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金光鸿文集
[主页]->[百家争鸣]->[金光鸿文集]->[搞政治不是打群架 --我的一点个人感想兼评六四民运]
金光鸿文集
·中共是如何掠夺国民财富的?
·我谈“天灭中共”这一文化现象--兼答内蒙古阿尔山市陈国东警察
·我为中共党员说句公道话—我的一份辩护词
·政府能为我们做什么?
·“中国不能乱”是个伪概念
·从价值取向上告别中共--告别中共宣言书系列
·放手即是生路 --二零一三年岁末致习近平先生夫妇及全球华人
·《放手即是生路》续 --二零一四年春节前夕致习近平先生夫妇及全球华人
·告别中共宣言书
·从道德旨归上告别中共--告别中共宣言书系列
·从信仰角度上告别中共--告别中共宣言书系列
·我为温总计-告别中共宣言书
·经济改革是个伪概念
·点评《李敖十评毛泽东》 --写在毛泽东忌辰37周年
·告王歧山王大人书
·习近平,回家生儿子去吧--谨以此文献给二零一六年西洋愚人节
时评
·写在“六四”二十四周年--谨以此文献给那些坚守自己信念的人们
·写在“四二五事件”十四周年--谨以此文献给那些信奉真、善、忍的人们
·英雄乎? 犬彘乎? --二零一四年新年致习近平先生
·为自由而战--关于夏俊峰案的几点思考
·中国网民很生气--关于转发微博司法解释的几点思考
·什么才是真正的自由?--为纪念曼德拉而作
·从习近平王歧山之“正能量”说开去
·关于胡石根、高瑜、徐友渔、浦志强、刘荻等公民 被刑拘的严正声明
·我看习八条—从习近平之“正能量”说开去(二)
·全民争自由--致习近平先生的一封公开信
·112人太少,只够组建一个国会上院
·让党媒姓它的党,我们不稀罕
·中国有个大爷村
·天厌之!天厌之!--对考拉事件的回应
·金光鸿律师致范将军书
·把江泽民、习近平送到俄罗斯去
·强烈抗议中俄南海军演
·国外没有更好地治疗,但国外有尊严
·只想自己好何过得好,不顾他人死活和尊严
·君子之争(二)--好人做到底,送佛送到西
·谁也不能让博讯关掉
法律
·律师的职业精神
·律师的政治家品德
·关于联大违反《联合国宪章》侵犯中国民国人权的法律意见书
·我和杨澜女士谈幸福--兼论律师思维
·论律师的品格修养
·关于中共涉嫌构成“灭绝种族罪”和“危害人类罪”的法律意见书
·从法律的功能说开去--兼论知识分子的使命
·简谈中共“八二宪法”的本质--兼谈五不搞七不讲的合(伪)宪性
·妨碍司法公正的四大毒瘤及其对治措施--中国司法改革黑皮书下篇
·关于中国法治现状的几点思考
·光荣乎?责任乎?
·含泪泣劝陈瑞华教授--谨以此文献给贵阳小河案的刑辩律师团队
·《集会游行示威法》违宪性问题之我见
·律师从来都不是一支破坏性的力量
·谁有资格审判薄熙来
·司法改革倡议书
·“死嗑派”律师是中国律师的典范
·为自由而战 --关于夏俊峰案的几点思考
·我的司法改革路线图-中国司法改革黑皮书系列
·吁请国际刑事法院引渡李鹏、江泽民、胡锦涛、习近平的声明
·中国司法改革黑皮书上篇-我的司法改革之道
·中国网民很生气 --关于转发微博司法解释的几点意见
·站台教授 --评王振民朱苏力关于“法治”的论述
政治理念
·我来给马英九、习近平上堂历史课
·中国人“立”了吗?--浅析中共的外交政策
·再论国家的强大是政治上的强大
·国家的强大是政治上的强大
·扶正袪邪:反腐乃不智之举续
·从习近平的《自述》看其治国理念和风格
·中国人为什么缺乏思考力和行动力--论领袖人物的个性与国民性
·民主不仅仅是一种理念
·什么才是真正的自由?--为纪念曼德拉而作
·民强则国强
·人能弘道,非道弘人
·没有了你,祖国将什么都不是
·自由万岁--写在DC法轮功学员在中共驻美国大使馆前抗议中共抓捕北京法轮功学
治国方略
·民强如何强?
·善政不如善教---谨以此文献给沦陷六十四周年的同胞
·把持枪权还给人民
·从持枪权说开去 --兼论起义和其它
·自由中国大宪章(草案)
·自由中国宣言书
·关于未来民主中国的国歌和国旗的问题
·我期待这样一个中国--我的中国梦
·我的治国理念
·我的外交战略思维提要
·我的政见,给同盟军支招及其他
·中国农业何去何从?
军事
·民强则兵强 --军事笔记二
·上下同欲者胜--军事笔记三
·攻心为上--军事笔记一
·打桥牌可以救中国--兼论战争的策略和艺术
·我再给同盟军支一招:用脑子打仗!
·果敢人不打果敢人?--兼论蒋介石为何丢掉大陆
·治军先治心--军事笔记四
·枪杆子里面不能出人权?
·谁是今日中国之甘地/孙中山/华盛顿?
·也谈暴力革命
·守土有责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搞政治不是打群架 --我的一点个人感想兼评六四民运

搞政治不是打群架
   --我的一点个人感想兼评六四民运
   
   金光鸿律师
   

   
   一 文章起因
   
   很早,看到一个读者在我一篇文章下面有一个留言,具体哪篇文章我记不清楚了,而且,我的文章经常会因排版、修改或莫名其妙的干扰,撤下,然后再发布的,所以,我也不想去查找原文了,大意是:搞了半天,海外民运搞来搞去就是一个人在搞。
   
   记得当时,我在心里就在说,本来就是这样,政治就是政治家个人才华的展示,历史就是政治家个人的舞台,比如,孙中山之于辛亥革命,华盛顿之于美国独立革命,昂山素姬之于缅甸,奥巴马之于美国,二战希特勒之于德国,罗斯福之于美国,丘吉尔之于英国,戴高乐之于法国,罗斯福之于德国,斯大林之于苏联,毛泽东之于中国马列革命……
   
   从没想过要成文,今天忽然想到,这可能不是一个读者的疑虑,我就试着来向读者汇报一下我的心路历程,给大家一个借鉴也好。
   
   二 搞政治不是打群架
   
   来美国三年有余,不知不觉我就爬到了中国民主革命的山巅了,有时候环顾四周,颇有点“高处不胜寒”的感觉,很多时候,没人能分享我的痛苦和喜悦,没人能商量事情,没人能替我分忧,也没人能理解我的心境,……,只有独自一人领略那份寂寥。
   
   这时,我就在想,是不是该找找合作伙伴呢?而且,我自己也常常在心里念叨,一个好汉三个帮,一个篱笆三个桩,记得我在我的脸书或推特账号“金光鸿律师”上发过类似的帖子。
   
   结果,我发现,还是不行,找来找去,我找不到这样的人。
   
   然后,我就开始检视历史和现状,结果,我发现,政治其实就是政治家个人才华的展示,历史其实就是领袖人物个人的舞台,其他人都是辅助者和帮助者。
   
   这就好比踢足球一样,无论一个球队多么优秀,得分的永远是个人,即使有多人得分,但最亮的还是其中的某个人,这个,足球爱好者是不会有异议的,我想。
   
   所以,我认为,政治和踢足球一样,都是团队的事业,但表演出色的永远是个人,是其中的某个人或某几个人。
   
   我曾在我的《打桥牌可以救中国》中引用过我在一所美国中学的墙上看到的一张漫画配图上有一句话,叫“Individual scores, team win game”(个人得分,团队胜出)。
   
   而且,这其中的道理在我看来是不言而喻的。
   
   这是因为,一个团队的优秀是建立在个体优秀的基础上的。没有个体的优秀,怎么会有团队的优秀呢?!一个团队他不就是由个体组成的吗?而且只有个体优秀了,才会有团队的优秀,所以,任何团队的优秀,必然会体现在个体的优秀上。
   
   这就可以理解,为什么作为团队体育项目的足球,永远是个别极少数大牌球星的个人才华的展示,是个人的舞台,比如,球王贝利,马拉多纳等。
   
   同样,政治也是如此。
   
   作为团队事业的政治,也永远是个别极少数领袖人物个人才华的展示,我们甚至可以说,历史就是个人的舞台。
   
   比如,孙中山之于辛亥革命,华盛顿之于美国独立革命。
   
   也许你会说,孙中山时代,不是还有黄兴吗?还有宋教仁吗?有人甚至还认为孙中山搞革命不如黄兴,搞宪政不如宋教仁,但你不能否认孙中山就是那个团队中最亮的一颗,他的时代业绩和历史影响是没人能替代的。
   
   同样,华盛顿时代还有杰弗逊,还有麦迪逊,华盛顿对民主理论的阐述不如杰弗逊,对宪政理论的阐述不如汉弥尔顿、麦迪逊等人,但在我看来,没有任何人能替代华盛顿的历史地位和历史业绩。
   
   其他,还有,中国历史上的三皇五帝之燧人(燧皇)、伏羲(羲皇)、神农(农皇),黄帝、颛顼、帝喾、尧、舜,夏禹,商汤,周文王,秦始皇,汉高祖,唐太宗,宋高祖,康熙大帝……等等,这些在历史上留下辉煌功业的帝王,无一不是在历史上施展他们的个人才华和品格。
   
   明末李自成、张献忠两支义军最后都不免走向覆亡,在我看来,其实是因为他们的领袖人物不够出色和不够优秀所致,同样,蒋介石之败退台湾,八九六四学生运动的失败,也是如此。
   
   所以,我认为,政治不是打群架,不能一哄而上的,历史永远是领袖人物个人的舞台,历史就是依他们的指挥棒在运转,他们能推动一些事件,能成一些事件,也能毁一些事件,……不是共产马列说的人民群众创造了历史(那是群氓政治),而是英雄豪杰个人创造了历史,当然,是和他们的追随们一起。
   
   最起码表面上看来是这样,因为,在人类,任何历史事件,都不是单一的人类所为,都是神的有意安排,所谓世道兴衰全在天---读中国古书,我们是不难发现这一点的。
   
   读者朋友不妨自己观察这个规律。
   
   顺便说一句,当我把这个问题梳理清楚后,那个留言者出现了。
   
   有什么偶然的事情吗?包括我今天写成这篇文章,无非都是天意,是上天在安排人类的一切,我想。
   
   而且,我还有一点个人体会,要跟读者朋友分享的,就是,任何事情都是有一个首创者,或始作俑者的,毛泽东就引用过《论语》里孔子说的一句话,来表达他作为流氓头子的承受,『始作俑者,其无后乎』。其实就是这样,一般人永远也不会明白,首创者和始作俑者,要克服多么大的心理障碍,承受多么大的心理压力。别人干了,跟着干,永远都是最轻松的,因为,前面有别人成功的经验或失败的教训可以借鉴。
   
   而且,这是我自己在流亡美国三年最大的感慨。
   
   当年刘邦打天下的时候,本来是推举萧何来出头的,结果萧何有顾虑,然后大家就推举刘季来挑头。刘季,就是刘邦,小混混一个,无产业,有妻室,有老有小,但大概也没怎么放在心上,这从后面的事情的展开,也可以看出这一点,所以,没什么顾虑,成败无所谓,于是,就当了强盗头子,我们农村有句俗话,叫,只看到强盗吃肉……大概刘邦愿意出头,也是要克服相当的心理压力的,所谓人同此心,心同此理,『口之于味也,有同嗜焉』,人跟人不同,是有人能驾驭自己的心,有人则为自己的心所驱使,就是这意思。
   
   三 我为什么会出头
   
   那我为什么会出头呢?
   
   来美国后,我一直在观察,一直在等,看看有没有人能担当得起领导中国民主革命的责任的能力,我来之前的海外民运有多支,我不会去看他们的章程之类的,我是干这一行的,不用看也会知道,无非是大同小异,但我会根据历史事件的演变,看看他们的应对策略,从中来看看有没有可以推举的朋友。
   
   因为,我认为,这才是最考验一个人有没有领袖才干的时候。
   
   结果,我很失望,没人有这个担当、智慧和能力。
   
   这时,我就在想,不能再等了,因为中共一直不想搞政治体制改革、一直不想退出历史舞台,他们有一个很荒唐的借口,那就是:中共倒台了,还有谁会比中共能更好地管理中国呢?
   
   而且,还有很多愚民也在帮腔,是啊,中共倒了,谁来治理中国呢?
   
   我想,还是我先来扛起这面大旗吧,以待来者,再说了,总得有人出头吧。
   
   这大约应该是什么时候呢?具体我也记不太清楚了,是不是香港太阳花革命期间,还是那一年的六四过后的一段时间,反正大概是二零一四年,细心的读者读我的文章,从文章下面的成文日期应该不难发现的。
   
   两年过去了,现在没人会说,中共倒了,没人来治理中国了,我在我的《伸头也是一刀,缩头也是一刀》一文中说:
   
   我想我是成功了,我成功地打破了中共所说的“中共倒了,没人能比中共更好地管理中国了”的神话,在我面前,中共那班贪官简直就是一群小丑(当然,我仍然不惮尽我最大的善意来劝化他们改邪归正,弃恶从善,而且,他们当中也不乏有识之士,也有忧国忧民者),现在,中共早已是风雨飘摇,草木皆兵了。
   
   “本律师流亡美国三年来,一直在试图摆脱这种局面。三年来,本律师全面地阐述了本律师的政治理想,治国理念,外交思想,军事思想,经济政策,建国大纲,世界大同理念……本律师甚至可以说,从现在起,任何时候,以本律师为代表的反抗力量随时可以接管中国。”
   
   记得老魏,魏京生前辈曾经著文说,不用担心中共倒了没人来管理中国,好坏总会有人来管的(大意)。
   
   资中筠女士也曾著文说,该换个人来治理中国了,你(中共)不能要求我们从一而终的(大意)。
   
   ……
   
   我想,这就是对我最大的褒奖了。
   
   四 结论
   
   搞政治不是打群架,不能毫无章法地一哄而上的,如八九六四学运就是这样:没有明确的目地,没有出色的领袖团队或个人,也没有明确的核心价值,而且,自始至终,都是在盼望清官替自己作主,清官一倒,大家跟着倒,就是这样。
   
   政治是团队的事业,但团队决不是单纯地个人组成的群体,而且任何团队都是需要有核心价值观的,有明确的目标,也是需要领队的,而领队也是需要有凝聚力的。
   
   但没有追随者就没有领袖,也没有团队,有的只是一盘散沙的个人组成的群体,而群体则是没有凝聚力的,往往因事而聚,事毕则散,就像八九六四学运一样,一哄而上,然后一轰而散,一遇突发事件或遭遇打击就溃不成军。
   
   历史上无数的经验也证实了这一点。
   
   历史是由领袖人物带着他们的追随者们创造的。
   
   孤胆英雄是侠客,不是领袖。
   
   历史不是侠客们创造的,历史是领袖人物和他们的追随者们共同创造的。
   
   历史上的领袖人物是人类历史这条长河上一颗颗闪亮的珍珠,历史因他们而辉煌,因他们而绚丽多姿……
   
   如果你觉得自己是个领袖人物,你不妨担当大任,而且,领袖也是有一个领袖团队的,这是不待说明的。
   
   如果你觉得自己做不了领袖,那就做个追随者吧。
   
   但无疑地,做领袖需要承担更多,他首要的是要有担当精神,其他,除了良好的心理素质,忍耐能力,更多的牺牲和付出,还需要有很多的综合才干、智慧和书本知识,当然,也少不了当领袖人物所必备的超凡个性魅力和品格涵养等等。
   
   是为记。
   
   美国东部时间二零一六年四月十九日星期二上午11:49/下午3:11修改/22:32修订
   
   美国东部时间二零一六年五月二十七日星期五晚上10:33修订
   美国东部时间二零一六年六月一日星期三上午11:02修订
   美国东部时间二零一六年六月十五日星期三中午12:20修订
   
   
   
   

[下一页]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