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生感怀
东方安澜
[主页]->[人生感怀]->[东方安澜]->[说说亲昵]
东方安澜
·吴家泾(第二季)七·八
·吴家泾(第二季)九·十
·卖(毛必)贴草纸的爱情
·狗杂种
·娘妗婆婆
·温柔一刀
·红领巾
·明火执杖
·埋没
·后娘养的
·未遂之遂(小说)
·说说杨元元
·眼花缭乱瞎嚼蛆
·王兆山和北岛
·犟卵
·自然人情的物理渗透
·说说成龙
·说说一个回帖
·卵腔
·说说倪萍
·杂谈四则
·我的黄色记忆
·古琴(小小说)
·说说刘欢
·阴道上的圣殿(诗)
·说说黄云
·说说作协重庆开会那盛况
·木匠琐记(散文)
·乡村风物(散文)
·说说“言子文学奖”
·板神是这么炼成的
·吴家泾(第三季·一·二)
·吴家泾(第三季·三·四)
·吴家泾(第三季·五·六)
·吴家泾(第三季·七·八)
·吴家泾(第三季·九·十)
·从《坚硬如水》到《栖凤楼》再到《畸人》
·我之于文学之于生存
·鸡肋生活
·关于电视
·说说徐光辉
·《三花》
·自助餐
·吴家泾·第四季·一·二
·吴家泾·第四季·三·四
·吴家泾·第四季·五·六
·吴家泾·第四季·七·八
·吴家泾·第四季·九·十
·博主:东方安澜
·说说何建民
·吃面
·还是书荒
·热眼旁观看主张——读《台湾的主张》
·吴家泾·第五季·一·二
·吴家泾·第五季·三·四
·吴家泾·第五季·五·六
·吴家泾·第五季·七·八
·吴家泾·第五季·九·十
·“性”“俗”之间
·拨得开方见手段 立定脚跟真英雄
·杂文之道
·常熟地标
·吴家泾·第六季·一·二
·吴家泾·第六季·三·四
·吴家泾·第六季·五·六
·吴家泾·第六季·七·八
·吴家泾·第六季·九·十
·围脖时代
·何处不回家
·泪锁清明 国殇嘘唏
·春味五帖
·吴家泾·第七季·全书完·一·二
·吴家泾·第七季·全书完·三·四
·吴家泾·第七季·全书完·五·六
·吴家泾·第七季·全书完·七·八
·吴家泾·第七季·全书完·九·十
·说说央视女记被砍
·说说王荔蕻
·说说北岛
·夜读《传统中国的偏头痛》
·小林送我一箱酒
·天下多贼
·
·说说彭宇案
·小林的疑惑
·对微博实名的疑惑
·说说蔡英文
·银筷子涨价了
·才气和灵气——从《亚细亚的孤儿》谈起
·屁儿尖上郭美美
·借颗良心给百度
·说说方韩之战
·人民不答应(小说)
·县南街(散文)
·寻性记
·胡评委
·生命中最黑暗的一夜
·那些《奔向重庆的“学者”们》
·说说莫言获诺奖
·寻访林昭墓
·说说褚时健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说说亲昵

                说说亲昵

     我、老河,江南和三湖从船舫饭店吃了晚饭出来,看到东湖边灯火辉煌,就拐过去溜溜。湖边很漂亮,拐过去就是租游艇的地方。车上刚下来,就发现了即时新闻,三湖扯扯我的衣袖,朝湖边栈道上撇撇嘴。

     呵呵,栈道旁一颗树边,一对男女搂搂抱抱,我白了他一眼。她看我不解其意,嘴翘的老高,说老男人,还花天花地。我仔细一看,倒真是个比我和老河还年纪大的,两人卿卿我我,是有那么些违和感。违和之一,好像青年男女才有搂抱的资格;违和之二,好像老男人老女人在湖边亲昵,有煞风景。

     自己也是老男人老女人了,我走上去赶紧扯开了三湖,老河和江南也笑而不语。三湖好像对野鸳鸯存有偏见,很不情愿的走开了。我们为主角腾出了场子。不知是主角先到一步,急不可耐,还是老吃老做老脸皮,反正主角对我们的打扰,不以为意。主角旁若无人,尽情享受着两人时光,看得出,他们对于我们的到来,没有丝毫的违和感,动作娴熟有序,像是经过专业训练的岛国健将。反而我们,倒有些不自在,脸上辣辣的。

     岛国健将面对镜头是职业需要,两主角漠视外来客的目光,是为了享受短暂的人生。好人有情怜夜月,落花无语怨东风。人生痛苦太多,不要在别人面临幸福的时候,去妨碍,幸福不常在,好景不常开,这是我扯开三湖的原因。与人方便,赛过烧香。还有一个就是大家都进入了“老”字辈,只不过我们稍轻,没有什么好优越的。心爱年,爱到脚直年,这是生命力顽强的标志之一。有爱的能力,是好事。此其一,其二是这年月,有点身份的譬如杨升华们不需要在湖边搂搂抱抱,国际饭店有的是房间。在国际饭店,隐蔽、安全、舒适。在湖边亲昵的要么是没有作案场所的穷人,要么是康师傅类不能把叶迎春带进中北海只能在地下车库车震的神人,舍此无他。

     杨升华们不缺投怀送抱的女人,穷人要找个两情相悦的,还要好机缘。穷人的苦,苦于没有安全感。碰上个两情相悦的,去开个房,既要躲避熟人,又提心吊胆,怕被警察被嫖娼。动不动就威胁留滞你二十四小时。这个常熟虹桥派出所的赵海焱是老手,讹诈有术。但从这对老男女的气场来看,他们也未必怕赵海焱的讹诈。亲们,你们如果有国际饭店野鸳鸯讯息,我来打电话向赵海焱报警,看他捉还是不捉。可气的是,网络发达,不知为什么,下载个软件,开房讯息一目了然。要想作案,像被蜘蛛网缠住,动弹不得。处处是雷区。野鸳鸯亲昵过后,有没有进一步,不关我们事。我对三湖说,野鸳鸯天地作媒,虽然见不到春天,但春天还是有的,只不过隐藏在东湖边这个短暂的黄昏里。

                                   2016年8月28日

(2016/12/11 发表)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