现实中国
福建福安土地抢劫案
[主页]->[现实中国]->[福建福安土地抢劫案]->[ 请中国领导依法追查自己 嘴上反腐行为腐败如下的行径]
福建福安土地抢劫案
·(六)法院:你要守法我就忽悠你这些农民
·(七)中国的法律神奇到百姓没有可适用的法律
·(八)政府当婊子手上却总拿着贞洁牌
·(九)地方政权向最高统治者挑战
·官商勾结抢劫 法院充当掠夺工具全过程 十
·(十一)抢劫百姓财产 法院和政府“执法”速度跑得比刘翔还快
·官商勾结抢劫 法院充当掠夺工具全过程 十二
·(十三)是国家领导的庸腐还是法院的强大
·(十四)谁要维权就剥夺谁的人权 在中国你想维权没门
·官商勾结抢劫 法院充当掠夺工具全过程 (十五)
·(十六)上京所见:访民之多是领导的无能还是访民精神问题
·权力的作用是掠夺 不是保护百姓
·看看福建省的高检和高法到底有多高
·官商勾结抢劫 法院充当掠夺工具全过程 (十九)
·要告就让你这些屁民无休止的循环诉讼
·法院让百姓认知印有国徽的判决书不如妓女的价值
·政府与地痞流氓的区别就是有无执照的区别 (二十二)
·政府依法相抗 法院公开支持(二十三)
·法院用“法”诠释:守法的百姓都是白痴
·司法机关致使国民无法可依而走上歪门邪道(二十五)
·忽悠百姓成为掌权者的快感
·法院作为掠夺的工具 依法的国民成为笑柄
·农民依法维权换来执法部门的愚弄
·官商勾结抢劫 法院充当掠夺工具 终结篇
·明知幻影 被“法”蒙骗的农民却死拽不放(二十九)
·百姓守法而行 法院切断农民诉求之路
·我是手执执照的流氓我怕谁
·农民依法维权换来执法部门的愚弄
·国家是在为谁行使权利
·人在“黑社会”不能不提防
·2011两会提案
·请求公安局保护村民的合法权益报告
·是法院在耍猫腻还是快递公司的失
·政府的形象还是流氓的形象?
·人,没有永远的强势
·皮之不存,毛将安傅
·震惊:中国政权与统治阶级裸体相搏
·祖国母亲 为何你的子民大部分都有精神问题
·以权力控制百姓权利的执政是执政者无能的表现
· 国体摇曳 民以何堪
·无意中看到游精佑妻子陈育红给有关领导的信
·人在“黑社会”不能不提防
·政府手握执照抢劫 百姓心存法律呼吁
·“刁民”为国呕心沥血 “公仆”揽权无所不及
· 骇闻:从福建人大代表刘丛生身上看清中国内幕
·治国玩法将导致乌坎事件蔓延
·福建福安政府占着茅坑不拉屎
·不要迫使百姓扩散乌坎事件
·一个农村女性第二次挑战中国法律的公信力
·访民 政府 你们到底想玩死谁?
·祖国母亲:为什么你的子民大部分都有精神问题?
·中国公务员连骗子的职业道德都没有
· 谁敢说中国共产党将要自灭“我就和他急”
·法院告诉百姓不能跟中国政府走
·猪拉到美国还是猪——本性难改
·高贵的中国 低贱的法律
·官逼民反 一触即发
·一份两会提案看清中国前景一片黑暗
·中国政府默认违法的招数是“不给答复”
·福建省高院法官暴露中国走向灭完
·共产党国家的潜规则
·多妻的山西省人大代表与多妻的福建省人大代表之区别
·多妻的山西省人大代表与多妻的福建省人大代表之区别
·真正要感谢党感谢政府的是靠弄虚作假占位置的人
·瞧瞧 反党 反人民 反政府的都是些什么人
·墙外网"一派胡言" 卢展工"用心良苦"
·墙外网"一派胡言” 卢展工"用心良苦”
· 福建爱国女隔空问话习近平
·你举报什么 我和谐什么 你还有什么新的举报材料
·这个执政党让我痛心
·对安溪执法人员拆违建被刺死谈谈我的看法
·这个执政党让人的心好痛
·中国的法院只是黑权力的保镖
· 对两高关于网络毁谤案适用法律的司法解释谈谈我个人看法
·反腐背后却极力打造更巩固的腐败
·中共职能部门已默认党已沦陷败坏
·福建维权女向习近平主席隔空传送两会反腐礼物
·千呼万唤喊不醒的执政党
·315福州之行混淆了我对“合法组织”的定义
·联名举报跨越世纪的腐败链
·中国是世界上最滑稽可笑的国家
·  五月三十五日这天你在想些什么
· 敬请中央第九巡视组对我等八人举报的问题在法定期间做出答复
·悲哀:中国的法律与大多数高官却由一个胸无点墨的奸商掌控着
·穿警服不意味着就得不辨是非的服从
· 中国眼前的反腐下台的不一定是最大的贪官在位的不一定廉洁公仆
·中央领导到地方政府视察是听百姓的声音还是看地方政府作秀
· 政府“赐”她后半生在上访的路上艰辛跋涉
·接访与上访是否决定这个国家未来的走向?
·接访与上访是否决定这个国家未来的走向?
·接访与上访是否决定这个国家未来的走向?
·接访与上访是否决定这个国家未来的走向?
·接访与上访是否决定这个国家未来的走向?
·接访与上访是否决定这个国家未来的走向?
·接访与上访是否决定这个国家未来的走向?
·接访与上访是否决定这个国家未来的走向?
·接访与上访是否决定这个国家未来的走向?
·接访与上访是否决定这个国家未来的走向?
·接访与上访是否决定这个国家未来的走向?
·接访与上访是否决定这个国家未来的走向?
·接访与上访是否决定这个国家未来的走向?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请中国领导依法追查自己 嘴上反腐行为腐败如下的行径

请中国领导依法追查自己 福建省福安市下白石镇外山村委里凡自然村有基本农田和护岸林400多亩,被政府毫无遮掩地、赤裸裸地掠夺,没经任何审批机关的审批,没有任何征地的手续,土地所有人毫无知情,更没有得到一分钱的征地款。而庄严国徽下的福建省高级人民法院,及管辖下的属下法院充当掠夺黑手,其司法行为与行政行为和“法治国家”四字并立显得极其刺眼、讽刺。习总说冤案、错案要终生追究。在此,本人代表土地被掠夺的全体村民请求国家领导依法追究该案的违法腐败者。如对本人说政府抢劫有怀疑,请看以下详情!

    福建福安市王秀英

    联系电话:13385011597

    福建省福安市下白石镇外山村委里凡自然村有基本农田和护岸林400多亩,是里凡村民世世代代生存的土地。

   1977年,福安市海洋渔业局准备在该地建渔港指挥部,就到里凡和村民商量,如果渔港指挥部建设成功,就把里凡村民转为工人。当时并订立一份“契约”。(见77年契约)。(2005年该案进入程序后,据当时的村干部陈述,那份契约提到的面积,并不是当时约定的面积,当时只约定里凡村民支持他们40多亩土地,因为当时的村干部一字不识。当时的村干部有陈述笔录,开庭时提交给法庭,法庭不接纳)。就算如该契约所立,当时福安水产局除了用15亩地盖一座仓库外,并没有成立所谓的渔港指挥部。里凡村民依旧在这块土地上耕作维持生活,还照常上交农业税。也就把当时所谓的“契约福弃之不顾。福安政府也没有相关当时渔港指挥部的任何备案。

   1985年,福安市国营造船厂看上我村这块地,来向里凡村借地造一艘船,据当时村干部亲口和本人说,造船厂借地造船是到下白石镇(当时的公社)开会借地,会议口头约定,没有写借条。造船厂造了一艘船后赚钱了,就继续造船,并和里凡村民约定用工人就用里凡村的工人,当时造船厂只用里凡村40亩地,并给里凡村民提供务工,村民除了农活外,还可以赚点钱,对此村民都表示接受。(造船厂更没有过征地行为)。

   1999年,里凡村这块土地上突然冒出一个“闽东丛贸船舶实业有限公司(简称丛贸公司),老板刘丛生。丛贸公司的到来,首先在农民使用的海域上,对里凡农民养殖的海蛏进行损毁,接着,没有任何填海审批手续,进行大面积填海,直到2002年,整片海域与400多亩的农地、护岸林被夷为平地,并未经审批先填海,且在2003年,相关部门为丛贸公司办理24.466亩海域使用证书,2010年为其办理55.47亩海域使用证,2013年又为其补发41.274亩海域使用权。这些都在里凡村提出争议,但问题未解决的情况下进行,且都在海域使用人——里凡村毫无知情的情况下进行。当里凡村民看到自己辛勤耕作的农作物被毁于一旦,去找刘丛生,刘丛生说这块土地他是用钱向政府买来的。农民不知政府为什么把他们的土地卖给刘丛生,并给找政府,政府又说他们没有给刘丛生颁证,刘丛生侵占土地叫农民去问刘丛生,不要问政府。当村民去阻止刘丛生损毁他们农地的农作物时,刘丛生就让一群黑社会来殴打村民。因为里凡村小,才200多人,所以就这样自己世代生存的土地一寸寸被掠夺。里凡村民一直在刘丛生与政府中往返讨说法

   直到2005年,村民通过向新闻媒体投诉,媒体的介入后,丛贸公司才拿出政府颁发给他的土地使用证复印件,通过复印件再去找政府,政府才向里凡村民出示里凡村的土地已经颁证给刘丛生的证明。

   当村民依法向人民法院提起诉讼,一审宁德市中级人民法院经过三次开庭,在庭审中,福安政府提交的政府没有一项依法征地的手续,但福安政府不知从哪里弄来一份77年的“契约”,(是捡来还是用非法手段强迫伪造的,几年的庭审,福建省高院及属下所有的法院并没有任何证据证明该“契约”的合法来源),宁德市中级人民法院经过1年5个月后,做出判决,判决结果撤销福安政府颁证行为,但依据1977年的“契约”认定里凡村民的土地属于国有。

   里凡村民上诉福建省高院,福建省高院为了帮违法者掠夺更多的土地,主审法官凭自己的权力对原审认定的事实进行捏造的更正。更正部分事实外,其他维持原判。

   福安政府证件被撤销后,2008年又把里凡村民的土地再次违法颁证给刘丛生。依据是原福建省高级人民法院的判决书认定里凡村土地属于国有。里凡村民再次起诉法院,福建省属下的屏南法院依据福建省高院的判决可以作为定案的依据,判决我村土地属于国有。

   我村这块土地有400多亩,因当时的“契约”中只有167.58亩,之后,福安政府在英岐村委位于里凡村的30亩基本农田的一宗地位置上,化整为零重复颁发60亩证,分为5次颁发。

   尽管福安政府百般作假、东拼西凑,但离里凡村实际400多亩的农地还差一百多亩。于是,里凡村民十多年来,多次要求福安政府对被丛贸公司侵占的土地进行总面积丈量,返还被刘丛生多侵占的100多亩土地,每次请求,政府都答非所问、转移视线,以“为刘丛生颁发9本证”作为答复。在整个案件过程中,福建省高院该案主审到福安法院调解两次,但只传村干部,不叫土地所有的里凡村民参与。

   第一次在该案二审判决之前,和村干部说,给村委一百万,该案一切结束。因为外山村委六个自然村的土地在解放初期已永久性分断,被侵占的土地是里凡自然村的,村干部向省高院主审法官说明:一、没有通过土地所有人,二、四百多亩地给100万,村委是不答应处理。

   第二次是在2012年5月16日,由于迫于里凡村连续两年向全国两会提交提案,还是福建省的主审法官再次到福安法院传村干部,要村干部签字服判,并说给村委50万,村干部说,你当时给100万,我们都没有答应,这次说给50万?该法官说出一句很经典的话:“过了这个村就没有这个店”。大有法律大还是我大的气势啊!

   因福安政府对该案组织三次专案调查组没有给答复,对里凡村民申请丈量土地,返还被侵占的土地,福安国土资源局一再忽悠,一会答复“为丛贸公司颁发9本土地使用证”,一会答复已经受理。对福安国土资源局如此不作为的行为,本人作为里凡自然村的负责人,在今年的11月20日再次给宁德市中级人民法院寄去行政起诉状,至今已经将近一个月,我村没有收到任何通知。

    提供人:王秀英

    2016年12月13日

   附|:

   一、

   1、77年协议。(该协议却是政府与法院掠夺里凡村民唯

   一的依据

   2、政府2005年出示的证明。

   3、省高院的更正是捏造事实。

   二、

   刘丛生侵占土地后,政府相关部门的包庇与纵容,促使刘丛生有恃无恐违法“硕果累累”(见给中央巡视组的联名举报信)

   三、

   里凡村民十二年维权流水账

   附件:一 、

   1、77年协议。(该协议却是政府与法院掠夺里凡村民唯一的依据) 2、政府2005年出示的证明。 3、省高院的更正是捏造事实。 这是福建省高级人民法院2007闽行终字第38号行政判决书第7页最后一段。

   在1962年渔民上岸时,里凡村民送244.05亩地给下岐村渔民上岸使用,而福建省高级人民法院主审法官将其纠正为征用下岐村24.05亩及两座旧仓库。

   事实是不是如福建高院纠正的那样?见下岐村委及当时经手村干部的证言: 二、

   由于政府与法院充当刘丛生的掠夺土地的后台,致使刘丛生有了违法成本,而这些违法举报十多年,一再受相关部门的袒护与包庇,至今未查。(见向中央巡视组的举报信):

    举 报 信

   中央巡视组王正福组长:

   中央巡视组佟延成副组长:

   

   举报人举报福建省第十七、十八届省人大代表刘丛生及与该举报问题有关的领导。

   刘丛生的违法事实有以下几点:

   一、刘丛生有众所周知的三个老婆六个孩子。(三个老婆与六个孩子的身份证号码及住址在此省去)强烈要求中央巡视组追查处理刘丛生及有关领导。

   二、偷税漏税。刘丛生成立的闽东丛贸船舶实业有限公司(简称丛贸公司)2003年上缴年税收为1万元,而同等企业占地面积还少于一半,产值比丛贸公司低的福安市甘棠奎住福宁船舶重工有限公司(简称福宁)年上交税收为34万元.2004年丛贸公司上缴税收为2万元, 福宁上缴税收97万元。下白石4807厂2006年上交税收近千万元,而丛贸公司上交才百万元,刘丛生的逃税骗税是十分惊人的。

   三、刘丛生与福安政府暗箱操作,侵占下白石里凡村400多亩护岸林与基本农田(具体数字福安政府拒绝测量)。这些被侵占的土地没经过国家任何相关部门审批。然而福安市政府却强制颁证给刘丛生。十几年来,里凡村村民诉诸法律,下级法院遵循福建省高院的旨意,让人难以置信的是福建省高院下达的判决书没有任何事实依据与法律依据,判决我村农民集体的土地属于国有。福安政府以一份来源不清的“77年契约”作为为丛贸公司颁发土地使用证的依据,77年福安县水产局欲在下白石外山村里凡自然村成立渔港指挥部,故,意向性拟定一份用地协议,而事实,所谓渔港指挥部一无漁港建设可行性报告资料,二无建设规划,三无资金储备,四无社会需求,五无建设迹象,拟定所谓“协议”一年后,漁港指挥部以散伙告终。一份里凡村民与渔港指挥部弃之不顾的,没有履行过的协议,也未经土地管理部门确认的协议,福安政府不知从哪里捡来,却强权以颁证确认土地确属,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合同法第五十二条(三)“以合法形式掩盖非法目的”所以征地协议是无效协议,实际上福安县人民政府是无的放矢,盲目圈地,劳民伤财,损害了土地,伤害了农民,其目的就为了非法侵占农民土地的残忍结果,请中央巡视组应根据习近平总书记的指示为农民认真解决实际问题。

   四、刘丛生拖欠劳动者工资,以订立违法霸王条款的合同套牢劳动者,劳动者申诉无门,在福安法院、宁德蕉城区法院、宁德劳动保障局、福建省信访局,这类举报案件堆积成山。有关部门敷衍了事,从不认真解决。

   五、刘丛生向银行超贷款10亿元,从去年下半年开始不还银行本息,政府有关部门无动于衷,另外,刘丛生非法融资,成立福安恒顺担保公司,他作为董事长不经董事会同意,直接将集体集资的钱取走一亿多,造成公司近两年无法正常运转。2012年、13年、14年,通过他几个老婆的熟人进行诈骗银行,冒名贷款,贷走国家惠农款37笔,计3600多万元。

   六、培养勾结黑势力。2011年,福安公安局通过卫星定位在刘丛生的丛贸公司五楼抓获正在赌博、且伤人无数的社会黑势力“细春”。刘丛生以自己是省人大代表威胁执行公务的刑警,并给宁德公安局长打电话诬告福安公安局无故闯入人大代表私宅,并通知打手扬言要整死公安局干警。

   七、刘丛生的丛贸公司成立不久,事故屡屡发生,死亡人数不下十人,全被政府与丛贸公司掩盖。而福建省却一再在电视上宣扬和包装丛贸公司是重点企业、安全生产企业、信得过企业,邀请不明真相的省领导参观,从而提高丛贸公司的知名度。

   八、刘丛生手下一个人陈剑钊专门帮刘丛生干违法的事。陈剑钊曾多次帮刘丛生贿赂有关官员,送金钱、金币、金砖、高级手表、高档烟酒等。陈剑钊曾被检察院传唤过,都被刘丛生疏通关系保出来(福安检察院有案底可查)。强烈要求中央巡视组可传陈剑钊审问。陈剑钊电话:

[下一页]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