陆文文集
[主页]->[独立中文笔会]->[陆文文集]->[陆文:论顶墙头的技术要点]
陆文文集
·陆文:夜郎衙役死要铜钿
·陆文:衙役背后的监控手段
·陆文:舅妈项扣宝的丧事
·陆文:我怎样成为洋葱头的
·陆文:孙文广三根肋骨惹了谁
·陆文:锦衣卫如此保护江棋生
·陆文:杨铁锅家的贼狗
·陆文:邓小瓶拆供采当台脚
·陆文:论邓玉娇的生存困境
·陆文:今天三个协警探脚路
·陆文:二傻其人与写作
·陆文:杯弓蛇影的六四忌日
·陆文:试析逮捕刘晓波之动机
·陆文:我为何拒绝接见户籍警
·陆文:夜郎工人的生存套路
·陆文:给全国盗贼的公开信
·陆文:跟菲丽丝聊汉语词性
·陆文:夜郎权贵阅兵时的表情
·陆文:谁剥夺了江棋生的退休金
·陆文:江苏常熟强拆迁目击记
·陆文:跟菲丽丝聊强拆迁
·陆文:胡乱执政要出事的
·陆文:我党早年的征兵艺术
·陆文:论袁警官的笔录技术
·陆文:夜郎衙役频频失控
·陆文:裸聊只得结束,菲丽丝
·陆文:给中国国安局的公开信
·陆文:与文学编辑的通信
·陆文:征文如何炮制
·陆文:关于孙子安全的随想
·陆文:被断网后的尴尬处境
·陆文:断我电话网络的利与弊
·陆文:为何券商机构定赢不输
·陆文:试析刘晓波获奖之原因
·陆文:我与晓波二三事
·陆文:今日股市大跌,怪谁?
·陆文:我今天的被打经过
·陆文:李浩的多重角色
·陆文:独立笔会──荒野里的篝火
·陆文:家祭毋忘告力虹
·陆文:人鼠生存状况之比较
·陆文:论活埋的成本和可行性
·陆文:试探《相和歌·子衿》之真相
·陆文:抹黑韩寒的原因及后果
·陆文:我的插队后遗症
·陆文:持有精诚股票之历程
·陆文:跟菲丽丝聊薄喜来
·陆文:湖北鱼木寨的民生现状
·陆文:跟菲丽丝聊红朝结局
·陆文:衙役如何消遣卖淫女
·陆文:二千年之后的夜郎异象
·陆文:汗族长存不灭之诀窍
·陆文:跟菲丽丝聊网格化管理
·陆文:莫言其文及其囚徒困境
·陆文:黄粱一梦销售记
·陆文:我眼中的华西村
·陆文:扮熊猫的老公(小说)
·陆文:跟菲丽丝聊不安全感
·陆文:货币电子化(小说)
·陆文:烈日下行走于黄土高坡
·陆文:我队里的金生爷叔
·陆文:懒惰的日子
·陆文:2013年随想录
·陆文:论廖亦武的朗诵艺术
·陆文:我眼中的夜郎局域网
·陆文:我再也不敢去足浴了
·陆文:我家的缸底之龟
·陆文:我眼中的常熟美女顾春芳(定稿)
·陆文:夜郎饥荒的渐进过程
·陆文:一个小气鬼的自白
·陆文:论顶墙头的技术要点
·陆文:润之对银子的爱
·陆文:润之对女子的欲
·陆文:如何对付义和团
·陆文:润之对异己的狠
·陆文:轮管机枪的自白
·陆文:成也情色,败也情色
·陆文:我为何不去体检
·陆文:政治抵挡不住欲火
·陆文:谋害与酷刑的与时俱进
·陆文:我被开光的感受
·陆文:艳遇记(小说定稿)
·陆文:杨宝的情色点滴
·陆文:一匹雌河马的独白
·陆文:我的伴侣车文卓1
·陆文:我的伴侣车文卓2
·陆文:我的伴侣车文卓3
·陆文:我的伴侣车文卓4
·陆文:我的伴侣车文卓5
·陆文:我的伴侣车文卓6
·陆文:我的伴侣车文卓7
·陆文:我的伴侣车文卓8
·陆文:我的伴侣车文卓9
·陆文:我的伴侣车文卓10
·陆文:我的伴侣车文卓11
·陆文:我的伴侣车文卓12
·陆文:我的伴侣车文卓13
·陆文:我的伴侣车文卓14
·陆文:我的伴侣车文卓15
·陆文:我的伴侣车文卓16
·陆文:我的伴侣车文卓17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陆文:论顶墙头的技术要点

   陆文:论顶墙头的技术要点
   
    顶墙头,是文革时期县工人纠察队发明的一种刑罚。当年活动经费匮乏,其成员工薪都由原单位发放,补贴也有限,没有条件购置电棍子老虎凳拇指拷种种刑具,因此只好使用细麻绳之类的原始工具,有时甚至耗费体力,用拳头跟对手的肉体相搏。穷则思变,于是县工纠运用了一些无开支的节省体力的刑罚,比如学古罗马,令被关押者角斗,学明代的廷杖,用白蜡棍打屁股,以及顶墙头。由于笔者曾体验所谓的顶墙头,官方用语叫“深入底层,体验生活”,因此觉得写此屁文滿够格的。当然以上是一家之言,关于顶墙头的发明权,刑具学学界仍有争议,一说古代隋炀帝时就已发明,一说可追溯至商纣王年间,一说原是当代警察的创意,被县工纠借鉴或者说剽窃。究竟借鉴,还是剽窃,详见1980年《刑具杂志》第八期、第九期有关论辩。值得一提的是,该杂志第十期曾用事实举例,某次顶墙头,警察与工纠队员一同合作完成。这种说法,让人更分不清顶墙头的发明者是谁了。
   顶墙头跟另一种刑罚——扁担绑不一样,它并非一步到位,有个循序渐进的过程。就像上老虎凳,将大腿小腿用麻绳扎紧,然后朝脚后跟塞八五砖,一块一块又一块,直至五六块、六七块,只听见小腿骨咯咯咯的,似乎已经处于崩裂的临界状态。不过此过程时断时续,中间还隔有皮鞭和盘问。
    顶墙头跟上老虎凳相比,有点和风细雨,开始暴力比较隐蔽,像雾霾,让人难受,却不一下子致人死地,它基本是在威胁、纠正,直至苛求的状态下进行的。操作流程如下:叫你头顶在墙上,越靠近地面越好,身子挺直,两只脚板离墙也越远越好,这时身体跟墙壁与地面形成一个直角三角形,技术的核心要点:脚板与地面的夹角越小越好。


    第一次经历,学员都有个不适应的过程,县工纠队员都能宽容,都能耐心地纠正你的姿势,比如按按你的头,拍拍你的屁股,让你的身体成为一根直线,成为完美的直角三角形的斜边。头与墙、脚与地的夹角总加为九十度,头与地面越近,脚与墙壁则越远,结果头痛得似油井钻头像要钻进墙头,腰部也软弱得像要断裂,而小腿则如筛糠索索发抖。第一趟参与该项目的,总以为剧情到此为止,至多坚持不住瘫倒在地,没想到高潮迭起,让你出乎意料。具体说,冷不防小腿被踢了一脚,三角形顿时解体,两条直边纹丝不动,斜边却摔了个嘴啃呢。满嘴是血,鼻子疼得要命,泪水也出来了。三角形整固,再解体,如此反复,何时停止,主动权由工纠队员掌握。都说三角形有稳定性,但看它解体如此频繁,则说明其中一条边,尤其斜边,若是经不起考验,此说法就不成立。
   我比较幸运,因会一些三脚猫,直臂倒立、前手翻、侧手翻均轻车熟路,因此在第一次嘴啃泥后,吸取教训,没有复制以上所说的情景。克服的核心要点:踢你小腿,当作信号,马上侧翻,侧身着地,当然也可以屁股着地,注意要点:一定要防止后脑壳着地。
    当时没有样板戏之外的电影,又没有港澳电视剧以及KTV,县工纠队员的夜晚生活比较寂寞,比较孤独,除了出门大扫荡捉地富反坏插队青年,在某家厂食堂白吃一顿半夜饭之外,要么在总部提审几个死狗聊以解闷,所以这一幕幕演出不一定出于政治目的,要掏什么口供,有时候很可能是他们的自娱自乐。需要说明的是,他们比较随心所欲,根本不分场合,有时在夜晚的体育场司令台,有时在某农机厂食堂,有时在常熟城东派出所。
   
   江苏/陆文
   2016、12、22
   电子信箱:[email protected]
(2016/12/23 发表)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