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吕千荣的博客
[主页]->[百家争鸣]->[吕千荣的博客]->[程晓农:国殇60年中国经济评述:革命不過就是換一批人發財而已]
吕千荣的博客
·从任志强十一撰文:新国家还是新政权?到陈树庆:“颠覆国家政权案”最后陈
·揭秘江泽民、邓小平、毛泽东特权巨额贪腐内幕
·转:刘青:大陆访民在世界面前撕碎中共铁幕
·福建省长苏树林被查 曾庆红手下〝两虎〞全军覆没
·福建省长苏树林被查 曾庆红手下〝两虎〞全军覆没
·转几文:看中共体制对冤民的迫害!谁敢相信这是一个国家政权
·薄熙来狱中揭露周永康想当国家主席 习近平一直被『有关部门』监控、窃听
·中共十六大前夕,毛泽东的私生子华国锋致信中共中央要求恢复身世
·【特稿】试图挽救民族危机 习近平与其他中共领导不同
·江泽民随时可能被公开逮捕的100个征兆
·吕千荣2015年10月14日受迫害的日记
· 全球将建国际法庭调查共产党犯罪,中共却强迫人民讴歌共产主义
·中共文化部微博开通3天 骂贴近40万 删帖者告饶 组图
·马克思恩格斯列宁斯大林的糜烂性史 图
·马克思恩格斯列宁斯大林的糜烂性史 图
·美官员关切包卓轩 汪岷、徐文立否认策划逃亡
·中共驻英大使否认是共产党国家 茅于轼回击
·转:公民力量救援团队持续关注四位大陆民主人士滞台案
·控诉中共体制的邪恶———吕千荣2015年10月21日受迫害的微博
·控诉中共体制的邪恶———吕千荣2015年10月21日受迫害的微博
·浙江财经学院教授谢作诗:低收入男人可以合娶老婆
·毛时代不能说的几大秘密
·中共出台“最严党纪” 共产党面临严峻执政危机?
·《北京青年报》头版提出“解散党组织”
·[转帖]越共自动放弃权力 五年内实行全国大选
·揭秘中共党员干部贪腐、淫乱、残暴的罪恶
·7旬访民月前北京仰药自杀如今遭刑拘失联 五中全会前夕维权人士遭稳控 在京
·以惨烈载入吉尼斯纪录的信阳事件前因后果
·惊人黑幕:各级官员瓜分巨额计生罚款
·广州公民张六毛看守所内突然身亡 曾被指“反党”
·金融界反腐揪股灾内鬼 刘云山之子传被双规
·美媒:中共惊天计划被曝光(图)
·转:查建国:一国两府互相承认才能大突破(与环球时报争鸣之253)
·呼吁中共彻查张六毛被死广三看真相,不能让中国中共的司法强权成了屠杀人民
·紧急呼吁国际社会国际媒体关注谷歌公司配合中共删除我一个中国残疾农民发表
·缅甸政府承诺平稳移交权力 呼吁中共深入进行政治改革
·呼吁联合国,美国及欧洲民主国家和记者无国界、国际特赦等海外人权机构对南
·我揭露谷歌配合中共迫害我删除我的申诉控诉等后,谷歌又阻止我向国际媒体发
·《《历史的先声》》全文
·《三亚日报》误称组织部为“贪污和受贿部”
·国际特赦组织:紧急行动:中国政府应立即公开活动人士姜野飞和董广平的去向
·【巴黎恐袭】内幕:中共向IS出售武器
·中共外交部又公开出卖国土,是谁还在延续毛泽东和江泽民两汉奸的卖国政治?
·吕千荣评王默在法庭上的辩护词
·联合国指责中国酷刑何时休
·德国人权专员批评中国 呼吁释放高瑜
·德国人权专员批评中国 呼吁释放高瑜
·中国为何成了魔鬼狂欢的天堂,天使流泪的地域?
·中共江泽民集团又准备谋杀我______吕千荣2015年11月29日受迫害的微博
·吕千荣2015年12月1日受迫害的微博
·罗瑞卿之子罗宇呼吁习近平结束一党专政
·转载两文:解读2015年中国人权严重倒退和习近平的集权给我留下的反思
·揭邓杨两家和总参走私军火 罗瑞卿长子细说党内残酷斗争 图
·习近平与江泽民在军方的真实关系(完整版)
·人头当球,人皮活剥,比IS还要IS?(图)
·联合国委员会呼吁中国停止酷刑及镇压律师
·吕千荣2015年12月9日受迫害的微博
·香蕉泡醋减肥的奇迹
·五中全会场内交锋激烈 出现八个“意外”
·中国调了两个师来为世界互联网大会维稳,是谁在开国际玩笑?
·对浦志强七条微博的有罪指控,暴露出中国的法律是中共指鹿为马的工具
·万余贪官待杀 孟建柱紧急报告暗示中共无路可走
·平安夜,我却无法去教会敬畏神!在中国,我却被中共迫害的没有教会敢为我受洗
·周金霞:习近平主席,我为什么给你传福音
·江泽民被软禁的最新细节传出
·抓捕渠红霞,拷问中国国保到底是警还是匪?
·揭秘中国民运首恶徐水良配合中共攻击抹黑基督教的阴谋(上)
·中共特务徐水良是中共放出来的一条疯狗,中国民运界需谨防
·揭秘中国民运首恶徐水良配合中共用谎言攻击抹黑基督教的阴谋(下)
·徐水良在群里的公开辩论中被我当场剥下了中共特务的画皮
·徐水良在群里的公开辩论中被我当场剥下了中共特务的画皮
·再次剥下中国民运首恶徐水良的画皮
·我必向美国政府控诉中共特务徐水良参与中共对我的迫害
·痛剥徐水良这个中共特务美籍华人的画皮
·中国玫瑰团队2016年元旦献词 ——正视历史、开启未来
·中共放出来的特务疯狗美籍华人徐水良把咬人变成指桑骂槐了
·吕千荣评:告别2015——一块最昂贵的巧克力
·怒揭中共特务疯狗美籍华人徐水良破坏中国民运的累累罪恶
·再揭中共特务疯狗美籍华人徐水良破坏中国民运的累累罪恶
·从舒向新律师在押期间受虐打迫害,来拷问中共是依法治国还是在土匪治国?
·转几文:重磅再抛 官媒罕见曝光“政变集团”长名单(图)
·最难找的民间方子,家家都需要!(赶快收藏)
·剥光中共特务疯狗美籍华人徐水良疯狂破坏中国民运累累罪恶的画皮
·中共军报自爆“开战必败” 习近平无退路 组图
·呼吁中共当局释放秦永敏夫妇等所有受迫害的中国政治犯
·人肉搜索小平头这个中共特务徐水良的同伙
·中国玫瑰团队受打压 又一成员徐秦被以涉嫌寻衅滋事关押
·吕千荣:祝贺中华民国2016年总统大选落幕并警告台独
·给徐水良的回复
·任志强:房产库存任何政策难消化只能炸掉
·江泽民以惊人的贪腐治军(完整版)
·吕千荣向国际社会公开求助的声明
·回复徐水良:我希望你更加努力的配合中共迫害我、诬蔑诽谤我
·709大抓捕令法律界陷白色恐怖
·关注包蒙蒙
·李国芳夫妇向吕千荣控诉:"都是中共政府让我们迫害你"
·从仰华 裴国动 郭飞雄所受到的残酷迫害,来看中共体制性的邪恶
·问问孟建柱和郭声琨: “政法系是谁在给习近平挖坑?”
·北京小红门乡拆迁户起火案7天无结果 死者家属向开发商讨说法
·江西维权人士应立刚被开庭 证据为“六四”图片及九评退党翻墙链接
·微博热传宋祖英演出无耻一幕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程晓农:国殇60年中国经济评述:革命不過就是換一批人發財而已

程晓农:国殇60年中国经济评述(上)
   
   程晓农:国殇60年中国经济评述:革命不過就是換一批人發財而已

    美国《当代中国研究》杂志主编程晓农博士。(大纪元资料室)
   

   更新: 2009-09-24 6:56
   
   【大纪元9月24日讯】国殇六十周年马上就要到了,除了草木皆兵、不断升级的安全保卫工作,以及劳民伤财的广场活动准备之外,一段时间以来国内的宣传机器鼓足了力气为中共的统治唱赞歌,其中中国经济发展被当作一个重点在反复的强调。
     
   那么中共蹿取政权后在经济方面都做了什么,中国60年来经济方面经历了一个什么样的过程。我们今天请到普林斯顿大学社会经济学系博士程晓农先生来和我们分析一下。
   
   中共建政60年,中国经济体制回到1949年
     
   程博士:今年是中共建政60周年,通常人们把最近的 30年叫做“改革开放以来”,一谈到经济建设成就,主要是指改革开放以来取得了多大的成就。但是,这样的谈法其实是很片面的,因为他还有前面的30年没有涉及到。其实从整体来看,这个60年分成两个阶段,能够非常清晰的划分出来:前30年主题是革命,后30年主题是改革。
     
   如果我们单看革命,革命的成就也很大:实现了社会主义改造,实现了计划经济,建立了人民公社,工业增长也不慢,也建立了初步的工业体系等等等等。如果单看这后30年改革,成就也不小,建立了市场经济,改革开放了,经济增长也很快。但是有一个大问题,就是当你把前后两个30年搁在一块儿的时候,问题就发生了。
     
   很少有人谈,前30年的成就和后30年的成就是什么关系。要稍微想一想就会发现这里面存在一个很大的悖论。改革的对象是什么呢?改革改的不是60年前的国民党时代的体制,改革改的正好是革命的成果,改的就是30年革命的计划经济、人民公社、公有制。换句话讲,改革其实是革命的否定。
     
   再进一步看,60年走下来的结果是中国在经济体制回到了原点,回到了1949年以前。今天中国讲改革开放取得巨大的成就,中国初步建立了市场经济体制。可是,我们可以问一个问题,1949年以前中国什么体制?那时候就是市场经济体制。那时候也对外开放了,那么为什么中国要用革命去把市场经济体制消灭了,花了30年时间,然后再花30年再把它从新建立起来?
     
   我曾经在一篇文章举了这样一个例子,就好比说:一个管家把主人的房子给拆了,拆完以后再花很大力气把它从新盖起来,这主人该赞扬他什么呢,赞扬他后来盖房子的努力,还是赞扬他拆房子的勇气。其实,后30年的改革不过是将功补过,补的是前30年革命的过。如果把这样放在一起来看,前30 年、后30年合在一起,其实没什么成就啊!
     
   这些成就不都是把他切成两个30年以后,分别闭着眼睛谈的吗?如果把前后30年连贯起来一看就不对了,后30年改革开放,目的只不过是弥补前30年革命造成的祸害,或者说革命30年建立计划经济、公有制这条路是根本走错了。走错了以后,后30年改革开放才从新走回来,把中国经济再放回到正常的轨道上去。所以,从这个意义上讲,其实没有太大的成就。
     
   就制度建设上,中国只不过是回到了原点,花60年时间折腾了几代人,中国执政党才明白,原来经济体制是不能胡折腾。毛泽东错了,陈云也错了,当然邓小平当年也是错的,因为他也是毛泽东推行大跃进的主要的一个得力干将。当时毛泽东说了,大跃进他是主帅,邓小平是副帅,那么今天如果追究大跃进的责任,邓小平难道不应该承担很大的罪责吗?
     
   主持人:提到这个前30年、后30年,它后30年等于回到原点。经济制度回到原点,但是我觉得掌握资本的这些人其实是完全是一个大调个。
     
   程博士:讲到这里,要看到中国这场天翻地覆的革命到底带来了什么?结论其实也很简单,它只是把原来的统治阶级推翻了,把原来这些流离在社会底层的一些个想造反的一些小文人,一些地痞,说的好听点是造反者,说的难听点就是一群土匪地痞,吸收到所谓革命的队伍中,成为革命的骨干,最后这批人掌了权力,取而代之成了新的统治阶级。
     
   现在是他们的子孙辈在中国统治著,在中国成为亿万富翁。所以,革命不过就是换一批人发财而已,这批新发财的人更糟糕!过去历史上的士绅阶级还有点所谓知书达礼,还有一点伦理。今天中国的统治阶级——共产党的精英里面,我们可以看到他们文化层次比历史上历代的官僚还要差。因为中国从来没有出现过官僚队伍如此的吃喝嫖赌到现在这种程度。如果用“腐化”形容,那么今天中国共产党官僚的腐化程度,在中国历史上前所未有,也达到了登峰造极的程度。
     
   如果硬要讲只有中国模式,那么就是说中国模式一个重要特点是,他造就了一批红色贵族,一批腐化的登峰造极的红色贵族,这就是中国特色。我不相信全世界会很欣赏这样一个东西,会认为这套模式应该在世界各国推广。
   
   程晓农:国殇60年中国经济评述:革命不過就是換一批人發財而已

    图:程晓农(左)与何清涟博士。(希望之声)
   
   50年发展最大的受益者是国家机器与官僚
     
   主持人:中共从前30年的革命到后30年的改革,经济制度上等于是走回到了原点,而财富却被腐化到登峰造极的红色贵族所掌握著。
     
   有这样一组数据迷惑了很多人,60年来国内生产总值增长了77倍,人均年收入超过了3,000美元;财政收入增长约1,000倍;外汇储备增长1万多倍,位居世界第一;进出口贸易总额位居世界第三,占世界贸易比重达到7.9%。那么,这些数字是否至少说明了中国经济发展了呢?
     
   程博士:我算了一笔账,从1957年到2007年,中国的经济年平均增长率达到10%,在国际、在世界不多的国际可以维持50年年平均增长10%,是个非常可观的记录。但是,我同时也算了一个帐,按照国家统计局公布:中国农村7亿多人口,年平均生活消费支出,2007年是3,000多块,1957年是70多块,年平均增长了3%。
     
   这时候我们就会发现,经济增长了50年,年平均增长 10%,占人口70%左右的农村人口,他们的年平均生活消费支出只增长3%。只相当于经济增长率的1/3。换句话讲,这个10%的增长,获益的不是占人口大多数的老百姓。再进一步看,为什么会出现这样一个情况?需要进一步分析。刚才提到农民50年生活消费支出的能力,就是消费支出的水平,年平均增长3%,是个什么状态?有人说年平均增长3%也不错了,很高了。所以,你光从这个增长率本身是说不出好坏来的。
     
   所以,必须要做一个横向的比较,和谁比呢?很简单,和国际平均标准比。2005年,世界银行公布的全球贫困线是每人每天生活消费支出低于 1.25美元,算是全球范围内的贫困线以下。那么按照这个标准来衡量,刚才讲到的2007年中国7亿多农民,平均年生活消费支出3,000多块,平均每天是8块多人民币。按当年汇率算,一年折合1.16美元,也就是说刚才讲的连续50年平均每年经济增长10%的结果,是占人口70%以上的农村居民,他们的生活水平经过50年的增长,仍然在全球贫困线以下。
     
   做了这个比较,很快就会发现大问题。中国这个发展,到底是什么样的结果。其实大家是希里湖涂的。只知道“发展”两个字,知道字面上的理解,发展就是增长,但发展是增长吗?我们从刚才举的这个例子,高增长 50年,农民的生活水平仍然在全球贫困线以下,从这个事实说明:“发展”不等于“高增长”;“高增长”不等于“正常的发展”。换句话讲,发展是有良性的和非良性的。非良性的发展是越多越糟糕。
     
   那么,到底什么样的发展才是正常的发展,正当的发展呢?邓小平在中国讲了一句名言,然全中国所有的官员从上到下都照抄不误,叫做“发展是硬道理”。我一直在一些讲话中说,邓小平讲错了,因为邓小平不懂什么叫“发展”。他连发展都不懂,还谈什么硬道理呢?
     
   其实,“发展”是有标准的,发展的好坏是有一个尺度,这个尺度就是谁获益。在中国谈到发展的成就的时候,很多人常常用国家的概念——中国国家的实力增强了、中国的国际地位提高了等等等等。这个时候常常就混淆了一个东西,就是把国家机器和组成这个国家的大多数国民给混在一块儿。似乎国家机器的能力增强,就是老百姓的利益增加了,其实完全不是这么回事。
     
   中国的问题恰恰就出在改革开放也好,经济增长也好,最后获得收益最大的是国家机器和国家机器里面保护的这些官僚集团,中国现在叫“ 特权阶层”,或者叫这个“官僚群体”。但是,他们获益不等于说中国的大部分国民获益,如果发展增长值被占人口百分之几的这么一小群官僚群体获益,那应该讲这个发展是失败的。
     
   首先,这个发展在中国是没有准确目标的,或者说政府心理很清楚他的目标就是让官员富起来,至于老百姓苦下去他是不管的。那么,这种情况下,官员变的越来越富,从发展中获得了绝大的好处,老百姓却得不到好处。当然,如果从一个正当性的角度来讲,发展要有正当性,那就是说只有当这种发展给 70%、80%、90%的老百姓,带来实实在在、稳稳当当,逐步提升的生活水准,这样的发展才算是有益于国家的,这个国家指的是全体国民而不是国家机器。
     
   如果按这个标准来衡量,中国的发展走上了歧途,这个歧途的标志,就是他只满足于一小撮权贵阶层的需要,而不去顾及大多数国民的需要。换句话讲,这个发展背离了社会公正,很多人认为社会公正只不过是一个口号,说说而已,需要说说,拿出来讲一下,讲完了也就拉倒了。还有人认为社会公正就是政府给贫困阶层发一点小钱,给一点施舍,救济之类的,然后就叫社会公正了。
     
   其实,社会公正复杂的多。社会公正首先指的是在一个社会里是不是不同社会群体拥有同等的政治社会权利。比方讲:选举的时候,普通人和官员是不是同样只有一票,普通人的政治权利、经济权利不会被官员剥夺。像这样的问题是社会公正的一个基本前提。中国的社会不公、收入分配不公、贫富差距扩大,其实根本原因在于政治经济权利上存在着社会不公,最后必然导致国民经济收入分配的不公。
     
   那么,这个社会不公模式下的这种经济畸形发展必然会造成一个结果,就是中国有几亿劳动力,拚命生产却不消费,或者基本上不消费,省吃捡用过的苦哈哈。那问题就来了,这几亿劳动力拚命生产出来的东西,他们自己买不起,中国是那么大一个国家,十几亿人口,其中7、8亿是这样的状况。那个产品不知道要卖给谁,如果卖不出去,那么他的生产也就没有意义了,工厂就关门。

[下一页]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