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金光鸿文集
[主页]->[百家争鸣]->[金光鸿文集]->[亚洲人管亚洲人的事 --我的中国亚洲战略思维和未来世界格局构想之四]
金光鸿文集
·一言可以丧邦
·马英九习近平二零一五年新春贺词点评
·中国目前的困境和出路
·中国目前的困境和出路(二)
台湾问题
·全民争自由--致马英九总统的一封公开信
·中华民国何去何从?台湾何去何从?……
·中华民国是扶不起的阿斗
·强烈要求中国国民党向全体中华儿女谢罪
·偏安还是共和?
·民意是民主政治的基石--关于台湾反服贸抗议脸文汇编
·就“太阳花学运”案提请台湾同仁注意
·金光鸿律师告台湾同胞书
·奉劝马英九总统辞职以谢台湾同胞
·金光鸿律师严重关注马政府遣返大陆异议人士
·关于『习马会』我的一点看法
·劝马英九先生起兵反共书
·海峡两岸关系探讨
·请中华民国总统府郑重考虑前总统马英九先生的提议
·良知是最高的法律 --对台湾高等法院认定四名大陆异议有罪一案的解读
·台湾人民是我见过的世界上最好的人民 --谨以此文献给2016西洋愚人节
香港问题
·谋万世还是谋一时 --关于香港局势我的一点看法
·谁能决定香港的命运?
新加坡
·没有亚洲价值,只有普世价值 --盘点李光耀先生遗产
果敢相关
·支持果敢独立建国
·领袖的远见最重要 --向果敢及缅甸掸邦众民族进一言
·何以安中缅边境?
·缅甸同部分反政府武装的停火协议是城下之盟
·缅甸军政府涉嫌种族歧视,搞民主乃欺世盗名
·决不止是果敢必须独立建国的心理学探讨
·强烈支持克伦人民争取民族自由的愿望
·强烈关注果敢单方面宣布停火
·究竟是谁在祸国殃民? --果敢问题系列
·呼吁全球解体缅甸军政府
·再论缅北问题之出路
·命运掌握在自己手里 --致缅北各少数民族书
·如何安南缅之修内才能安外
·建议克钦诸邦再造联邦
·肉食者鄙
·我必要踏平缅甸!
国际战略
·呼吁全球解体俄罗斯
·一个自由的、统一的朝鲜半岛符合中国的利益
·一个自由的缅甸符合中国民主派的利益
·中俄友好的前提
·金光鸿律师告四邻书
·中国必收回安不纳(“纳土纳”)群岛主权
·中国的真正对手是俄罗斯 --我的中国远东战略和世界格局构想之一
·中国的第二个对手是日本 --我的中国东亚战略和未来世界格局构想之二
·中國的第二個對手是日本續--我的中國
·亚洲人管亚洲人的事 --我的中国亚洲战略思维和未来世界格局构想之四
·我对人类未来政体的构想
·谁的领土也不是多余的 --我看普京七言
·搁置争议,共同开发是最愚蠢的选择,是懦夫行为
·支持琉球独立建国
·日本必须就侵华战争向中国道歉并赔偿损失
·安不纳(纳土纳)群岛属于中国
·要真相 --俄罗斯人不配跟中国人谈远东历史
·强硬不必用不友好的姿态来表示 --我的外交策略
政治家修为
文化杂谈
·要爱护人民的爱国热情
·那些猥琐的中国人
·人生没有退场机制 --致香港同胞兼与王丹胡平书
·金光鸿:大学就应该学会读书思考 否则白上了 --读《易中天:大学就应该
·骄傲的中国人
·誰主風流? --自撰對聯若干聊以自娛
·當仁不讓--對聯賞析二
·谁来保护中国女人 --抗日战争纪念文章
·每一个失败男人的背后也有一个女人
传统哲学
·庄子论“天子三剑”
·从子贡赎人与子路受牛说开去(第五次修订)
·中国会乱吗?--我读《论语》之“人而不仁,疾之已甚,乱也”
·仁者之恶—我读《论语》之“年四十而见恶焉”
·儒学入门(上) --我解《论语⋅学而第一》开篇
·儒学入门(下) --我解《论语⋅学而第一》开篇
·“君子固穷,小人穷斯滥也” --我读《论语》一则
·我读老子(一)
·我读老子(二)--老子三宝
·由体育训练之魂说开去 --兼论中国传统修炼文化与儒道入世出世之争
·试论孔子的孝道--我读《论语》之“三年无改于父之道”
·游方律师(最后修订版) --我解《论语》之“父母在,不远游”
·从“以直报怨”和“以德报怨”说开去
·自从我来到了美国 --我读《论语》之「有道则现、无道则隐」
·小人和女子的美德 --我解《论语》一则「唯女子与小人为难养也」
·取法贵乎上--我读《论语》“君子恶居下流”
·取法贵乎上续篇--我读《论语》之“君子恶居下流”续篇
南海问题
·关于南海仲裁案的声明
·金光鸿律师关于南海问题的几点个人看法
·国际仲裁在解决政治争端中的作用
·对海牙仲裁法庭“南海仲裁案”裁决的几点看法
·解决南海争端的唯一出路
美国
·恶法是法吗? --金光鸿律师声援戴维斯女士(Ms. Kim Davis)
·法律不得违背善良风俗
·就马总统登太平岛告美国政府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亚洲人管亚洲人的事 --我的中国亚洲战略思维和未来世界格局构想之四

   亚洲人管亚洲人的事
    --我的中国亚洲战略思维和未来世界格局构想之四
   
    金光鸿律师
   


   
   这篇文章内容就包含在标题中了,想好了题目,一个字也没写就发布出去了,其实,是想让读者自己去写,写什么都不会错的。
   
   当然我自己还是有一个主旨的,那就是:我有感于当今的中国人,受中国政府压迫后,都要找美国人告状,美国政府俨然成了世界警察,成了中国政府的太上皇,很多人都以在美国国会作过证为荣,以什么欧洲的大使接见过啊,什么美联社记者采访过啦,诸如此类的事情为荣,其实,我是很不以为然的。
   
   当初,在国内的时候,我有好多次这样的机会,去见什么大使,什么议员之类的,另有一次奥巴马要见中国的维权律师,我也在受邀请之列,不过,出于同样的考虑,我放弃了这个机会,在美国,也不是没有这样的机会去跟美国国会议员或者政府打交道。
   
   什么考虑呢?
   
   其实,六四以后,很早的时候,我就一直抱着这样的想法:中国人的事情,要靠中国人自己解决,不要去求什么洋人。当然,别人去求我不会管,但至少我不会去求什么洋人来帮忙解决中国的问题,至多就是互惠互利吧,我想。
   
   在美国,我有一次有个机会获邀就中国人权律师受迫害的状况,去国会做证。收到动议通知后,然后,我就一直在想,我应该给美国人一些什么东西,美国人有什么地方做得不足,我应该如何如何指出来,或者提出批评和建议等等。后来名单里没有我,我也就解脱了。
   
   闲话少说,回到正题。
   
   刚开始,这篇文章的题目是《亚洲人管亚洲人的事》,没有副标题。
   
   没有副标题包含的内容就更广泛了,就不仅仅限于我的外交战略思维和构想了:可以是人生,可以是家庭,可以是公司,可以是学校,可以是朋友关系……
   
   题目贴出去后,后来,又想到了点什么,就写出来,贴出去了,内容如下:
   
   亚洲人管亚洲人的事
   欧洲人管欧洲人的事
   中国人管中国人的事
   美国人管美国人的事
   台湾人管台湾人的事
   大陆人管大陆人的事
   习近平管习近平的事
   金光鸿管金光鸿的事
   ……
   先把自己的事管好,
   然后,看看能不能合作
   
   贴出去后,又觉得太俗,又撤下来了。
   
   今天,又有了写这篇文章的冲动,于是才有了本文。
   
   我为什么要强调亚洲人管亚洲人的事呢?
   
   昨天看新闻,奥巴马说中国的民族主义又抬头了,对此,我是很不以为然的。
   
   我从来都不认为自己的民族主义者,甚至都没想过什么骨气、志气之类的词,就是看到了一些不是很好的现象,然后把他讲出来,使大家能思考一些问题,仅此而已。
   
   美国自二战以来,一直代表自由世界与共产独裁国家对垒,冷战结束后,又充当国际警察的角色,在全球各地维护世界和平。
   
   人类历史走得这一步,我们可以看到,世界越来越依赖美国,而美国一方面越来越不堪重负。
   
   其实也是这样,现在美国政府是全球最大的债务国(?),财政上肯定是有负担的,奥巴马有一次讲话就抱怨中国一直在搭美国的顺风车,意思是中国没有为维护世界和平作出自己应有的贡献;另一方面,我们可以看到美国的政治强人又在全球各地以维护美国的国家利益为由,为弱者伸张正义,甚至不惜出动军队。为此,美国自己也招致了恐怖分子的报复,如九一一事件。
   
   事物都是两面的,美国在国际上为弱者伸张正义,固然维护了世界和平,给被压迫民族带来了自由和福音,美国立国之本也成了普世价值。
   
   但同时,它也带来了另一个副作用,就是在给世界带来福音的同时,也给世界带来了危害,我这样说,决不是危言耸听。
   
   美国给世界带来的另一个直接的危害就是,全球越来越依赖美国。
   
   当年,八九六四,中共军队血洗北京城,在我身边的学生中,我听到很多人都希望美国出兵来解救中国人。我来美国后,甚至还跟一个美国老太太探讨过这个问题。
   
   我们可以看到,现在不仅有很多在美国的中国人,就包括在中国大陆的中国人,在台湾的中国人,都特别依赖美国。如,马英九在有一次谈话中谈到,如果中共和美国、日本开战,台湾看看要不要加入美、日联盟对大陆作战。
   
   我没有研究过各国军事力量的优劣,但我以为,战争的决定性因素不是武器,而是人。
   
   日本和韩国还有其它国家借助美国的军事力量来提供防务,最起码他的国民会有两种类型,一类国民就会依赖性特别强,认为靠着美国强大的军事力量撑腰,我们也不用努力干什么了,谁也惹我们不起,这样的国民和政府,一方面有恃强凌弱的心态,一方面又意志薄弱,依赖心强,就像现在的中国人一样,包括大陆和台湾,长此以往,人种都会退化的。
   
   而另一类国民中的有识之士,就会为这件事感到忧虑,为自己的民族不能自立而忧虑,就像我金光鸿律师,为自己的民族不能自立而感到忧虑一样。中国人的不能自立倒不是因为有美国人撑腰,而是整天在指望美国人,指望欧洲列强,来为中国那些被政府压迫的人主持公道。
   
   所以,其实,日本也好,韩国也好,还有世界其他一些长期受美国庇佑的国家,他们中的有识之士一定会跟我有同样的想法:就是希望自己的民族能自立。
   
   国家小不是问题,瑞士就是一个小国,由于全民皆兵,以致战争恶魔希特勒也是绕道走的。而像中国这样的大国,它的国民,它的政府居然在精神上如此孱弱,而不能自立,你能说没有美国的因素?
   
   事实就是这样,美国在全球,维护了国际安全,维护了世界和平,但同时,又使世界变得越来越依赖美国,那些跟美国结盟的国家的政府和国民一方面免不了有恃强凌弱的心态,另一方面在意志上、在精神上,依赖性越来越强,甚至包括中国的国民在内(中国政府当然是怕美国的,当然中国的民众靠不着美国,他们是指望着美国),这样的民众,在我看来,是很猥琐的民众。
   
   这是说那些依赖美国的国家和民众。
   
   另外,也正像我所说的,事物都是两面,美国人充当世界警察,一方面,美国的纳税人不堪重负,另一方面也使得美国政府的决策能力越来越低下(必然的,因为才智是需要砥砺的,美国人一个多世纪以来,国力无人能挑战,长期的优越感早已弱化了美国人的思维能力--笔者注)。
   
   同时,也使美国成为恐怖分子袭击的目标,使美国本土成为全球移民的首选,这都会降低美国人的生活品质。
   
   如果按本律师的设想,亚洲人管亚洲的事,中国管中国的事,各国管各国的事,然后,看看能不能为共同利益进行合作,读者觉得如何?是不是皆大欢喜?一定的。
   
   其实,我的“亚洲人管亚洲人的事”,并不是奥巴马说的什么民族主义抬头,恰恰相反,我是在为美国人着想,为美国解套,同时,也使包括中国在内的世界各民族的人民变得更加自立,而不是什么都靠美国或者别的什么强国,然后,各国在平等的基础上,为共同利益进行合作。
   
   这一点,其实,我一来美国不久,就看到了,也在推特上发过类似的帖子。
   
   这样,肯定有人会担心,比如,像中国这样的流氓政府欺压本国民众如何,像伊拉克占领科威特,俄罗斯占领乌克兰,又如何?
   
   对于前者,我是这么看的,中国有这样的流氓政府,是因为中国人自己就不好,你自己不起来把自己的政府推翻,我说你是活该,指望别人来解放你,纯粹是妄想。
   
   中国一般民众很多人自己就是一个恃强凌弱的人,依赖心强的人,什么“在家靠父母,出门靠朋友”,“多个朋友多条路”之类,我说就是垃圾观念。
   
   还有很多中国人,特别容不得别人跟自己不一样,容不下异己。
   
   还有的中国人,喜欢强人所难、蛮不讲理、听不进批评意见等等
   
   ……
   
   民众是这样,你的政府一定也是这样的,你的国家也一定是这样的,一点都不会错的。
   
   所以,如果你发现你的政府有什么不好的毛病,找找自己的原因,找找自己国民的原因,保证都有,也是一点都不会错的。
   
   对于后者,一个国家用武力去侵略另一个国家,那不还是恃强凌弱吗?对于这种事,当然,就是我说的全球各平等国家要共同合作才能解决的,不能指望哪一个国家的。
   
   这次,美国国会邀请香港学生到国会去作证,结果他们没去,不管他们是出于什么心态,在本律师看来,这件事本身是值得欢迎和鼓励的。因为只有当我们人人都起来为自由和权利而抗争,而不是去向美国国会或者别的什么人求助的时候,我们才能改变国家的未来,改变民族的命运,我们自己及我们的子孙后代才能获得真正的自由和解放。
   
   我为什么这么说呢?
   
   你一个中国公民,跑到美国国会去作什么证?!美国它有它自己的国家利益的,美国国会也好、美国政府也好,它不得首先考虑本国人民的利益吗?
   
   当然,如果你流亡美国那又是另一回事了,毕竟,你是在美国寻求庇护,你总得有个理由吧,人家要你去国会作证,出于礼貌,你也不好推辞吧。当然这是另一回事了。
   
   所以,要让我来说,如果全球每个国家都把自己的事管好,也就不需要美国到处去为弱者伸张正义了,美国人也解脱了;而且,如果全球每个人都把自己管好,那也不会有强国侵略弱国,流氓政府欺压人民这种事了。
   
   以上就是我说的“亚洲人管亚洲人的事”。
   
   谢谢阅读!
   
    美国东部时间二零一四年十二月三日星期三晚上十点二十一分
    美国东部时间二零一四年十二月五日星期五晚上九点一十七分成文
   
   
   
   
   
   
   
   
   
(2016/12/20 发表)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