现实中国
藏人主张
[主页]->[现实中国]->[藏人主张]->[《陳水扁陳情表》—致蔡英文總統]
藏人主张
·用維護人權反抗中共暴政
·中国转型是意志的对决
·鼓励通婚”-走到末路的“治藏策”
·新老“资本论”的五点相同
·「台灣茉莉花國家正名革命」
·人性的逆淘汰体制
·司法改革時刻需要適任的庭長
· 中共軍隊在腐敗中的變化
·在青海玉树目睹佛教徒的辛勤放生
·中国当局宣布起诉维族教师伊力哈木
·中共面臨的國際局勢及外交策略
·習近平與中共強權的末日宿命狹路相逢
·中共的政治絕症
·習近平的反腐狂飈
·苏格兰公投:统独两派代表举行电视辩论
·藏高原水源地违法开采严重
·为何亚洲人无民主素养?
·向高智晟律师致敬!
· 軍事政變與反腐轉向
·佛的雙眼流出猩紅的血
·西藏命運在生與死的鋒刃上艱難行進
·民國文化復興與人格獨立運動
· 与秋石客先生商榷
·張顯耀案應速移監察與司法調查
·习近平的另外一只手
·中國房地産的泡沫化迫使巨額資金外流
·中国感觉已经不再需要人喜欢
·大陆变局与台湾对策
·評習在紀念鄧集會上的講話
·国会法案限制中共党媒入境
·香港政改關鍵時刻和平占中将见真章
·达赖喇嘛被中共政治绑架
·香港面临被吞并的危险
·《七萬言書》於中秋節後上市
·中共面對香港和烏克蘭以及IS的局势
·人道主义对政治转型的力量
·致藏族同胞
·台湾学者评《七万言书》
·中國經濟會硬著陸嗎?
·一藏族学生在甘南自焚身亡
·拘捕鐵流是中共垂死前的爭扎
·欧美媒体关注香港抗议和警民对峙
·香港发生了什么事?
·袁紅冰將組團前往香港支持占中
·兩岸三地聲援占中網絡組聲明二
·中共面臨對香港新疆和軍隊失控的局面
·为何雨伞革命与大陆无缘?
·达赖喇嘛关于转世的公开声明
·《文化與命運─袁紅冰流亡文選》將於十月初出版
·“一国两制”接近终结
·致英雄伊力哈木
·香港的不屈与自豪
· 香港佔中運動最新發展
·印巴活动人士分享诺贝尔和平奖
·香港人占中成功还是失败?
·中国地区治理危机的起源
·港府占中陷入僵持学生敦促升级行动
·創建台灣共和國全島巡迴演講
·中國民眾應該怎樣來看香港民眾的「佔中」
·香港佔中升級為不合作運動
·藏人与港人分享抗争经验
·五毛是中共“文治”的一面镜子
·香港佔中挑戰中共蹩腳的法治思維
·香港和經濟是中共二個心頭之患
·中国“依法治国”的奥妙
·從「年紀最小的政治犯」談起
·評中共四中全會
·青海最大煤田蚕食黄河支流水源地
·若警港抗清場93%人再佔領
·北京曾多次反對港英政府引入選舉
·习近平原来是金正恩
·雨傘運動 Open Source
·中国为何不发行千元大钞?
·中共《反间谍法》 瞄准国外敌对势力
·中共必死無疑
·习近平为何不批准达赖喇嘛当年入党申请?
·香港,你是自由中国的第一站
·青海省推动新政治运动
·「北京人權」模式挑戰普世價值
·新古田會議反軍隊國家化防軍事政變
·致争真普选香港人的一份信
·中国版马歇尔计划述评(1)
·全球奴隶人口印度中国名列前茅
· 中美關係在多方面的衝突和對抗
·中国版马歇尔计划述评(2)
·科技巨头向中国政府低头
·台湾九合一选举
·西藏文化受到的冲击
·《西藏地位》作者重现意义重大
·涉伊力哈木案七学生周二全体出庭受审
·防止人民幣自由兌換
·从藏木水电站看西藏面临的生态危机
·祝贺绿营的指标性胜利
·印学者呼吁莫迪重审印度对藏态度
·学生领袖宣布“无限期”绝食
·美议员讲香港民主不能等下去
·台灣真普選
·何清涟谈中国新战略
·中国临近第二次文革
·邀請您參加12月袁紅冰新書發表會
·關於《意境性存在—屬於心斓恼鎸崱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陳水扁陳情表》—致蔡英文總統

《陳水扁陳情表》
   ——致蔡英文總統
   
   (袁紅冰自主代撰)
   

   我,台灣之子,在首次執政黨輪替中,榮膺民進黨籍的台灣總統之職。那次政治轉型並非我個人的勝利,而意味著台灣人民心底裡的國家理想的盛大凱旋;我的國家元首權杖,是台灣成為正常國家進程中的一座歷史性里程碑。
   二〇〇八年,執政黨逆向輪替,黨國威權專制餘孽馬英九重掌國之重器;在國共兩黨爲摧毀台灣國家理想而實施的政治和司法迫害下,我遂淪為囚徒。同我一起失去自由的,還有台灣的國家理想;國家正常化的進程,再次被威權專制回潮的歷史逆流囚禁在黑牢中。
   國民黨馬英九政府執政八年,悖逆天心民意,民怨沸騰,人神共憤;國民黨於二〇一六年崩潰式敗選。執政黨再次輪替,蔡英文走上權力之巔,民進黨全面執政。
   我,自由台灣國家理想的祭品,現在仍然活在囚徒的屈辱中。
   極具諷刺意味之處在於,是國民黨政府,而不是民進黨政府,基於選舉的利害考量,允許我保外就醫。
   從總統到囚徒的跌宕人生,我有冤情沖天,六月飛雪不足以訴其冤;我受屈辱如紅焰焚心裂骨,苦痛可令鐵佛垂淚。
   值此國事如麻,國運步上危險與機遇並存的刀鋒之際,我願以台灣之子的名義,向人民陳情——不是試圖爲我洗冤,遭刑囚之奇恥大辱,個人生死毀譽早已付諸萬里秋風;我只願縱情傾訴憂國之心,再次撞嚮自由台灣國家理想的暮鼓晨鐘,以拯時局之危,重振國運雄風。
   沐清泉以淨身,秉浩然正氣於胸;焚沉香以澄思,持大公之道於心——且請天地聽我陳情於左。
   家父以及祖上,農桑傳家,躬耕寶島大野,播種一川風雨。我出身艱辛,卻不敢墜青雲之志;採台灣日月精華,懸樑刺股以求學,竟有所成。
   不求聞達於黨國權貴,不思躋身於威權專制之“上流社會”,我的一顆台灣心早已許給自由民主的普世價值,只願國家理想能從台灣人民心底的夢升華爲壯麗的現實,只祈盼一朝洗雪台灣命運受外來強權主宰的四百年恥辱,台灣人民能以自由人的資格,獲得決定自己命運和台灣前途的權利。
   從政數十年,幾番風雨如晦又趨柳暗花明;幾度驚雷疾電又還風清月白。政事無常,世情多變,而我意志有恆。數十年間,從不欲斂財以買聲色犬馬之快,從不思聚金以趨冶遊淫逸之樂;宵衣旰食,夜寢夙興,殫精竭慮,握髮吐哺,只索當初少年之心,報國之志。
   噫吁嚱!數十年政事辛勞,終只落得一襟囚衣映殘陽,兩腕鐵鏈鎖秋風。或有好事者願問,面對此悲情人生,我意若何。
   宵小鼠輩政客,多心胸狹小如雞、自私自戀成癖如馬英九者流,總喜引頸自吹政績,捶胸自擂成就,以求塵世浮名虛譽。有偉大擔當的政治家則把從政的是非對錯,均託付給人類萬年歷史評判。我雖魯鈍,亦不屑與鼠輩政客為伍,而願效偉大政治家的風範:我將只以血淚凝成的堅硬沉默,直面我的從政經歷——是非對錯,成敗功過,我不置喙,一切留待歷史的裁決。
   不過,此刻在向台灣人民陳情之際,有一項慰藉和一項遺恨縈我胸懷,不吐不快。
   兩任總統,儵忽八年,曾經激情如虹之歡悅,曾歷鐵石磨心之苦痛,然而,歡悅苦痛皆成一枕黃粱,唯有一事使我得終生之慰藉——我任國家元首期間,台灣升華爲世界上最自由的國家之列。
   台灣以自由之名驚艷世界,我心醉矣。對於政治家,有什麼比自己用紅血和白骨深愛的土地成為自由之邦更值得驕傲的政績;有什麼比自己的人民獲得自由人的榮耀更深沉的安慰。誠如一位中國流亡者所言:“自由,就是無尚的幸福。”
   慰藉如紫霞,輕撫我心中的傷痕;遺恨卻如燒紅的鐵針刺入雙眼,令我日夜不能安睡。此項遺恨一言以蔽之:作為國家元首,我未能實現台灣人民心底裡的願望——讓自由台灣成為正常的國家,讓台灣人獲得活在真實中的權利。
   台灣是一個堅硬而真實的國際存在,但是,卻不得不活在一部謊言憲法之下——依照現行憲法的荒謬要求,二千三百萬台灣人竟然不得不對東亞大陸十五億各民族承擔主權責任。
   與之同時,國民黨黨歌即是國歌,國民黨黨徽即是國旗之圖騰——威權專制的殘跡在《中華民國》這個虛偽的概念中隨處可見。威權專制的殘跡中凝結著台灣人爲追求民主而湧流半個世紀的血淚;自由民主已成台灣人正常的生活方式,可是,台灣卻仍然只能以虛偽的《中華民國》謊言憲法之名,羞辱自己並欺騙國際社會。
   “二千萬蕃薯仔不敢說出母親的名字”——此一言道盡台灣人刻骨銘心的悲情,也是我政治遺恨的終極表述。
   東亞大陸之上,共產極權鐵幕遮天蔽日。國民黨背叛歷史,投共賣台,為虎作倀,助中共實施“由經濟統一到政治統一”的謀台戰略,欲與極權專制的中國“終極統一”。中共強權爲洩其對自由民主普世價值之恨,爲逞極權主義全球擴張之志,遂將滅絶自由台灣事實獨立之主權,視作其“核心國家利益”。
   台灣成為自由之邦,遂我少年之初衷。“讓台灣成為壯麗的正常國家;讓自由的台灣人活在真實中”——這是台灣政治家的使命與天職。使命未達,雖萬死難以魂安;天職未竟,活著愧對父老鄉親。
   於兩任總統期間,我秉國家使命不敢稍怠,擎創國天職不敢稍忘。於千思萬慮之間,苦籌良策;折衝樽俎之際,欲破命運重圍。
   然而,當其時也,外有中共強權黑雲壓城,勢如虎狼,咄咄逼人,內有國民黨權貴恐共媚共,禍亂民心民意,國賊難防;加之我雖為總統,民進黨卻並未形成全面執政的高屋建瓴之勢。形格勢禁之下,我縱有補天之心,一時竟難遂創國之志。執政之遺恨由此而成。
   創國之志未竟,卻已遭致切齒深恨;國共兩黨皆欲置我於死地而後快。
   中共強權極權擴張的全球戰略和一黨專制的價值,恰與自由民主的生活方式和事實獨立的主權——這兩項事關台灣生死存亡、國運興滅的核心價值,針鋒相對,不共戴天。剝奪台灣人民決定自己命運的權利,由東亞大陸十五億中共的政治奴隸決定台灣的前途,則構成中共強權的政治原則——中共強權的意志,是東亞大陸十五億政治奴隸的主宰者。
   至於國民黨,早在連戰宣佈“聯共制台獨”之時,便已淪為中共強權的謀台戰略之飛鷹走狗;作為尊嚴全無之政治小妾,國民黨的愛恨情仇皆唯中共強權之馬首是瞻。
   中共強權視自由台灣的核心國家利益,即事實獨立的主權,爲心腹之患,必欲假借“統一”之名滅之。於是,中共強權仇恨自由台灣主權的鋒芒直指我陳水扁——“君子無罪,懷璧其罪”,只因命運使我成為台灣國家理想的政治權力象徵。
   中共黨酋之一朱鎔基,曾現暴龍凶相,發惡魔之詛咒,曰:“搞台獨者,絶沒有好下場。”國民黨權貴奉之如迎聖旨,如听綸音。國共兩黨的政治大迫害,遂似煉獄毒焰,焚我身心。
   中共強權漫撒金錢如撒冥紙,大規模收買台灣不良政客、無恥媒體、淺薄名嘴、蛋頭學者之靈魂,以為其用。於是,一時之間謠言滔天,謊言漫地,對我實施輿論之淩遲酷刑,以謀殺我之政治人格。
   中共強權仇我,咒我,斥我,國民黨權貴恨我,蔑我,污我,我儘可坦然對之;唯有民進黨之袍澤,竟也爲逞私人情仇而趁風揚沙、落井下石,不能不令我痛徹心脾。據傳,有名家說:“前妻是最恐怖的動物。”我之生活感觸大有不同,並願告天下:“落井下石、冷血寡義之同黨袍澤,方是恐怖至極之動物。”
   甫卸總統之任,即遭司法追殺,不旋踵間便身陷囹圄。威權專制回溯,程序正義灰飛煙滅,法治原則蕩然無存。檢察官勢如虎狼,押人取供,罪案未偵先定;又威逼證人作偽,毀法以煅煉成獄。恐龍法官竟成“黨國”鷹犬,假借“自由心證”之名,行“有罪推定”之實,隨意出入人罪,枉法裁判。
   我之滔天冤獄遂成,從此淪為囚徒。冤情如陰霾彌空,遮蔽日月;陰霾深處,國共兩黨政治迫害的陰謀,鬼魅重重,魔影幢幢。
   與我一起蒙千古奇冤入獄的,還有自由台灣的國家理想;只因讓台灣成為正常國家,讓自由台灣獲得活在真實中的權利,乃是我的使命,我的天職,我的政治靈魂。失去自由,我心神黯然;國家理想被囚禁,則令我痛斷肝腸。
   三面水泥高墻,色如蒼白的死亡;一扇鐵門冰冷,截斷我與自由台灣的血淚情緣——我和乾枯的時間一起,囚於狹窄如鐡棺的牢房之中。
   無床無桌無櫈,漫漫白日只能伏地而書泣血之文;茫茫暗夜,臥於便池之旁輾轉反側,徹夜長哭而無聲無淚。燈光日夜不熄,似鐡芒刺雙目;監視鏡頭之下,個人隱私盡顯於鷹犬之眼前,人格尊嚴全失,心中悽苦如遭淩遲酷刑。
   夏日酷暑,牢內如蒸,便池之臭氣可令狂風窒息;蚊群轟鳴,吮我之血爲盛宴。冬日陰冷,黑雲似鐡幕低垂,細雨絲絲如蒼天掩面哀泣;監牢之內,我的白骨和冤情,與死去的時間一起腐爛。
   囚徒生涯,陰晦如磐,亦有真情春風化雨,潤我一身傷痕,滿懷悲憤。惜我憫我之台灣人,爲我舉義炊送囚飯,風雨無阻,冬夏不輟,不離不棄,恆常有信;其真心真意,如濁水溪滔滔之流,無休無歇,如玉山天頂之風,浩蕩不絕——人生得真情若此,夫復何求!我唯有披肝膽,瀝紅血,獻祭於國家理想,以報台灣真情於萬一。
   悲莫甚於國滅,哀莫大於心死,痛莫過於受奇恥大辱而不能死節。
   台灣雖尚未遭滅國之劫,然而創國之志未竟,我不禁為之悲情沖天,憂慮如焚。我之心雖尚未死,但自由台灣的國家理想與我一起淪為囚徒,此中哀慼之意可令頑石痛哭淚崩,鐡佛失聲號咷。身陷冤獄,遭受滔滔血海難於雪洗之大辱,卻不能以死明台灣鐵漢之巍巍氣節——此並非我苟且貪生,而是未見自由台灣成壯麗的正常之國,未遂讓台灣人民活在真實中的志向,我死難瞑目;創國之業未竟,我不敢因個人受辱而先死。
   牢獄鐵門內的時間,宛似鐵釘釘在朽木上的一縷殘破的風,不再飛逝。時間停滯,意識荒涼死寂;怳惚之間,常聽到中共強權的惡毒詛咒咆哮如雷鳴:“搞台獨者,絶沒有好下場。”亦常聞國民黨權貴“聯共制台獨”的喧囂似鬼哭狼嚎。
   當其時也,必有誓願在我心中浩蕩,且迴響在蒼穹之巔:“讓自由台灣成為壯麗的正常國家——我願為此承受熔金爍石之大苦,紅焰焚心之大痛。”
   有柯文哲者論談應當釋放我的理由時,曾作如是評斷:“陳水扁已是一個廢人,繼續關之沒有意義。”聽聞此言,我心神黯然,又有白刃剔骨之痛——難道爲讓我肉身重得自由,就必須踐踏我的靈魂嗎?
   身可殘,形可滅,鐵石之志不可奪,亦不可廢——我的靈魂勢將永遠與自由台灣的國家理想一起剛毅頑強,直至海枯石爛,地老天荒。需要拯救的,不是我的肉體,而是我的靈魂。因為,我的靈魂和自由台灣的國運榮辱與共,誓同生死。

[下一页]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