姜维平文集
[主页]->[独立中文笔会]->[姜维平文集]->[请特朗普关注美国公民王健民案]
姜维平文集
·薄熙来忘了李庄?
·薄熙来和“瑜伽女”
·中共的底线究竟在哪里?
·诚实的错误——《文汇报》内幕之十一
·许宗衡受贿金额“缩水”是“死缓”的前奏?
·范止安印象
·侯德健唤醒了“六四”的记忆
·中国的母亲节
·艾未未能判刑吗?
·停唱红歌,救救母亲
·温家宝去意已决?
·平反“六四”,习近平的历史使命
·能不杀的不要杀
·6月11日:薄熙来“逼宫”
·李庄出狱,薄熙来如何应对?
·薄熙来的红书与汪洋的幸福书
·农妇走好,天堂里没有骗子
·《文汇报》的表叔时代——文汇报内幕之十二
·薄熙来践踏宪法又一铁证
·薄熙来逼宫失败
·遣返赖昌星有助于中国反腐
·薄熙来故伎重演
·归与不归
·薄熙来与闻世震
·艾未未听到了两个声音
·廖亦武被拒出境之我见
·死亡之吻,撼动人心
·死亡换取的城建太沉重
·胡锦涛打败了薄熙来
·重庆李俊惊曝薄熙来打黑内幕
·张云枫的另一面——香港《文汇报》内幕之十三
·李俊与李庄,都使薄熙来受伤
·赖昌星案件的启示
·薄熙来管住王立军了吗?
·薄熙来占据了“道德高地”?
·薄熙来为什么公开抢劫李俊?
·遗忘了孩子就没有了未来
·新闻界的李庄继续坐牢
·贪官判刑后都赞成新闻自由?
·冉云飞获释与北岛还乡
·大连万人抗议,要求清算薄熙来
·我很想成为江南/姜维平声明
·中共应从善如流把大连定为政治改革特区
·证词:薄熙来的“共同富裕”
·望着林顿远去的身影
·大连又火上浇油?
·王立军造假的真实目的
·贪官爱当性奴
·薄熙来吃蛋糕与分蛋糕
·911给世界留下了什么?
·唐军处理大连PX官民双赢
·曹天问政,意义何在?
·薄熙来赶考不合格
·陈伟华痛斥薄熙来是叛徒?
·中国进入君弱臣强的时代?
·温家宝绝地反击,薄熙来另起炉灶
·邓恳救不了薄熙来
·孙中山成了一杆旗
·胡锦涛没来,胡锦星代劳?
·重庆沃尔玛事件的两面性
·薄熙来鼓吹的“大下访”是真的?
·薄熙来利用罗淙钓鱼
·赵长青说,李俊不是黑老大
·汪洋能斗过薄熙来?
·薄熙来的哀鸣
·薄熙来要发动军事政变?
·薄熙来吹捧李岚清为了啥?
·罗豪才帮助薄熙来擦皮鞋
·薄熙来拢络“网络水军”
·汪洋大胆地往前走
·北大投靠薄熙来?
·校车,警车与跑车
·薄熙来打黑,株连九族
·薄熙来是不是大汉奸?
·黄奇帆的谎言与薄熙来的厚脸皮
·中加政客的“二人转”
·日本官员为什么看重薄熙来?
·今日《红岩》谁来写?
·薄熙来枉法追诉的又一例证
·李庄申诉,意义重大
·徐鸣调动说明了什么?
·薄熙来搞“追逃”,意欲何为?
·“乌坎事件”照亮了中国未来的道路
·张永祥与李修武
·3·19枪击案是一个阴谋?
·薄熙来为什么要杀死王紫绮?
·两面派的孔雀开屏
·薄熙来打黑,抢钱买官
·薄熙来破坏法治的新动向
·温家宝把握最后的机会
·重庆的牛皮吹破了!
·薄熙来入常,中国要遭殃
·薄熙来入常,中国将遭殃
·金正恩是扶不起来的阿斗
·薄熙来目光短浅吗?
·马英九的台湾梦是什么?
·赵长青为什么流泪
·一样的孩子,不一样的命运
·东阳富姐案尽显贪官本色
·薄爷爷的孙子梦
·请不要在我文章里强插广告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请特朗普关注美国公民王健民案

   请特朗普关注美国公民王健民案
   姜维平
   今年7月26日,中國深圳市南山区法院對香港政論雜誌《新維月刊》和《臉譜》創辦人王健民、咼中校涉嫌非法經營案一審宣判,兩人都被判为有罪。按照我所熟知的惯例,判决生效以后,如果嫌犯不提出上诉,应在一两周之内发往监狱服刑,既然王健民与莴中校等人表示认罪,就应当如此,但奇怪的是,至今王健民还被羁押在看守所里,我打过多次电话讯问他的下落,但他的太太不接电话,他的律师也反常地婉拒我的采访,只有他在美国的弟弟透露说,虽然,看守所允许他的太太会见一次,但他哥哥没有发往监狱,其他事情一概不知,这令我愤怒愕然,是谁在继续践踏国家的法律法规,他们要达到什么目的?万般无奈,我呼吁美国新当选的总统特朗普能关注王健民案。
   王健民和咼中校均為香港永久居民,也都曾在香港《亞洲周刊》工作。但王健民还是美国公民,他的太太也拥有美国绿卡,而且,他們的出版業務開設在擁有更大言論自由空間的香港,并銷往中國內地,这根本没有触犯香港的法律,也符合国际上通行的言论自由和出版自由的准则,作为美国总统,理所当然地应当保护自己的公民,他没有理由保持沉默。据美联社7月28日报道,美国国务院发言人约翰•柯比星期三(7月27日)在例行记者会上证实,美国公民王健民(英文名James Wang)自从2014年在中国被捕以来,美方曾多次要求中国准许美国外交官员探视王健民,并准许美方出席他的审判,而这些请求都被拒绝。美方将继续向中国提出探视王健民的要求,以便向他提供领事服务。
   但现在时间已过去近半年,美国总统和国务卿都将换人,过去两面派的希拉里惯于忽悠中国人,一方面把“民主人权”挂在嘴上过瘾,一方面对中国的经济实惠垂涎三尺,这种左右奉承讨好的伎俩既伤害中国人民向往民主自由的感情,又助长专制政权肆意践踏人权的嚣张气焰,这也是她背离普世价值而被选民唾弃的原因之一,但愿特朗普讲点信用,办点好事,一方面我支持他与中国进一步发展贸易,增进友谊;另一方面我也鼓动他向专制政权施压,能落实美国国务院的承诺,督促中国当局尽快释放著名记者,我的好朋友王健民。在我看来,这比吃一碗川菜“麻辣烫”要重要得多。


   其实,王健民案是一起彻头彻尾的冤案,是类似中国文革的反革命集团案,现年63岁的王健民是香港政论杂志《新维月刊》和《脸谱》的创办人,这两本杂志时常登载揭露中共高层内幕的“扒粪文章”,其中最典型的一篇文章《薄熙来传》的部分章节,就是由这家舆论阵地首发的,我是这篇文章的作者,薄熙来的倒台与此有关,这说明他有功无过,更是无罪,只因他还刊发一些揭露广东省地方高官的贪腐丑闻,同时还披露国安部内部的一起极为敏感的间谍案,并卷入周永康下属及中海油总经理罗中伟的案件,尤其是首次报导总理李克强的病情,引起广东封疆大吏,同样是“共青团派”的胡春华的忌恨,故被中国官场的权势者上下联手做局,投入监狱,而牵强附会的证据不值得一驳,中国一些断了脊梁骨的所谓法学专家的鹦鹉学舌,不能改变它的冤案实质,美国总统特朗普应当抓住这一典型案子,向国际社会展示强硬而公正的与奥巴马不同的态度,这是我的深切的期待。
   众所周知,台湾是中国不可分割的一部分,作为候任美国总统,特朗普应当坚持“一个中国”的原则,他礼节性地回应蔡英文的电话,没有这个必要,一定会触犯中国人的普遍的感情,有这个精力瞎扯蛋,不如干点实事,关注中国日益恶化的人权状况,美国自己的公民在香港履行宪法赋予的神圣权利,被中共的不独立公正的法院判刑,这是不能令人容忍的,中国方面以王健民持有香港回乡证入境为托词,不承认他是美国公民,这是没有道理的,他既是香港公民,又是美国人,这种双重身份,许多港人都有,之所以不被考虑,是基于奥巴马的软弱和希拉里的狡诈,我所赞扬过的“以诚实打败希拉里”的特朗普,理应把贸易和人权挂钩,既要实行与中国连手促进经贸发展的壮举,又要显示逼迫中国改善人权的决心,因为现在的特朗普,不仅是世界闻名的亿万富豪,而且是美国第45届总统。
   我想,特朗普之所以未上任就闹笑话,可能与其阅历有关,他的团队没有组建到位,一些了解中国的智囊还不便给他出主意,他过去是一个生意人,又是一个酷爱女色的男子汉,自然被麻辣烫伤,这也不奇怪,我奉劝他深入研究一下王健民案,它是一个非常典型的压制言论自由,破坏“一国两制”的案件,后来发生的铜锣湾书店案,以及香港占中,港独,人大释法,均与此有关,现在,中共高层对香港事务的处理,明显地存在两种意见,梁振英下台已足证这一观点,与其被蔡英文的花言巧语误导,走进与中国全面对抗的陷阱,不如举一反三,抓住美国公民王健民的文字狱,做一篇漂亮的“大文章”,特朗普必须明白:一方面中国人民急切地要摆脱中共“一党专制”的统治,要民主,自由和司法公正;一方面国人要坚决维护国家的统一,民族的团结和社会的稳定,而这一切正是王健民创办《新维月刊》和《脸谱》的宗旨。
   据了解,在深圳南山区法院一审的法庭上,王健民被指控非法经营、串通投标、行贿3项罪成,共判刑5年3个月、罚款20万元;呙中校则非法经营罪成,判刑2年3个月、罚款5万元,王、呙当庭表示服判。助理编辑刘海涛被判刑2年、缓刑3年,王妻徐中云被判刑1年、缓刑2年,2人亦被指控非法经营罪。之所以是这种结果,是官方施压造成的违心表述,而判其妻同罪并缓,是貌似软性的具有很大欺骗性的乱法行为,因为这样,可以利用人性的普遍存在的弱点,逼迫他们就范。另据王健民代表律师陈南沙在28日表示,曾到看守所会见过,他的健康还行,他表示认罪不上诉,大约10天后被转移到监狱服刑。在我看来,按照规定,一般看守所的杂役工作,只安排两年以下短刑的囚徒承担,他的余刑还有两年多,显然不符合条件,他之所以没有成行,可能是官方担心较为宽松的监狱环境不利于封锁消息。也就是说,他们最怕的是新闻报导,而特朗普应当利用这一点,督促有关方面发声,交涉,这就抓住了中国贪官污吏徇私枉法的软肋。而美籍的王健民一旦获释,对特朗普是最大的加分。
   2016年12月14日于多伦多。
   美国自由亚洲电台12月14日首发。
   更多文章请看作者博客:www.jiangweiping.com
   联系作者:pwj1955@gmail.com,姜维平网站2017年将成为专为会员服务的网站,敬请关注, 附带声明:不参加任何政治组织和活动,不接受任何组织的捐款与资助,不平反不返回中国。
(2016/12/14 发表)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