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拈花时评
[主页]->[百家争鸣]->[拈花时评]->[回归荒凉-袁冰( 九) ]
拈花时评
·蒋中正文集(83)
·拈花一周微
·蒋中正文集(84)
·蒋中正文集(85)
·蒋中正文集(86)
·蒋中正文集(87)
·拈花一周微
·蒋中正文集(88)
·蒋中正文集(89)
·蒋中正文集(90)
·蒋中正文集(91)
·蒋中正文集(92)
·蒋中正文集(93)
·蒋中正文集(94)
·蒋中正文集(95)
·拈花一周微(上周)
·拈花一周微(本周)
·蒋中正文集(96)
·谁是造谣者-拈花蒙冤记
·拈花一周微
·蒋中正文集(97)
·蒋中正文集(98)
·蒋中正文集(99)
·蒋中正文集(100)
·拈花一周微
·蒋中正文集(101)
·蒋中正文集(102)
·蒋中正文集(103)
·拈花一周微
·蒋中正文集(104)
·蒋中正文集(105)
·蒋中正文集(106)
·拈花一周微
·蒋中正文集(107)
·蒋中正文集(108)
·蒋中正文集(109)
·蒋中正文集(110)
·蒋中正文集(111)
·拈花一周微
·蒋中正文集(112)
·蒋中正文集(113)
·蒋中正文集(114)
·蒋中正文集(115)
·拈花一周微
·蒋中正文集(116)
·蒋中正文集(117)
·声援失去自由的维权律师-唐吉田
·营救失去自由的人权律师-唐吉田
·拈花一周微
·蒋中正文集(118)
·蒋中正文集(119)
·蒋中正文集(120)
·蒋中正文集(121)
·拈花一周微
·蒋中正文集(122)
·蒋中正文集(123)
·蒋中正文集(124)
·蒋中正文集(125)
·拈花一周微
·蒋中正文集(126)
·蒋中正文集(127)
·拈花一周微
·蒋中正文集(128)
·蒋中正文集(129)
·蒋中正文集(130)
·蒋中正文集(131)
·拈花一周微
·蒋中正文集(132)
·蒋中正文集(133)
·蒋中正文集(134)
·蒋中正文集(135)
·拈花一周微
·蒋中正文集(136)
·蒋中正文集(137)
·蒋中正文集(138)
·蒋中正文集(139)
·拈花一周微
·蒋中正文集(140)
·蒋中正文集(141)
·蒋中正文集(142)
·自由亚洲电台对我的采访和报道
·拈花一周微
·蒋中正文集(143)
·蒋中正文集(144)
·蒋中正文集(145)
·各地媒体对我案件的报道
·拈花一周微
·蒋中正文集(146)
·蒋中正文集(147)
·蒋中正文集(148)
·蒋中正文集(149)
·拈花一周微
·蒋中正文集(150)
·蒋中正文集(151)
·蒋中正文集(152)
·蒋中正文集(153)
·蒋中正文集(154)
·拈花一周微
·蒋中正文集(155)
·蒋中正文集(156)
·蒋中正文集(157)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回归荒凉-袁冰( 九)


    
     时间:公元1966年8月末
   
     蒙古少女名字的汉语意思是 “ 金色的泉水 ” ,云水寒则称呼少女为金泉。他觉得,这个意境璀璨、音韵动人的名字是从他心灵的深远处飘来的 —— 深远得似乎达到了时间的边缘。

   
     金泉血缘的谱系来源于圣主成吉思汗的部落。蒙古包里那戴在金色石块上的铁盔和头饰就是她祖先最宝贵的遗物。渗出血锈的铁盔属于一位蒙古铁骑万人集群的统帅;华美的头饰则属于统帅年轻美貌的妻子。据说,这位统帅战死后,倚着裸露的岩石不肯倒下的身体上,有九十九道伤痕,他由此而获得了 “ 最美男儿 ” 的赞誉,因为,敌人刀剑雕刻出的伤痕,是英雄之美的标志。他的妻子则搂着英雄挺立的尸体,痛哭三天三夜,流尽血泪而死。自从这位蒙古美女死后,蒙古高原上才有深红的风,从落日下涌向铁锈色的暗夜,那在漫漫长夜中不停悲泣的风,就是她深情不泯的鬼魂。
   
     云水寒第一天在蒙古包里遇到的那位衰朽的老妇人,是金泉的祖母,也是还活在世上的她唯一的亲人。她家族中的男人都死了,而且死的方式也完全相同 —— 痛饮烈酒之后,骑上紫毛的双峰驼消逝在黑风暴中。那是永远的消逝。他们似乎是怀着一颗狂醉的心,一颗被烈酒烧裂、烧焦的心,到漫天风沙中,去寻找重重时间废墟之后曾经属于蒙古男儿的骄傲和荣耀。
   
     内蒙古西部大沙漠以北,外蒙古铁灰色的千里戈壁之南,这之间有一片水草丰茂的绿洲。象银色狂风般飞腾奔跃在辽远天际的祁连山雪峰上,涌下一条雪水河。河水向北流过枯黄的大漠,形成一个叫居延海的湖泊。那由金色阳光溶解的千年冰雪汇成的湖水,养育了这片清新的翠绿。绿洲就是金泉的家乡。
   
     两个月前,当局派出的一支发动 “ 文化大革命 ” 的政治工作队来到那片绿洲。他们认为,金泉的祖母保留那座古老的战盔和宝石如焰的头饰,就是追求蒙古独立的罪证。因此,他们准备逮捕老妇人,并收缴战盔和头饰。一位在当地作官的亲戚把这个信息偷偷告诉了她们。于是,按照祖母的意思,她们在一位年轻牧马人帮助下,赶着自己的驼群,越过只有风的足迹的大漠无人区,逃到这里。祖母之所以决定逃走,不是畏惧自己被逮捕,而是要为未来保存家族荣耀的最后遗迹。铁盔与头饰是残留在祖先荣耀峰巅上的最后一缕晚霞。如果那晚霞枯萎了,就意味着家族的命运将永远湮灭于荒凉的黑暗中。对于高贵而骄傲的心,丧失了荣耀的存在是不能承受的悲痛。
   
     年轻的牧马人把她们送到这里后便返回去了。近两个月来,金泉常常伫立在高高的沙峰上,遥望北方,想从干枯的风中呼吸到故乡的绿意。她还没有习惯于大漠坚硬、干裂的荒凉。
   
     金泉的身世都是她自己告诉云水寒的。讲完自己的事后,她曾问云水寒: “ 你为什么要到沙漠里来? ” 云水寒迟疑了片刻,回答道: “ 因为这里有自由……自由只在人世之外。 ”
   
     “ 自由? ” 金泉困惑地重复了一遍这个词,显然对自由的概念很陌生。然后,她深长地叹息道: “ 我逃到这里是因为没有英雄……蒙古人里已经没有英雄男儿能保护自己的女人了。 ”
   
     金泉讲完这句话后,云水寒羞愧得祈求能撕下一片千年不散的夜色,遮住自己的面容 —— 不配见到阳光的面容。因为,虽然不是蒙古人,但他也没有勇气用闪耀在雪亮锋刃上的声音,对金泉讲: “ 我会保护你 —— 我以英雄的名义请你相信! ” 只要想起走向荒凉之前目睹的 “ 红卫兵 ” 的暴行,云水寒就感到从骨头里渗出的恐惧。他再次审视自己的内心,并再次确认,那种恐惧不是因为害怕死去,而是产生于高于死亡的忧虑:自己美丽的生命会在暴行摧残下变成一堆肮脏的物质 —— 他怕自己变成丑陋。这种属于哲学意境的恐惧虽然飘散着猩红的诗意,不过,毕竟还是令他不敢自许为英雄。
   
     当时,云水寒由于羞愧而颤抖的心仍然敏感到,金泉的沉默中痛苦地战栗着燃烧的希望 —— 希望他给她以英雄男儿的许诺。然而,云水寒只能让少女的希望之火黯然熄灭。尽管那令他的羞愧迸溅出血色的痛苦,但他只能如此。因为他纯洁的少年之心,拒绝哪怕善意的谎言。
   
     久久地沉默之后,金泉把美丽的头颅转向荒凉天际的落日。那天的落日呈现出高贵的金色,那是英雄男儿心灵的色泽。落日将金泉睁大的眼睛里丰饶的泪影,辉映成迷蒙的金雾,而金雾深处,熔铁烁石的炽烈悲怆流溢出震撼猛兽之心的魅力。那是比绚丽的微笑更醉人的美 —— 生命美的极致似乎只属于高贵的悲怆。
   
     云水寒清楚,只有英雄的虎目才有资格欣赏金泉此刻的美色,而他自己的目光不配在那美的王冠上飘落。但是,他已经醉了,同长风漫游的荒原一样醉于金泉的至美。他愿自己的生命只化作对金泉悲怆之美的万年注视;他愿自己的心灵化作一缕嫣红的柔情,轻轻拭去那悲怆之上的片片血迹 —— 每一片血迹都是清纯少女对英雄的徒然期待。
   
     一天午后,金泉来到那座岩石枯红的断崖间的洞穴,给苦行僧送来一些食物和清水。同时,她告诉云水寒,祖母知道他会演奏圣主悼亡曲后,希望能听到这首乐曲。不知为什么,云水寒突然又一次想起,第一次见到那位老妇人时,自己心中涌起的冲动:当时,他急不可待地要告诉金泉,她不应当让衰朽摧残她的美色,她应当在美色凋残之前死去;让生命结束于美,这是金泉必须承担的天职 —— 不是为了他,而是为了纯洁、真实的生命概念。然而,许多天以来,他却一直没有对金泉说出这个想法。原因只在于,每次同金泉相聚,他都沉迷于忘却了生与死的金雾般的醉意之中,那种少年的 “ 情醉 ” 所达到的金色的醉意,即便是烈酒烧焦的铁石之心也无法企及。
   
     在返回居住之处的路上,金泉显得有些烦愁地望着远方,忽然轻声问云水寒: “ 你觉得今天的落日会是什么颜色? ”
   
     云水寒看到,金泉闪烁着灿烂烦愁的目光飘落的地方,炫目的阳光象金焰在大漠间流溢,于是,他说: “ 落日也许会象一块熔化的金子……。 ”
   
     “ 噢,我希望今天的落日是红的 —— 不是山丹花那种红,而要红得象火……。 ” 金泉的眼睛里摇荡起明澈的梦幻感,轻柔的语调变得炽烈起来: “ 我总梦见 —— 从很小的时候起就梦见,我陪伴一团火跳舞。那火红得让我心疼……被火搂抱着,我的身子都烧起来了,烧得骨头都疼。可是,我不哭,我怕眼泪浇灭了火,我不愿意它熄灭。只因为它是我的舞伴,只因为它红得让我心醉……那种红呵,我只在落日上看到过。 ”
   
     金泉讲述的梦境使云水寒记起,几年前,他想到生命会由于死而腐败时,曾决定要把自己的生命埋葬在火焰里,以免由于腐烂而变得丑陋。此刻,他突然明白了,自己根本没有必要提醒金泉应在衰朽摧残她的美色之前结束生命,因为,金泉与火焰共舞之梦,同他要把自己的生命埋葬在火焰中,以求得超越腐烂的净化的观念,都是基于对于生命美的深挚的爱恋。
   
     傍晚时分,云水寒和金泉回到那个沙丘环拥的湖边。金泉的祖母已经坐在蒙古包前的一块褐色的驼毛毡上迎候他们,她的面前排列着三只样式古老、花纹华丽的金杯。老妇人显然是特意换上了一件宝石蓝的从未穿过的蒙古袍,不过,这并不能给她痛苦佝偻着的枯瘦的身形,增添生命的气息。老妇人被皱纹切碎的脸和稀疏的灰发,使她的头颅看起来象一块枯草覆盖的风裂的石灰石,仿佛只要有一阵疾风吹过,那石灰石便会颓然破碎。云水寒不禁怀疑,这位老妇人衰朽的生命是否还有被音乐感动的能力。随即他又感到自己的这种怀疑是残酷的。
   
     云水寒在老妇人身前单膝跪下,打开琴盒,取出小提琴,却没有勇气转过身去,面对落日。他怕看到的不是红色的日球,而那会令金泉失望。
   
     老妇人艰难地摆动了一下枯枝似的胳膊,示意金泉将一只金杯献给云水寒。云水寒沉醉地注视着金泉清澈的眼睛,将金杯中的液体一饮而尽。当心陡然燃烧起来时,他才意识到自己喝下的是有火焰之魂的烈酒。不过,即使在烈酒焚心的炽烈感中,云水寒仍然不敢回眸遥望落日。于是,下意识之间,他的视线迎向了木门洞开的蒙古包。
   
     蒙古包内象千年的时间一样沉重的阴影,被落日的余辉烧成了暗红色。蒙古包内,戴在一对金色石块上的巍峨战盔和华贵头饰从阴影中凸现出来,犹如坚硬而陡峭的血壁上的浮雕:铁黑色的战盔上流溢着金蛇似的火焰,令人想起英雄的悲怆;头饰间的宝石闪烁明灭,宛似蒙古美女绚丽燃烧的泪影。
   
     “ 呵 —— ,今天的落日定然深红如心灵的圣火! ” 云水寒突然这样确信,并象风一样迅捷地将面容转向落日。在大漠那如同万里波涛的金色遗骸一样动荡起伏的地平线上,巨大的日球呈现出荒蛮而又高贵的深红,那是属于雷电点燃的猛兽之血的色泽。
   
     深红的落日使无边的大漠那辽远的死寂,变成了凝重而辉煌的期待。老妇人举起金杯,将满溢的烈酒倒入干裂的双唇间。而她佝偻的身体渐渐挺直了,直得象沙糜竹的枝杆 —— 成吉思汗铁骑就曾用这种植物挺直坚硬的枝杆,制作追风的长箭。云水寒早已听懂了那覆盖在大漠死寂之上的对于圣洁诗意的期待。他走上一座形如残破的金色王冠的沙峰,开始用小提琴,不 —— ,是用他的心灵,为属于落日的 “ 美丽凋残 ” 的哲理,演奏圣主成吉思汗悼亡曲。
   
     序曲过后,云水寒立刻惊喜地发现今天的琴声变得丰饶了;紧接着,他意识到,那是因为老妇人和蒙古少女在伴随琴声吟唱。由于对这首乐曲太熟悉了,就象熟悉自己的灵魂,所以,云水寒能够在操琴的同时,注意倾听歌声。
   
     “ 太阳陨落,漫天金色晚霞就是他的遗嘱;英雄诀别生命,漫游万里的风就是他不死的灵魂。晚霞凋残,无边的黑夜遮盖草原;英雄生命的圣火熄灭了,满天繁星就是蒙古女人永远不干的泪……。 ” 这两句诗一样的歌词,随着乐曲的韵律被反复吟唱。
   
     老妇人的吟唱声苍茫而高亢,闪耀着炫目的荒凉情韵;少女的声音则丰盈而深沉,飘荡着华美的悲愁。云水寒为此而震惊了。他难以相信,老妇人衰朽的生命里还会残存着如此璀璨的声音;他也没有想到,金泉那妖娆得近乎纤细的身体中,竟然有如此深沉的意境,深沉得犹如渗入铁灰色岩石的暗红的晚霞。
   
     云水寒第一次在演奏圣主悼亡曲时让自己的凝注离开辽远的落日,转向身旁的景象。那位老妇人的身影首先进入他的视野。原先覆盖在她形象上的衰朽之态已经荡然无存。她盘膝坐在羊毛毡上,挺直的身体随着乐曲的韵律而生机盎然地摇曳,就象沉醉于轻风中的翠绿的小白桦树;而她干枯的眼睛竟变得波光盈盈,明亮似深情的少妇。

[下一页]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