,医疗保险比工资更重要,你想,人到老都要死的,死之前总要生病住医院,这住院费、医疗费多贵!我们水科所是全民全拨所有制,医疗保险按溧阳水利局的标准执行,住院费个人只要负担10%,而在沙河水库,个人却要负担20—50%,吃大亏啦!工资增加一点点,完全弥补不了医保方面的损失,所以我反对水科所归并沙河水库,但找不到突破口,孤掌难鸣。机构改革不请人事部门参加,太不应当啦!我也十分同情你们。这次你们不出面表示点意见,今后机构改革谁还把人事局放在眼里?”

   我继续说:“现在你们人事局也反对归并协议,我就有了同盟军,我很高兴。这样吧,人事局和我们原水科所退休人员共同向省有关单位提出废除水科所归并协议的建议,如何?”

   王副局长完全没料到我会主张废除归并协议,怎能同意呢?那不引起内部很多问题吗?再说蒋(正)局长并无此意,他王副局长岂能自作主张?所以一时不好回答,只得说:“这倒不必了。”

   我又说:“如果人事局不肯给我加工资,还有个解决办法:让水科所继续保持全民单位性质,退休人员医保标准不变,行吗?”他说:“这要由卫生局决定。我们无能为力。”我又说:“其实,给我一人加工资,仅每月多耗102元(因为其他八位退休人员都是工改前退休的,不必加),如果恢复水科所的医保水平,九位退休人员月增加的医保费绝对超过这数目,从趋利避害原则考虑,还是给我加工资对政府有利。”

   王副局长摇摇头:“不是我个人说了算,局会议讨论过的事岂能随便改变?”

   我态度迅即变严肃,气愤地说:“加工资不准,保持原医保标准也不行。这是非要叫我吃亏了。过去我被错划右派,22年的工资没补回,现在又一定要我吃亏,看来认定我好欺了。狗急尚知跳墙,何况人呢!我只得上书中央了。”

   王:“上书是你的权利,我们不反对。不过,中央不会理会这种小事的。”

   “中央的确不会理会这种小事,所以要反映点大事。”

   “什么大事?”

   我用手指向上指指天花板,说:“谈谈这市府大楼吧。”

   王:“与市府大楼有什么关系?”

   我说:“大有关系。建市府大楼,上报耗费0.8亿,实际耗费2.4亿,这个黑洞必须由溧阳人民垫出来,怎肯从黑洞中挖出钱来加我工资呢?所以本该给我加的工资就不肯加了,留作补黑洞了。”

   王:“这有什么好谈的?”

   我说:“大可以谈谈。市府大楼实际耗资2.4亿,向上报0.8亿,实际占地100亩,向上报40亩。这样既欺蒙了上级,又欺蒙了人民群众,只贪图自己享受,不顾人民群众利益。怎说没问题?”

   “你怎么知道这些?”

   我说:“市府大楼建筑公司请我当施工工程师,我手中有第一手材料,我怎么会不知道?”

   王副局长:“你要反映些什么呢?”

   “我要问中央,是否还有比较清廉点的党员?为什么总是派些只顾自己享受的党员到溧阳来当书记、市长?耗资2.4亿元,几乎为溧阳年财政收入的60%,这个黑洞要溧阳人民来补,溧阳人民吃不消啦!我建议中央派几个好些的党员到溧阳来当书记、市长,溧阳人民不是三等公民!我不写匿名信,不做鬼鬼祟祟的事,我签上自己的名字。信发出后,再送封复印件给书记和市长,有人要打击报复最好,求之不得,材料就越发多啦。”

   王局长脸色突变,说:“你的信到不了中央领导手。”

   我笑着说:“这你大可放心,我有两位老同学曾当过副部长,虽然现已退休,但我请他们送封信到朱总理办公室,还是十拿九稳。朱总理本人也许不会有空看这封信,但他的办公室主任一定可以看到。……”

   我接着又愤愤地说,“这封信的署名,第一是你王局长,第二才是我史伏初 ,……”

   王副局长急切地抗议:“这事与我何干?怎可强把我名字放上?”

   “因为你刚才说过,你不同意这次机构改革,我们意见一致,再说你认为我可以上书中央,就是同意我上书中央。所以把你的大名放在我前面非常合理非常必要,必可壮大声威,……”

   王局长慌张起来,脸色铁青,喃喃说:“你也不用发火,我们也没把话说死,我再建议局会议讨论你的工资调整问题,怎么样?”

   我说:“这就行了,……”这时恰好有位干部进门来,坐下与王局长聊天,打断了我们紧张的谈话,我只好收起话题,等待他们谈完后我们再继续谈。谁知他们谈个没完,还谈到台湾问题,看来谈兴正浓,一时不得结束。我可没有穷工夫等了,只得觅机对王副局长说:“我不希望台海地区发生战争,还是和平共处比较好。”一言双关,威胁之词不便为外人知,随即向王局长告辞,王局长似乎领会了我的暗意,对我说:“我们局在半个月内就会开会,你稍许耐心点等待吧。”我说声“谢谢”走了。半个月后,沙河水库管理处的会计到我家告诉我:“你的工资已经调整,从九月起,增加102.4元 。”我又得说声“谢谢”。

   有位密友来家与我聊天,我把这个故事告诉他,他在职,笑问我:“我是否也可以用市府建设的花费欺骗中央来威胁,要求加工资?”

   我回答他:“不可以。我可以这样做的原因,首先,这102.4元该加给我的,他们不肯加给我是耍赖,我是正义,他们非正义;其次,我已退休,他们没法报复我。你不同,无故要加工资,没有理由。你在职,可以用各种阴的手段报复你,使你得不偿失。”他服帖。

   

   【谋略剖析】

   本篇是与官僚面对面的会谈,实质是充当说客,当面陈说。当面陈说的说客方式与信笺陈说有所不同,要临场机变,及时抓住现场出现的各种机遇,迅速作出确当的反应或确当的说辞,达到说客目的。有时,现场有我方和对方多人在场,我方人员要发挥团队精神,相互配合默契,灵活反应,才能取得最大胜利。“楚汉相争”中的“鸿门宴”就是个绝佳例证。

   因为归并协议对于退休人员工资是否按沙河水库的标准调整没有明确规定,所以对我的工资可加可不加,处于两可之间。这就看我能否迫他们就范。但是,官僚垄断的政府部门岂是容易被迫就范的?没有把握的事不做,在家等待时机。

   当我从姚文源那里了解到市府大楼实际耗资2.4亿,而向上只虚报0.8亿,我就抓到他们的要害了,据此即可设计用谋了。定好计谋后,就去找水库领导及人事局王刚副局长。

   在临场斗争中,王副局长又犯了个错误,他不说协议对退休人员没有明确规定调整工资(说明他没有认真阅读该机构调整协议文本),而说人事局没参加会议,可以不认可会议决定,立即被我抓住把柄,使他一开始就处于被动局面。我与他磨加工资或维持原医保标准,是希望他说一样都不能解决,估计也必然如此,则我师出有名了。我变成哀兵(听说过哀兵必胜的道理啦?),摆出狗急跳墙的架势。至于我被聘为市府大楼施工工程师,有两位同学原是副部长,全是捏造出来的。我说要写信中央,是表明破釜沉舟的决心。还说要把复印件送给市委书记和市长,并让你王局长为第一署名人,……这就是“造小势”。摆明是想拖你王局长下水,要害你王局长:书记、市长若知道我把建市府大楼耗资2.4亿并虚报0.8亿的情况通到朱总理处(那时地方官僚为非作歹就怕被朱熔基知道),必定大大责怪王刚:“你会不会做工作?明明可以把此事压下来,你非要逼得史伏初狗急跳墙,是何居心?是否故意借史伏初来达到暗害我们的目的?用心恶毒!这个副局长你不要当了!”王刚自然会想到这一层,再说,“给史伏初加工资的钱又不用我掏腰包,不如给他加了,免得我自己倒霉。”他再到政协、民盟一了解,发现“这个史伏初还真是胆大妄为之徒,李鹏戒严令他都敢公开反对,还写过多次信给中央,这次他说要写信中央还非虚言呢,对此事不可等闲视之。”“他既非党员,又非在职领导干部,没小辫子可抓,打击报复他又没门,干脆给他加工资吧,花政府的钱买自己的安全,何乐而不为?”我算到他会这样想这样做,也就算到这102.4元工资会到我帐上。

[下一页]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