纪实文学、人物传记
邱国权
[主页]->[传记、文学、小说]->[邱国权]->[羊肉节横山岗溶洞水电站]
邱国权
·毛泽东死期纪念否?——愚民教育带给中共的尴尬
·黄菊陵墓PK习仲勋陵墓
·喻智官文章:《文革“刘盆子”王洪文》比喻错误
·国民党主席洪秀柱不应该低三下四迎合习近平
·美国大选后反思中国:全民选举授权上位PK几个老朽指定继位
·世界奇观:中国所有官员的N种上位方式
·羊肉节 横山岗 溶洞水电站
·攀枝花枪击案让王岐山的“反腐败运动”走向穷途末路
·兵棋推演:中共红朝灭亡的N种模式
·商人重利轻大义?——也谈川普总统关于台湾的相关言论
·“经济全球化”必须建立在政治民主化、经济私有化基础上
·用美元砸死中华民国?——台湾很生气,后果很严重!
·与谢选骏先生商榷——不能用中共独裁专制的术语描述美国政治
·歇菜了,刘亚洲将军
·“老百姓”是个什么东东?
·“丛林法则”是低级人类的生存之道,“公平正义”是高级人类的发展方向
·中国大撒币,世界鄙视你!
·“中国公民”乎? “中国老百姓”乎?“中国居民”乎?
·再反思“六、四”:学生绝食毁掉中国民主前程
·八九“六、四”、中共和中国民主派划定的双重禁区
·郭文贵爆料是中共高层贪腐官员对王岐山的大报复
·刘国梁这次玩儿大了!
·王洪文、毛远新、刘晓波三人虾扯蛋
·如果刘晓波没患肝癌而“保外就医”?
·如果刘晓波再被逼离开中国?
·超级大科学家霍金成了一个搞笑大师
·崇祯皇帝三海关大阅兵给谁看?(纯是搞笑)
·刘国梁“七一”向党表忠为哪般?
·香港人的“中国心”不见了
·中国与印度,冲冠一怒为不丹!
·蔡振华落选十九大代表的N个因素
·中、印“麦克马洪线”的产生及后来的纠纷
·印度挑衅中国,是对习近平的严峻考验
·“我没有敌人”——刘晓波思想永放光芒
·从左宗棠与李鸿章的一副对联谈起
·希望谢选骏先生不要给独裁统治者戴上“主义”的皇冠
·中国外交两大特色:流氓外交与袍哥外交
·兵棋推演:中印和、战的几大结局
·孙政才如何做才能“肃清薄、王余毒”?
·龙兴之地异象连连,这是什么节奏?
·也谈刘晓波先生的:“殖民三百年”
·特朗普不让中国吃美国饭、砸美国锅
·习近平凭啥要顺郭文贵之愿打倒王岐山?
·山雨欲来风满楼,多事之秋“十九大”
·“为人民服务”是一个反动透顶的口号!
·薄瓜瓜“复仇之剑”指向谁?
·毛泽东与林彪关系实质是什么?
·台湾与大陆渐行渐远,统一希望渺茫
·毛家天下梦断紫禁城,习党天下美梦能成真?
·当今中国,数风流人物:还看王岐山
·中国如何实现从独裁向民主的破局?
·中国人没有资格嘲笑菲律宾及其人民!
·孙政才就是弱智从政,咎由自取!
·陆军司令劲爆毛泽东时代腐败娃娃兵
·中共为什么要妖魔化林彪?
·中共“十九大”的几个关注热点
·个人崇拜政治需要,重新妖魔化林彪、彭德怀
·信号:习近平任上极可能为高岗平反!
·中共十九大一道亮丽风景:元老染发
·谁会推动中国政改?谁来推动中国政改?
·谁会推动中国政改?谁来推动中国政改?
·郭文贵爆料是高层倒王的超级大阴谋
·中国,一群土匪流氓强盗在创造历史!
·朱镕基前总理被捏住了睾丸?
·世界能容纳发达、民主的美国和中国,但不能容纳独裁专制的中国
·大清国对美国有两副面孔,哪张最真?
·中共思想家王沪宁、李春城,不同理论,不同结局
·中国是“新思想”策源地?这真的是个香屁!
·十月革命百年之际,世界共产主义运动升级2.0版
·王岐山一番话,有三条巨大信息量!
·中国的“厕所文化”和“厕所革命”
·中国,大官人们多数都是“低端人口”!
·张阳将军:你不能这样就走!
·当“低端人口”成为“国家元首”?
·学生杀老师是中国罪恶的教育政策产物
·毛左张云帆被秘密关押的闹剧、荒唐剧
·中国“道德沦丧”的根源是什么?
·百年世界“民主仁慈皇帝”评选光荣榜(不是搞笑)
·“构建人类命运共同体”与“构建中国人命运共同体”
·申纪兰再当人大代表,让国人恶心至极!
·致高伐林先生:
·宋永毅有关毛泽东、林彪文章的几大荒谬
·一前一后的交通事故与一后一前的慰问电
·巴山老狼二十年前对高岗事件的英明论断得到完全证实
·让“淫民”的“领袖”见鬼去吧!
·巴山老狼惊闻大明崇祯皇帝口吐亡国之音!
·致北京高洪明先生:
·杀人狂毛泽东屠民屠功臣的犯罪动机分析
·张扣扣杀人案应该如何判决?
·张扣扣复仇折射中国司法体系巨大黑暗
·与人谈话后……
·毛泽东只是传皇位失败,不是开明——与小思先生商榷
·特朗普金三胖风云会,朝核问题将终结
·今日中国:终身制比任期制对民更有利
·金三箍棒逃不出特朗普如来佛手心
·笑看二○一八年中国、世界风云
·“中美是夫妻关系”的说法不妥当
·“不厚粉”是装傻还是真傻?
·区分“高端人口”与“低端人口”的N条标准
·中美冲突:诚信与欺骗两大价值观的决斗
·安倍见中国外长翘二郎腿说明什么?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羊肉节横山岗溶洞水电站

   羊肉节 横山岗 溶洞水电站

   作者:巴山老狼

   老狼年轻时是个不太安份的人,喜欢一人独自外出旅行。一九八三年,老狼一个人骑自行车沿当年很烂的成渝公路骑行,还专门绕道到合川县看当年南宋人民抗元的古战场钓鱼城。随后经綦江出四川到贵州省。经温水、习水、土城(此地有红军四渡赤水纪念碑)、赤水等地回到四川。经纳溪、泸州、隆昌、内江回到成都。历时一月,骑行两千五百公里左右。其后二十多年间老狼又独自一人到西藏、内蒙、新疆、陕北、海南岛等地旅行。新疆、海南岛去过两次。也去过被誉为“天堂”的苏州、杭州及南京、无锡、上海、北京、青岛等地。但随着年龄的增长,老狼对旅行渐渐失去兴趣,喜欢上了安详、宁静、吃了睡、睡了吃、没事就抽黑白大烟(围棋)的猪一样的幸福生活。年满五十以后更是极少外出。

   老狼的老友焦鸿没什么嗜好,会开车,一没事就开着车到处闲逛。焦鸿与他的一帮子朋友们(多数我都认识)每年冬天都要到大邑县山上去购买活羊现场宰杀后再一群人大快朵颐。他们戏称这是一年一度的“羊肉节”。去年焦鸿与朋友们上山过“羊肉节”前,曾邀请我参加。我因懒惰成性,不想挪动,遂婉言谢绝。今年焦鸿再邀我一起去过这“羊肉节”,老狼本想再次谢绝。谁知焦鸿不是以商量的口气,而是用命令的口吻对我说:“本周星期五,中午一点正,到我家来一起同行!”真是人在江湖、身不由己,老狼想不去吃那鲜美的羊肉都难!只好遵命同行了。周五下午,谭作人夫妇、焦鸿夫妇、乔山夫妇、唐“司令”夫妇、朱庆元夫妇、余成明夫妇、小魏、老狼一行共十四人,开着“三驾马车”,浩浩荡荡从成都出发。

   下午三点多钟到了目的地,随后一行人就上山去买活羊。从住地出发到大山上养羊的农家,足足走了一个小时加十多分钟。其中爬陡峭的山路就花了四十五分钟!累得老狼浑身大汗淋漓!休息片刻,与农民谈好价格。看着农民宰杀活羊,羊子发出“咩咩”的惨叫声,老狼于心有些不忍,默念几遍“阿弥陀佛”算是超度一下吧。老狼还有点担心的是:如果小羊来世变人,我等一行人来世变羊,那今天欠下的孽债怕是要加倍偿还了……。

   这独户的农民也是良善人家,除自家的居住房外,专门建了一房子供奉了观音菩萨。还供奉了几个古代着装的女性雕塑不知道是谁。农户家中有一慈祥面善的太婆精神焕发,看样子有六十来岁。老狼与她交谈时她对答如流。说她上午下山赶场才回来。老狼问他爬山累不累。他说习惯了,一点不累,再问他多大年纪,他居然说八十几岁了!这让老狼大吃了几斤!老狼近六十二岁,爬上山来腰酸腿痛,大汗淋漓,她八十多岁老人居然上山、下山无事一样!真让人佩服!真诚地祝福老人家健康、长寿!

   焦鸿曾经在这里附近的出江煤矿工作三十多年直到煤矿关闭,还当过出江煤矿机关党支部书记,大家经常喊他“焦书记”。他对此地的人情、地貌、环境、掌故极为熟悉,一行人来到他曾经的“地盘”,完全听从他的安排。他不但是“羊肉节”的主持人,也不知不觉扮演了“导游”的角色。

   第二天早饭后,“焦书记”带领大家去看当年红军四方面军总指挥徐向前率领大军从芦山县进攻大邑县的战场——横山岗。

   据“焦书记”说:一九三六年,中央红军与红四方面军分裂后,张国焘率四方面军南下,从两个地方:一是百丈坪,一是横山岗向成都平原进攻,想一举夺取成都,在富饶的成都平原上建立苏维埃政权。四川统治者刘湘率川军在两地严防死守!如果红军攻下两地中的任何一个地方,那么东进成都的路上川军就无险可守。还好,当年天佑四川!红四方面军付出重大伤亡后没有踏进川西平原一步。张国焘只好率四方面军北上与中央红军会合,再接受毛泽东的批斗。

   听了“焦书记”一席话,老狼浮想联翩:当年刘湘力保成都平原逃过共匪一劫,谁知道二十多年后毛贼洞的“大跃进”让富饶的成都平原在劫难逃!仅郫县一县人口从一九五七年的二十九万,降为一九六三年的二十三万!活活饿死六、七万农民,占全县总人口的百分之二十三!今日中国还有一大批人丧心病狂地歌颂专制魔鬼毛贼洞,他们若不是无知的愚民,就是一群混蛋!

   横山岗是芦山县与大邑县的交界之处,山岗上住有一农民。这农民最好的一间房子里面供了观音菩萨,香火兴旺。可笑的是还有一尊毛泽东的塑像放在门外的屋檐下任凭风吹雨打。毛泽东的塑像脸上不知道被谁抹上黑泥巴,难看死了。毛泽东塑像背后还有三幅毛泽东的画像,其中一幅用镜框包装好的。中间一幅画像还有一对联:“红太阳光辉永照;创伟业万民景仰”。(看到这对联老狼一阵恶心)墙上还有两张红布密密麻麻写了很多小字,老狼上前细看:一张写的是刘伯承生平;一张写的是陈毅生平。刘伯承担任过四方面军领导,这横山岗上写他的传记能够理解。但陈毅与四方面军没有任何关系,写他干嘛?最搞笑的是这一里面供奉观音菩萨,外面摆着毛泽东塑像的“庙宇”,其大门匾额上居然写的是:“芦大两县横山岗万民仙山”。呵呵,这佛(观音)、魔(毛贼洞)、仙“三界”居然能在一个屋檐下和平共处?

   在横山岗的半山腰上,有一四、五人都围不住的古树。寒冬时节,树叶掉光,如同枯树。但“焦书记”说此树每年清明时节就要开花。“焦书记”还说:别小看这古树,还有一段传奇故事:一九五八年毛泽东大炼钢铁,政府组织一大群人要将此树砍掉炼钢。一当地老太婆挺身而出护树,老太婆对砍树的人说这是一棵“神树”,砍掉它要遭到报应,要断子绝孙!砍树的人被老太婆一席话镇住了,无人敢下手砍树。周边古树全都砍光,唯这颗树保全下来!

   听了“导游”一席话,一行人纷纷上前与古树合影。老狼也感慨联想:五十多年后的今天,当年护树的老太或许不在人间了。但只要古树挺拔,老太英魂永存。只要古树不死,老太便得永生!

   从横山岗下山,“焦书记”又带我们到“大飞水电站”。

   大邑县的“大飞水电站”可谓人类利用大自然奇观的杰作。其发电的水源来自于高山顶上溶洞涌出的巨量地下水。溶洞出水点距离水电站装机的垂直高度达三百五十米左右。是中国利用溶洞水落差发电的第一高度。(但不知是世界第几高度?)电站于一九六四年开工,一九七一年建成。电站装有两台二千五百千瓦的水力发电机组。我们一行十四人从山脚下向山顶的溶洞攀登。这次攀登比昨日为杀羊吃肉的攀登还要高些,且山势更陡。大家累死累活爬了很久,不断地问导游:“还有多远哦”?“焦书记”这个“大忽悠”总是说:“快了,快了,很快就要到了。”实际离目的地还差得很高、很远!一行十四人最后登上溶洞出水口的只七人。老狼登上溶洞出水口时,其劳累程度超过昨日登山杀羊的劳累程度一倍以上,几乎筋疲力尽。如果不是老狼受到一首歌“登山不到极顶人生遗憾,朔流不到源头抱恨终生”的激励,怕也没有意志力登上山去。最令人佩服的是七十二岁的乔山大哥和六十五岁的乔山大嫂,他夫妻二人是我们一行人中年龄最长者,居然双双登上山来!

   登上溶洞出水口,导游“焦书记”又给我们讲了一个有关这个溶洞的传奇故事:这山顶上曾经有一个九条溪水汇成的湖泊。一天有一老农采药上了山顶,见两条金龙在空中戏一玉珠,采药老农起了贪念,想把玉珠据为己有。用棍棒向玉珠砸去,玉珠从空中掉下湖中,把湖底砸一大洞,水从洞中喷涌而出。这就是今天看到的溶洞出水口的来历。

   如果溶洞巨量的地下水不是用于发电,而是建成一永不干涸的瀑布旅游圣地,估计这里也会成为成都市民乃到全国旅游爱好者向往的好去处。其产生的经济、社会效益不会比建成一个水电站小吧?

   看着眼前的飞瀑,听着焦书记古老的传说,老狼忽然想到一个科学上的问题:都说水往低处流,这山顶上的瀑布水从何处因何原因涌向山顶?如果说山中之水和地下水受到大山的挤压往上涌,这千百年来怎么就会涌个没完没了?山与山之间无数的沟壑怎么就没有成为地下水涌出的通道?谁能给地下水千百年来只从高山顶上洞口涌出给一个合情合理的科学解释?大自然的鬼斧神功让人惊叹!也给人类留下无数待解的迷团。

   从溶洞口下山回到农家乐,老狼全身的肌肉都酸痛。且久久难以入睡。这样劳累的感觉在三十五年前曾经有过一次:一九八一年,老狼一人一天一百二十里山路从峨嵋山脚下的报国寺爬上峨嵋山金顶,当晚也是因过度的劳累难以入睡。想不到三十五年后再次品尝到这样的滋味。两次的过度劳累有所不同:峨嵋山报国寺到金顶垂直高度约二千五百米,当年的我年轻、体重仅一百一十斤。这次攀登垂直高度三百五十米,但今天的我已经六十二岁,体重也一百五十斤,再加上厚厚的冬装超过了一百五十五斤。直到爬山后的第四天,老狼本文写毕这腿上肌肉还在痛!真是岁月不饶人!托老友焦鸿的福,人生居然能重复昨天的故事!

   休息了一夜后,周日下午踏上了回成都的归程。回归的路上有一小插曲:焦鸿半年前从一农民手中购买四十个用鲜嫩玉米做的馍,但农民却给了他五十八个。当时没细数,拿回家中才发现。焦鸿认识这个农民,知道他家的住址。回归路上,焦鸿专门开车绕道登上一座山顶到该农民的家中,把少付的钱送到这位农民手中。

   “羊肉节”两天的旅行给每个人留下了愉快而美好的回忆!

   登山的劳累又给老狼带来强烈的刺激!

   感谢“羊肉节”的主持人兼“导游”“焦书记”!


此文于2017年03月03日做了修改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