诗歌文学
观察
[主页]->[诗歌]->[观察]->[韩尚笑:川普印象]
观察
·与青年谈心 /韩尚笑
·(一)人是怎么死的?(二)成功不是故事 /韩尚笑
·偶拾八则 /韩尚笑
·偶感两则 /韩尚笑
·生活与生命 /韩尚笑
·生活与生命(二) /韩尚笑
·反向而动 /韩尚笑
·生活与生命 (三) /韩尚笑
·生活与生命(四) /韩尚笑
·生活与生命 (五) /韩尚笑
·吃的學問 / 韩尚笑
·人 /韩尚笑
·生活与生命(六)/ 韩尚笑
·生活与生命(七)/ 韩尚笑
·生活与生命(八) / 韩尚笑
·生活与生命(九)/ 韩尚笑
·生活与生命(十)/ 韩尚笑
·生活与生命(十一) / 韩尚笑
·生活与生命(十二) / 韩尚笑
·生活与生命(十三) / 韩尚笑
·生活与生命(十四)/ 韩尚笑
·生活与生命(十五) / 韩尚笑
·生活与生命(十六) / 韩尚笑
·生活与生命(十七) / 韩尚笑
·生活与生命(十八) / 韩尚笑
·生活与生命(十九) / 韩尚笑
·生活与生命(二十) / 韩尚笑
·生活与生命(二十一) / 韩尚笑
·生活与生命(二十二) / 韩尚笑
·歡迎䀚山素姬訪華,歡迎中共進步 /韓尚笑 (原載英國BBC)
·生活与生命(二十三) / 韩尚笑
·理想与现实 ---- 昂山素姬访华随想 / 韩尚笑
·生活与生命(二十四) / 韩尚笑
·是南海填岛还是中南海填堵?/ 韩尚笑 (原载博讯)
·生活与生命(二十五)/ 韩尚笑
·走近中美互动新大陆 / 韩尚笑
·生活与生命 (二十六)/ 韩尚笑
·生活与生命 (二十七)/ 韩尚笑
·中国特色还是中共特色?/ 韩尚笑
·生活与生命 (二十八)/ 韩尚笑
·中国文人的表达特色 / 韩尚笑
·我与博讯(随笔)/ 韩尚笑
·生活与生命 (二十九)/ 韩尚笑
·我的观察和判断 / 韩尚笑
·生活与生命 (三十)/ 韩尚笑
·希腊的困境与奥林匹克的语境 / 韩尚笑
·生活与生命 (三十一)/ 韩尚笑
·生活与生命 (三十二)/ 韩尚笑
·唤醒我那沉睡的民族 / 韩尚笑
·生活与生命 (三十三)/ 韩尚笑
·从英语学习看人生 —— 跟我学英语系列 / 韩尚笑
·生活与生命 (三十四)/ 韩尚笑
·读史的陷阱 / 韩尚笑
·悲从中来还是悲从中去?/ 韩尚笑
·生活与生命 (三十五)/ 韩尚笑
·生活与生命 (三十六)/ 韩尚笑
·对豺狼虎豹的探讨 / 韩尚笑
·从爱恩斯坦的误解看表达的不简单 —— 跟我学英语系列 [2] / 韩尚笑
·生活与生命 (三十七)/ 韩尚笑
·生活与生命 (三十八)/ 韩尚笑
·爱恩斯坦的误解 — 跟我学英语系列 [3] / 韩尚笑
·生活与生命 (三十九)/ 韩尚笑
·中国崛起还是中国毁了自己?(启蒙系列)/ 韩尚笑
·生活与生命 (四十)/ 韩尚笑
·生活与生命 (四十一)/ 韩尚笑
·中国明天会更美好?(启蒙系列)/ 韩尚笑(原载博讯)
·生活与生命 (四十二)/ 韩尚笑
·生活与生命 (四十三)/ 韩尚笑
·生活与生命 (四十四)/ 韩尚笑
·中国人到底苦在哪儿?/ 韩尚笑
·韩尚笑:习近平的希望V普京的绝望(原载博讯)
·生活与生命 (四十五)/ 韩尚笑
·中国到底出了什么问题?/ 韩尚笑(原载博讯,有“一”改动)
·不得不说的话 / 韩尚笑(原载博讯,有改动)
·生活与生命 (四十六)/ 韩尚笑
·生活与生命 (四十七)/ 韩尚笑
·恶梦还是现实? / 韩尚笑
·生活与生命 (四十八)/ 韩尚笑
·纪念抗战70周年的讲稿 / 韩尚笑(上)
·纪念抗战70周年的讲稿 / 韩尚笑(中)
·纪念抗战70周年的讲稿 / 韩尚笑(下)
·生活与生命 (四十九)/ 韩尚笑
·生活与生命 (五十)/ 韩尚笑
·大阅兵,专制最后的哀鸣 / 韩尚笑(原载“纵览中国”)
·生活与生命 (五十一)/ 韩尚笑
·生活与生命 (五十二)/ 韩尚笑
·为什么中共抗日消极反日积极 / 韩尚笑
·习近平的局限还是缺陷 / 韩尚笑
·生活与生命 (五十三)/ 韩尚笑
·殷敏红:苏联对中国的伤害远远超过日本
·生活与生命 (五十四)/ 韩尚笑
·陈奎德:中国未尽的公民作业 (原载纵览中国)
·韩尚笑:抗战,到底该怎样纪念?(原载中国人权双周刊)
·韩尚笑:爱国,和泥玩的儿戏(成人必读)【原载博讯】
·生活与生命 (五十五)/ 韩尚笑
·生活与生命 (五十六)/ 韩尚笑
·中国国家主席访美期间请让拉斐特广场保持开放— 《华盛顿邮报》社论
·韩尚笑:这,就是大写的艾未未
·洞穴之人
·韩尚笑:人的误会还是活的误区(原载共识网)
·六十四问习近平 作者:公民力量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韩尚笑:川普印象

   

   

   (一)

   

   我一次也没看川普与希拉里的电视竞选辨论。对于结果,已胸有成竹。我做出一个判断后,习惯上不再介入,以免改变,影响判断。

   

   对游戏规则的过分投入,会对游戏本身的认识,大打折扣。

   

   老实说,对两者,我并不陌生。希拉里免谈,因为早有政坛表现。这次败选,道理很简单:机会敲门,却只一次。Opportunity knocks but once.

   

   说来也奇怪,我发现,对美国选情极为关注的大众,包括绝大多数的精英学者,或受媒体误导之害,或受自己知识所累,或受深层卷入之苦,落得个,只见树木,不见森林。

   

   (二)

   

   我与川普,曾有过一次近距离接触的机会。那是在二〇一一年十月,我有幸受邀,参加了在悉尼举行的、为期两天的全国精英人士大会(National Achievers Conference )。

   

   大会的主讲嘉宾,有世界著名的演说家托尼·罗滨(Tony Robin), 有《富爸爸穷爸爸》畅销书的作者罗伯特·清崎(Robert T.Kiyosaki)等,压轴戏,则为现在的即任美国总统,那时的房产大亨,特纳徳·川普(Donald Trump)。

   

   当时我在悉尼“隐居”,刚刚受聘为“公共健康传播大使”(私企任命)不久。这不属于“重出江湖”,更与牺牲无关,而是与健康有关,是防病而非治病。

   

   (三)

   

   回到主题。会议第二天下午五点左右,终于到了大会的高潮。这时主持人宣布,请大家以热烈的掌声,欢迎大家期待已久的、史上三次破产的穷光蛋,又三次成功崛起的世界奇人,伟大的商人特纳徳·川普先生!

   

   当时会场有来自澳洲及世界各地两万多人,全体起立,掌声雷动,经久不息。我心想,怎么这么有派头啊,竟干鼓掌人不上来。想放弃,因为自己天生不崇拜任何人。

   

   可环顾四周,都是满脸的期待,没人像我一样,左顾右盼。川普仍没露面,大家就一直鼓着,掌声越鼓越大,竟变成了一波又一波节奏感很强的海浪!川普终于上来了,脚步娇健。

   

   哇!那气势,让脱离了红潮专制二十多年的我,时光倒流,晃如隔世!

   

   (四)

   

   我印象最深的至少有以下几点:头发浅黄,少而显得飘逸、疏而看上去柔软,随着脚步,在额上微微颤动。看得出来,他有毫不掩饰的自豪。质地真假估且不谈,但风格确是一流!

   

   紧随其后的是一位倩丽的小姐,观众的紧张程度与好奇,估计与我无异。对话中透出了原来是本届世界选美大赛的冠军,专程赶来,当众登台谢恩!

   

   我当时有点发懵:这川普,为什么不像中共高官那样,金室藏娇呢?这种亲密也可公开?我手心开始出汗,心也跳到了嗓子眼儿。看来我,军人的不是!

   

   请各位不用静等下文了,下面没了。没的干净、纯洁!不是爱情,是感情。

   

   (五)

   

   川普的讲演,给我的印象,对政治,有先天敏感度。对中国现状的评论,入骨三分,使我敬佩。尤其对中美贸易逆差的抨击,令我震惊。直称是中国強奸了美国!同时也指澳洲政府,无论是税务还是与中国的货易,均在傻傻的的鼾睡中。

   

   讲到此,我随全场起立,抱以长时间的掌声,痛快淋漓,爽!

   

   对一个事情的评价,要超脱,要跳出自己的族群,看讲的是不是事实,而不是一涉及自己,先产生下意识的防御,进而导致敌意,认为是歧视。

   

   看一个人的判断,更多的是在政治上,而非在经济,尽管经济无处不在,又时时刻刻是硬指标。

   

   从这个意义上说,川普对政治,表现了超常的兴趣,尽管他经济肯定在行。我的感觉是,一谈政治,他的从商经历,便相形见绌,无影无踪。

   

   澳洲永远没有这样的政治家!我点点的感慨,油然而生

   

   (六)

   

   这是我的心里话,却不幸言中!只有美国,才会有这样的气魄,这样的大家!是啊,懒散的澳洲,怎么能装得下川普?!美国,也只有美国,才能“海阔凭鱼跃,天高任鸟飞”!

   

   只有美国,才有川普,才配得上川普为之献身,才有了这句我喜欢的话,让美国再次伟大!Make America Great Again! 我虽不是美国的公民,可我又何尝不希望美国,洗尘而重现伟大呢?

   

   与川普的这次近距离接触,五年过去了,可我仍记忆犹新,印象深刻。

   

   川普是商人,更是政治家。

   而在我眼里,他是天生的。

(2016/12/09 发表)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