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金光鸿文集
[主页]->[百家争鸣]->[金光鸿文集]->[一个自由的缅甸符合中国民主派的利益]
金光鸿文集
·民强则兵强 --军事笔记二
·上下同欲者胜--军事笔记三
·攻心为上--军事笔记一
·打桥牌可以救中国--兼论战争的策略和艺术
·我再给同盟军支一招:用脑子打仗!
·果敢人不打果敢人?--兼论蒋介石为何丢掉大陆
·治军先治心--军事笔记四
·枪杆子里面不能出人权?
·谁是今日中国之甘地/孙中山/华盛顿?
·也谈暴力革命
·守土有责
·圍棋十訣之戰術筆記
·民为军胆,民为军魂
·校长就是我了……
·戰爭是軍人的職業
· 敦促共军官兵前线倒戈书!
·是哪个蠢才带的兵?!
·马总统啊,先下手为强
·告共军官兵起义书
反抗策略
·革命是唯一的选项
·中国需要一次华盛顿似的革命 --我对中国目前时局的分析系列
·中国需要一次华盛顿式的革命(二)
·中国需要一次华盛顿式的革命(三)
·压垮中共骆驼背的最后一根稻草在哪里?
·把监狱填满
·谁有能力接管中国?
·当今天下,舍我其谁?!
·不要寄望于当政者 --我的一点说明
·建议各省独立建国,再造共和
·告全民起义书
·大丈夫斗智不斗力--写给我的律师同行们和反共战友们
·从维权人士到革命者的转变
·从杨佳袭警和内华达民兵起义说开去--反抗暴政策略研究
·我对越南“暴力反华”事件的几点看法--反抗暴政策略研究
·非暴力不合作--全民起义方略之一
·关于解决六四问题的具体方案
·警惕自乱阵脚
·谁通谋略?
·我们的目标
·《把监狱填满》续
·全民争普选权--金光鸿律师告大陆同胞书
·必须解体中共 --我对法轮功学员诉江的一点看法
国策建议
·多研究些问题,少谈些主义 --写在中国共产党成立九十二周年
·多研究些问题,少谈些主义系列--关于冀中星首都机场自杀性爆炸案之我见
·反腐乃不智之举 --致习、李、王公开书
·敦促中共“还政于民”的呼吁书
·强烈建议废除重婚罪和一胎制
·一个非常有害的治国理念
·一言可以丧邦
·马英九习近平二零一五年新春贺词点评
·中国目前的困境和出路
·中国目前的困境和出路(二)
·强烈呼吁台海两岸中国政府联手对菲律宾实施军事打击
·中国需要马里兰大学这样的大学和杨舒平这样的大学生
台湾问题
·全民争自由--致马英九总统的一封公开信
·中华民国何去何从?台湾何去何从?……
·中华民国是扶不起的阿斗
·强烈要求中国国民党向全体中华儿女谢罪
·偏安还是共和?
·民意是民主政治的基石--关于台湾反服贸抗议脸文汇编
·就“太阳花学运”案提请台湾同仁注意
·金光鸿律师告台湾同胞书
·奉劝马英九总统辞职以谢台湾同胞
·金光鸿律师严重关注马政府遣返大陆异议人士
·关于『习马会』我的一点看法
·劝马英九先生起兵反共书
·海峡两岸关系探讨
·请中华民国总统府郑重考虑前总统马英九先生的提议
·良知是最高的法律 --对台湾高等法院认定四名大陆异议有罪一案的解读
·台湾人民是我见过的世界上最好的人民 --谨以此文献给2016西洋愚人节
·蔡政府施政无能
·台湾的国家战略和外交策略之我见
·蔡英文下台!
·下臺吧,蔡总统!
·蔡英文政治智慧之低下古今罕见
·幸好美国人民手中有枪
香港问题
·谋万世还是谋一时 --关于香港局势我的一点看法
·谁能决定香港的命运?
新加坡
·没有亚洲价值,只有普世价值 --盘点李光耀先生遗产
果敢相关
·支持果敢独立建国
·领袖的远见最重要 --向果敢及缅甸掸邦众民族进一言
·何以安中缅边境?
·缅甸同部分反政府武装的停火协议是城下之盟
·缅甸军政府涉嫌种族歧视,搞民主乃欺世盗名
·决不止是果敢必须独立建国的心理学探讨
·强烈支持克伦人民争取民族自由的愿望
·强烈关注果敢单方面宣布停火
·究竟是谁在祸国殃民? --果敢问题系列
·呼吁全球解体缅甸军政府
·再论缅北问题之出路
·命运掌握在自己手里 --致缅北各少数民族书
·如何安南缅之修内才能安外
·建议克钦诸邦再造联邦
·肉食者鄙
·我必要踏平缅甸!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一个自由的缅甸符合中国民主派的利益

一个自由的缅甸符合中国民主派的利益
   
    金光鸿
   
    前言

   
    缅甸是中国邻国,但目前仍然是不折不扣的军政府,即军人执掌国家政权,表面的联邦制也好,民主制也好,那不过是愚弄世界和愚弄缅甸人民的一个幌子。
   
    但它骗不了我,也骗不了老美,老美的眼贼着呢,当然,我的眼也不差,再说了,老天还有眼呢!
   
    缅甸军政府把持了缅甸的政治、经济和文化等各要害部门,对全缅甸实施军事化的管理制度,对少数民族地区则采取分化、拉拢和瓦解的治理思路,即所谓的“以少数民族制少数民族”,收买那些听话的能为军政府所用的人做自己的代理人,而不是真正的尊重缅甸境内各少数民族的自治权利,埋下了民族不和和仇恨的种子,这才是缅甸自二战结束以来,内战连年不断的真实原因,也是这次果敢内战的真实原因。
   
    本律师认为:
   
    一、一个自由和法治的缅甸符合中国民主派的利益!
   
    缅甸军政府为了一己之私利,把持政权,用民主、联邦和自治的幌子愚弄缅甸人民,罔顾缅甸境内各民族人民的人权和民生,致使缅甸族群不和,内战不断,不仅破坏了中缅边境的安宁与和平,而且也造成了大量的中国公民死于战乱,本律师对此予以强烈关注!
   
    并且本律师认为,中国民主派作为未来唯一可以代替中共接管中国大陆事务的一支政治力量,决不能无视自己的边境安全以及中国公民毫无理由地被缅甸军队射杀,我们认为,屠杀和平居民是违反国际法的反人类行为,中国公民在缅甸内战中不仅丧失了生命,而且也造成了财产上的损失,我们将保留在未来通过外交和法律途径向缅甸政府索赔的权利,并且缅甸军政府必须保证杜绝此类事件的重演,否则,我们将采取任何一切可能的行动来保护中国公民生命和财产的安全。
   
    并且本律师强烈呼吁,缅甸军政府应还政于民,尊重缅甸境内各少数民族的自治权利,并杜绝一切旨在侵犯少数民族自治权利的行为,包括但不限于:军事占领,武力或以武力相威胁,干预自治区的自治事务或者以收买、拉拢、要挟等方式派出或培植间谍或代理人的方式介入少数民族内部的政治纷争和自治事务等。
   
    一个自由和法治的缅甸符合中国民主派的利益,我们愿意在互利互惠的基础上与缅甸开展政治、经济和文化等各方面的合作。
   
    二、中国民主派不承认1960年10月1日中共与缅甸政府签订的《中缅边境条约》的合法有效性。
   
    本律师认为,中共是以武力窃取了在中国大陆的治权,中共把持的中华人民共和国政府一直是没有民意支持的政府,因此,中国民主派拒绝承认其任何以国家名义从事的活动的合法性和有效性,中国民主派愿意本着睦邻友好的原则,通过协商谈判的方式,与邻国解决历史遗留问题。
   
    美国东部时间二零一五年三月八日星期日下午6:47
    美国东部时间二零一五年十一月十六日星期一晚上8:36修订
   
    附一:
   
    缅甸军政府长寿百年?
   
    http://blog.boxun.com/hero/201503/Burma'sChinese/6_1.shtml
   
    貌强 Maung Chan (缅甸华族)
   
    缅甸革命老前辈德钦丁米雅(Thakhin Tin Mya)在3月2日出殡。
    其实53年前的这一天——1962年3月2日,是大独裁者奈温将军发动军事政变,走所谓缅甸社会主义道路的黑色日子。
   
    在3月1日政变夺权前夕:
    我完全记得,我们华侨华人在仰光大金塔下,夜看新中国的芭蕾舞演出成功,跟缅甸观众一起,大家热烈欢呼中缅友好万岁。
    据民主总理吴努女儿杜丹丹努(Daw Than Than Nu)回忆:
    *国防部长奈温将军知道城里的缅甸军队不好欺骗,才调动无知的边防步兵营进城“剿匪讨国贼救国救民”的。当夜那些边防步兵闯入“军事目标”(总理吴努住家),枪指“国贼男女”勿动,用军鞋踢开文件柜拿走“秘密文件”去上交,带走“国贼”进牢狱——他们自我陶醉已力帮奈温将军历史性地“救国救民”。
   
    杜丹丹努接着说政变夺权成功后,奈温将军大言不惭“敬告”全国人民(我当时从收音机听到):
    *“缅甸革命委员会”已临危受命成立,
    *“缅甸革命委员会”领导缅甸军队,千钧一发拯救了缅甸联邦——让国家不分崩离析,让人民不国破家亡。
   
    但缅甸人民真的得救了吗?
    我们知道人民年复一年看到:
    *“救国救民” 的“缅甸革命委员会”所领导的“爱国爱民”的缅甸军队,1962年7月7日下午在仰光大学校园枪杀了示威同学百多名(我当时被宿舍老师力劝回家而没死。所以上世纪80年代末吴努总理到荷兰德国传授上座部佛教时,我带妻子与两个女儿向他老人家五体投地跪拜,敬请他原谅我1957年参加学生示威,错怪他领导的政府杀了七年级学生Herry Tan——其实那是警察擦枪走火,吴努并没像奈温将军那样下令开枪射杀)。
    *上世纪60年代初,正当中国从大跃进大饥荒中大病初愈,缅甸社会主义国家开始用粮票油票布票,1967年终遇千年未有的大闹饥荒,不几年就急步进入世界最贫穷最落后的国家行列。
    *“缅甸社会主义”军事统治得越久,缅甸各族人民就越苦难深重,内战也越打越凶,并名列世界最久之内战。
    *见到这么祸国殃民,奈温缅甸社会主义党与军政府就赶忙把3月2日“救国救民日”改为农民节——让全国80%的农民去揹这祸国殃民大黑锅。
    *没想到缅甸农民一揹就是53年!
   
    黑锅到底还要再揹多久?
    缅甸名评论家席都昂敏(Sithu Aung Myint)肯定:缅甸是100年河东,100年河西。他屈指算出:还要揹100年 - 53年 = 47年。
   
    席都昂敏说:
    *奈温将军把“缅甸社会主义”招牌1962年挂起,1988年收下,然后把军队政治经济大权交给文官总理,1989年被丹瑞大将接手——大独裁者奈温将军于是也就拍拍屁股被软禁稳居了。
    *丹瑞大将独裁统治了10年,挖空心思打造出“2008年宪法”,然后也拍拍屁股走入幕后。
    幕后的丹瑞大将,把军队政治经济大权安排给手下四大武将分担:
    1.缅甸军队——由国防军总司令敏昂莱(Min Aung Hlaing)大将领导。
    2.国家总统宝座——由退伍将军吴登盛荣登,然后粉墨登场扮白脸。
    3.联邦议会长由前将军都拉瑞曼担任——他阴谋阳谋控制联邦议会。
    4.前将军吴丁埃(U Tin Aye)则担任联邦选举委员会主席——主演民主选举玩意儿。
    而1962年以来的那大黑锅呢?
    则由下列议会议员们按25%与75%比例分担:
    (A)25%军队议员——纯由国防军总司令硬性指定,不经选举。
    (B) 75%人民议员——由人民通过全国大选软性选出。
   
    名评论家席都昂敏问:
    *个人独裁制度一分为四 + 剩余权利分给军队议员25% + 选民议员75% = 民主了吗?
    *这有限的民主,一旦风吹草动,是否又会重新100% 回到将军们的枪杆子中?
   
    名评论家自答:
    *脱下军装的前将军们所遵守的“2008年宪法”,是将军们为自己的未来统治,花数年功夫才打造出来的——美其名曰“总统治国安邦制度”。
    *但总统并非人民直接选出,而是由人民的75%议员和缅甸军队的25%议员推上台的。
    *整个缅甸军队包括25%军队议员,不仅要俯首听命于国防军总司令,连国防与国安11人委员会(其中5位是总司令直接下属)、军队主导的经济企业以及多数国防民生预算案,也一律要听国防军总司令的话——所以说,他国防军总司令才是缅甸联邦太上皇。
    *想修宪?需超过75%联邦议员同意才行哟!但国防军总司令不点头,25%军队议员哪个敢去同意修宪?
    *众所周知:内政部属下省、县、镇、乡官员,直接统治着国内所有省、县、镇、乡的各族人民。
    但君有所不知:国防军总司令是直接任命国防部、内政部、边区部长的。
    *既然内政部听命于国防部总司令,难道他国防部总司令不是统治全国人民的最高领导人?
    *君可能未想到的是:缅甸军队数十年来培育了那么多军官、军队干部与知识分子——他们已遍布军、党、政、经、贸等各部门。谁敢怨他们不熟悉业务?即使他们夸夸其谈不务正业而让各部门效率江河日下,但谁敢碰硬去批评他们?又有谁能炒他们鱿鱼?
    *缅甸教育水平不是也在不断下降吗?人才不是在大量浪费吗?所以全国学生最近才风起云涌在示威、在串联、在抗议的哟!但想赶上目前的东南亚区域水平——再等10几20年吧。
   
    名评论家最后石破天惊下结论:
    要结束祸国殃民,要真正联邦制,要实践自由民主法治——至少要等100年 - 53年 = 47年。
   
    我想:
    *中国本来是30年河东,30年河西,后来多快好省、快马加鞭,才压缩成20年15年或10年不到。不信请看:1851-63年太平天国革命,中间光绪君主立宪百日维新,1911年辛亥革命,1927-48国共内战与日寇入侵,1949-65年新中国人民民主和平大建设,1966-77共产党文革内乱窝里恶斗,1978到现在——国家改革开放与世界接轨、再改革开放迈入地球村……
    *缅甸呢?是自由行、信步漫游,什么都慢吞吞:1886年亡国,1948年独立后约十多年走向民主繁荣富强,1962-2011年军事统治祸国殃民。2011年11月登盛政府上台后,在中美之间左拥右抱、接着跟中美印日三角恋四角爱——力求平衡发展。
    缅甸人民想过渡到自由民主人权法治国家,众少数民族想要各族平等自治的真正联邦制,缅甸军队枕戈待旦蠢蠢欲动,现在已在果敢恢复了军事统治,同时向列强明示暗示有外国侵犯缅甸国家主权……
   
    谁能预言,缅甸会重归军事独裁统治,还是走向各族平等自治的真正联邦制?
    (2015/03/05 发表)
   
    附二
   
    美称关注缅甸大选 解除制裁“为时过早”
   
    2015年 11月 10日分享
   
    http://www.bbc.com/zhongwen/simp/world/2015/11/151110_us_myanmar_election
   
    缅甸大选投票结果陆续出炉,由反对派领袖昂山素姬领导的全国民主联盟(NLD)遥遥领先。
   
    法新社援引美国主管东亚事务的助理国务卿拉塞尔(Daneial Russel)称,缅甸经历了50多年的军政府独裁统治,一场选举并不能重建民主。但此次选举显然推进了缅甸的民主进程。
   
    白宫发言人厄内斯特(Josh Earnest)描述此次选举是和平及历史性的选举。
   
    厄内斯特同时也表示,缅甸的政治制度还有一些“缺陷”,比如现存宪法限制反对派领袖昂山素姬成为缅甸总统,因为她丈夫是外国人。

[下一页]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