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金光鸿文集
[主页]->[百家争鸣]->[金光鸿文集]->[决不止是果敢必须独立建国的心理学探讨]
金光鸿文集
·强烈建议废除重婚罪和一胎制
·一个非常有害的治国理念
·一言可以丧邦
·马英九习近平二零一五年新春贺词点评
·中国目前的困境和出路
·中国目前的困境和出路(二)
台湾问题
·全民争自由--致马英九总统的一封公开信
·中华民国何去何从?台湾何去何从?……
·中华民国是扶不起的阿斗
·强烈要求中国国民党向全体中华儿女谢罪
·偏安还是共和?
·民意是民主政治的基石--关于台湾反服贸抗议脸文汇编
·就“太阳花学运”案提请台湾同仁注意
·金光鸿律师告台湾同胞书
·奉劝马英九总统辞职以谢台湾同胞
·金光鸿律师严重关注马政府遣返大陆异议人士
·关于『习马会』我的一点看法
·劝马英九先生起兵反共书
·海峡两岸关系探讨
·请中华民国总统府郑重考虑前总统马英九先生的提议
·良知是最高的法律 --对台湾高等法院认定四名大陆异议有罪一案的解读
·台湾人民是我见过的世界上最好的人民 --谨以此文献给2016西洋愚人节
香港问题
·谋万世还是谋一时 --关于香港局势我的一点看法
·谁能决定香港的命运?
新加坡
·没有亚洲价值,只有普世价值 --盘点李光耀先生遗产
果敢相关
·支持果敢独立建国
·领袖的远见最重要 --向果敢及缅甸掸邦众民族进一言
·何以安中缅边境?
·缅甸同部分反政府武装的停火协议是城下之盟
·缅甸军政府涉嫌种族歧视,搞民主乃欺世盗名
·决不止是果敢必须独立建国的心理学探讨
·强烈支持克伦人民争取民族自由的愿望
·强烈关注果敢单方面宣布停火
·究竟是谁在祸国殃民? --果敢问题系列
·呼吁全球解体缅甸军政府
·再论缅北问题之出路
·命运掌握在自己手里 --致缅北各少数民族书
·如何安南缅之修内才能安外
·建议克钦诸邦再造联邦
·肉食者鄙
国际战略
·呼吁全球解体俄罗斯
·一个自由的、统一的朝鲜半岛符合中国的利益
·一个自由的缅甸符合中国民主派的利益
·中俄友好的前提
·金光鸿律师告四邻书
·中国必收回安不纳(“纳土纳”)群岛主权
·中国的真正对手是俄罗斯 --我的中国远东战略和世界格局构想之一
·中国的第二个对手是日本 --我的中国东亚战略和未来世界格局构想之二
·中國的第二個對手是日本續--我的中國
·亚洲人管亚洲人的事 --我的中国亚洲战略思维和未来世界格局构想之四
·我对人类未来政体的构想
·谁的领土也不是多余的 --我看普京七言
·搁置争议,共同开发是最愚蠢的选择,是懦夫行为
·支持琉球独立建国
·日本必须就侵华战争向中国道歉并赔偿损失
·安不纳(纳土纳)群岛属于中国
·要真相 --俄罗斯人不配跟中国人谈远东历史
·强硬不必用不友好的姿态来表示 --我的外交策略
政治家修为
文化杂谈
·要爱护人民的爱国热情
·那些猥琐的中国人
·人生没有退场机制 --致香港同胞兼与王丹胡平书
·金光鸿:大学就应该学会读书思考 否则白上了 --读《易中天:大学就应该
·骄傲的中国人
·誰主風流? --自撰對聯若干聊以自娛
·希望大家学点哲学之TPP和一带一路
·做一个内心强大的人 --兼论中国人为什么好内斗
·谁来保护中国女人 --抗日战争纪念文章
·中国没有男子汉,女人要负全部责任?
·女人们,回厨房去吧 --忧国忧民系列
·奇文共欣赏之旅美随笔(三)--居家生活
·允许男子纳妾可以救中国 --忧国忧民系列
·珍惜人生 享受生活 --忧国忧民系列
·每一个失败男人的背后也有一个女人
·女子无才便是德(外一篇)
·男子有德便是才
·事夫如天--對聯賞析三
传统哲学
·庄子论“天子三剑”
·从子贡赎人与子路受牛说开去(第五次修订)
·中国会乱吗?--我读《论语》之“人而不仁,疾之已甚,乱也”
·仁者之恶—我读《论语》之“年四十而见恶焉”
·儒学入门(上) --我解《论语⋅学而第一》开篇
·儒学入门(下) --我解《论语⋅学而第一》开篇
·“君子固穷,小人穷斯滥也” --我读《论语》一则
·我读老子(一)
·我读老子(二)--老子三宝
·由体育训练之魂说开去 --兼论中国传统修炼文化与儒道入世出世之争
·试论孔子的孝道--我读《论语》之“三年无改于父之道”
·游方律师(最后修订版) --我解《论语》之“父母在,不远游”
·从“以直报怨”和“以德报怨”说开去
·小人和女子的美德 --我解《论语》一则「唯女子与小人为难养也」
·當仁不讓--對聯賞析二
·取法贵乎上--我读《论语》“君子恶居下流”
·取法贵乎上续篇--我读《论语》之“君子恶居下流”续篇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决不止是果敢必须独立建国的心理学探讨

决不止是果敢必须独立建国的心理学探讨
   
   金光鸿律师
   
   

   从心理学上来讲,一般弱者对强者的心理很复杂,一方面,弱者对强者充满了仰慕嫉羡之情,希望有一天也成为那样的人;另一方面,又心怀怨愤不平的心理,尤其是当自己不如意的时候,这种怨愤心理就更为强烈,当然,如果这个强者还肯看顾弱者的话,这种怨愤心理就会消除,甚至转为感恩心理,否则,一旦这个弱者一朝得势,则这个强者不免沦为这个曾经的弱者的不健康心理的牺牲品。
   
   我来美国之前,曾经去看望一个中学校友,现在是北师大的一名大学教授,谈到美国时,他愤愤不平地说,美国政府搞双重标准,对自己的本国人民那么好,对美国以外的国家都不好。
   
   我说,这不很正常吗?美国政府是美国人民的政府,又不是你中国人民的政府或者别的国家人民的政府,他没有理由要对你中国人好的。
   
   那位校友好像第一次听到这种说法似的对我说,你这样说也有道理。
   
   前段时间,奥巴马抱怨中国搭美国的顺风车,意思是以中国经济实力和中国在联合国的大国政治地位,没有在国际上发挥应有的作用,占了美国的便宜。
   
   这两件事都是同样的心理,就是弱者觉得强者对自己照顾不周,或者仅仅是感觉强者对自己疏忽了,而产生的怨愤不平的心理。
   
   而且,这种心理如果任其发展,就会产生很严重的嫉妒心,由嫉妒心进而演变为报复心,如果弱者一朝有权有势,或者获得某种力量,他/她就会把这种报复心付诸实施,对强者百般刁难,甚至把美好的东西毁掉,我们常说的小人得志就是这种情形。
   
   如项羽烧阿房宫,吕后杀戚夫人,杀韩信,朱元璋杀功臣,张献忠在四川乱杀无辜,毛泽东杀功臣杀知识分子杀人如麻,都是出于这种小人得志的偏狭心理。
   
   项羽烧阿房宫出于弱者的报复心理,吕后杀戚夫人杀韩信出于弱者被忽视了的妒恨心理,杀韩信则有功高震主的因素在里面,而且极有可能是刘邦两口子导演好的一场戏,朱元璋杀功臣出于弱者对有才干的人的疑忌心理,张献忠在四川大开杀戒属于弱者得不到但我能毁了你的阴暗心理,毛泽东杀人是弱者为了立威……
   
   这种偏狭心理也可以表现为蛮族对文明民族的一种嫉妒和仇视心理,如蒙古人在元朝对汉人的镇服,清人入关后对汉人的驯服,还有现在中国人对美国的复杂心理(民间对美国仰慕中共政府对美国忌惮),都是出于蛮族对文明民族的一种偏狭心理。
   
   本来,我中华古国乃文明礼仪之邦,至唐宋而为巅峰,万邦来朝,人民雍容大度,可是经过蒙古和满清两个蛮族几百年的统治,到民国的时候,中华民族基本上成了蛮族,民国政府也好,中共政府也好,都是蛮族政府,现时的中国人,包括香港、台湾、澳门、新加坡和中国大陆的华人,我说句不客气的话,都是蛮族人。
   
   蛮族人有个什么特点呢?就是对文明上邦充满了仰慕之情,恨不能成为上邦的一个成员,而且心胸偏狭,自卑,极度不自信,对来自文明上邦的任何一点不利于自己的举措,或者哪怕仅仅是怀疑上邦对自己不利,都会引起心理上极大的不安,上邦的一言一行一举一动都会引起自己内心的极大震荡。上邦对自己好一点,就感激涕零,一切唯上邦之命是从;上邦对自己稍假颜色,就会被援引为对自己不友好,而怨气冲天;上邦一时对自己照顾不周,就会对上邦有怨望之心;而且一旦得趁其便,便会对上邦进行非理性的刁难和报复,从践踏他人的人格尊严中获得快感。尤其是看着一度风光无限(当然是弱者的想像了)的强者受苦受难,对人格变态的弱者来讲,没有比这个更令人快慰的了。
   
   这种蛮族对文明民族的偏狭心理还可以表现在,蛮族对文明民族的典盛文明和来自文明上邦的人充满了仰慕之情和占有之心,而且多半还有敬畏心理,而一旦成为文明世界的一员,或者占有了文明世界,却又不知道如何自处不说,而且多半还有自卑心理,这样,力量小的,就会把自己封闭起来,如美籍华人;力量强大的,就会按自己的意志毁掉美好的东西,如蒙古和清朝统治中国。
   
   我大概是去年还是前年,在美国一个超市曾经见到一位在那工作的阿婆,闲聊时,知道她来美国很多年了,好像是浙江来的,知道我刚来,她就告诉我,她(已经)是公民,我注意到,当她说“(我)是公民”时,她的神情充满了异样地自豪,而我,却不知道是该替她悲哀呢,还是该替美国和美国政府悲哀?回来的路上,一直在唏嘘,到现在也没有忘记,这是因为我是律师,我完全知道“公民”两个字背后的内涵,也完全知道自己应该怎么做才是一个合格的公民,而她,却不一定知道。
   
   清人入关后,会为了“清风不识字,何故乱翻书”而大兴文字狱,蒋介石会为了孙科提议用政治手段解决国共之争而勃然大怒,在日记里大骂孙科向着共匪,现时的中共政府会为了一句批评甚至一项利国利民的气功活动而倾全国之力来镇压,好像香港人也好不到哪去,中共对他不好了,他就想着再去英国来替自己作主,台湾人怀疑服贸协议会导致大陆人轻而易举获得在台居留权而占领立法院,新加坡总理前不久说,在中美之间他们会站在美国一边,在我看来,都是蛮族人的阴暗心理的表现。
   
   还有鲁迅笔下的阿Q,印尼排华,美国911被恐怖分子袭击后国人的心态等,无不折射了出一种蛮族的变态人格和阴暗扭曲的心理。
   
   华人与美国人和西方人相比,未免自惭形秽,自愧弗如,自觉是蛮族,但在东南亚各国,对印尼来说,对缅族来说,他们倒觉得自己是蛮族,而中国是上邦。
   
   印尼为什么会排华?缅甸果敢的华人为什么六十多年来,在政治上是二等公民,经济上被封锁,文化上被排斥,军事上被封锁,并且缅甸军政府会收买华人意图来制服果敢华人?在我看来,都是缘于这种弱者对强者的一种极度不自信的偏狭和自卑的心理,而且这种“以华制华”的治国思维是相当成问题的,它埋下的是民族不和和仇恨的种子,不定哪天就发芽。这个缅甸军政府跟中共政府一样,也是个只顾谋自己一己之私利,枉顾民生民权的一个王八蛋政府。
   
   而且,可悲的是,只要一个人或者一个民族在心理上自卑或极度不自信,那么,这个人是无论如何用任何办法都是不能取悦的,如果硬要去取悦他,那么最后就是取悦者人格上的扭曲和心理上的变态,现时的中国人的变态人格就是这样造成的。
   
   中国人的人格上的变态和心理上的扭曲不是始于中共,而是始于中国人被蛮族人占领统治。应该是早在宋朝就开始了,全面的、大面积的应该从蒙古开始,以致后来明朝恢复汉族统治后,那时候的人心理已经不健康了,那个鸡巴朱元璋就是个心理变态的皇帝,他那个儿子明成祖朱棣也是心理不正常,那个崇祯居然把大将袁崇焕千刀万剐,何其变态!整个明朝,就没有一个心理正常的皇帝,满清入关后又加剧了这种变态人格和心理扭曲,到民国再无可赎,中共不过是因袭了这种国民并将这种变态人格推到了极致而已。
   
   那个毛太祖就是个变态的杀人狂,自恋狂,虐待狂,邓小平也好不到哪去,江泽民是个疯子,胡锦涛有很阴暗的心理,习近平心理也很不正常,整个中国,人人心理都有问题,都不正常。
   
   可以说,整个华人社会,经历了蒙古人和满清两个蛮族的统治,到民国的时候,中国人已经不复是文明上邦的人物了,而是一个极度不自信和心胸极度偏狭和自卑的蛮族人,他会偏狭和自卑到什么程度呢?好比如说,台湾总统马英九自己在美国留过学,把儿子女儿也送出去留学,自己还拿了美国的绿卡,却在台湾这个蛮族人的地方做总统,中国大陆现在也已经是这样子的了,政府官员基本上人人都有文明上邦的护照也好,居留权也好,这就不说了,还有就是稍微有点头脸的人无不是一只脚在蛮族,一只脚在文明上邦的美国和西方,还有的想自己这辈子是完了,但无论如何也要生个美国籍的孩子等等,你们说说,这样的总统,这样的官员,这样的民众,他们会爱台湾吗?会爱中国吗?会爱自己的同胞和人民吗?
   
   要叫我来说,他们爱的是他们自己!
   
   而且,更要命的是,中国人对西方文明世界的态度是两个极端:对中共政府一方来说,只要是不符合它的利益的,它一概说成是西方那一套,是反华势力和境外敌对势力亡我之心不死,不问是非地予以排斥;而中国民间一方,还有台湾、香港、新加坡,则只要是来自美国和西方的,则一律叫好,也是不问是非。
   
   那么,在缅甸,在我眼里,没有所谓的大缅族,只有比中国更蛮荒的蛮族,所以,在果敢的华人,你要想取悦缅甸的所谓大缅族,最后换来的结果,一定是如中国大陆也好、台湾也好、香港也好、新加坡也好,一定是如那里的华人一样,心理变态,人格扭曲。
   
   因为一个在文化上和文明上不如自己的人是很难取悦的,如果硬要取悦,一定会造成人格上或者心理上的变态。
   
   唯一的出路,就是,保持距离!圣人也是这样教导我们的,如孔子说“危邦不入,乱邦不居。天下有道则见,无道则隐”,孟子说“君子不立于危墙之下”等。
   
   所以,从心理学上来讲,缅北华人要跟缅族人和睦相处,唯一的出路就是保持距离。
   
   对一个民族来讲,与另一个民族保持距离的方法,除了独立建国,难道还有别的更好的选项吗?
   
   如果你们想在缅甸联邦内谋求自己的发展,说句实在话,好比如说,文明上邦的人跟蛮族结盟,最后你们的结果一定会很惨,因为,在文化上和文明上不如自己的民族是很难取悦的,你们会动辄得咎,没有任何的安全感,因为你不知道那个心理不健康的蛮族什么时候会神经兮兮地不知道为什么原因来找你的麻烦。已经发生这样的事了,据说缅甸政府不愿看到华人称自己是华人,强迫改名,结果,缅北华人成了果敢族,这就是果敢族的由来,其实是缅北华人在心胸偏狭且极度自卑的缅甸军政府的压力下,为了取悦缅族人,取悦军政府而改的名称。
   
   现在的美国对中国就是这样,难道你们不觉得美国很难取悦中国吗?美国稍微对中国哪怕有一点点的批评或不满,或者甚至哪怕是中国怀疑美国对自己不满,那个心理压力,不是中国或者中国人能承受的了的,而且,他们的政府为了转移国内矛盾的视线,会将所有的问题都推到美国人身上,结果,美国成了冤大头。
   
   好像现在美国还不仅仅是中国政府或某些中国人的冤大头,几乎全球所有文明上和文化上的蛮族都拿美国当冤大头,以致美国成了这些国家的恐怖分子的袭击目标;而极具讽刺意义的是,美国也是这些国家的政要和人民移民的首选,其中的心理学上的原因,正是出于这种蛮族人对文明上邦民族和国家的一种极度不自信的向往、嫉妒和仇视的变态心理和偏狭人格。

[下一页]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