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金光鸿文集
[主页]->[百家争鸣]->[金光鸿文集]->[庄子论“天子三剑”]
金光鸿文集
治国方略
·民强如何强?
·善政不如善教---谨以此文献给沦陷六十四周年的同胞
·把持枪权还给人民
·从持枪权说开去 --兼论起义和其它
·自由中国大宪章(草案)
·自由中国宣言书
·关于未来民主中国的国歌和国旗的问题
·我期待这样一个中国--我的中国梦
·我的治国理念
·我的外交战略思维提要
·我的政见,给同盟军支招及其他
·中国农业何去何从?
军事
·民强则兵强 --军事笔记二
·上下同欲者胜--军事笔记三
·攻心为上--军事笔记一
·打桥牌可以救中国--兼论战争的策略和艺术
·我再给同盟军支一招:用脑子打仗!
·果敢人不打果敢人?--兼论蒋介石为何丢掉大陆
·治军先治心--军事笔记四
·枪杆子里面不能出人权?
·谁是今日中国之甘地/孙中山/华盛顿?
·也谈暴力革命
反抗策略
·革命是唯一的选项
·中国需要一次华盛顿似的革命 --我对中国目前时局的分析系列
·中国需要一次华盛顿式的革命(二)
·中国需要一次华盛顿式的革命(三)
·压垮中共骆驼背的最后一根稻草在哪里?
·把监狱填满
·谁有能力接管中国?
·当今天下,舍我其谁?!
·不要寄望于当政者 --我的一点说明
·建议各省独立建国,再造共和
·告共军官兵起义书
·告全民起义书
·守土有责
·大丈夫斗智不斗力--写给我的律师同行们和反共战友们
·从维权人士到革命者的转变
·从杨佳袭警和内华达民兵起义说开去--反抗暴政策略研究
·我对越南“暴力反华”事件的几点看法--反抗暴政策略研究
·非暴力不合作--全民起义方略之一
·关于解决六四问题的具体方案
·警惕自乱阵脚
·谁通谋略?
·我们的目标
·《把监狱填满》续
·全民争普选权--金光鸿律师告大陆同胞书
·必须解体中共 --我对法轮功学员诉江的一点看法
国策建议
·多研究些问题,少谈些主义 --写在中国共产党成立九十二周年
·多研究些问题,少谈些主义系列--关于冀中星首都机场自杀性爆炸案之我见
·反腐乃不智之举 --致习、李、王公开书
·敦促中共“还政于民”的呼吁书
·强烈建议废除重婚罪和一胎制
·一个非常有害的治国理念
·一言可以丧邦
·马英九习近平二零一五年新春贺词点评
·中国目前的困境和出路
·中国目前的困境和出路(二)
台湾问题
·全民争自由--致马英九总统的一封公开信
·中华民国何去何从?台湾何去何从?……
·中华民国是扶不起的阿斗
·强烈要求中国国民党向全体中华儿女谢罪
·偏安还是共和?
·民意是民主政治的基石--关于台湾反服贸抗议脸文汇编
·就“太阳花学运”案提请台湾同仁注意
·金光鸿律师告台湾同胞书
·奉劝马英九总统辞职以谢台湾同胞
·金光鸿律师严重关注马政府遣返大陆异议人士
·关于『习马会』我的一点看法
·劝马英九先生起兵反共书
·海峡两岸关系探讨
·请中华民国总统府郑重考虑前总统马英九先生的提议
·良知是最高的法律 --对台湾高等法院认定四名大陆异议有罪一案的解读
·台湾人民是我见过的世界上最好的人民 --谨以此文献给2016西洋愚人节
香港问题
·谋万世还是谋一时 --关于香港局势我的一点看法
·谁能决定香港的命运?
新加坡
·没有亚洲价值,只有普世价值 --盘点李光耀先生遗产
果敢相关
·支持果敢独立建国
·领袖的远见最重要 --向果敢及缅甸掸邦众民族进一言
·何以安中缅边境?
·缅甸同部分反政府武装的停火协议是城下之盟
·缅甸军政府涉嫌种族歧视,搞民主乃欺世盗名
·决不止是果敢必须独立建国的心理学探讨
·强烈支持克伦人民争取民族自由的愿望
·强烈关注果敢单方面宣布停火
·究竟是谁在祸国殃民? --果敢问题系列
·呼吁全球解体缅甸军政府
·再论缅北问题之出路
·命运掌握在自己手里 --致缅北各少数民族书
·如何安南缅之修内才能安外
·建议克钦诸邦再造联邦
·肉食者鄙
国际战略
·呼吁全球解体俄罗斯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庄子论“天子三剑”

   庄子论“天子三剑”
   
   金光鸿 律师
   
   


   
   《庄子·杂篇·说剑》读译
   
   原文:
   
   昔赵文王喜剑,剑士夹门而客三千馀人,日夜相击于前,死伤者岁百馀人。好之不厌。如是三年,国衰,诸侯谋之。
   
   太子悝患之,募左右曰:“孰能说王之意止剑士者,赐之千金。”左右曰:“庄子当能。”
   
   太子乃使人以千金奉庄子。庄子弗受,与使者俱,往见太子曰:“太子何以教周,赐周千金?”
   
   太子曰:“闻夫子圣明,谨奉千金以币从者。夫子弗受,悝尚何敢言!”
   
   庄子曰:“闻太子所欲用周者,欲绝王之喜好也。使臣上说大王而逆王意,下不当太子,则身刑而死,周尚安所事金乎?使臣上说大王,下当太子,赵国何求而不得也!”
   
   太子曰:“然。吾王所见,唯剑士也。”庄子曰:“诺。周善为剑。”
   
   太子曰:“然吾王所见剑士,皆蓬头突鬓垂冠,曼胡之缨,短後之衣,瞋目而语难,王乃说之。今夫子必儒服而见王,事必大逆。”
   
   庄子曰:“请治剑服。”治剑服三日,乃见太子。太子乃与见王,王脱白刃待之。庄子入殿门不趋,见王不拜。王曰:“子欲何以教寡人,使太子先?”
   
   曰:“臣闻大王喜剑,故以剑见王。”王曰:“子之剑何能禁制?”曰:“臣之剑十步一人,千里不留行。”王大悦之,曰:“天下无敌矣!”
   
   庄子曰:“夫为剑者,示之以虚,开之以利,後之以发,先之以至。愿得试之。”王曰:“夫子休就舍,待命令设戏请夫子。”
   
   王乃校剑士七日,死伤者六十馀人,得五六人,使奉剑于殿下,乃召庄子。王曰:“今日试使士敦剑。”庄子曰:“望之久矣。”王曰:“夫子所御杖,长短何如?”
   
   曰:“臣之所奉皆可。然臣有三剑,唯王所用。请先言而後试。”王曰:“愿闻三剑。”曰:“有天子剑,有诸侯剑,有庶人剑。”王曰:“天子之剑何如?”
   
   曰:“天子之剑,以燕谿石城为锋,齐岱为锷,晋魏为脊,周宋为镡,韩魏为夹;包以四夷,裹以四时;绕以渤海,带以常山;制以五行,论以刑德;开以阴阳,持以春夏,行以秋冬。此剑,直之无前,举之无上,案之无下,运之无旁,上决浮雲,下绝地纪。此剑一用,匡诸侯,天下服矣。此天子之剑也。”
   
   文王芒然自失,曰:“诸侯之剑何如?”
   
   曰:“诸侯之剑,以知勇士为锋,以清廉士为锷,以贤良士为脊,以忠圣士为镡,以豪桀士为夹。此剑,直之亦无前,举之亦无上,案之亦无下,运之亦无旁;上法圆天以顺三光,下法方地以顺四时,中和民意以安四乡。此剑一用,如雷霆之震也,四封之内,无不宾服而听从君命者矣。此诸侯之剑也。”
   
   王曰:“庶人之剑何如?”
   
   曰:“庶人之剑,蓬头突鬓垂冠,曼胡之缨,短後之衣,瞋目而语难。相去于前,上斩颈领,下决肝肺。此庶人之剑,无异于斗鸡,一旦命已绝矣,无所用于国事。今大王有天子之位而好庶人之剑,臣窃为大王薄之。”
   
   王乃牵而上殿。宰人上食,王三环之。庄子曰:“大王安坐定气,剑事已毕奏矣!”
   
   于是文王不出宫三月,剑士皆服毙其处也。
   
   
   译文(参考了百度百科译文)
   
   从前,赵文王喜好剑术,于是,天下剑士皆蜂拥而至,门下食客三千有余,在赵文王面前日夜比剑,死伤的剑士每年都有百余人,赵文王乐此不疲,无有餍足,如此三年,国力日衰,诸侯都在谋算怎样攻打赵国。
   
   太子悝十分担忧,向左右征询说:“有谁能说服赵王改变主意,谢绝剑士,赐千金。”左右说:“只有庄子能担当此任。”
   
   太子于是派人携千金厚礼以奉庄子。庄子不受,跟随使者一道,前往会见太子说:“太子何以教我,竟要赐我千金?”
   
   太子说:“我听说先生通达圣明,谨此奉上千金用以犒赏先生门人,先生不受,我何敢启齿!”
   
   庄子说:“听说太子想要用我,意在断绝赵王对剑术的喜好。我想,假使我对上游说赵王,不小心忤逆了赵王,对下也就不能如太子所愿,那我一定会受刑而死,哪里用得着这些赠礼呢?假如我对上能说服赵王,对下也就能如太子所愿,那我在赵国又何求而不得呢?”
   
   太子说:“很好,但能见大王的人,只有剑士。”庄子说:“好的。我也善于击剑。”
   
   太子说:“不过父王所见到的剑士,全都头发蓬乱、髻毛突出、帽子低垂,帽缨粗实,身着短衣,怒目圆睁,说起话来咬牙切齿的,只有这样,大王才喜欢。如果先生穿儒衣长服去见赵王,一定会大大的忤逆大王。”
   
   庄子说:“请让我准备剑士的服装。”三天以后剑士的服装裁制完毕,于是面见太子。太子就跟庄子一道拜见赵王,赵王拿出利剑等待着庄子,庄子不急不忙地进入殿内,见到赵王也不行跪拜之礼。赵王说:“先生想教寡人什么呢,居然让太子先作引荐。”
   
   庄子说:“我听说大王喜好剑术,特地用剑术来见大王。”赵王说:“先生之剑有何奇妙之处,何以制服对手?”庄子说:“我的剑术,十步之内可杀一人,千里不留行踪。”赵王听了大喜,说:“好!天下无敌!”
   
   庄子说:“击剑的要领是,有意把弱点暴露给对方,利诱对方,后于对手发起攻击,同时要抢先击中对手。希望有机会能试试我的剑法。”赵王说:“先生就此打住,暂回馆舍候命,我让他们安排一个比武盛会以请先生。”
   
   赵王于是用七天时间让剑士们比武较量,死伤六十多人,从中挑选出五六人,让他们拿着剑在殿堂下等候,这才召见庄子。赵王说:“今天可让剑士们跟先生比试剑术了。”庄子说:“我已盼望很久了。”赵王说:“先生所习惯使用的宝剑,长短怎么样?”
   
   庄子说:“我的剑术长短都适应。不过我有三种剑任大王选用,请让我先作些说明然后再进行比试。”赵王说:“愿意听听你介绍这三种剑。”庄子说:“有天子之剑,有诸侯之剑,有百姓之剑。”
   
   赵王说:“天子之剑怎么样?”
   
   庄子说:“天子之剑,拿燕溪的石城山做剑锋,拿齐国的泰山做剑刃,拿晋国和卫国做剑脊,拿周王畿和宋国做剑环,拿韩国和魏国做剑柄;用中原以外的四境来包扎,用四季来围裹,用渤海来缠绕,用恒山来做系带;靠五行来统驭,靠刑律和德教来论断;遵循阴阳的变化而开合,在春秋的时令持握,在秋冬(秋冬主肃杀,作者注)行剑。这种剑,向前直刺没有终点,向上举起没有顶点,按剑向下没有底,挥动起来没有边界,向上能割裂浮云,向下能斩断地纪。这种剑一旦使用,可以匡正诸侯,使天下人全都归服。这就是天子之剑。”
   
   赵文王听了茫然若有所失,说:“诸侯之剑怎么样?”
   
   庄子说:“诸侯之剑,以智勇之士做剑锋,拿清廉之士做剑刃,拿贤良之士做剑脊,拿忠诚圣明之士做剑环,拿豪杰之士做剑柄。这种剑,向前直刺也没有终点,高高举起也没有顶点,按剑向下也没有底,挥动起来也没有边界;对上效法于天而顺应日月星辰,对下取法于地而顺应四时序列,居中则顺和民意而安定四方。这种剑一旦使用,就好像雷霆震撼,四境之内,没有不归服而听从国君号令的。这就是诸侯之剑。”
   
   赵王说:“百姓之剑又怎么样呢?”
   
   庄子说:“百姓之剑,全都头发蓬乱、髻毛突出、帽子低垂,帽缨粗实,身着短衣,怒目圆睁,说起话来咬牙切齿的,相互在人前争斗刺杀,上能斩断脖颈,下能剖裂肝肺,这就是百姓之剑,跟斗鸡没什么两样,而且最终难免一朝毙命,死于剑下,对国家大事也没什么用处。如今大王有天子之位却好百姓之剑,我私下里认为大王应当鄙薄这种做法。”
   
   赵文王于是牵着庄子来到殿上,厨师献上食物,赵王惭愧地绕着坐席转了三圈。庄子说:“大王请安坐下来定定心气,有关剑术之事我已启奏完毕。”
   
   于是赵文王三月不出宫门,剑士们都在自己的住处自刎而死。
   
   美国东部时间二零一六年八月十三日星期六下午6:35整理/八月十四日上午8:28修订
(2016/12/15 发表)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