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会员区

当事人
[主页]->[新会员区]->[当事人]->[跨國雷洋案——暴政墓誌銘]
当事人
·跨国雷洋案——暴政墓志铭
·跨國雷洋案——暴政墓誌銘
·石破天惊,流氓口号公开化
·石破天驚,流氓口號公開化
·皇帝最新裝——不知所云(正體)
·皇帝最新装——不知所云
·暴发户的帝王情结
·暴發戶的帝王情結
·從閱兵談起
·从阅兵谈起
·指望暴政從良是與虎謀皮
·指望暴政从良是与虎谋皮
·牛二撸起袖子捏柿子
·牛二擼起袖子捏柿子
·拾人牙慧的「理論自信」
·拾人牙慧的“理论自信”
·反人类罪!26万群体灭绝报告被秒删
·反人類罪!26萬群體滅絕報告被秒刪
·群体灭绝罪由来已久,反人类罪现在进行时
·群體滅絕罪由來已久,反人類罪現在進行時
·群体灭绝罪元首无豁免权……
·群體滅絕罪元首無豁免權……
·活跃在美国的中共特工和卧底
·活躍在美國的中共特工和臥底
·习近平可以休矣
·習近平可以休矣
·习核心怕死,却无视300万人命/年
·習核心怕死,卻無視300萬人命/年
·习近平教唆“阴招损招”
·習近平教唆“陰招損招”
·挑戰習近平的公開信
·挑战习近平的公开信
欢迎在此做广告
跨國雷洋案——暴政墓誌銘

【摘要】流氓看場子維穩,壓倒一切規則、底線、國籍與國界,以權亂法,以警治民。法不責眾,所以選擇性地貼上「刑事犯」標籤,「依法」興師問罪;污名化,借人頭(或名頭)一用:殺一儆百。本案操刀手們技窮,師出無名,只好用毒舌和黑手圍剿,人格謀殺,並剝奪生存空間,必欲置之死地而後快!
   
   筆者按:生不逢地,故與中共結下了不解之緣,即使是在入籍美國多年之後。一夥便衣警察,隱身匿名,政治追殺,不斷施放黑槍暗箭,妄圖陷人入罪、「依法」迫害無辜。十餘年來,他們對筆者設局「釣魚」構陷一無所獲,造謠抹黑誣陷卻屡屡得逞,謀殺人格,濫施精神酷刑,造成严重不法侵害,是赤裸裸的「國家行為」!涉嫌「跨國有組織犯罪、職務犯罪和刑事犯罪」!本文發布後,更是急速升級、全面加碼,通過臥底在搜索引擎和博客中設置各種障礙(對於依靠暴力和謊言維持的政權,很多事實真相,就像官場內幕、《巴拿馬文件》或官員財產一樣,驚世駭俗、見不得人,因此都是「國家核心機密」、絕密,諱莫如深,見光死。黨國意淫「黨天下」,是以收買海外傳媒全球洗腦、攪局造勢,越境封殺言論自由和資訊流通,金錢開路,恩威並施,「政治正確,自我審查」,唯恐揭露真相、令「亂臣賊子懼」的文字,像不定時炸彈,如雷洋案,一發而不可收,靠刪帖封堵)。貴為強力部門公職人員,專精下三路,雞鳴狗盜後便龜縮一隅,從不敢走出地下,出示證件證據,回應筆者,對簿公堂,展示拿不出手的「公信力」,竟無一人是男兒?「你不給我一個說法,我就給你一個說法」:秉筆直書,在有關方面嚴密監管之下,公開發布,「失物招領,對號入座」,與時俱進,持续更新。筆者已實名備案,文責自負,進一步的資訊,蓄勢待發。奇「聞」共欣賞,疑義相與析。謹謝。(一窩無名鼠輩,做賊心虛,怕受害者發聲。透過線人徐 p-c 醫生,他們獲悉,我剛丟失手機無法報警,便於 PDT 2016.8.13 晚九時,由徹夜不歸的線人繆 tf 陪同,至少兩輛座駕,浩浩蕩蕩,招搖過市,第 N 次不請自來。知我老眼昏花,照例都貓在車裡耀武揚威,今次打開遠光燈示警:恐嚇?威脅?對決?幸會!三板斧耍夠了沒?上點兒真貨行不?拜託。寫者不怕,怕者不寫,老朽偏不信邪,橫眉冷對,寧折不彎、視死如歸。請殺手/劊子手/狙擊手們、一干人等都聽好:莫謂前路無「知己」,天下誰人不識君?有膽就「亮劍」,「向我開砲」;沒膽就原路滾回去,換李樂斌、邢永瑞上,像他們「做掉」徐純合、雷洋那樣,直奔主題、一步到位,成全老朽、血薦軒轅——使「跨國雷洋案」,喚醒夢中人——死得其所,不虛此生。我不下地獄,誰下地獄?殺身成仁、舍生取義,貴我雙方,共襄盛舉,触發蝴蝶效應,徹底埋葬暴政!社稷幸甚!天下幸甚!以死明志,餘願足矣,自當含笑九泉。)
   
   「當一個人墮落到宣揚連他自己都不相信的東西時,他就已經做好了幹一切壞事的準備! 」(Thomas Paine)。聖上有旨:「甭管有甚麼陰招、損招,都給我使出來。管不好,提頭來見!」(http://hk.apple.nextmedia.com/international/art/20140108/18583109)為維護既得利益,天朝制度和公權力的陰損、邪惡、歹毒、殘暴、齷齪、厚黑,壓倒一切,無與倫比!忽悠「道德」(或熱炒八卦),轉移視線;踐踏「規則」,濫權枉法。黨媒《環球時報》主編胡錫進供認不諱:「通過性醜聞、偷漏稅等『整』政治對手,這是全世界政府通行的『潛規則』。」*官方「新華網絡電視」,2016.12.20 發布題為《今天的中國外交為啥要有點「流氓」精神? 》的「秒評」視頻,悍然鼓吹:「一、國家對外『耍流氓』,說明在維護國家利益,……耍流氓得靠實力……必須耍流氓……才最有效,成本才最低」。負責「對內耍流氓」的警方,強烈共鳴,群起轉發。但都在「人人喊打」聲中無奈速刪。「國家」或政權流氓化,流氓口號公開化,石破天驚,引以為榮,「愛國賊」們何等 NB、厚顏、「自信」?這才是貴黨真正的「核心價值觀」!不甘「人」後,舍我其誰?躋身於流氓國家行列,國人與有榮焉?欲蓋彌彰,備份鏈接「https://chinadigitaltimes.net/chinese/2016/12/【被删视频】新华秒评:今天的中国外交为啥要有/」頁面,圖文並茂,立此存照。「愛國賊」們的流氓行徑無所不在。

   流氓團伙治國除霾無方、愚民「坑爹」有術,好話說盡、壞事做絕,禍國殃民,有目共睹,除了「穩定」,乏善可陳,「溫水煮青蛙」,水深火不熱。他們苦於「世襲」沒有「合法性」,便信誓旦旦「依憲依法、公平正義」,實則以「人治、黨治、警治 、政治」冒充「法治」,用既得利益冒充「國家利益」。獨攬大權,以權亂法(高壓恐怖統治,製造寒蟬效應,維權律師和異議人士動輒「被失踪或虐殺」。「輸出革命,解放全人類」,2015.10.17/12.30,從泰國/香港,綁架外籍書商桂民海/李波,上電視逼供:「自願回國自首/放棄居英權」;又授意公安部官網,發文**回應境外質疑,越俎代庖,言出法隨,跨世紀重新解釋 1980.9.10 起就實施的《國籍法》,出爾反爾,食言而肥,不再承認外籍華人的現有國籍。換言之,外籍華人仍然是趙家「子民」(中共從不承認雙重國籍!),「家法」伺候、越境懲治,充其量「家暴、內政」而已,於「法」有據,名正言順,「敵對勢力無權干涉」——只要(我的)主權/君權,不要人權/民權;只許我做,不准你說;流氓「講道理」,誰也惹不起;這叫「中國邏輯」,不叫「強盜邏輯」——君無戲言,「法學博士」或綁匪,總愛「開國際玩笑」,當驚世界殊),以民為敵、嚴防死守。劫貧(「盛世螻蟻」有楊改蘭們,「大躍進」後有「人相食」。「興,百姓苦;亡,百姓苦」)濟富,姑息養奸。
   
   靠山吃山,惡警趁火打劫,故意製造冤假錯案、假想敵、逼假成真,樹敵多多益善,以便自抬身價——「須臾不可離」——發國難財,成了高危高發的職業病。黨疼國愛,恃寵而驕,尾大不掉,功高「鎮」主,以眾欺「寡」、恣意亂倫、挾天子以壓良民,捆綁高層成為一條繩上的螞蚱,一損俱損。警察的士氣,就是暴政維穩的底氣。就像容忍腐敗以換取官僚的忠誠一樣,暴政也故意放縱警察暴行和勒索、創收,以換取他們對朝廷的忠誠。今上威風八面、動輒震怒,卻誠惶誠恐、得看警察的臉色行事——警察國家,「人治」而非「法治」,小命兒都攥在警察叔叔即習皇叔手裡,載舟覆舟,救世主還是催命鬼?二者必居其一!
   
   吃地溝油的命,操總書記的心。風雨飄搖,「刀把子」鐵血維穩,生殺予奪,全在一念之間:「順我者 『猖』,逆我者『嫖娼』」,絞肉機效率直追印鈔機。公元 2016.5.7,生態文明促進中心主任雷洋,生前和身後,都「被嫖娼」。犯罪嫌疑人涉嫌「故意傷害致死、濫用職權、偽造隱匿證據」等罪。人命關天,獸行令人髮指、不忍卒讀,卻定性「情節輕微、依法不起訴」(必將載入史冊的檢察院《不起訴決定書》,也匿名「權威」發布——朝廷上下,沒人敢簽名擔責。其中彌天大謊「嫖娼」,是官方慣用的「遮羞布、萬靈丹和殺手鐧」,屢試不爽,卻又不敢庭審、質證——危如累卵,怕犯「顛覆性錯誤」),全部知情人一律封口(「目前,了解事情真相的所有當事人均被控制,即使調查這個案件的內部人士也受到恐嚇。他們被威脅說:一旦洩露情況,就整死你!」摘自 2016.12.24《明鏡郵報》特約記者周亮:雷洋死亡真相,官方害怕庭審 http://www.mingjingnews.com/MIB/news/news.aspx?ID=N000172632),堪稱今古奇觀、經典案例,極具指標性意義,誰都可能是下一個雷洋!醜聞不斷,全民買單,也拷問著獨裁專制「自我糾錯」的「特異功能」。專供權貴器官移植、按需按期「殺雞取卵」(彭明也難逃此劫)、高法院長不敢簽字、謊報行刑日期的聶樹斌案,其責任人群體,作為黨國暴力機器的齒輪和螺絲釘,洗腦中了邪,早已物化,黨性純潔,自然沒有真兇王書金的「人性、良知與擔當」。盜亦有道,後者只不過才有 4 命在身,與那些「執法者和司法者」豈可同日而語?警權猖獗,人人自危,天怒民怨,言為心聲:「對惡,我們不會忍太久」(《中國人民大學88級部分校友就雷洋同學意外身亡的聲明》結束語。早就有人指出,以「愛國」的名義,愛流氓暴政,不是「單戀」,是「獸交」) ——不是不報,時候未到!
   
   流氓頭子周永康,維穩勞苦功高,惡貫滿盈、血債累累。卸磨殺驢黑吃黒,現世報。借屍還魂,變本加厲,更上一層樓。周全權代表簽署的美中 JLG*** 合作「打擊跨國有組織犯罪」協議,明修棧道,暗渡陳倉,趁機派出大批特工,在美國潛伏臥底,輸出腐敗,籠絡收買代理人,編織關係網,推廣潛規則,不顧美國政府的嚴厲警告****,盜用治外法權,從事與 JLG*** 職責不符的秘密活動,「有組織」、有選擇地迫害無辜的美籍華人,殺一儆百,侵權、干政!
   
   中共秘密警察,鞭長無所不及,藏頭露尾,捷足長臂。十餘年來,不遠萬里,每天對筆者全程跟踪,千方百計,誘以色、利,企圖「碰瓷」訛詐、成人之醜、陷人於不義,以便用刑事罪名偷換概念,「依法」從事政治迫害。某雖不才,粗知禮義,冷眼蔑視,揚長而去,可笑死纏爛打——「精英」裝瘋賣傻、捕風捉影、秀下限、出洋相——兒戲還是猴戲? 在下不敢恭維。「漁夫們」釣魚執「法」,顆粒無收,遂現出原形,跳出三界外:「法外定罪、庭外宣判、監外執刑」。欲加之罪,何患無辭?對筆者背地裡造謠誹謗,詆毀人格,貼標籤,污名化、妖魔化成「無惡不作」的危險人物,令人聞之色變。並使用國內迫害維權人士和訪民的手段,以更為隱蔽的方式和關係戶,全天候監控、全方位封殺,最大限度地擠壓筆者的生存空間——沒有任何正當和/或公開、公正、透明的法律程序與證據,肆意侵犯美國主權,本人隱私權、名譽權直至生存權!敢問:「程序正義」何在?「實體正義」何在?法理依據何在?厚黒裸拼,無恥者無畏!
   
   老朽,美籍華裔,文如其人。1966 屆 22 歲 5 年制大本理論物理畢業;一外為俄語;家庭出身小資,無緣紅衛兵,職業生涯也從未涉密涉財;退休前做技術性工作,積滿了 40 點。2005.2 在京,第三次自費自力,創辦公益性、純文字、全開放式「有獎互助」網站,域名 102ok.com,京 ICP 備 05005448 號,自學自編全部 Perl/cgi 等程式,每天搜索、現炒現賣、無償提供「有償求助」資訊(包括原址鏈接)互動服務,節假日無休,應對機制成功地自動阻擊了那些宵小之徒的偷襲和騷擾,直到 2012 年近古稀才閉「門」謝客。閉關自守,恬淡虛無,本職工作自得其樂,此外再無業餘愛好或嗜好,連電視都不看,對「政治」更是避之唯恐不及。才疏學淺,抱殘守拙,自奉簡約,自甘寂寞,從不主動與陌生人搭訕。近視、老花又散光,但從上世紀末起,就摘掉了眼鏡、不再開車,「減負」,宅男,注孤生。多年來,正如全程跟踪的特工所看到的,除應矽谷一家教會 St. Athanasius 之邀,2010 年起至今,每星期作義工服務社區外(「善良的願望往往把人們引向地獄」,也是「碰瓷」團伙的最愛。群狼環伺,人心不古,有鑑於 2006.11.20 事發至今都無法澄清且已死無對證的南京彭宇案,老朽不得已、不止一次用書面和口頭形式,明確拒絕在前台直接服務,只與二線同仁一起做後勤準備工作、對事不對人。特工們也滲透到這家教堂,試圖剝奪我做義工的機會——無可作為,用心良苦),沒參加過任何組織,也沒參與、旁觀過其他社會活動或聚會,盛情必卻,敬謝不敏。在任何國家和地區,都沒有任何犯罪記錄。本人電腦和手機,所有個人郵箱、網路賬戶、銀行賬戶、信用卡賬戶、全部病歷、體檢和化驗結果,以及所有個人物品,隨時都願意呈堂證供,接受徹底檢查,以正視聽(事實上,特工們早已盜竊並複制了我全套鑰匙。幾乎買通了一切能接近我的人,收集情報,充當一線炮灰,收受過傭金或賄賂、也能為檢方充當污點證人的名單,隨時都可以提供。線人繆 tf,不到一個月,就翻遍了我全部「家當」,毀掉了我電腦等日用品;2016.8.8 起,又聯手對我睡覺作「全程直播」,但也同樣無法找出對他們有任何幫助的線索。庖丁解牛,斷層掃描,老朽早已「通體透明」、一覽無餘,沒有私人空間、人身財產安全和個人隱私可言,全都被他們非法剝奪了)!在這高科技上天入地幾乎無所不能的大數據時代,那些壟斷了絕對權力和全部公共資源的構陷者,窮盡了一切技術性和非技術性手段,對我嚴密監控十餘年,至今還沒找到或製造出我的犯罪證據或記錄。天網恢恢,偏偏「漏」掉了老朽?「無米之炊」,又沒有「男兒」,真難為這些「巧婦」了。2015 年辦妥十年簽證後,(四年多來)第七次專程赴京侍奉百歲高堂,酷吏們繼續排兵佈陣,以期「請君入甕」;老朽不屑一顧,照舊來去自如。彼此每天擦肩而過,卻始終緣慳一面——爾等縱有千條妙計,老朽自有一定之規!奈何?

[下一页]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