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会员区

当事人
[主页]->[新会员区]->[当事人]->[跨國雷洋案——暴政墓誌銘]
当事人
·跨國雷洋案——暴政墓誌銘
·跨国雷洋案——暴政墓志铭
欢迎在此做广告
跨國雷洋案——暴政墓誌銘

【摘要】流氓看場子維穩,壓倒一切規則、底線、國籍與國界,以權亂法,以警治民。法不責眾,所以選擇性地貼上「刑事犯」標籤,「依法」興師問罪;污名化,借人頭(或名頭)一用:殺一儆百。本案操刀手們技窮,師出無名,只好用毒舌和黑手圍剿,人格謀殺,並剝奪生存空間,必欲置之死地而後快!
   
   筆者按:一夥便衣警察,隱身匿名,政治追殺,不斷施放黑槍暗箭,妄圖陷人入罪、「依法」迫害無辜。十餘年來,他們對筆者設局「釣魚」構陷一無所獲,造謠抹黑誣陷卻屡屡得逞,謀殺人格,濫施精神酷刑,造成严重不法侵害,是赤裸裸的「國家行為」!涉嫌「跨國有組織犯罪、職務犯罪和刑事犯罪」!本文發布後,更是急速升級、全面加碼,通過臥底在搜索引擎和博客中設置各種障礙(對於依靠暴力和謊言維持的政權,很多事實真相,就像官場內幕、《巴拿馬文件》或官員財產一樣,驚世駭俗、見不得人,因此都是「國家核心機密」、絕密,諱莫如深,見光死。黨國意淫「黨天下」,是以收買海外傳媒全球洗腦、攪局造勢,越境封殺言論自由和資訊流通,金錢開路,恩威並施,「政治正確,自我審查」,唯恐揭露真相、令「亂臣賊子懼」的文字,像不定時炸彈,如雷洋案,一發而不可收,靠刪帖封堵)。貴為強力部門公職人員,專精下三路,雞鳴狗盜後便龜縮一隅,從不敢走出地下,出示證件證據,回應筆者,對簿公堂,展示拿不出手的「公信力」,竟無一人是男兒?「你不給我一個說法,我就給你一個說法」:秉筆直書,在有關方面嚴密監管之下,公開發布,「失物招領,對號入座」,與時俱進,持续更新。筆者已實名備案,文責自負,進一步的資訊,蓄勢待發。奇「聞」共欣賞,疑義相與析。謹謝。(一窩無名鼠輩,做賊心虛,怕受害者發聲。透過線人徐 p-c 醫生,他們獲悉,我剛丟失手機無法報警,便於 PDT 2016.8.13 晚九時,由徹夜不歸的線人繆 tf 陪同,至少兩輛座駕,浩浩蕩蕩,招搖過市,第 N 次不請自來。知我老眼昏花,照例都貓在車裡耀武揚威,今次打開遠光燈示警:恐嚇?威脅?對決?幸會!三板斧耍夠了沒?上點兒真貨行不?拜託。寫者不怕,怕者不寫,老朽偏不信邪,橫眉冷對,寧折不彎、視死如歸。請殺手/劊子手/狙擊手們、一干人等都聽好:莫謂前路無「知己」,天下誰人不識君?有膽就「亮劍」,「向我開砲」;沒膽就原路滾回去,換李樂斌、邢永瑞上,像他們「做掉」徐純合、雷洋那樣,直奔主題、一步到位,成全老朽、血薦軒轅——使「跨國雷洋案」,喚醒夢中人——死得其所,不虛此生。我不下地獄,誰下地獄?殺身成仁、舍生取義,貴我雙方,共襄盛舉,触發蝴蝶效應,徹底埋葬暴政!社稷幸甚!天下幸甚!以死明志,餘願足矣,自當含笑九泉。)
   
   本人三個官方文件的圖像,見 http://dangshiren.blogspot.com 分別是:2017.6.19 TransUnion 信用成績 843 分(滿分 850,平均約 700),美國警方 2017.9.6 出具的無犯罪紀錄證明,和 2015 .1.9 中領館批准的十年簽證,以及此後北京海關出入境日期印章(2002.2.22-2008.12.28,除短暫離境辦理再入境簽證外,我都在京侍奉雙親。其後又曾七次專程回京侍奉母親)。

   
   中共秘密警察,鞭長無所不及,藏頭露尾,捷足長臂。十餘年來,不遠萬里,每天對筆者全程跟踪,千方百計,誘以色、利,企圖「碰瓷」訛詐、成人之醜、陷人於不義,以便用刑事罪名偷換概念,「依法」從事政治迫害。某雖不才,粗知禮義,冷眼蔑視,揚長而去,可笑死纏爛打——「精英」裝瘋賣傻、捕風捉影、秀下限、出洋相——兒戲還是猴戲? 在下不敢恭維。「漁夫們」釣魚執「法」,顆粒無收,遂現出原形,跳出三界外:「法外定罪、庭外宣判、監外執刑」。欲加之罪,何患無辭?對筆者背地裡造謠誹謗,詆毀人格,貼標籤,污名化、妖魔化成「無惡不作」的危險人物,令人聞之色變。並使用國內迫害維權人士和訪民的手段,以更為隱蔽的方式和關係戶,全天候監控、全方位封殺,最大限度地擠壓筆者的生存空間——沒有任何正當和/或公開、公正、透明的法律程序與證據,肆意侵犯美國主權,本人隱私權、名譽權直至生存權!敢問:「程序正義」何在?「實體正義」何在?法理依據何在?厚黒裸拼,無恥者無畏!
   
   老朽,美籍華裔,文如其人。1966 屆 22 歲 5 年制大本理論物理畢業;一外為俄語;家庭出身小資,無緣紅衛兵,職業生涯也從未涉密涉財;退休前做技術性工作,積滿了 40 點。2005.2 在京,第三次自費自力,創辦公益性、純文字、全開放式「有獎互助」網站,域名 102ok.com,京 ICP 備 05005448 號,自學自編全部 Perl/cgi 等程式,每天搜索、現炒現賣、無償提供「有償求助」資訊(包括原址鏈接)互動服務,節假日無休,應對機制成功地自動阻擊了那些宵小之徒的偷襲和騷擾,直到 2012 年近古稀才閉「門」謝客。閉關自守,恬淡虛無,本職工作自得其樂,此外再無業餘愛好或嗜好,連電視都不看,對「政治」更是避之唯恐不及。才疏學淺,抱殘守拙,自奉簡約,自甘寂寞,從不主動與陌生人搭訕。近視、老花又散光,但從上世紀末起,就摘掉了眼鏡、不再開車,「減負」,宅男,注孤生。多年來,正如全程跟踪的特工所看到的,除應矽谷一家教會 St. Athanasius 之邀,2010 年起至今,每星期作義工服務社區外(「善良的願望往往把人們引向地獄」,也是「碰瓷」團伙的最愛。群狼環伺,人心不古,有鑑於 2006.11.20 事發至今都無法澄清且已死無對證的南京彭宇案,老朽不得已、不止一次用書面和口頭形式,明確拒絕在前台直接服務,只與二線同仁一起做後勤準備工作、對事不對人。特工們也滲透到這家教堂,試圖剝奪我做義工的機會——無可作為,用心良苦),沒參加過任何組織,也沒參與、旁觀過其他社會活動或聚會,盛情必卻,敬謝不敏。在任何國家和地區,都沒有任何犯罪記錄。本人電腦和手機,所有個人郵箱、網路賬戶、銀行賬戶、信用卡賬戶、全部病歷、體檢和化驗結果,以及所有個人物品,隨時都願意呈堂證供,接受徹底檢查,以正視聽(事實上,特工們早已盜竊並複制了我全套鑰匙。幾乎買通了一切能接近我的人,收集情報,充當一線炮灰,收受過傭金或賄賂、也能為檢方充當污點證人的名單,隨時都可以提供。線人繆 tf,不到一個月,就翻遍了我全部「家當」,毀掉了我電腦等日用品;2016.8.8 起,又聯手對我睡覺作「全程直播」,但也同樣無法找出對他們有任何幫助的線索。庖丁解牛,斷層掃描,老朽早已「通體透明」、一覽無餘,沒有私人空間、人身財產安全和個人隱私可言,全都被他們非法剝奪了)!在這高科技上天入地幾乎無所不能的大數據時代,那些壟斷了絕對權力和全部公共資源的構陷者,窮盡了一切技術性和非技術性手段,對我嚴密監控十餘年,至今還沒找到或製造出我的犯罪證據或記錄。天網恢恢,偏偏「漏」掉了老朽?「無米之炊」,又沒有「男兒」,真難為這些「巧婦」了。2015 年辦妥十年簽證後,(四年多來)第七次專程赴京侍奉百歲高堂,酷吏們繼續排兵佈陣,以期「請君入甕」;老朽不屑一顧,照舊來去自如。彼此每天擦肩而過,卻始終緣慳一面——爾等縱有千條妙計,老朽自有一定之規!奈何?
   
   十幾年前,筆者返鄉省親。轉型期水土不服,無意中,觸犯了官場大忌:2005 年,曾反映過一位基層京官 MWJ 的問題,孰料牽一髮而動全身。這年頭兒,風聲鶴唳,躺著都中槍,老朽也被趕鴨子上架,破格提拔為「官府的政治對手」、朝廷命犯。犯「威/危權」者,雖遠必誅!錦衣衛閃亮登場、閃電出擊,大內高手輪番上陣、各顯神通,因地制宜,波瀾不驚,展現了跨國政治追殺與人格謀殺,「軟刀子」的「軟實力」。慢工出細活兒、技術活兒。而不是,猛龍過江,仗勢欺軟,「買通」地頭蛇(奸官「通姦」),從泰國、香港,綁架外籍書商桂、李上央視「認罪」,製造恐怖氛圍,恫嚇震懾全球,給黨國掙足了面子,除了「敢做不敢當、婊子立牌坊」之外,堪與朝鮮和 ISIS 等流氓國家同台選美,那樣的硬實力模式。快刀斬亂麻,力氣活兒。
   
   黨國體制內,小官不僅可以大貪,而且手眼通天,上下同病相憐、抱團取暖,同仇敵愾,對付 P 民。MWJ 懷恨在心、睚眥必報。還打通了關係,內查外調,挖地三尺,找到了上世紀八十年代自費公派後我辭職、去國時的原單位。那裡有幾位大佬,聞訊喜出望外,恰似久旱逢甘雨——雖然是法盲,但「政治正確」,極左成性,視「不歸」為「叛國」,趁「六四鎮壓」之機,借題發揮,洗腦教育,運動群眾,請功邀寵,「愛國」高調,荒腔走板,「戲不夠,八卦湊」,在各種場合,多次對我進行人身攻擊,以儆效「尤」,那些缺席宣判的罪名,都是「三無產品」,於法無據;以「整人」為樂事的酷吏、虐待狂和「愛國賊」們,阿 Q 的「精神勝利法」還嫌不過癮,不補上一刀,像對雷洋那樣就地正「法」或重創(2005.9.14,與我同所同室同組但不同期的一位後起之秀、36 歲海歸博導,不堪當面暴虐羞辱,跳樓自盡,以死抗爭強權霸道,惡性事件震驚業界,「黨政辦」公開發文竟然繼續抹黑,在位大佬也是這些不倒翁——馬照跑、舞照跳,雖有白髮人為黑髮人投訴、新華社《外參》記者仗義執言、習常委親自批示後中央調查組進駐,沒治!Google"茅廣軍",便一目了然;也有的海歸高研被除名、幾十年「工齡歸零」、退休金撤銷),就出不了那口惡氣,豈容我逍遙海外?於是乎,涉及到 MWJ 的仕途升遷、有關部門的業績功利,和那幾位大佬多年來血口噴人,覆水難收,亟待證明、正名、「依法追認」、秋後算賬、他鄉「黑」故知,三股勢力,一拍即合,互惠互利,挾勢弄權,徇私枉法,好大喜功,應時應景,內定為「不穩定因素、重點人口、敵對勢力」,強搭「維穩」順風車。如文革「事出有因,查無實據」,雖然犯罪構成要件和前科案底一無所有,仍然「有罪推定」、有法不依,以為「食色性也、無民不貪」,也會像查貪官那樣「亂槍打鳥,彈無虛發」,硬要白手起家、辦成「鐵案」。
   
   此後,每天都派人在我住宅樓下晝夜巡邏,到處都是警覺的目光,神經兮兮,如臨大敵。更有甚者,迫不及待,竟監守自盜,2007 年,聯手撬開我曾常去的原同事 W 家防盜門、入室盜竊頂級配置筆記本電腦。除 W 自己外,我對他家和失竊物最熟悉,又是構陷標的,但是,他們照例「選擇性執法」,先越位、亂作為,後缺位、不作為,至今都不曾約談、傳喚或要求我配合協助調查,更不會對這首善之區難得一見的中科院高研住宅失竊案立案偵辦,只是放個煙幕彈栽贓嫁禍,挑撥離間並孤立我,順便也教訓和懲罰了經常與我切磋技術的 W。

[下一页]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