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金光鸿文集
[主页]->[百家争鸣]->[金光鸿文集]->[没有亚洲价值,只有普世价值 --盘点李光耀先生遗产]
金光鸿文集
·告全民起义书
·大丈夫斗智不斗力--写给我的律师同行们和反共战友们
·从维权人士到革命者的转变
·从杨佳袭警和内华达民兵起义说开去--反抗暴政策略研究
·我对越南“暴力反华”事件的几点看法--反抗暴政策略研究
·非暴力不合作--全民起义方略之一
·关于解决六四问题的具体方案
·警惕自乱阵脚
·谁通谋略?
·我们的目标
·《把监狱填满》续
·全民争普选权--金光鸿律师告大陆同胞书
·必须解体中共 --我对法轮功学员诉江的一点看法
国策建议
·多研究些问题,少谈些主义 --写在中国共产党成立九十二周年
·多研究些问题,少谈些主义系列--关于冀中星首都机场自杀性爆炸案之我见
·反腐乃不智之举 --致习、李、王公开书
·敦促中共“还政于民”的呼吁书
·强烈建议废除重婚罪和一胎制
·一个非常有害的治国理念
·一言可以丧邦
·马英九习近平二零一五年新春贺词点评
·中国目前的困境和出路
·中国目前的困境和出路(二)
·强烈呼吁台海两岸中国政府联手对菲律宾实施军事打击
·中国需要马里兰大学这样的大学和杨舒平这样的大学生
台湾问题
·全民争自由--致马英九总统的一封公开信
·中华民国何去何从?台湾何去何从?……
·中华民国是扶不起的阿斗
·强烈要求中国国民党向全体中华儿女谢罪
·偏安还是共和?
·民意是民主政治的基石--关于台湾反服贸抗议脸文汇编
·就“太阳花学运”案提请台湾同仁注意
·金光鸿律师告台湾同胞书
·奉劝马英九总统辞职以谢台湾同胞
·金光鸿律师严重关注马政府遣返大陆异议人士
·关于『习马会』我的一点看法
·劝马英九先生起兵反共书
·海峡两岸关系探讨
·请中华民国总统府郑重考虑前总统马英九先生的提议
·良知是最高的法律 --对台湾高等法院认定四名大陆异议有罪一案的解读
·台湾人民是我见过的世界上最好的人民 --谨以此文献给2016西洋愚人节
·蔡政府施政无能
·台湾的国家战略和外交策略之我见
·蔡英文下台!
·下臺吧,蔡总统!
·蔡英文政治智慧之低下古今罕见
·幸好美国人民手中有枪
香港问题
·谋万世还是谋一时 --关于香港局势我的一点看法
·谁能决定香港的命运?
新加坡
·没有亚洲价值,只有普世价值 --盘点李光耀先生遗产
果敢相关
·支持果敢独立建国
·领袖的远见最重要 --向果敢及缅甸掸邦众民族进一言
·何以安中缅边境?
·缅甸同部分反政府武装的停火协议是城下之盟
·缅甸军政府涉嫌种族歧视,搞民主乃欺世盗名
·决不止是果敢必须独立建国的心理学探讨
·强烈支持克伦人民争取民族自由的愿望
·强烈关注果敢单方面宣布停火
·究竟是谁在祸国殃民? --果敢问题系列
·呼吁全球解体缅甸军政府
·再论缅北问题之出路
·命运掌握在自己手里 --致缅北各少数民族书
·如何安南缅之修内才能安外
·建议克钦诸邦再造联邦
·肉食者鄙
·我必要踏平缅甸!
·金光鸿律师支持缅北联军的军事行动
国际战略
·呼吁全球解体俄罗斯
·一个自由的、统一的朝鲜半岛符合中国的利益
·一个自由的缅甸符合中国民主派的利益
·中俄友好的前提
·金光鸿律师告四邻书
·中国必收回安不纳(“纳土纳”)群岛主权
·中国的真正对手是俄罗斯 --我的中国远东战略和世界格局构想之一
·中国的第二个对手是日本 --我的中国东亚战略和未来世界格局构想之二
·中國的第二個對手是日本續--我的中國
·亚洲人管亚洲人的事 --我的中国亚洲战略思维和未来世界格局构想之四
·我对人类未来政体的构想
·谁的领土也不是多余的 --我看普京七言
·搁置争议,共同开发是最愚蠢的选择,是懦夫行为
·支持琉球独立建国
·日本必须就侵华战争向中国道歉并赔偿损失
·安不纳(纳土纳)群岛属于中国
·要真相 --俄罗斯人不配跟中国人谈远东历史
·强硬不必用不友好的姿态来表示 --我的外交策略
·一个统一的、民主的朝鲜半岛符合中国的利益(二)
·欢迎阿萨姆邦和曼尼普尔邦加入中华大家庭
·未来民主中国南亚战略
·中華聯邦共和國關於中印邊界衝突的立場----中華聯邦共和國總統令(第一號
政治家修为
·秋日杂感:做一个高贵的反叛者
·秋日杂感二 放下苦难,无畏前行
·秋日杂感三 政治家与政客
文化杂谈
·要爱护人民的爱国热情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没有亚洲价值,只有普世价值 --盘点李光耀先生遗产

没有亚洲价值,只有普世价值
   --盘点李光耀先生遗产
   
   金光鸿律师
   

   
   一
   
   新加坡国父李光耀先生于本月23日去世,他的去世,终结了一个时代,我没有时间去研究李光耀先生的生平和事迹,我只想对李光耀先生提出的所谓“亚洲价值”写一篇短文来纪念这位先生。
   
   我们来看看李光耀先生是如何表述他的“亚洲价值”的。
   
   据《维基百科》之“李光耀”词条
   
   主张“亚洲价值”
   李光耀主张“亚洲价值”。美国《外交》杂志1994年3-4月号刊登了李光耀与该刊编辑法里德·扎卡利亚的长篇谈话纪录《文化是决定命运的》,李光耀说:“坦率地说,如果我们不曾以西方的优点作为自己的指导,我们就不可能摆脱落后,我们的经济和其他各方面迄今会处于落后状态。但是我们不想要西方的一切。”“人性的某些基本方面是不会改变的。人性中有恶的东西,你必须防止它。西方人相信,只要有一个好的政府制度,一切问题都可以解决;东方人是不相信的。东方人相信,个人离不开家庭,家庭属于家族,家族又延伸到朋友与社会。政府并不想给一个人以家庭所能给他的东西。在西方,特别是在二次大战后,政府被认为可以对个人完成过去由家庭完成的义务;这种情况鼓励了单亲家庭的出现,因为政府被认为可以代替父亲,这是我这个东亚人所厌恶的。家庭是久经考验的规范,是建成社会的砖瓦。”
   
   (资料来源:维基百科)
   
   二
   
   从李光耀先生的这段话中,我可以大致判断出李光耀先生的个性,以及他在说这段话的时候的学养、境界和智慧(这是可以提高的),对我来说,这不是什么难事,这不仅是因为我是一个学过哲学的人有很强的抽象思维能力,而且我还坚信有来自神的启示,古语云:举头三尺有神灵,即是。
   
   一眼看过去,这是一个非常典型B血型思维方式的人讲出来的话,散文式的,条理不清楚,无逻辑,结构不严谨,非理性的,猛一看,给人一种不知所云的感觉。
   
   说是不知所云,其实,这段话还是显露出了李光耀先生的个性,那就是:家长制风格的气质类型。
   
   具有这种气质类型的人,浑身上下都洋溢着一种父性的力量,令人有安全感,意志稍微薄弱一点的人,都无法抗拒的,这也是为什么B血型人行独裁能成功的原因,这也是为什么刘备的儿子会成为阿斗的原因(小孩子的意志力无疑是弱的了,还有就是女人,容易被影响),当然集权独裁久了,还是会有怨言有反抗的,因为人天生就是喜欢当家作主的,自己说了算的,没有例外的。
   
   拥有这种气质类型的人,无论是在家庭生活中,还是在工作场合或社会生活中,只要他大小是个头,哪怕仅仅是个有影响力的人,他(们)就喜欢在有意无意中对他心目中的弱者耍弄权威,你只有顺着他才不会有麻烦,但同时他们对自己心目中的强者又是另一副姿态,那就是巴结,讨好,甚至奴颜婢膝。
   
   这是因为任何事物都是正反同出的,是两面的,一个人的个性表现也不例外,喜欢对别人耍弄权威的人,一定是会拜服在权威之下的,B血型的毛泽东如此,B血型的习近平如此,B血型的李光耀也不例外,他对西方、甚至对毛、邓都是极尽巴结讨好之能事,有时甚至完全无视道义、原则和立场(如力挺邓镇压六四学运),而对新加坡人民,稍有不满,就拿政府的权威压人,他就是法律,他就是真理,他就是标准,谁敢挑战他,都没有好果子吃……
   
   B血型人的家长制作风还表现在他们喜欢抓权到死,好像惟恐没有他地球都不转了,谁也不如他好,谁他也不放心,就他行,总之有操不完的心,如毛泽东就是,习近平一上任就露出了这个苗头,另据报道,当有人建议果敢王彭家声先生让其子彭德仁主事时,彭说,我还没死,说这话时,彭已经八十多岁了,我当时一听这话,立马判断出彭家声先生可能是B血型,而当我读到彭铲除鸦片时,说因他集权太过,弄得属下怨声载道,就更验证了我的判断。
   
   说到抓权到死,我倒想起一个晚清重臣李鸿章。
   
   李鸿章,据我分析,B血型,慈禧倚重的大臣,有道是,有亡国之君必有亡国之臣,AB血型的诸葛亮用B血型的马谡而失街亭,用同样B血型的姜维而亡西蜀,同样,AB血型的慈禧用B血型的李鸿章而亡大清。
   
   这个抓权到死的李鸿章,他的死据有相当的戏剧性,正好验证了我说的B血型人这种对谁都不放心、对什么都放不下、就他行的个性。
   
   原文如下:
   
   《辛丑条约》签字后,李鸿章的病情急转直下,饮食不进。两个月后,部下周馥接到李鸿章病危的消息,赶到贤良寺前来探望。李鸿章此时已病入膏肓,身着殓衣,呼之能应,口不能语。1901年11月7日中午,周馥哭号着说:“君有何放心不下,不忍去耶?公所经手未了之事,我辈可办,放心去吧!”李鸿章忽然嘴唇喃喃颤动,两行清泪从眼窝中滚出,须臾气绝。终年78岁。(资料来源:网络书摘《重读李鸿章》)
   
   李鸿章生前抓权到死,临死前丑态毕现,迁延日久,迟迟不肯落气,直到部下让他放心去,说未了之事自有后人操心,李鸿章才落气,只是不知道是归了天,还是下了地狱,千古艰难惟一死,说的就是李鸿章这种人,什么都放不下,惟恐这个世界少了他不行,有操不完的心,只是不知李为什么死前迟迟不肯咽气,一定是卖国卖的还不够吧,我想。
   
   蒙哥马利在谈论如何用人时曾经说过这么一段名言:人大约可分四类,1聪明的,2笨的,3勤快的,4懒惰的,每个人都同时具备以上两种特性。 第一种:非常聪明,但是非常懒惰,可以当司令。第二种:非常聪明,又非常勤快,可以当参谋人员。第三种:非常懒惰,又很笨,可以当士兵。第四种:非常笨,但是很勤快,马上把他赶的越远越好!(资料来源网络)
   
   据我研究,B血型人大多属于第四种,我一个亲兄弟,一个堂弟,都是,我太熟悉不过了,毛泽东也是,李光耀我没仔细研究,估计也好不到哪去,习近平执政两年,这种个性已经逐渐显露出来了。
   
   当我们说晚清政府颟顸无能,实际上我们说的是B血型人李鸿章;当我们说中共外战外行,内战内行,实际上我们是在说B血型的毛泽东。B血型人大多勤奋但很笨,做事没有效率,无用功太多,出错也多。结果是,越勤奋,出错越多,他给这个世界带来的麻烦也就越多……
   
   其实据我研究就是B血型人长于务虚短于务实,眼高手低,做事有始无终,糊弄人,糊弄事,还不许人批评指正等个性的表现,新加坡今天这点成就如果没有李光耀的O血型太太在后面当高参会怎样,我很表示怀疑,不信读者可以自己去调查研究,当然,可能这种人还不止B血型,那个AB血型人朱熹做学问也是这个风格,一本《四书集注》完全没用心,糊弄人,做学问哪能这样,其实,蒙哥马利说的第四种人,哪种血型的人都可能有,在今天的中国大陆,这种人可以说比比皆是,都是共产马列文化毒害的结果。
   
   集权是所有B血型人的通病。
   
   我父亲也是B血型,今年七十二、七十三了,我也五十出头,我二兄弟也虚岁五十了,小兄弟也四十多了,可我们家还是父亲当家,(而我伯父家已经是第三代孙子辈当家了,我伯父是O血型生人),几个儿子也只好顺着他,还好,我读书多,知道怎么应付,我看我的两个兄弟都是有点男儿当家作主的气概远不如我们家乡那些父亲开明的儿子,二兄弟整天游手好闲不务正业,小兄弟则惧内,就是我的男子气小时候也是不如人的,只是在我下学后当了三年小学代课教师后才多少有了点男子气概,我上大学后读书多了,然后,从心理学上,给我自己下的定义是:我在十八岁时,我的自我意识觉醒了,想自己当家作主了。
   
   因了这一点,以致后来我在十九岁再次去中学参加高考补习班时,没有一个老师喜欢我那种当家作主的男子气,都打击我,动不动就大会小会公开私下拿我开刷,说什么你现在还没到跟老师平起平坐的时候,等你考上大学后再说,等等诸如此类的话。不过奇怪的是,我好像一点也不往心里去。我在心里跟自己说,一毕业,我们就拜拜了,学校对于我来说,也就是暂时呆一呆,犯不着跟老师较真。
   
   在大学,我也只跟那些刚毕业的大学老师还有开明的老师走得近,有师道尊严的老师我都是敬而远之的;走上社会后,我也是经常被身边的朋友同事打击,说我太锋芒毕露啦、高高在上啦、不好相处啦等等,我上大学的时候,女孩子们都说我太精明所以交不到女朋友,而我心里却知道,我是因为不喜欢中国大陆女孩子们刚强的个性,所以,提不起兴趣来去追她们,她们另外一些则总是一副当家作主的样子,像老妈一样,弄得我像个小男孩似的,弄得人只好敬而远之。
   
   而在美国,父母、家长、老师都是鼓励学生自我表现、当家作主的,而且,在美国,无论男女,都是欣赏爱自我表现的人的,记不得是哪个美国总统了,好像是二战后,新总统上任后,记者采访前任总统,说某某上任后会继承你的政策吗?你有什么评价?前总统说,那家伙有他自己的一套;中国人,无论男女,则刚好相反,专门打击那些出头露面爱自我表现的人,俗谚说,出头的椽子先烂,枪打出头鸟,即是。在政治上,中国人也特别讨厌标新立异的人,习近平上任了,非要让他学他爸爸习仲勋,我就奇怪了,为什么就不允许他搞自己的一套呢?当然好坏由他自己承担后果的,没人替他买单的:上绞架也好,上断头台也好,去国际刑事法庭受审也好……,都是他自己的事。
   
   我就不明白,同样是父母、老师、家长,同样是男人和女人,差别咋就那么大呢?
   
   由此我们也可以知道,为什么中国缺少男子汉了。
   
   因为我们的父母,我们的老师,我们的同学、朋友和同事,我们的女性,我们的男人们自己,都在打击而不是鼓励中国男人的当家作主的意识。
   
   不过,我还好了,因了我是长子的缘故,我母亲虽然严厉,但从小还是鼓励我要当家作主这种意识的,我母亲不识字,她奉行的就是“长哥长嫂当爹娘”这个传统来教子,还有“棍棒底下出孝子”等等。
   
   成年后,见我父亲热衷于父慈子孝、家族子孙那一套,我也不想管他,我自己对那一套没什么太大兴趣,我的想法跟美国人差不多,子女长大了,就随他们去,是好是歹都是他们自己的事,洒脱一点,大家都清净。记得有一次,我们家老二擅自作主干了一件事没经过他,我从厦门大学回家探亲,他就不服不忿地跟我说,他(老二)自以为了不起,我还是比他有经验的。我听了,什么也没说,也压根儿就没动什么念,反正我也没那个跟人争什么高低上下的心,我也不想管这些事,我一般都是很超脱的那种人,事不关己,少说为佳,对家人,对朋友,我都是如此,听了就听了,当然过后我也会找机会劝他,劝他对儿子要放手。

[下一页]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