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金光鸿文集
[主页]->[百家争鸣]->[金光鸿文集]->[再论缅北问题之出路]
金光鸿文集
·中共是如何掠夺国民财富的?
·我谈“天灭中共”这一文化现象--兼答内蒙古阿尔山市陈国东警察
·我为中共党员说句公道话—我的一份辩护词
·政府能为我们做什么?
·“中国不能乱”是个伪概念
·从价值取向上告别中共--告别中共宣言书系列
·放手即是生路 --二零一三年岁末致习近平先生夫妇及全球华人
·《放手即是生路》续 --二零一四年春节前夕致习近平先生夫妇及全球华人
·告别中共宣言书
·从道德旨归上告别中共--告别中共宣言书系列
·从信仰角度上告别中共--告别中共宣言书系列
·我为温总计-告别中共宣言书
·经济改革是个伪概念
·点评《李敖十评毛泽东》 --写在毛泽东忌辰37周年
·告王歧山王大人书
·习近平,回家生儿子去吧--谨以此文献给二零一六年西洋愚人节
时评
·写在“六四”二十四周年--谨以此文献给那些坚守自己信念的人们
·写在“四二五事件”十四周年--谨以此文献给那些信奉真、善、忍的人们
·英雄乎? 犬彘乎? --二零一四年新年致习近平先生
·为自由而战--关于夏俊峰案的几点思考
·中国网民很生气--关于转发微博司法解释的几点思考
·什么才是真正的自由?--为纪念曼德拉而作
·从习近平王歧山之“正能量”说开去
·关于胡石根、高瑜、徐友渔、浦志强、刘荻等公民 被刑拘的严正声明
·我看习八条—从习近平之“正能量”说开去(二)
·全民争自由--致习近平先生的一封公开信
·112人太少,只够组建一个国会上院
·让党媒姓它的党,我们不稀罕
·中国有个大爷村
·天厌之!天厌之!--对考拉事件的回应
·金光鸿律师致范将军书
·把江泽民、习近平送到俄罗斯去
·强烈抗议中俄南海军演
·国外没有更好地治疗,但国外有尊严
·只想自己好何过得好,不顾他人死活和尊严
·君子之争(二)--好人做到底,送佛送到西
·谁也不能让博讯关掉
法律
·律师的职业精神
·律师的政治家品德
·关于联大违反《联合国宪章》侵犯中国民国人权的法律意见书
·我和杨澜女士谈幸福--兼论律师思维
·论律师的品格修养
·关于中共涉嫌构成“灭绝种族罪”和“危害人类罪”的法律意见书
·从法律的功能说开去--兼论知识分子的使命
·简谈中共“八二宪法”的本质--兼谈五不搞七不讲的合(伪)宪性
·妨碍司法公正的四大毒瘤及其对治措施--中国司法改革黑皮书下篇
·关于中国法治现状的几点思考
·光荣乎?责任乎?
·含泪泣劝陈瑞华教授--谨以此文献给贵阳小河案的刑辩律师团队
·《集会游行示威法》违宪性问题之我见
·律师从来都不是一支破坏性的力量
·谁有资格审判薄熙来
·司法改革倡议书
·“死嗑派”律师是中国律师的典范
·为自由而战 --关于夏俊峰案的几点思考
·我的司法改革路线图-中国司法改革黑皮书系列
·吁请国际刑事法院引渡李鹏、江泽民、胡锦涛、习近平的声明
·中国司法改革黑皮书上篇-我的司法改革之道
·中国网民很生气 --关于转发微博司法解释的几点意见
·站台教授 --评王振民朱苏力关于“法治”的论述
政治理念
·我来给马英九、习近平上堂历史课
·中国人“立”了吗?--浅析中共的外交政策
·再论国家的强大是政治上的强大
·国家的强大是政治上的强大
·扶正袪邪:反腐乃不智之举续
·从习近平的《自述》看其治国理念和风格
·中国人为什么缺乏思考力和行动力--论领袖人物的个性与国民性
·民主不仅仅是一种理念
·什么才是真正的自由?--为纪念曼德拉而作
·民强则国强
·人能弘道,非道弘人
·没有了你,祖国将什么都不是
·自由万岁--写在DC法轮功学员在中共驻美国大使馆前抗议中共抓捕北京法轮功学
治国方略
·民强如何强?
·善政不如善教---谨以此文献给沦陷六十四周年的同胞
·把持枪权还给人民
·从持枪权说开去 --兼论起义和其它
·自由中国大宪章(草案)
·自由中国宣言书
·关于未来民主中国的国歌和国旗的问题
·我期待这样一个中国--我的中国梦
·我的治国理念
·我的外交战略思维提要
·我的政见,给同盟军支招及其他
·中国农业何去何从?
军事
·民强则兵强 --军事笔记二
·上下同欲者胜--军事笔记三
·攻心为上--军事笔记一
·打桥牌可以救中国--兼论战争的策略和艺术
·我再给同盟军支一招:用脑子打仗!
·果敢人不打果敢人?--兼论蒋介石为何丢掉大陆
·治军先治心--军事笔记四
·枪杆子里面不能出人权?
·谁是今日中国之甘地/孙中山/华盛顿?
·也谈暴力革命
·守土有责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再论缅北问题之出路

再论缅北问题之出路
   
   金光鸿律师
   
   

   这是昨天中午与一个网友在网络上的讨论内容,征得友人同意,现转发于此,以飨读者,为安全起见,故隐去友人真实姓名。
   
   “我”是本人,“友”是网友,为方便阅读,略有编辑。
   
   友:我前段时间去了一趟德宏,到了中缅边境但因故没有去到克钦控制的缅北。
   
   我:现在缅北的问题不是军事问题,而是政治问题。
   
   缅北也是军政府,他们没有政治方面的人才。
   
   这是没有出路的。
   
   昂山素姬似乎也没有民族治理的思路。
   
   请问你有什么收获没有?说来听听
   
   友:同意你的看法
   
   我:其实缅北的问题我看得很清楚。
   
   友:你说来听听
   
   我:只有缅北各少数民族形成政治或军事联盟,来抗衡缅甸军政府。
   
   则缅甸和平有望,联邦建国有望。
   
   缅北各少数民族不要非留在缅甸联邦内。
   
   各自独立建国也可以。
   
   关键是他们迈不出这一步。
   
   最近他们一个什么会,决定也是决不退出缅甸联邦。
   
   友:寻求独立是唯一的选择,否则一定会被吃掉
   
   我:这样绑在一起,缅甸也不会安宁
   不是你吃掉我,就是我吃掉你,结果,只能是打来打去
   就是分开,各搞各的,
   然后觉得可以联合就联合,不可以联合就先把自己过好
   现在过不好,又非要搞在一起,这就跟夫妻关系是一样的原理
   互不信任,又非要搞在一起,结果就成了现在这个样子
   大家都过不好
   
   友:他们任何单独的一家都无法抵御缅军的进攻、因此我认为现在必需几家“反政府武装”像当年美利坚的十三个州联合起来迫使缅甸政府同意独立,成立另外一个独立于缅甸之外的邦联…
   
   我:是啊!
   
   我就是这个设想。分开先把各自过好,然后双方看看再下一步怎么办,愿意再结合结合,不愿意结合就按国与国之间的关系再处理跟缅甸的关系,这不是可进可退的事吗?
   
   友:以下这篇文章可以参考一下,请您读一下
   
   我们了解美国吗? 我们了解什么是宪法与宪法精神吗?…
   
   随着美国的强大, 美式文化的浸染, 美国历史的一些事实, 几乎成了全世界的共同常识, 例如, 走到哪里大家都知道美国建国于一七七六年, 例如, 走到哪里大家都知道美国第一任总统, 美国的「 国父」 , 是乔治· 华盛顿, 例如, 走到哪里都有很多人知道华盛顿之伟大, 其中包括了他当了两任总统之1 后, 坚持拒绝再连任, 立下了美国总统顶多只当八年的惯例.
   
   那么容我追问一句: 华盛顿担任美国总统的任期, 是从哪一年到哪一年? 这个问题比较少人能够准确回答了, 如果按照上面的两项常识加起来推断,应该很多人会推断华盛顿是一七七六年就任总统, 两任八年之后, 在一七八四年卸任。
   
   这个答案不对, 而且还差得蛮远的, 历史事实是: 华盛顿于一七八九年就职, 八年之后, 一七九七年卸任, 怎么会这样? 国家成立于一七七六年, 第一任总统却要到一七八九年才就职? 难道意谓着从一七七六年到一七八九年, 长达十三年的时间中, 美国没有总统? !
   
   是的, 那段时间中, 美国没有总统。
   
   那段时间中美国不只没有总统, 那段时间中我们所知道、 所认识的美国, 根本不存在美国国庆, 也就是美国的建国纪念日, 是七月四日, 源自于一七七六年七月四日所发生的事。
   
   那一天发生的关键历史事件, 是「 签署『 独立宣言』 」 一般我们在中文称之为『 独立宣言』 的这份文件, 其原文的完整标题是: The unanimous Declaration of the thirteen united States of America , 中文, 是「 美洲十三州联合发表的一致宣言」 。
   
   还要注意一下其大小字体的变化运用, 那个时代的习惯, 和今天的德文一样, 名词大写, 其他字小写另外, 重要的字字体放大,不重要的就相对缩小, 所以我们知道一件关键的事: united 这个字没有大写, 只是用来形容这些州的团结态度, 并没有和States of America 」 结合在一起, 构成后来我们熟悉的「 美利坚合众国」 -- United States of America 。
   
   换句话说, 『 独立宣言』 是以州为单位签署, 联合发表的, 各州一致表示不愿继续接受英国殖民统治, 宣张其独立于英国之外的权利。
   
   然而签署并没有「 美利坚共和国」 , 各州只是在对抗英国, 相应英国主张独立这件事上, 联合表态、 联合行动。
   
   『 独立宣言』 签署时, 还没有后来成为专有名词的United States of America , 文献中united 这个字是of the thirteen united 的一部份, 写得特别小,表示没那么重要。
   
   也就是说, 这时候并未出现、 存在一个新的国家, 『 独立宣言』因而绝对不是宣布美国独立, 而是宣布北美十三州独立于英国殖民法律之外, 不再受到英国法律和政治管辖这十三州明确且强硬地伸张自己「 独立且自由」 的地位, 签署这份文件时十三个州也都出于个别的「 独立且自由」 立场, 所以才要在文件上标榜「一致」 , 十三个政治体一致同意。
   
    如果这十三州已经结合为一体, 成立新的国家, 就不会、 不需要「 一致」 !
   
   再仔细一点看, 今天我们习惯译作「 州」 的这个字一state , 其原文是带有政治主权意味的, 在别的上下文脉络中, 也经常被译为「 国家」 。
   
   回到历史现场, 一七七六年真正发生的关键大事, 是原本隶属于英国的十三个殖民地, 这时重新将自我定位为十三个states, 十三个独立的政治实体, 然后十三个政治实体出于「 独立且自由」 的选择, 联合在一起对抗英国。
   
   北美洲十三个殖民地有着很不一样的渊源, 很不一样的性质。
   
   北部新英格兰地区的殖民地, 建立得最早, 主要由清教徒组成, 他们是一群为了坚持宗教信仰, 不能见容于英国, 不愿忍受继续在英国生活, 因而远渡重洋的人。
   
   南部的殖民地却不是如此, 南部势力最大的殖民地, 叫Virginia;南部最有名的城市, 叫Charleston . 前者源自Virgin Queen , 英国女王伊莉莎白一世, 后者源自于英国国王查理二世, 这个地区和英国相对关系友善、 密切, 正式取得了英国王室给予的特许状开发的, 来到这个地区的人, 发展了大庄园, 进行大规模的农业,显然他们对世俗财富与权势的关心, 远超过宗教信仰和死后去向。
   
   来源不同、 性质各异的十三个殖民地到了这时候集体被英国政府连续加税的措施, 英国国会拒绝容纳北美殖民地选出议员的态度给激怒了, 他们意识到必须团结起来, 反抗英国得寸进尺的压榨先联合对抗英国。
   
   然后十三个新独立的州, 才来思考、 安排彼此之间的关系。
   
   一七七七年, 十三个连署『 独立宣言』 的州, 另外签订了「 Articles of 『 邦联条款」 , 订定十三州联合行动的纲领Confederation, 十三个州组成了Confederation , 邦联, 而不是United States of America。
   
   美利坚合众国. 『 邦联条款』 的订定, 不是出于任何一国的提案主导, 更没有一份新国家未来愿景在其背后, 毋宁是被当时的现实条件给逼出来的。
   
   而对『 独立宣言』 , 英王乔治三世非但没有退让, 还强势地派遣了两万名英军来到北美, 选择了武力镇压「 反叛者」 的立场, 扩大战争。箭在弦上, 十三州不得不更进一步整合, 来准备眼前的武装冲突。
   
   电影『 王者之声』 ( King 's Speech ) 描述一九三六年, 乔治六世即位前后所发生的事, 其中有一段在英国以外不太能引起注意的小细节, 说话结巴无法演说、 无法广播的乔治六世对亦师亦友的演说教练发泄他的恐慌与挫折感, 其中一句激动的台词说的是: 「 如果做不到, 我会变成另外一个乔治王. 」 「另外一个乔治王」 , 意指他无法追随他爸爸乔治五世的辉煌功业, 而被人比拟为乔治三世, 乔治三世是英国历史上公认的失败国王, 而他最为恶名昭影的失败, 当然就是丢掉了北美殖民地。
   
   乔治三世缺乏政治智慧与政治手腕, 无法取得北美殖民地的信任, 恶化了危机, 升高了冲突, 迫使十三州不得不进一步团结应战。让十三个殖民地紧紧结合在一起, 谁也不敢离开这个团体,单独面对当时世界上数一数二的英国军力, 情况推着十三个殖民地朝着组织化的方向走, 还来不及想清楚怎样的组织模式最好最适合之前, 危机迫使他们必须先正式组织起来。
   
   我:现在可好,双方非要绑在一起,缅北不肯脱离缅甸,缅甸也不愿缅北自治……
   
   友:但是仅仅一个克钦要独立难度实在太大甚至不大可能,因为太小而且被缅甸和中国包围,而且北面的印度也是一个威胁。因此要联合诺凯等几个反缅武装联合独立。诺开有出海口…
   
   我:必须有出色的政治人才和擅长调停的人来达成这个目标
   
   友:这次佤邦虽然已在名义上被招安,但随着缅军单方面用军事手段解决其他几个地方武装,使得鲍司令不得不再次联合其他武装抵抗缅军…
   
   我:还可以为将来中国大陆的未来积累一些经验。
   
   搞得跟当年苏秦张仪的合纵联横了。
   
   友:如果佤邦不联合其他等待他只是早死还是晚死的问题
   
   我:是的。
   
   缅北必须走当年苏秦合纵抗秦的路子
   
   友:脱离缅甸的邦联需要一个强有力并符合普世价值和有能力主导其他几个地方的武装的政治实体,单克钦还没有这个力量,其他更没有能力。
   
   我:要人才,要有苏秦那样的人才。
   
   我自己倒是行,但一个我在美国,第二个中国大陆的事情对我来说是主要的,我是不能分心的,我必须密切关注。
   
   要是能找到志同道合的合作伙伴就好了
   
   友:大陆方面的问题现在根本无法解决,参与缅北的独立事业是一个战略选择,你有这方面负担也有能力,完全可以考虑…
   
   我:恩,可以不妨考虑你的建议,但需要缅北方面有善意的合作意向,并且主意得他们自己拿的。
   
   只是不知他们现在是怎么想的?
   
   友:你在美国有足够的条件可以与他们负责外部事物的副司令直接联系,当然有人地方一定很复杂,也需要谨慎。
   
   不过一定要低调,即时你有能力也要一步步获得信任和支持。
   
   你对基督教信仰怎么看?
   
   我:先等等看再说,这个事不取决于我,取决于缅北人的决心有多大,只要他们大旗一举,我相信,比我有才干的人大有人在。
   
   信仰自由啊,人有选择自己信仰的自由啊
   
   友:事实上他们现在已危难,当然还没有到最危险的时候,因此如果他们有足够预测能力,他们会不惜一切寻求获得各路人马的支持。
   
   我:不是。我说的是他们似乎还没有想好怎么做,我认为,他们应该举起民族独立的大旗,他们如果想留在缅甸联邦内,那就是他们的内部事务,别人不好介入的,最多就是道义支持。
   
   当年美国独立战争为什么有法国人支持,就是因为那是美国独立战争,现在缅北是内战,性质不同的,所以我说,先等等看。
   
   友:事实当年法国人支持十三个州独立时,还是英国的内部事务。我认为,不在于他们有没有树立独立的大旗,而在于有多少人愿意支持他们独立。显然他们也想独立,但没有实力没有人支持,他们不敢而已。

[下一页]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