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金光鸿文集
[主页]->[百家争鸣]->[金光鸿文集]->[美国必须赎罪]
金光鸿文集
·亚洲人管亚洲人的事 --我的中国亚洲战略思维和未来世界格局构想之四
·我对人类未来政体的构想
·谁的领土也不是多余的 --我看普京七言
·搁置争议,共同开发是最愚蠢的选择,是懦夫行为
·支持琉球独立建国
·日本必须就侵华战争向中国道歉并赔偿损失
·安不纳(纳土纳)群岛属于中国
·要真相 --俄罗斯人不配跟中国人谈远东历史
·强硬不必用不友好的姿态来表示 --我的外交策略
·一个统一的、民主的朝鲜半岛符合中国的利益(二)
·欢迎阿萨姆邦和曼尼普尔邦加入中华大家庭
·未来民主中国南亚战略
·中華聯邦共和國關於中印邊界衝突的立場----中華聯邦共和國總統令(第一號
·未來民主中國立場:必须追究缅甸军政府的反人类的暴行
·敬告馬來西亞政府:那我們來替你管好了!
政治家修为
·秋日杂感:做一个高贵的反叛者
·秋日杂感二 放下苦难,无畏前行
·秋日杂感三 政治家与政客
文化杂谈
·要爱护人民的爱国热情
·那些猥琐的中国人
·人生没有退场机制 --致香港同胞兼与王丹胡平书
·金光鸿:大学就应该学会读书思考 否则白上了 --读《易中天:大学就应该
·骄傲的中国人
·誰主風流? --自撰對聯若干聊以自娛
·當仁不讓--對聯賞析二
·哲学的贫困 信仰的贫困
·做一个内心强大的人 --兼论中国人为什么好内斗
女性问题
·谁来保护中国女人 --抗日战争纪念文章
·习近平将走向全面独裁,作好革命准备
·女人们,回厨房去吧 --忧国忧民系列
·珍惜人生 享受生活 --忧国忧民系列
·女子无才便是德(外一篇)
·男子有德便是才
·你们难道不希望这个世界变得好一点点?
传统哲学
·小人和女子的美德 --我解《论语》一则「唯女子与小人为难养也」
·从“以直报怨”和“以德报怨”说开去
·自从我来到了美国 --我读《论语》之「有道则现、无道则隐」
·由体育训练之魂说开去 --兼论中国传统修炼文化与儒道入世出世之争
·我读老子(二)--老子三宝
·我读老子(一)
·中国会乱吗?--浅析孔子三德之一“勇”
·“君子固穷,小人穷斯滥也” --我读《论语》一则
·儒学入门(上) --我解《论语⋅学而第一》开篇
·儒学入门(下) --我解《论语⋅学而第一》开篇
·仁者之恶—我读《论语》之“年四十而见恶焉”
·从子贡赎人与子路受牛说开去(第五次修订)
·游方律师(最后修订版)
·取法贵乎上续篇--我读《论语》之“君子恶居下流”续篇
·取法贵乎上--我读《论语》“君子恶居下流”
·當仁不讓--對聯賞析二
·试论孔子的孝道--我读《论语》之“三年无改于父之道”
南海问题
·关于南海仲裁案的声明
·金光鸿律师关于南海问题的几点个人看法
·国际仲裁在解决政治争端中的作用
·对海牙仲裁法庭“南海仲裁案”裁决的几点看法
·解决南海争端的唯一出路
·金光鸿律师关于中菲南海会谈(即将)的几点建议
·南海那几个破岛……
美国
·恶法是法吗? --金光鸿律师声援戴维斯女士(Ms. Kim Davis)
·法律不得违背善良风俗
·就马总统登太平岛告美国政府
·把土地还给人民 --强烈抗议美国政府逮捕俄勒冈示威者
·控枪是愚蠢的、疯狂的,奥巴马果然是白痴
·警告美军:不要在中国主权海域或领空从事军事活动
·未来中国不结盟 --给美国的温柔一刀
·美国人究竟想干什么?
·美国必须赎罪
·美国正在堕落,奥巴马是白痴
·打君子仗,不打小人仗--对川普在习川会谈期间对叙利亚实施军事打击的解读
·给川普進一言
·特朗普意欲何为?
·美国立宪原则的失落--加州关于“庇护州”议案的修改涉嫌歧视性立法
·班农出使中国见王岐山的使命
·控枪是愚蠢的,案发后应该检讨的是政府政策
·支持美國各州人民拿回主權
·关于美国联邦政府对本国和中国人民行暴政的几个案例
·敬告美国政府:把回国后或受酷刑者遣返是需要承担法律责任的
·写在美国“隐形总统”班农辞职后
最新
·中国的精英们要在政治上成熟些,更成熟些 --点评资中筠讲话
·君子之争
·不想当官的民运不是好民运
·我的革命的思想基础
·习近平不是一个有担当的人
·搞政治不是打群架 --我的一点个人感想兼评六四民运
·对习近平及习共的最后一击
·英雄来救美
·伸头也是一刀,缩头也是一刀 --2015年世界人权日我呼吁全民起义
·金光鸿律师致范将军书
·追随李洪志先生得永生 追随金光鸿律师得水牛
·必须将朝核问题上升到终结共产极权制度的高度
·欢迎对号入座
·目前的形势和我们的策略及未来的方向
·我要競選中華民國第十四任總統
·卖国中共:你不行,就让位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美国必须赎罪

美国必须赎罪
   
   金光鸿律师
   
   

   这是我今天11小时前转载在脸书上的一篇阿波罗网站(http://tw.aboluowang.com)上题为《首曝白宮密檔:六四屠殺死10,454人 20圖慎入》的文章上的一个帖子,现转载于我的博讯博客之“告别中共再造共和”栏目,以飨读者,图有修订。
   
   全文如下:
   
   美国六四反应迟钝,后对中共镇压法轮功又没有得力的措施遏制,表现软弱,现在对中国人民反抗共产主义暴政的运动又没有给予有力的支持,没有尽到一个负责任的大国对中国人民应当承担的道义责任,这且不说,美国还一再为了中国跟邻国的领土之争伤害中国人民的感情,损害中国的国家尊严,这是犯罪,美国必须为此赎罪!
   
   美国东部时间二零一五年六月二十六日星期五下午8:43
   
   附:
   首曝白宮密檔:六四屠殺死10,454人 20圖慎入
   【阿波羅新聞網 2015-06-05 訊】
   八九年六四屠城的死傷數字,廿五年來有不同說法。
   翻查當年美國白宮的機密檔案,發現華府曾透過中方戒嚴部隊線人,獲悉中南海內部文件,評估六四死傷民眾,多達四萬人,當中10,454人被殺。近日有冷血者歪曲史實,臉不紅眼不眨大大聲話「六四沒有死人」,這個數字就是鐵證。
   
   華府的機密檔案,同時點名揭露由楊尚昆家人指揮的解放軍第二十七集團軍,要為大規模流血負責,皆因六四凌晨這支軍隊持最具殺傷力武器,在天安門廣場見人就殺,包括其他部隊因而觸發解放軍內鬥。
   此外,美國原來早就知道,當年五月廿日北京實施戒嚴,江澤民已被鄧小平欽點接班,屠城時江澤民亦身處北京。
   八九六四發生時,美國總統是老布希,他卸任後在老家德州開設了布希檔案館,按《檔案法》儲存他在任時的白宮文件。本刊從布希檔案館取得二千多頁六四相關檔案,它們是八九民運爆發至六四開槍前後,由美國派駐世界各國的領事撰寫,再傳回白宮的心臟「白宮戰情室」(White House Situation Room),供布希及其內閣官員,掌握廿五年前天安門的局勢。
   
   白宮戰情室是一個約五千尺的地下室,供美國總統及其掌管國家安全的幕僚,討論機密國防事務並作出軍事決策,房間有全球最先進的通訊設備,可即場對全球美軍作出指揮部署。三年前,美軍槍殺拉登,時任國務卿希拉里在房間驚訝掩嘴的相片,就是攝於白宮戰情室。
   本刊取得的白宮戰情室檔案,有如維基解密,揭示廿五年前美國的外交官,都會擔當情報人員,在其派駐地域為八九民運收風。而這些已公開的文件,大約一半由時任美國駐華大使李潔明(James R. Lilley)在北京撰寫,部分來自時任駐港總領事安德遜(Donald M. Anderson)。李潔明及安德遜,在民運爆發後四齣跟線人溝通,以掌握中南海情報,其中一份聲稱是中方內部評估六四死傷人數文件,以及解放軍第廿七集團軍屠城的細節,以往從未公開。
   
   線人掌握中方密函
   六四的死傷人數有多個版本,中國紅十字會曾指出,死亡人數在二千六百至三千人之間,這個數字亦曾在白宮文件出現。但當年六月十六日,美國駐港總領事館,收到中方戒嚴部隊線人引述一份聲稱是中共官方內部文件,提到六月三至四日,在天安門及長安街,有八千七百二十六人被殺。六月三至九日,在天安門以外的北京城,有一千七百二十八人被殺。換言之,合計共一萬零四百五十四人被殺。至於受傷人數,則為二萬八千七百九十六人。美方認為,線人可靠,他提供的數字可參考,但卻無法查證檔案原文。美方特別點出,解放軍廿七軍要為六月三至四日,天安門屠城造成大規模傷亡負責。其中一份出處被遮蓋的文件(基於國家安全理由),在八九年六月五日傳回華府,仔細提及廿七軍的背景和殺人部署。
   
   廿七軍多文盲
   美方引述線人指出,廿七軍當時是最可靠及服從的部隊,因指揮官名叫Yang Jianhua,而他是楊尚昆弟弟、時任解放軍總政治部主任楊白冰(又名楊尚正)的兒子。這位Yang Jianhua十分神秘,翻查廿五年前的報導,雖然有提及廿七軍具楊尚昆家族背景,但沒有提及Yang Jianhua這個人。他多年來的身份亦沒有曝光,找不到其中文名及下落。文件提及,廿七軍屬特別部隊,由農民組成,百分之六十的軍人都是文盲。廿七軍軍營在距離北京四小時車程的石家莊,當日入城前,軍人獲告知是到北京做訓練,起行前十日他們都不準看新聞。而入城途中,軍人又獲通知將參與巡遊又有得上鏡,他們因而感到興奮。廿七軍在五月廿日、即實施戒嚴當日抵達京城,此時軍人獲通知戒嚴是因「有人在街頭搞叛亂」,而他們入城時的確遇上人群阻擋,但卻不知道這些民眾是爭取民主的老百姓。入城後,廿七軍用了四日時間熟習京城的道路環境。而除了廿七軍,其他瀋陽及成都的軍隊,亦在戒嚴後陸續抵達,但只有廿七軍具備最有殺傷力武器,包括:坦克、裝甲車、彈藥、催淚彈、噴火器等。
   
   亂搶掃射一千學生
   白宮檔案提到,六月四日凌晨屠城時,中南海西側的六部口,發生了殘酷殺戮。正當民眾阻擋軍人去路時,駕著裝甲車的廿七軍為求前進,竟盲目四處衝撞軍人路人,廿七軍的裝甲車手更向民眾開槍,不惜鋪出血路前進。有份開槍的一名裝甲車軍官,事後在醫院內疚得求別人把他殺死。
   抵達天安門後,軍人將學生與民眾分開,學生獲告知,他們須於極短時間離開廣場,學生以為有約一小時,怎料廿七軍只給予他們五分鐘,過後便開始大屠殺。裝甲車輾過學生、婦孺,在廣場見人便殺,因廿七軍收到指令:「不可以讓任何人逃走、也不可以讓任何人生存。」殺戮完畢,他們就用推土機清理屍體,再將屍體燒掉。
   美方的文件又記載了一些骸人聽聞的故事:大約一千名學生,獲軍人告知可以躲到北京飯店附近的正義路,學生抵達後,即遭埋伏的軍人亂搶掃射。
   廿七軍的救護車,抵達天安門廣場欲支援部隊,卻被如瘋子的同僚殺死。
   有廿七軍成員,向美方的線眼透露,他們之所以要狠狠地殺人,因為他們必須要服從上級的屠城指令,否則,他們自身難保一律格殺勿論。因此,廿七軍對著其他軍人,亦一律無放過,殺、殺、殺。
   
   解放軍內鬥
   白宮文件引述該不具名的線人表示,有瀋陽軍官,得悉隊友被廿七軍殺害,徒手走到廿七軍的裝甲車前,大腿隨即中槍,他倒地時說:「你們為何要這樣做?我們都沒有武器啊。」線人又指,有怒髮衝冠的瀋陽軍人特地趕返老家拿武器,之後再到北京跟廿七軍拚死。而新疆、江西、山東的部隊,亦自發到北京跟廿七軍打過。記者翻查八九年的報導,發現除提及廿七軍,軍營在河北保定的三十八軍亦被指是屠夫,不過,美國已開檔文件卻未有說明他們在六四當晚的行動,只說開槍前三十八軍有入城。而在六月三日,美方掌握入城的解放軍,多達二萬五千人,軍車約五百輛。當時,解放軍的內鬥原來十分激烈,美方情報提及,負責北京地區的指揮官,拒絕向外來軍隊提供水、食物、住宿。而廣州的司令更曾經違抗上頭指令,拒絕到北京開會。美方的情報員更一度指出,可能會爆發內戰。雖然籠里雞作反,但無影響中南海保安,裝甲車圍著深宮兩圈布防。
   
   軍隊進駐《人民日報》
   此外,解放軍的槍口原來曾經對準官媒《人民日報》。駐華大使李潔明六月五日發出的情報提到,有二百名解放軍,在六四前夕已進駐《人民日報》報社。文件引述消息指出,《人民日報》曾經拒絕刊出《解放軍報》的社論,而英文《中國日報》的編輯,亦拒絕刊出「反革命」、「暴徒」等字眼。因此,軍方會否對報社動武,引起美國關注。而解放軍進駐官媒的事,以往未見有史料提及。翻查八九年六月四日的《人民日報》,最終在頭版右下角,刊出了《解放軍報》社論「堅決擁護黨中央決策,堅決鎮壓反革命暴亂」。不過,《中國日報》六四當日卻未見刊出該社論,而六月五日頭版只有一段鎮壓的相關新聞,題為「Martial law troops are ordered to firmly'restore order'」,內文未見有「Counter-Revolutionary」字眼。
   
   江澤民六四在北京
   江澤民在六四後上位,原來在開槍前,美國已接獲情報指,江澤民會是接班人。八九年江澤民是上海市委書記,五月中旬民運浪潮卷至上海,民眾矛頭都指向江澤民,皆因支持改革的上海《世界經濟導報》,因發表「悼念胡耀邦同志座談會」的三萬字報導而被江澤民整肅。美方在八九年五月十八日的文件指出,江澤民當時下落不明、未有露面,更一度估計他因民眾抗議可能會被祭旗。直至五月廿六日,美國駐港總領事安德遜向華府彙報,指從一名聲稱與江澤民家族有聯繫的香港商人口中得知,江澤民將取代趙紫陽,出任中共總書記。該名商人曾與江澤民在美國留學的兒子通電(註:當年江綿恆在費城Drexel University留學),商人聲言曾叫江子勸諭其父不要接棒,因歷任總書記胡耀邦、趙紫陽都無好下場,上位猶如政治自殺。不過,商人引述江子說,知道父親的難處,但父親因愛國,故會接受任命。美方在六四後更知悉,早在五月廿日戒嚴實施,江澤民已被鄧小平欽點接替趙紫陽。而江之所以被選中,因為他處理《世界經濟導報》夠狠,緊隨《人民日報》四二六社論「必須旗幟鮮明地反對動亂」之定調。該香港商人形容江澤民是個小心、謹慎、實際的機會主義者。但也有上海線人向美方指,江為人自大不聽意見,卻不介意做鄧小平的扯線公仔。美方文件更揭露,江澤民在六四前一個多星期,人已在北京跟李鵬及楊尚昆討論局勢。六四後,江澤民跟他的副手、上海市市長朱熔基說:「北京死傷的軍人多過平民。」但答應不會在上海開槍。
   
   「保住」溫家寶
   除了江澤民,鄧小平這位太上皇的動向,當然是關注重點,但美國掌握的不算多。除了提及他開槍前曾到武漢、上海(有指是調配軍隊),五月廿八日,美方曾聽說鄧小平有心臟病,六月五日就獲告知,鎮壓前半周他已入三O一醫院,有說他是中風,甚至有謠言說他已死。直至六月九日,鄧小平在中央電視台新聞節目現身,美方才估計他可能是故意在開槍期間「隱形」並傳死訊,目的是要將殺人之罪推給李鵬及楊尚昆。至於鄧小平與趙紫陽之間的角力,美方獲悉,趙紫陽五月十九日到廣場探望學生後,鄧小平曾在黨會議中提出要將趙紫陽加諸「反革命」罪行,但原來不獲黨內支持,其他人曾建議趙紫陽的罪名為「推行改革開放失職」,這次輪到鄧反對,因他擔心自己有天也會被加諸這條新罪。美方又聽聞,鄧小平在五月廿四日前,已口頭下令要鎮壓,但最後簽名拍板出兵者是楊尚昆。而屠城後,鄧小平為制衡楊尚昆的權力,故意保住趙紫陽的部下,包括溫家寶及田紀雲。

[下一页]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