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金光鸿文集
[主页]->[百家争鸣]->[金光鸿文集]->[究竟是谁在祸国殃民? --果敢问题系列]
金光鸿文集
·要真相 --俄罗斯人不配跟中国人谈远东历史
·强硬不必用不友好的姿态来表示 --我的外交策略
·一个统一的、民主的朝鲜半岛符合中国的利益(二)
·欢迎阿萨姆邦和曼尼普尔邦加入中华大家庭
·未来民主中国南亚战略
·中華聯邦共和國關於中印邊界衝突的立場----中華聯邦共和國總統令(第一號
政治家修为
·秋日杂感:做一个高贵的反叛者
·秋日杂感二 放下苦难,无畏前行
·秋日杂感三 政治家与政客
文化杂谈
·要爱护人民的爱国热情
·那些猥琐的中国人
·人生没有退场机制 --致香港同胞兼与王丹胡平书
·金光鸿:大学就应该学会读书思考 否则白上了 --读《易中天:大学就应该
·骄傲的中国人
·誰主風流? --自撰對聯若干聊以自娛
·當仁不讓--對聯賞析二
·哲学的贫困 信仰的贫困
·做一个内心强大的人 --兼论中国人为什么好内斗
·奇文共欣赏之旅美随笔(三)--居家生活
女性问题
·每一个失败男人的背后也有一个女人
·谁来保护中国女人 --抗日战争纪念文章
·习近平将走向全面独裁,作好革命准备
·女人们,回厨房去吧 --忧国忧民系列
·珍惜人生 享受生活 --忧国忧民系列
·我为什么到现在还是光棍?
·事夫如天--對聯賞析三
·中国没有男子汉,女人要负全部责任?
·允许男子纳妾可以救中国 --忧国忧民系列
·女子无才便是德(外一篇)
·男子有德便是才
·你们难道不希望这个世界变得好一点点?
传统哲学
·小人和女子的美德 --我解《论语》一则「唯女子与小人为难养也」
·从“以直报怨”和“以德报怨”说开去
·自从我来到了美国 --我读《论语》之「有道则现、无道则隐」
·由体育训练之魂说开去 --兼论中国传统修炼文化与儒道入世出世之争
·我读老子(二)--老子三宝
·我读老子(一)
·中国会乱吗?--浅析孔子三德之一“勇”
·“君子固穷,小人穷斯滥也” --我读《论语》一则
·儒学入门(上) --我解《论语⋅学而第一》开篇
·儒学入门(下) --我解《论语⋅学而第一》开篇
·仁者之恶—我读《论语》之“年四十而见恶焉”
·从子贡赎人与子路受牛说开去(第五次修订)
·游方律师(最后修订版)
·取法贵乎上续篇--我读《论语》之“君子恶居下流”续篇
·取法贵乎上--我读《论语》“君子恶居下流”
·當仁不讓--對聯賞析二
·试论孔子的孝道--我读《论语》之“三年无改于父之道”
南海问题
·关于南海仲裁案的声明
·金光鸿律师关于南海问题的几点个人看法
·国际仲裁在解决政治争端中的作用
·对海牙仲裁法庭“南海仲裁案”裁决的几点看法
·解决南海争端的唯一出路
·金光鸿律师关于中菲南海会谈(即将)的几点建议
·南海那几个破岛……
·没见过这么无耻的!
美国
·恶法是法吗? --金光鸿律师声援戴维斯女士(Ms. Kim Davis)
·法律不得违背善良风俗
·就马总统登太平岛告美国政府
·把土地还给人民 --强烈抗议美国政府逮捕俄勒冈示威者
·控枪是愚蠢的、疯狂的,奥巴马果然是白痴
·警告美军:不要在中国主权海域或领空从事军事活动
·未来中国不结盟 --给美国的温柔一刀
·美国人究竟想干什么?
·美国必须赎罪
·美国正在堕落,奥巴马是白痴
·打君子仗,不打小人仗--对川普在习川会谈期间对叙利亚实施军事打击的解读
·给川普進一言
·特朗普意欲何为?
最新
·中国的精英们要在政治上成熟些,更成熟些 --点评资中筠讲话
·君子之争
·不想当官的民运不是好民运
·主上所重是将士用命之所在 --二零一六新年再向习近平夫妇進一言
·我的革命的思想基础
·习近平不是一个有担当的人
·搞政治不是打群架 --我的一点个人感想兼评六四民运
·对习近平及习共的最后一击
·英雄来救美
·伸头也是一刀,缩头也是一刀 --2015年世界人权日我呼吁全民起义
·金光鸿律师致范将军书
·追随李洪志先生得永生 追随金光鸿律师得水牛
·必须将朝核问题上升到终结共产极权制度的高度
·欢迎对号入座
·目前的形势和我们的策略及未来的方向
·我要競選中華民國第十四任總統
·卖国中共:你不行,就让位
·无论时日长短,无论天涯海角……
·祭刘晓波文
·守土有责(二)
·美国的移民政策应该向共产国家的人民倾斜
·敬告美国政府:把回国后或受酷刑者遣返是需要承担法律责任的
·写在美国“隐形总统”班农辞职后
·什么样的民主才是我们所要的民主?
·關於未來民主中國政府如何解決中共出賣的領土回歸的問題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究竟是谁在祸国殃民? --果敢问题系列

究竟是谁在祸国殃民?
   --果敢问题系列
   
   金光鸿律师
   

   
   自由亚洲搞一个专题报道,题目是《【共運史話】 “果敢王”彭家聲禍國殃民?,还分上下,据说请了美国华府缅甸问题专家。
   
   我虽然不是缅甸问题专家,但我是中国独立自由派的异议人士,前中国厦门大学老师和人权律师,且一直有一个民主中国和自由中国的诉求,对很多问题都有自己成形的看法,我就谈谈我对果敢问题的一点浅见。
   
   文章题目说彭家声祸国殃民,虽然打了个问号,但这顶帽子够大的,我觉得彭家声戴不起,而本律师也不服。
   
   彭家声祸什么国,殃什么民?!我觉得自由亚洲电台的立场有问题。你到底是要自由亚洲,还是要暴政独裁亚洲?!
   
   我个人认为,彭家声的所为不过是让存在于果敢等少数民族地区近半个世纪以来的人道灾难暴露给了国际社会,仅此而已。
   
   要说有谁在果敢问题上祸国殃民的话,我认为,真正祸国殃民的是中共政府和缅甸军政府。
   
   当年,中共为了自己不可告人的目的,不顾云南军队和地方的民族感情和国家利益,把自己的同胞推了出去,然后,又借果敢这些华人的民族感情来向缅甸输出共产主义革命,企图红色化缅甸,在达不到目的的情况下,又将同胞弃之不顾,任由缅甸军政府在政治上、经济上、文化上和军事上进行打压和迫害,使得缅北这块地方长期战乱频仍,民不聊生。
   
   但我们不妨设想一下,如果中共当初没有将果敢划出去,则果敢人民一定如整个中国大陆的人民的命运一样,强制洗脑、效忠、阶级斗争,饱受肉体和精神的双重摧残,所以,现在果敢同胞虽然受了些战乱之苦和民生的困难,还有无归属的精神之苦,但我觉得还是好过在中共统治下,大陆民众所受到的中共的精神摧残,至于实际情形如何,其中的甘苦只有果敢人民能道出一二了。
   
   文章希望能有些更多的针对果敢问题的有理性的声音。
   
   我倒要问,还要什么更理性的声音?
   
   缅甸是个军政府,正在转型,联邦制根本运作不规范,果敢等少数民族的政治、经济、文化等各项权利都得不到落实,半个世纪来一直是战乱频仍,民不聊生。
   
   而中共是个独裁国家,包括我在内的华人同胞根本无意主张让中共收回果敢,就像有的网友所说,那不过是让猪圈更大一点。
   
   本文还跟中共政府谈什么大国信用,中共什么时候有过信用?!根本就是一个没有民意支持的利益集团,在国内盘剥奴役本国人民,在国际上做孬种,中共政府做主签订的一切卖国条约,未来的民主政府是决不会予以承认的,必须经由未来民选的国会重新审议通过。
   
   我是写过一篇希望中共或者中华民国政府收回果敢的文章,但我的本意仍在传播一种正面的观念和理念,希图唤醒沉睡的中国同胞!
   
   而且我跟各位明说了吧,我现在就是在倾全力做瓦解中共的工作,我的战略思维就是扶正祛邪,攻心为上,我的所有的文章都可做如此解读。
   
   你中共知道了也没法防,只要你们中共组织内的成员人性当中还有正的一面,还有善的一面,你们就没法防。
   
   我的思路也很简单,那就是,如果中共今天垮台了,民主政府接管了中国,但这个未来的民主政府面临的仍然是同样的民众素质,如果我们不能启蒙民众,中共今天遇到的问题可能就是我们民主政府明天遇到的问题。而且我这样说决不是危言耸听,读者朋友自己也是有思考能力的,你们不妨自己想想,看看我的忧虑是不是对的?
   
   再说果敢,果敢人民的命运和福祉,可能要等到缅甸民主力量如昂山素姬联上台后,看看她有没有这个政治智慧来解决,可是依缅甸新宪法,昂山没有参选权,所以,实际上缅甸现政府仍是军人独裁,根本无法解决果敢问题。
   
   我倒是有信心来处理这件事,但第一步我们必须先瓦解中共!
   
   所以,对果敢人民来讲,目前就是自保,以待中国政局的变化,再来谈果敢的出路。
   
   而自保的上策,从目前来看就是寻求独立,把命运掌握在自己手里。
   
   因为缅甸现在是军政府操纵下的联邦制,昂山素姬被边缘化了,没有有远见卓识的政治家来处理国内事务,即使同是大缅族人民的利益也得不到保障,更不用说果敢等少数民族了。可能要等到缅甸国内政治清明了,看看果敢人民的命运会不会有改善,但在我看来,与其这样遥遥无期地等待,还不如主动寻找出路。
   
   那就是寻求果敢独立,既不归属缅甸,也不归属中共,那时,缅甸军队再没有理由攻打果敢,而只要果敢在政治上保持中立,中共也不会对果敢不利,则果敢人民可以专谋和平发展,改善民生。作为一个独立国家,人口和土地面积是少了点,但地球上好像比这更小的国家都有吧,而且联合国宪章的宗旨是大小国一律平等,所以不必多虑。
   
   而且华人社会的俊杰比比皆是,独立后的果敢可以从国际社会引进学有所专的华裔来共谋果敢的和平发展。
   
   所以,我建议:在缅甸伪联邦制实际上是军人统治的格局下,果敢等少数民族的自由和权利得不到保障的前提下,果敢人民不如联合周边一些同是缅甸军政府的受迫害民族一起寻求独立为上策!
   
   彭家声先生和彭德仁司令不妨考虑本律师的建议,向全球招募华裔人才来共谋果敢出路,放心,有了人才,什么事都好办。
   
   战争是政治的延伸,没有政治诉求的军事行动是徒劳无益的,我看了美国之音一篇采访彭德仁司令的文章,好像是彭司令希望中共能介入帮助果敢停火,希望缅甸能实行真正的联邦,保障果敢等少数民族的宪法权利,搞民主。
   
   个人觉得,彭司令这个想法太天真了一点。中共自己就是一个独裁政权,它本身也面临大陆民众日益高涨的民主呼声,它会去帮果敢人民争取缅甸的宪法权利、协助落实缅甸的联邦制?!这岂不是天大的笑话。而且与中共谋,无异于与虎谋皮,请彭德仁司令和果同胞三思!
   
   最后我也呼吁自由亚洲不要探讨什么中共国边境领土的归属问题,没用的,当然你们有你们的做法,我呢,也只是在谈我的个人观点,我们两不相碍的,在这个问题上,我可以明确地告诉你们,未来的民主中国政府绝对不会替中共政府干的蠢事买单的,所以,我觉得你们的重点还是应该是放在自由中国,自由缅甸,自由果敢上,完成你们自由亚洲的使命为好,谢谢!
   
   最后还说一句,果敢问题是有点复杂,习大头说,“复杂的问题要用复杂的方法来解决”,那是猪头思维,想回避矛盾,掩盖问题,这令我想起一个古代的笑话,说有个士兵中箭了,去看一个外科大夫,大夫用剪刀把露在外面的箭杆剪掉,说好了,士兵说箭头还在肉里呢!医生回答说:那时内科的事。习近平现在干的就是那外科大夫的事。
   
   要让我来说,越是复杂的问题越要用简单的办法来解决,李洪志先生说“大道至简至易”,治国理政外交都是如此!
   
   谢谢阅读!
   
   美国东部时间二零一五年三月四日星期三晚上9:05
   美国东部时间二零一五年六月十一日星期四晚上9:24修订
   
   
   附:
   
   【共運史話】 “果敢王”彭家聲禍國殃民? (下)
   2015-03-04
   
   數以10萬的果敢華人成為難民,擠爆雲南的收容中心,這些 “明漢遺民”獲得國內有心人解囊相助,中國政府則似有難言之隱,除封鎖邊境,拒絕難民擁入外,更禁止國人到緬北協助軍閥彭家聲參戰。連去年開始,為彭家聲 “抬轎”的環球時報,也開始轉態。民族主義的熱屁股卻遇上冷板凳,為何呢? 我們再同大家分析。
   
   Music ID 華府智庫史汀生中心緬甸專家孫韻說,對緬北的少數民族地方武裝,不應該有情緒化的用字,但對於挑起戰火的彭家聲,國人可要看清 “光復果敢”後面政治計算,得益的是誰?
   
   孫韻說: 現在果敢領導人的這種勢態,是我先發動了進攻,他用的詞是光復果敢,我要把果敢一部份/大部份的領土重新回到我的手裡。如果政府軍要來鎮壓,就必定要派出更多的武裝部隊,可以預見的將來,交火會更為激烈,衝突會進一步升級。
   
   她指,彭家聲 “以打促談”的策略非常明顯,長此下去中緬邊境只會更亂。
   
   孫韻說:可能就會造成中國與緬甸的邊境進一步不穩,有更多的難民跑到中國去。在邊境交火發生了更激烈的情況下,中國會介入,中國會說,你們來和談吧,雙方坐下來談。中國在2013年曾經主導過兩輪和談。
   
   那中方作和事佬呢?
   
   孫韻說: 從戰略的判斷看來,這也是彭家聲的一個策劃,他從一個不合法的,緬甸政府不跟他對話的一個武裝力量,這樣一個軍閥,通過打的方式把自己重新要推回和談的一份子,中國政府要是介入,要是勸和促談,那實際是給了彭家聲一個理由與合法的身份。
   
   她直言,軍閥彭家聲的策劃是基於自身政治利益。
   
   孫韻說: 從彭家聲的角度,他這樣的策劃,這樣的計算,完全是基於自身的利益。這樣想,這樣說,可以實現自身利益最大化。說得比較高尚一點,是為了果敢的生存,果敢的華人,但如果把他--彭家聲看是一個政治家,或是一個政客,他這樣做實際上有非常有非常明確關於自己政治利益的計算。
   
   國人出於民族大義,認為中國要硬起來,像俄羅斯收回克里米亞一樣收回果敢,更是一廂情願。
   
   孫韻說: 把緬北的問題和克里米亞相比,去年(2014年)夏天的時候,就已經出現過,在緬北、少數民族,都造成了一樣的影響,有這樣的呼聲。俄羅斯可以因為克里米亞挑起跟烏克蘭的戰爭,那現在類似的相比,中國也應該將緬北的這個地區收回來。之所以緬甸的政府軍對我們發動攻勢,是因為取得美國的支持,美國的首肯。緬甸的這些少數民族,還是把自己描繪成是支持中國利益的,我們要跟著中國,中國要支持我們去對抗緬甸政府軍,因為這些緬甸人代表的都是美國的利益。我覺得這個用心是非常險惡!
   
   在華府智庫工作的孫韻認為﹐美國對緬甸政府、軍隊的立場,跟這些少數民族描繪的很不一樣的﹐是一種非常有限的接觸,美國與緬甸軍政府的關係,與彭家聲所說的有很大的落差。
   
   孫韻說: 比如說彭家聲因為緬甸政府軍攻打我們,是(緬方)取得美國的支持。這種說法,在中國是非常容易賣出去,中國的大輿論環境,大家對美國至少在國家安全是存有很多疑慮,很擔心美國有包圍中國,有遏制中國的政策,這種說法在中國就很有賣點,有很多人會接受這樣的關點。如果這關點是不正確的,是造出來的謠言,或是憑空的推測,對中國會造成非常不好的影響。
   
   她說,一旦彭家聲拉中國落水,捲入戰亂,國人出於民族大義聲援,中緬劃界協議要推倒重來,那中俄的邊境劃界呢?
   
   孫韻繼續說: 中國在邊境劃界上,1961年就以條約的形式打雙方的邊境確定下來,那現在中國要反悔,要翻盤,50多年後說當年的劃界是有失偏頗的,要推倒重來,會對中國其它的鄰國,達成領土劃分協議的所有鄰國,都會提出問題。因為大家會問,90年代中國與俄羅斯也達成很多邊界劃分的協議,也有很多中國人提出說,中國人在邊境劃分中是吃了大虧的,那接下來對緬甸這樣做,對俄羅斯是不是也要這樣做。

[下一页]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