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金光鸿文集
[主页]->[百家争鸣]->[金光鸿文集]->[搞政治不是打群架 --我的一点个人感想兼评六四民运]
金光鸿文集
·偏安还是共和?
·民意是民主政治的基石--关于台湾反服贸抗议脸文汇编
·就“太阳花学运”案提请台湾同仁注意
·金光鸿律师告台湾同胞书
·奉劝马英九总统辞职以谢台湾同胞
·金光鸿律师严重关注马政府遣返大陆异议人士
·关于『习马会』我的一点看法
·劝马英九先生起兵反共书
·海峡两岸关系探讨
·请中华民国总统府郑重考虑前总统马英九先生的提议
·良知是最高的法律 --对台湾高等法院认定四名大陆异议有罪一案的解读
·台湾人民是我见过的世界上最好的人民 --谨以此文献给2016西洋愚人节
香港问题
·谋万世还是谋一时 --关于香港局势我的一点看法
·谁能决定香港的命运?
新加坡
·没有亚洲价值,只有普世价值 --盘点李光耀先生遗产
果敢相关
·支持果敢独立建国
·领袖的远见最重要 --向果敢及缅甸掸邦众民族进一言
·何以安中缅边境?
·缅甸同部分反政府武装的停火协议是城下之盟
·缅甸军政府涉嫌种族歧视,搞民主乃欺世盗名
·决不止是果敢必须独立建国的心理学探讨
·强烈支持克伦人民争取民族自由的愿望
·强烈关注果敢单方面宣布停火
·究竟是谁在祸国殃民? --果敢问题系列
·呼吁全球解体缅甸军政府
·再论缅北问题之出路
·命运掌握在自己手里 --致缅北各少数民族书
·如何安南缅之修内才能安外
·建议克钦诸邦再造联邦
·肉食者鄙
·我必要踏平缅甸!
·金光鸿律师支持缅北联军的军事行动
国际战略
·呼吁全球解体俄罗斯
·一个自由的、统一的朝鲜半岛符合中国的利益
·一个自由的缅甸符合中国民主派的利益
·中俄友好的前提
·金光鸿律师告四邻书
·中国必收回安不纳(“纳土纳”)群岛主权
·中国的真正对手是俄罗斯 --我的中国远东战略和世界格局构想之一
·中国的第二个对手是日本 --我的中国东亚战略和未来世界格局构想之二
·中國的第二個對手是日本續--我的中國
·亚洲人管亚洲人的事 --我的中国亚洲战略思维和未来世界格局构想之四
·我对人类未来政体的构想
·谁的领土也不是多余的 --我看普京七言
·搁置争议,共同开发是最愚蠢的选择,是懦夫行为
·支持琉球独立建国
·日本必须就侵华战争向中国道歉并赔偿损失
·安不纳(纳土纳)群岛属于中国
·要真相 --俄罗斯人不配跟中国人谈远东历史
·强硬不必用不友好的姿态来表示 --我的外交策略
·一个统一的、民主的朝鲜半岛符合中国的利益(二)
·欢迎阿萨姆邦和曼尼普尔邦加入中华大家庭
政治家修为
·秋日杂感:做一个高贵的反叛者
·秋日杂感二 放下苦难,无畏前行
·秋日杂感三 政治家与政客
文化杂谈
·要爱护人民的爱国热情
·那些猥琐的中国人
·人生没有退场机制 --致香港同胞兼与王丹胡平书
·金光鸿:大学就应该学会读书思考 否则白上了 --读《易中天:大学就应该
·骄傲的中国人
·誰主風流? --自撰對聯若干聊以自娛
·當仁不讓--對聯賞析二
·哲学的贫困 信仰的贫困
·做一个内心强大的人 --兼论中国人为什么好内斗
·奇文共欣赏之旅美随笔(三)--居家生活
女性问题
·每一个失败男人的背后也有一个女人
·谁来保护中国女人 --抗日战争纪念文章
·女子无才便是德(外一篇)
·男子有德便是才
·事夫如天--對聯賞析三
·习近平将走向全面独裁,作好革命准备
·中国没有男子汉,女人要负全部责任?
·我为什么到现在还是光棍?
·女人们,回厨房去吧 --忧国忧民系列
·珍惜人生 享受生活 --忧国忧民系列
·允许男子纳妾可以救中国 --忧国忧民系列
传统哲学
·小人和女子的美德 --我解《论语》一则「唯女子与小人为难养也」
·从“以直报怨”和“以德报怨”说开去
·自从我来到了美国 --我读《论语》之「有道则现、无道则隐」
·由体育训练之魂说开去 --兼论中国传统修炼文化与儒道入世出世之争
·我读老子(二)--老子三宝
·我读老子(一)
·中国会乱吗?--浅析孔子三德之一“勇”
·“君子固穷,小人穷斯滥也” --我读《论语》一则
·儒学入门(上) --我解《论语⋅学而第一》开篇
·儒学入门(下) --我解《论语⋅学而第一》开篇
·仁者之恶—我读《论语》之“年四十而见恶焉”
·从子贡赎人与子路受牛说开去(第五次修订)
·游方律师(最后修订版)
·取法贵乎上续篇--我读《论语》之“君子恶居下流”续篇
·取法贵乎上--我读《论语》“君子恶居下流”
·當仁不讓--對聯賞析二
·试论孔子的孝道--我读《论语》之“三年无改于父之道”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搞政治不是打群架 --我的一点个人感想兼评六四民运

搞政治不是打群架
   --我的一点个人感想兼评六四民运
   
   金光鸿律师
   

   
   一 文章起因
   
   很早,看到一个读者在我一篇文章下面有一个留言,具体哪篇文章我记不清楚了,而且,我的文章经常会因排版、修改或莫名其妙的干扰,撤下,然后再发布的,所以,我也不想去查找原文了,大意是:搞了半天,海外民运搞来搞去就是一个人在搞。
   
   记得当时,我在心里就在说,本来就是这样,政治就是政治家个人才华的展示,历史就是政治家个人的舞台,比如,孙中山之于辛亥革命,华盛顿之于美国独立革命,昂山素姬之于缅甸,奥巴马之于美国,二战希特勒之于德国,罗斯福之于美国,丘吉尔之于英国,戴高乐之于法国,罗斯福之于德国,斯大林之于苏联,毛泽东之于中国马列革命……
   
   从没想过要成文,今天忽然想到,这可能不是一个读者的疑虑,我就试着来向读者汇报一下我的心路历程,给大家一个借鉴也好。
   
   二 搞政治不是打群架
   
   来美国三年有余,不知不觉我就爬到了中国民主革命的山巅了,有时候环顾四周,颇有点“高处不胜寒”的感觉,很多时候,没人能分享我的痛苦和喜悦,没人能商量事情,没人能替我分忧,也没人能理解我的心境,……,只有独自一人领略那份寂寥。
   
   这时,我就在想,是不是该找找合作伙伴呢?而且,我自己也常常在心里念叨,一个好汉三个帮,一个篱笆三个桩,记得我在我的脸书或推特账号“金光鸿律师”上发过类似的帖子。
   
   结果,我发现,还是不行,找来找去,我找不到这样的人。
   
   然后,我就开始检视历史和现状,结果,我发现,政治其实就是政治家个人才华的展示,历史其实就是领袖人物个人的舞台,其他人都是辅助者和帮助者。
   
   这就好比踢足球一样,无论一个球队多么优秀,得分的永远是个人,即使有多人得分,但最亮的还是其中的某个人,这个,足球爱好者是不会有异议的,我想。
   
   所以,我认为,政治和踢足球一样,都是团队的事业,但表演出色的永远是个人,是其中的某个人或某几个人。
   
   我曾在我的《打桥牌可以救中国》中引用过我在一所美国中学的墙上看到的一张漫画配图上有一句话,叫“Individual scores, team win game”(个人得分,团队胜出)。
   
   而且,这其中的道理在我看来是不言而喻的。
   
   这是因为,一个团队的优秀是建立在个体优秀的基础上的。没有个体的优秀,怎么会有团队的优秀呢?!一个团队他不就是由个体组成的吗?而且只有个体优秀了,才会有团队的优秀,所以,任何团队的优秀,必然会体现在个体的优秀上。
   
   这就可以理解,为什么作为团队体育项目的足球,永远是个别极少数大牌球星的个人才华的展示,是个人的舞台,比如,球王贝利,马拉多纳等。
   
   同样,政治也是如此。
   
   作为团队事业的政治,也永远是个别极少数领袖人物个人才华的展示,我们甚至可以说,历史就是个人的舞台。
   
   比如,孙中山之于辛亥革命,华盛顿之于美国独立革命。
   
   也许你会说,孙中山时代,不是还有黄兴吗?还有宋教仁吗?有人甚至还认为孙中山搞革命不如黄兴,搞宪政不如宋教仁,但你不能否认孙中山就是那个团队中最亮的一颗,他的时代业绩和历史影响是没人能替代的。
   
   同样,华盛顿时代还有杰弗逊,还有麦迪逊,华盛顿对民主理论的阐述不如杰弗逊,对宪政理论的阐述不如汉弥尔顿、麦迪逊等人,但在我看来,没有任何人能替代华盛顿的历史地位和历史业绩。
   
   其他,还有,中国历史上的三皇五帝之燧人(燧皇)、伏羲(羲皇)、神农(农皇),黄帝、颛顼、帝喾、尧、舜,夏禹,商汤,周文王,秦始皇,汉高祖,唐太宗,宋高祖,康熙大帝……等等,这些在历史上留下辉煌功业的帝王,无一不是在历史上施展他们的个人才华和品格。
   
   明末李自成、张献忠两支义军最后都不免走向覆亡,在我看来,其实是因为他们的领袖人物不够出色和不够优秀所致,同样,蒋介石之败退台湾,八九六四学生运动的失败,也是如此。
   
   所以,我认为,政治不是打群架,不能一哄而上的,历史永远是领袖人物个人的舞台,历史就是依他们的指挥棒在运转,他们能推动一些事件,能成一些事件,也能毁一些事件,……不是共产马列说的人民群众创造了历史(那是群氓政治),而是英雄豪杰个人创造了历史,当然,是和他们的追随们一起。
   
   最起码表面上看来是这样,因为,在人类,任何历史事件,都不是单一的人类所为,都是神的有意安排,所谓世道兴衰全在天---读中国古书,我们是不难发现这一点的。
   
   读者朋友不妨自己观察这个规律。
   
   顺便说一句,当我把这个问题梳理清楚后,那个留言者出现了。
   
   有什么偶然的事情吗?包括我今天写成这篇文章,无非都是天意,是上天在安排人类的一切,我想。
   
   而且,我还有一点个人体会,要跟读者朋友分享的,就是,任何事情都是有一个首创者,或始作俑者的,毛泽东就引用过《论语》里孔子说的一句话,来表达他作为流氓头子的承受,『始作俑者,其无后乎』。其实就是这样,一般人永远也不会明白,首创者和始作俑者,要克服多么大的心理障碍,承受多么大的心理压力。别人干了,跟着干,永远都是最轻松的,因为,前面有别人成功的经验或失败的教训可以借鉴。
   
   而且,这是我自己在流亡美国三年最大的感慨。
   
   当年刘邦打天下的时候,本来是推举萧何来出头的,结果萧何有顾虑,然后大家就推举刘季来挑头。刘季,就是刘邦,小混混一个,无产业,有妻室,有老有小,但大概也没怎么放在心上,这从后面的事情的展开,也可以看出这一点,所以,没什么顾虑,成败无所谓,于是,就当了强盗头子,我们农村有句俗话,叫,只看到强盗吃肉……大概刘邦愿意出头,也是要克服相当的心理压力的,所谓人同此心,心同此理,『口之于味也,有同嗜焉』,人跟人不同,是有人能驾驭自己的心,有人则为自己的心所驱使,就是这意思。
   
   三 我为什么会出头
   
   那我为什么会出头呢?
   
   来美国后,我一直在观察,一直在等,看看有没有人能担当得起领导中国民主革命的责任的能力,我来之前的海外民运有多支,我不会去看他们的章程之类的,我是干这一行的,不用看也会知道,无非是大同小异,但我会根据历史事件的演变,看看他们的应对策略,从中来看看有没有可以推举的朋友。
   
   因为,我认为,这才是最考验一个人有没有领袖才干的时候。
   
   结果,我很失望,没人有这个担当、智慧和能力。
   
   这时,我就在想,不能再等了,因为中共一直不想搞政治体制改革、一直不想退出历史舞台,他们有一个很荒唐的借口,那就是:中共倒台了,还有谁会比中共能更好地管理中国呢?
   
   而且,还有很多愚民也在帮腔,是啊,中共倒了,谁来治理中国呢?
   
   我想,还是我先来扛起这面大旗吧,以待来者,再说了,总得有人出头吧。
   
   这大约应该是什么时候呢?具体我也记不太清楚了,是不是香港太阳花革命期间,还是那一年的六四过后的一段时间,反正大概是二零一四年,细心的读者读我的文章,从文章下面的成文日期应该不难发现的。
   
   两年过去了,现在没人会说,中共倒了,没人来治理中国了,我在我的《伸头也是一刀,缩头也是一刀》一文中说:
   
   我想我是成功了,我成功地打破了中共所说的“中共倒了,没人能比中共更好地管理中国了”的神话,在我面前,中共那班贪官简直就是一群小丑(当然,我仍然不惮尽我最大的善意来劝化他们改邪归正,弃恶从善,而且,他们当中也不乏有识之士,也有忧国忧民者),现在,中共早已是风雨飘摇,草木皆兵了。
   
   “本律师流亡美国三年来,一直在试图摆脱这种局面。三年来,本律师全面地阐述了本律师的政治理想,治国理念,外交思想,军事思想,经济政策,建国大纲,世界大同理念……本律师甚至可以说,从现在起,任何时候,以本律师为代表的反抗力量随时可以接管中国。”
   
   记得老魏,魏京生前辈曾经著文说,不用担心中共倒了没人来管理中国,好坏总会有人来管的(大意)。
   
   资中筠女士也曾著文说,该换个人来治理中国了,你(中共)不能要求我们从一而终的(大意)。
   
   ……
   
   我想,这就是对我最大的褒奖了。
   
   四 结论
   
   搞政治不是打群架,不能毫无章法地一哄而上的,如八九六四学运就是这样:没有明确的目地,没有出色的领袖团队或个人,也没有明确的核心价值,而且,自始至终,都是在盼望清官替自己作主,清官一倒,大家跟着倒,就是这样。
   
   政治是团队的事业,但团队决不是单纯地个人组成的群体,而且任何团队都是需要有核心价值观的,有明确的目标,也是需要领队的,而领队也是需要有凝聚力的。
   
   但没有追随者就没有领袖,也没有团队,有的只是一盘散沙的个人组成的群体,而群体则是没有凝聚力的,往往因事而聚,事毕则散,就像八九六四学运一样,一哄而上,然后一轰而散,一遇突发事件或遭遇打击就溃不成军。
   
   历史上无数的经验也证实了这一点。
   
   历史是由领袖人物带着他们的追随者们创造的。
   
   孤胆英雄是侠客,不是领袖。
   
   历史不是侠客们创造的,历史是领袖人物和他们的追随者们共同创造的。
   
   历史上的领袖人物是人类历史这条长河上一颗颗闪亮的珍珠,历史因他们而辉煌,因他们而绚丽多姿……
   
   如果你觉得自己是个领袖人物,你不妨担当大任,而且,领袖也是有一个领袖团队的,这是不待说明的。
   
   如果你觉得自己做不了领袖,那就做个追随者吧。
   
   但无疑地,做领袖需要承担更多,他首要的是要有担当精神,其他,除了良好的心理素质,忍耐能力,更多的牺牲和付出,还需要有很多的综合才干、智慧和书本知识,当然,也少不了当领袖人物所必备的超凡个性魅力和品格涵养等等。
   
   是为记。
   
   美国东部时间二零一六年四月十九日星期二上午11:49/下午3:11修改/22:32修订
   
   美国东部时间二零一六年五月二十七日星期五晚上10:33修订
   美国东部时间二零一六年六月一日星期三上午11:02修订
   美国东部时间二零一六年六月十五日星期三中午12:20修订
   
   
   
   

[下一页]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