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生感怀
走向大自然
[主页]->[人生感怀]->[走向大自然 ]->[爱国未必都是好人, 汉奸未必都是坏人]
走向大自然
·在暴风雨的夜里—从农场回家
·格丘山: 拔一草何助地荒?
·格丘山: 这哪里是狗,分明已经是羊(:)
·格丘山: 一个令中共三代家族胆战心惊夜不能寐的消息
·格丘山: 大乱预兆
·格丘山:给温家宝送别
·格丘山: 莫言得奖是被诺贝尔选上的, 还是被中国政府选上的?
·格丘山:反对机械教条僵尸唯物主义(:)
·格丘山: 金三正在考虑用原子弹炸哪一个王八蛋?(:)
·格丘山:我对傅萍事件看法
·格丘山下永眠着丘德功
·格丘山 :谁为中国共产党统治买单?
·亡羊补牢,为时未晚(强烈要求瑞典诺贝尔委员会对文学院进行调查)
· 格丘山 :论审簿的公平与不公平
·格丘山: 戏说审薄案
·格丘山: 中国农民的苦难史诗──玫瑰坝
·格丘山 "看世界闹剧:中国公审薄熙来"
·格丘山 :声音大战
·格丘山 "爬山与远眺"
·格丘山: 具往矣 数卑鄙人物还看今朝(:)
· 格丘山的呕心沥血之作,“在暴风雨的夜里”出版
·格丘山 :悼李大勇
·格丘山:一个对中共统治非常忠恳的谏言
·格丘山:六四后中国经济为什么高速发展是对中国学者的挑战
·游子吟:活着,就是一种挣扎
·格丘山 : 林彪与他对中国的贡献
·周永康的伯乐
·重发:周永康的伯乐
·习近平能不能流芳百世?
·周萍-------记念一位可爱的女性
·PRETTY 少女与我
·快乐的精灵---小何
·我与邵艾---- 每个人看出去的人生都是不同的
·上帝存在的一个间接证据
·高处不胜寒
·席近平将中国带向太阳中心 (上)
·乘着象棋的记忆漫游人生(一)
·我的中国观 -- 《我的人生》出版前言
·章子怡被指陪薄熙来上床? 告诽谤败诉
·纪念文化革命五十年, 全文发表--格丘山下永眠着丘德功(一)
·格丘山下永眠着丘德功(二) 初见
·斗争会和丘德功的首次脱险
·( 三 ) 招祸
· (五) 文化革命与丘德功之死 : 5.1毛泽东的第一次不讲理
·5.2 毛泽东造反和丘德功变成了毛泽东的战友
·五 文化革命与丘德功之死 : 5.3 毛泽东的再次背叛和丘德功之死
·格丘山下永眠着丘德功 (六) 谁是凶手
·格丘山下永眠着丘德功 (七) 天判
·纪念吴宏达
·test 毛泽东时代-- 恐惧, 欲望与狂热的交响曲
·吃的人生 (一, 二, 三)
·格丘山:有感 芦笛 重现驴鸣镇
·一场悲壮的大战---美国2016年大选
·鲍勃·迪伦的詩
·电影“归来”有感
·爱国未必都是好人, 汉奸未必都是坏人
· 活着,就是一种挣扎
·历史正在演出精彩的一幕!
· 台湾啊 台湾!
·小论川普 与希拉里的区别
·为什么刘亚洲会触礁?
·再说被老虎咬死者怎么不对, 我还是同情他
·此时无声胜有声---民主体制的庄严时刻
·农场记忆断片—鲍有光的幽默
·医生张崇
·谈谈我对516的感觉
·自由思想人,中国体制外写作人格丘山的呕心沥血之作
·趣谈美国华人媒体
·我为什么支持川普
·在我被定成反动学生的那些日子里的回忆
·普京对中国的误解
·残酷的世界和中国现实
·叫我们怎么在网上抓特务?
·美国正变成专制国家中共的乐园
·独评上的徐老和陈老
·中国造法律和中国造审案
·蔡英文有一只妙棋
·我对郭文贵的期望和等待
·人类的缺陷
·可怜的刘晓波啊, 生在这么一个狼心狗肺的国家
·刘晓波死的悲剧意义远胜于歌功颂德
·刘晓波的死告诉了我们什么?
·我要是刘霞会这么选择余生
·啊! 朝鲜, 中国, 美国! (上)
·我在等待一个不能等到的期望
·从“郭文贵收到法院传票 保镖回国投诚” 谈自由社会美国的不足
·独评自由言论精神荡然无存, 我支持胡平的讲话 !
·随便谈谈台湾怎么对付大陆
·:在美国的中国人 (一) 方女士
·什么人应该从美国滚回去?
·在美国的中国人 (前言)
·简单说说共产党这几个头头
·我在LAMAR 的那些日子 (二) 台湾同学
·从本质上说中美这两种文化和制度是势不两立的
·我在LAMAR 的日子(一)大陆同学 (上)
·我对这个声明感到愤怒
·中国用红黄蓝大结局向世界宣布中国进入畜生时代
·郭文贵事情过后的反思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爱国未必都是好人, 汉奸未必都是坏人

   
   
   要是我说爱国群中有人品很差的人, 这句话恐怕异议不大, 反对的人不会很多。
   但是我如果说汉奸中有人品非常优秀的人, 恐怕立即就会遭到讨伐。
   


   其实不管爱国也罢,汉奸也罢,要评价一个人,主要看他做了什么事情。
   
   下面我就举一个人品非常优秀的汉奸来证实我的命题。
   
     汪精卫政权的司法行政部长是张一鹏, 所以按照现在对汪精卫的认识, 他应
   该是不折不扣的汉奸。
   
     这张一鹏与汪精卫是在日本学法政的同学,北洋政府时代,做过司法行政部次
   长;罢官以后,在上海挂牌做律师,以他的资历声望,自然而然地被选为上海律师
   公会的会长,而且一做做了许多年。
   
     东南沦陷,他仍旧留在上海,从事慈善工作;颇得日本人的敬重,因而向汪精
   卫推荐他的这个老同学出长司法。汪精卫欣然同意,与继傅筱庵出任上海市长的陈
   公博及周佛海商量以后,决定委托在《申报》掌权,而与张一鹏小同乡的陈彬严去
   劝驾。
   
     陈彬严深知张一鹏的脾气, 知道他不会答应,所以想好了一套话去对付他;他说:
   “重庆从事地下工作的爱国分子,有600多人被捕;日本宪兵把他们寄押镇江、常州、
   无锡、苏州的监狱里面,不审也不判,性命都很危险。要有一位有肝胆的人出来,才
   能救得了他们。请你出来当司法行政部长,不是拖你下水;是请你入地狱。”
   
     “佛曰:我不入地狱,谁入地狱?”张一鹏叹口气说:
   
     “你3天以后,来听回音吧?”
   
     通过徐采丞的秘密电台向重庆请示;得到的复电是由钱新之、杜月笙具名的,
   只有12个字:“请念令兄遗志,公病万勿食冰”。所谓”令兄遗志”,是指已经下
   世的张一麟,暮年请缨杀敌一事;”冰”自是”彬”字的谐音。
   
     “你看,不是我不肯吧?”
   
     陈彬严叹口气说:“公病万勿食冰,晚节自然可保;不过那600多人的性命,恐
   怕难保了!”
   
     张一鹏跳了起来,气急败坏地将苏州话都急出来,”奴做,奴做!”他说:
   “不过,只做6个月,日脚一到卷铺盖,一日不多做。”
   
     等张一鹏走马上任,第一件事就是跟日本军方交涉,释放寄押在各地的”重庆
   地下工作人员嫌疑犯”;交涉大部分胜利,所以青年团的王维君等等,都能重获自
   由。
   
     张一鹏的第二件事是改革狱政,亲自到各地监狱去视察,与犯人谈话,访求”
   囚”隐。那知竟因此沾到了专门传染斑疹伤寒的白虱,不治而死;咽气之日恰好是
   6个月、一天不多、一天不少、一语成谶,”卷铺盖”长行不归了。
   
   拿张一鹏与那些高弹爱国抗日, 实际不打仗,暗蓄力量的人来比,高低不是立下吗?
   但是就这么一个 张一鹏, 他的后代不敢提自己的祖宗是谁, 我想在网上找一张
   张一鹏的照片附在本文, 也找不到。 中国人的人言可畏,凶如猛虎也。
   
   中国人依据标签来判断功罪的历史观需要一个彻底的变化。
   
   (本文基本取材于高阳的“粉墨春秋汪精卫”,所以本人不取本文的文权。)
(2016/12/22 发表)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