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金光鸿文集
[主页]->[百家争鸣]->[金光鸿文集]->[国际仲裁在解决政治争端中的作用]
金光鸿文集
·再论缅北问题之出路
·命运掌握在自己手里 --致缅北各少数民族书
·如何安南缅之修内才能安外
·建议克钦诸邦再造联邦
·肉食者鄙
·我必要踏平缅甸!
·金光鸿律师支持缅北联军的军事行动
国际战略
·呼吁全球解体俄罗斯
·一个自由的、统一的朝鲜半岛符合中国的利益
·一个自由的缅甸符合中国民主派的利益
·中俄友好的前提
·金光鸿律师告四邻书
·中国必收回安不纳(“纳土纳”)群岛主权
·中国的真正对手是俄罗斯 --我的中国远东战略和世界格局构想之一
·中国的第二个对手是日本 --我的中国东亚战略和未来世界格局构想之二
·中國的第二個對手是日本續--我的中國
·亚洲人管亚洲人的事 --我的中国亚洲战略思维和未来世界格局构想之四
·我对人类未来政体的构想
·谁的领土也不是多余的 --我看普京七言
·搁置争议,共同开发是最愚蠢的选择,是懦夫行为
·支持琉球独立建国
·日本必须就侵华战争向中国道歉并赔偿损失
·安不纳(纳土纳)群岛属于中国
·要真相 --俄罗斯人不配跟中国人谈远东历史
·强硬不必用不友好的姿态来表示 --我的外交策略
·一个统一的、民主的朝鲜半岛符合中国的利益(二)
·欢迎阿萨姆邦和曼尼普尔邦加入中华大家庭
·未来民主中国南亚战略
·中華聯邦共和國關於中印邊界衝突的立場----中華聯邦共和國總統令(第一號
·未來民主中國立場:必须追究缅甸军政府的反人类的暴行
·敬告馬來西亞政府:那我們來替你管好了!
政治家修为
·秋日杂感:做一个高贵的反叛者
·秋日杂感二 放下苦难,无畏前行
·秋日杂感三 政治家与政客
文化杂谈
·要爱护人民的爱国热情
·那些猥琐的中国人
·人生没有退场机制 --致香港同胞兼与王丹胡平书
·金光鸿:大学就应该学会读书思考 否则白上了 --读《易中天:大学就应该
·骄傲的中国人
·誰主風流? --自撰對聯若干聊以自娛
·當仁不讓--對聯賞析二
·哲学的贫困 信仰的贫困
·做一个内心强大的人 --兼论中国人为什么好内斗
·奇文共欣赏之旅美随笔(三)--居家生活
·做一个内心强大的人 --兼论中国人为什么好内斗
·貞女抗暴?野外婚禮? --《詩經》“野有死麇”賞析
女性问题
·谁来保护中国女人 --抗日战争纪念文章
·习近平将走向全面独裁,作好革命准备
·女人们,回厨房去吧 --忧国忧民系列
·珍惜人生 享受生活 --忧国忧民系列
·女子无才便是德(外一篇)
·男子有德便是才
·你们难道不希望这个世界变得好一点点?
·允许男子纳妾可以救中国 --忧国忧民系列
·我为什么到现在还是光棍?
·中国没有男子汉,女人要负全部责任?
·事夫如天--對聯賞析三
传统哲学
·小人和女子的美德 --我解《论语》一则「唯女子与小人为难养也」
·从“以直报怨”和“以德报怨”说开去
·自从我来到了美国 --我读《论语》之「有道则现、无道则隐」
·由体育训练之魂说开去 --兼论中国传统修炼文化与儒道入世出世之争
·我读老子(二)--老子三宝
·我读老子(一)
·中国会乱吗?--浅析孔子三德之一“勇”
·“君子固穷,小人穷斯滥也” --我读《论语》一则
·儒学入门(上) --我解《论语⋅学而第一》开篇
·儒学入门(下) --我解《论语⋅学而第一》开篇
·仁者之恶—我读《论语》之“年四十而见恶焉”
·从子贡赎人与子路受牛说开去(第五次修订)
·游方律师(最后修订版)
·取法贵乎上续篇--我读《论语》之“君子恶居下流”续篇
·取法贵乎上--我读《论语》“君子恶居下流”
·當仁不讓--對聯賞析二
·试论孔子的孝道--我读《论语》之“三年无改于父之道”
南海问题
·关于南海仲裁案的声明
·金光鸿律师关于南海问题的几点个人看法
·国际仲裁在解决政治争端中的作用
·对海牙仲裁法庭“南海仲裁案”裁决的几点看法
·解决南海争端的唯一出路
·金光鸿律师关于中菲南海会谈(即将)的几点建议
·南海那几个破岛……
美国
·恶法是法吗? --金光鸿律师声援戴维斯女士(Ms. Kim Davis)
·法律不得违背善良风俗
·就马总统登太平岛告美国政府
·把土地还给人民 --强烈抗议美国政府逮捕俄勒冈示威者
·控枪是愚蠢的、疯狂的,奥巴马果然是白痴
·警告美军:不要在中国主权海域或领空从事军事活动
·未来中国不结盟 --给美国的温柔一刀
·美国人究竟想干什么?
·美国必须赎罪
·美国正在堕落,奥巴马是白痴
·打君子仗,不打小人仗--对川普在习川会谈期间对叙利亚实施军事打击的解读
·给川普進一言
·特朗普意欲何为?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国际仲裁在解决政治争端中的作用

   国际仲裁在解决政治争端中的作用
   
   金光鸿律师
   
   


   今天中午,在美国之音中文网(www. voachinese.com)上读到一篇题为《台湾学者呼吁蔡英文政府接受南中国海国际仲裁结果》的文章,觉得很荒唐。
   
   联想到台湾自一九四九年以来,六十年,混到今天这个地步,丢了联合国创始会员国的席位不说,邦交国也弄得只剩下一些鸟都不生蛋的穷国,在一应国际事务中还唯美国马首是瞻,看来,学界的理论水平之低,思想之平庸,智库不智也是一个主要原因。
   
   因为我有一个基本的观点,就是,任何政治行为和军事行为都是理念和观念的产物,而学界是直接生产理念和观念的。
   
   考虑到该文刊登在美国之音中文网上,而美国之音是美国政府办的,而且,把这么一篇逻辑上相当荒唐的文章登在美国之音上,这就令我很警觉美国之音的立场和美国政府的立场了,故特撰此文以回应,希望引起中国精英们的警觉。
   
   原文如下:
   
   一
   
   我说台湾中华民国为什么混到今天这个样子,原来是有学界的原因,这帮台湾学者把政治问题跟法律问题混淆了。
   
   海牙国际仲裁庭在没有通知中华民国参与仲裁的情况下,裁决事项明显侵犯了中华民国的利益,这是一个程序不公的裁决,没有法律效力,可以申请有执行管辖权的法庭撤销(我怀疑有没有这样的国际法庭来执行这个裁决),这是法律问题。
   
   而跟中国大陆切割,这是一个政治问题。
   
   现在,这帮台湾学者仅仅为了跟中国大陆切割,就建议台湾接受一个明显程序不公的国际裁决,这是把政治问题跟法律问题混淆了。如果不是出于政治目的,这帮台湾学者的智商和判断能力,还有逻辑思维能力和学养确实很成问题。
   
   二
   
   无论是台湾也好,中国大陆也好,当然是可以运用国际司法仲裁这个平台来启动某些政治争端的解决程序的,但其作用也仅此而已,如果说要完全依赖国际司法裁决来解决国与国的争端,吾未见其可,因为,这样一来,就将国与国之间的政治争端表面化了,加剧了彼此之间的对抗和冲突,也损害了国与国之间的友谊,使两国和两国的国民直接产生了对立情绪,不利于外交斡旋和政治解决,这是其一。
   
   其二、国与国之间的政治争端通过国际司法裁决来解决,其实是不太合适的,过于迷信这个方法,只会加剧冲突,这是因为国与国的争端往往是很微妙的,处理好这样的争端需要更多的政治智慧和权变,而司法裁决一般只认死理。
   
   我的观点,用国际仲裁来解决政治争端,最多只能作为一种政治上的策略来用,而不能当真的。
   
   是为记。
   
   美国东部时间二零一六年七月二十日星期三中午1:39
   附:
   台湾学者呼吁蔡英文政府接受南中国海国际仲裁结果
   2016.07.20 20:38
   
   http://www.voachinese.com/a/voa-news-taiwan-scholars-call-for-cai-to-accept-the-rulling-20160720/3426891.html
   
   张永泰
   台湾教授协会举办南中国海仲裁座谈会
   
   台湾学者呼吁蔡英文政府接受南中国海国际仲裁的结果,并且与中国大陆的立场切割。
   
   伸张权益
   
   台湾智库副执行长赖怡忠
   
   台湾智库副执行长赖怡忠表示,台湾政府应该接受南中国海国际仲裁的结果,以便未来可以透过更多类似的国际法律渠道来伸张台湾的权益。
   
   他说:“一方面可以把我们独立主权的地位获得彰显,同时也可以用这个东西获得其他跟国际国家合纵连横的机会。”
   
   赖怡忠还说,对台湾而言,国际法律战是地缘政治成本相对较低,又能保有主权主张的重要方式,政府应该组织一个专业团队来因应。
   
   台湾教授协会星期三举办一场名为“勿任意[仲裁]南中国海仲裁案”的座谈会,出席学者就台湾近来的因应作为提出评论。
   
   台湾总统蔡英文日前首次召开国安高层会议,并裁示坚持南海诸岛属于中华民国,仲裁判断对太平岛地位的错误认定,对台湾的不当称谓,已经严重损害台湾权利,因此绝不接受,也主张这项仲裁判断对中华民国不具法律拘束力。
   
   这项会议也对后续发展提出5项做法,包括捍卫渔权、多边协商、培养海洋法人才、邀请各国学者赴太平岛进行研究,以及推动太平岛成为人道救援中心和运补基地。
   
   错误裁判?
   
   台湾国立清华大学科技法律研究所副教授黄居正
   
   专门研究国际法的台湾国立清华大学科技法律研究所副教授黄居正表示,台湾政府不应该在没有提出完整说明及对应之前,就任意指称这项裁判是错误的认定。
   
   他说:“多数的国际裁判,除非法官自己本身有舞弊、受诈欺胁迫,或是裁判之后发现新事实,这个时候当事国才可以要求主张这样的裁判无效,否则这个裁判就具有拘束力。”
   
   黄居正副教授还指出,国际仲裁机构的法官在国际法上享有崇高的地位,称他们的判决是误判或有政治考量与国际常识有很大差异。
   
   切割中国
   
   台湾教授协会秘书长许文堂
   
   台湾教授协会秘书长许文堂表示,蔡英文政府在南中国海主权的议题上,必须停止再提1947年的南海诸岛概念,才能和中国的立场进行切割。
   
   他说:“我不明白民进党在选举前、选举后,甚至到了总统就职的那一天,还一直在拒绝接受92共识这个虚构的一中原则时,为何自己又掉入这个一中的陷阱呢?”
   
   许文堂还指出,目前领土及名称的纠纷,主要的源头就是中华民国的宪法,未来应该透过全台湾人民的意志制定一部新的宪法。
   
   台湾国立政治大学国际法学研究中心研究员宋承恩表示,台湾在野党国民党要求政府划定太平岛200海里经济水域的建议根本不可行,因为相关国家在这个范围内都有岛礁,不仅可能引发纠纷,在维护上也不符合成本效益。
   
   宋承恩研究员还指出,既然目前国际仲裁庭的结果已经公布,相关各方应该遵守,让法律而不是实力来解决争议。
   
(2016/12/20 发表)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