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金光鸿文集
[主页]->[百家争鸣]->[金光鸿文集]->[国际仲裁在解决政治争端中的作用]
金光鸿文集
·果敢人不打果敢人?--兼论蒋介石为何丢掉大陆
·治军先治心--军事笔记四
·枪杆子里面不能出人权?
·谁是今日中国之甘地/孙中山/华盛顿?
·也谈暴力革命
反抗策略
·革命是唯一的选项
·中国需要一次华盛顿似的革命 --我对中国目前时局的分析系列
·中国需要一次华盛顿式的革命(二)
·中国需要一次华盛顿式的革命(三)
·压垮中共骆驼背的最后一根稻草在哪里?
·把监狱填满
·谁有能力接管中国?
·当今天下,舍我其谁?!
·不要寄望于当政者 --我的一点说明
·建议各省独立建国,再造共和
·告共军官兵起义书
·告全民起义书
·守土有责
·大丈夫斗智不斗力--写给我的律师同行们和反共战友们
·从维权人士到革命者的转变
·从杨佳袭警和内华达民兵起义说开去--反抗暴政策略研究
·我对越南“暴力反华”事件的几点看法--反抗暴政策略研究
·非暴力不合作--全民起义方略之一
·关于解决六四问题的具体方案
·警惕自乱阵脚
·谁通谋略?
·我们的目标
·《把监狱填满》续
·全民争普选权--金光鸿律师告大陆同胞书
·必须解体中共 --我对法轮功学员诉江的一点看法
国策建议
·多研究些问题,少谈些主义 --写在中国共产党成立九十二周年
·多研究些问题,少谈些主义系列--关于冀中星首都机场自杀性爆炸案之我见
·反腐乃不智之举 --致习、李、王公开书
·敦促中共“还政于民”的呼吁书
·强烈建议废除重婚罪和一胎制
·一个非常有害的治国理念
·一言可以丧邦
·马英九习近平二零一五年新春贺词点评
·中国目前的困境和出路
·中国目前的困境和出路(二)
台湾问题
·全民争自由--致马英九总统的一封公开信
·中华民国何去何从?台湾何去何从?……
·中华民国是扶不起的阿斗
·强烈要求中国国民党向全体中华儿女谢罪
·偏安还是共和?
·民意是民主政治的基石--关于台湾反服贸抗议脸文汇编
·就“太阳花学运”案提请台湾同仁注意
·金光鸿律师告台湾同胞书
·奉劝马英九总统辞职以谢台湾同胞
·金光鸿律师严重关注马政府遣返大陆异议人士
·关于『习马会』我的一点看法
·劝马英九先生起兵反共书
·海峡两岸关系探讨
·请中华民国总统府郑重考虑前总统马英九先生的提议
·良知是最高的法律 --对台湾高等法院认定四名大陆异议有罪一案的解读
·台湾人民是我见过的世界上最好的人民 --谨以此文献给2016西洋愚人节
香港问题
·谋万世还是谋一时 --关于香港局势我的一点看法
·谁能决定香港的命运?
新加坡
·没有亚洲价值,只有普世价值 --盘点李光耀先生遗产
果敢相关
·支持果敢独立建国
·领袖的远见最重要 --向果敢及缅甸掸邦众民族进一言
·何以安中缅边境?
·缅甸同部分反政府武装的停火协议是城下之盟
·缅甸军政府涉嫌种族歧视,搞民主乃欺世盗名
·决不止是果敢必须独立建国的心理学探讨
·强烈支持克伦人民争取民族自由的愿望
·强烈关注果敢单方面宣布停火
·究竟是谁在祸国殃民? --果敢问题系列
·呼吁全球解体缅甸军政府
·再论缅北问题之出路
·命运掌握在自己手里 --致缅北各少数民族书
·如何安南缅之修内才能安外
·建议克钦诸邦再造联邦
·肉食者鄙
国际战略
·呼吁全球解体俄罗斯
·一个自由的、统一的朝鲜半岛符合中国的利益
·一个自由的缅甸符合中国民主派的利益
·中俄友好的前提
·金光鸿律师告四邻书
·中国必收回安不纳(“纳土纳”)群岛主权
·中国的真正对手是俄罗斯 --我的中国远东战略和世界格局构想之一
·中国的第二个对手是日本 --我的中国东亚战略和未来世界格局构想之二
·中國的第二個對手是日本續--我的中國
·亚洲人管亚洲人的事 --我的中国亚洲战略思维和未来世界格局构想之四
·我对人类未来政体的构想
·谁的领土也不是多余的 --我看普京七言
·搁置争议,共同开发是最愚蠢的选择,是懦夫行为
·支持琉球独立建国
·日本必须就侵华战争向中国道歉并赔偿损失
·安不纳(纳土纳)群岛属于中国
·要真相 --俄罗斯人不配跟中国人谈远东历史
·强硬不必用不友好的姿态来表示 --我的外交策略
政治家修为
文化杂谈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国际仲裁在解决政治争端中的作用

   国际仲裁在解决政治争端中的作用
   
   金光鸿律师
   
   


   今天中午,在美国之音中文网(www. voachinese.com)上读到一篇题为《台湾学者呼吁蔡英文政府接受南中国海国际仲裁结果》的文章,觉得很荒唐。
   
   联想到台湾自一九四九年以来,六十年,混到今天这个地步,丢了联合国创始会员国的席位不说,邦交国也弄得只剩下一些鸟都不生蛋的穷国,在一应国际事务中还唯美国马首是瞻,看来,学界的理论水平之低,思想之平庸,智库不智也是一个主要原因。
   
   因为我有一个基本的观点,就是,任何政治行为和军事行为都是理念和观念的产物,而学界是直接生产理念和观念的。
   
   考虑到该文刊登在美国之音中文网上,而美国之音是美国政府办的,而且,把这么一篇逻辑上相当荒唐的文章登在美国之音上,这就令我很警觉美国之音的立场和美国政府的立场了,故特撰此文以回应,希望引起中国精英们的警觉。
   
   原文如下:
   
   一
   
   我说台湾中华民国为什么混到今天这个样子,原来是有学界的原因,这帮台湾学者把政治问题跟法律问题混淆了。
   
   海牙国际仲裁庭在没有通知中华民国参与仲裁的情况下,裁决事项明显侵犯了中华民国的利益,这是一个程序不公的裁决,没有法律效力,可以申请有执行管辖权的法庭撤销(我怀疑有没有这样的国际法庭来执行这个裁决),这是法律问题。
   
   而跟中国大陆切割,这是一个政治问题。
   
   现在,这帮台湾学者仅仅为了跟中国大陆切割,就建议台湾接受一个明显程序不公的国际裁决,这是把政治问题跟法律问题混淆了。如果不是出于政治目的,这帮台湾学者的智商和判断能力,还有逻辑思维能力和学养确实很成问题。
   
   二
   
   无论是台湾也好,中国大陆也好,当然是可以运用国际司法仲裁这个平台来启动某些政治争端的解决程序的,但其作用也仅此而已,如果说要完全依赖国际司法裁决来解决国与国的争端,吾未见其可,因为,这样一来,就将国与国之间的政治争端表面化了,加剧了彼此之间的对抗和冲突,也损害了国与国之间的友谊,使两国和两国的国民直接产生了对立情绪,不利于外交斡旋和政治解决,这是其一。
   
   其二、国与国之间的政治争端通过国际司法裁决来解决,其实是不太合适的,过于迷信这个方法,只会加剧冲突,这是因为国与国的争端往往是很微妙的,处理好这样的争端需要更多的政治智慧和权变,而司法裁决一般只认死理。
   
   我的观点,用国际仲裁来解决政治争端,最多只能作为一种政治上的策略来用,而不能当真的。
   
   是为记。
   
   美国东部时间二零一六年七月二十日星期三中午1:39
   附:
   台湾学者呼吁蔡英文政府接受南中国海国际仲裁结果
   2016.07.20 20:38
   
   http://www.voachinese.com/a/voa-news-taiwan-scholars-call-for-cai-to-accept-the-rulling-20160720/3426891.html
   
   张永泰
   台湾教授协会举办南中国海仲裁座谈会
   
   台湾学者呼吁蔡英文政府接受南中国海国际仲裁的结果,并且与中国大陆的立场切割。
   
   伸张权益
   
   台湾智库副执行长赖怡忠
   
   台湾智库副执行长赖怡忠表示,台湾政府应该接受南中国海国际仲裁的结果,以便未来可以透过更多类似的国际法律渠道来伸张台湾的权益。
   
   他说:“一方面可以把我们独立主权的地位获得彰显,同时也可以用这个东西获得其他跟国际国家合纵连横的机会。”
   
   赖怡忠还说,对台湾而言,国际法律战是地缘政治成本相对较低,又能保有主权主张的重要方式,政府应该组织一个专业团队来因应。
   
   台湾教授协会星期三举办一场名为“勿任意[仲裁]南中国海仲裁案”的座谈会,出席学者就台湾近来的因应作为提出评论。
   
   台湾总统蔡英文日前首次召开国安高层会议,并裁示坚持南海诸岛属于中华民国,仲裁判断对太平岛地位的错误认定,对台湾的不当称谓,已经严重损害台湾权利,因此绝不接受,也主张这项仲裁判断对中华民国不具法律拘束力。
   
   这项会议也对后续发展提出5项做法,包括捍卫渔权、多边协商、培养海洋法人才、邀请各国学者赴太平岛进行研究,以及推动太平岛成为人道救援中心和运补基地。
   
   错误裁判?
   
   台湾国立清华大学科技法律研究所副教授黄居正
   
   专门研究国际法的台湾国立清华大学科技法律研究所副教授黄居正表示,台湾政府不应该在没有提出完整说明及对应之前,就任意指称这项裁判是错误的认定。
   
   他说:“多数的国际裁判,除非法官自己本身有舞弊、受诈欺胁迫,或是裁判之后发现新事实,这个时候当事国才可以要求主张这样的裁判无效,否则这个裁判就具有拘束力。”
   
   黄居正副教授还指出,国际仲裁机构的法官在国际法上享有崇高的地位,称他们的判决是误判或有政治考量与国际常识有很大差异。
   
   切割中国
   
   台湾教授协会秘书长许文堂
   
   台湾教授协会秘书长许文堂表示,蔡英文政府在南中国海主权的议题上,必须停止再提1947年的南海诸岛概念,才能和中国的立场进行切割。
   
   他说:“我不明白民进党在选举前、选举后,甚至到了总统就职的那一天,还一直在拒绝接受92共识这个虚构的一中原则时,为何自己又掉入这个一中的陷阱呢?”
   
   许文堂还指出,目前领土及名称的纠纷,主要的源头就是中华民国的宪法,未来应该透过全台湾人民的意志制定一部新的宪法。
   
   台湾国立政治大学国际法学研究中心研究员宋承恩表示,台湾在野党国民党要求政府划定太平岛200海里经济水域的建议根本不可行,因为相关国家在这个范围内都有岛礁,不仅可能引发纠纷,在维护上也不符合成本效益。
   
   宋承恩研究员还指出,既然目前国际仲裁庭的结果已经公布,相关各方应该遵守,让法律而不是实力来解决争议。
   
(2016/12/20 发表)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