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家
陈维健文集
[主页]->[大家]->[陈维健文集]->[彭明与“中国联邦临时政府”]
陈维健文集
·天下围 城 保家卫国
·纽西兰“恒天然”奶粉污染应作如是观
·请中共宣布当年反独裁要民主是欺骗人民
·“环时”哪知“民运”鸿鹄之志
·审判薄熙来 抓小放大掩盖中共集团罪恶
·将军——你大胆地往前走呀!
· 开刀石油帮是否放过周永康?
·“两院”网络诽谤释法非法之法
·判薄熙来罪 举薄熙来旗 开习近平时代
·杀了小贩夏俊峰枪杀了人间正义成就中国革命
·革命形势呼出牢底的革命首领王炳章
·习近平祭父又颂毛首鼠二端
·女职员投怀送抱奥克兰市长包上了中国二奶
·为“新快报”二根穷骨头精神鼓 与呼
·天安门恐怖袭击背后的中共民族政策
·“三中会会”算了吧!不要再相信共产党
·菲律宾风灾看中国离负责任的大国还有多远
·中共强迫藏人插五星红旗是占领军心态
·“航空识别区”中共军国主义路线受挑战
·北京“井底人”
·金正恩杀人立威习近平集权走向独裁
·雾霾中国命在旦夕13亿人逃无可逃
·习近平祭毛安倍参拜靖国神社有得一拼
·2014年中国大地看不见太阳
·革命何须真刀真枪有网络有键盘足矣
·清除周永康势力红二代全面专权
· 中共反腐拒绝民主刮骨如何疗毒
·“藏宝图”曝光许志永重判中共丧心病狂
·习近平的“维权”与“维稳”/陈维健
·习近平“反腐”两面开战焦头烂额
·中国留学生集体居留二十周年的无耻之恩
·乌克兰变天共产党将被取缔中共何去何从?
· 中共新疆政策是昆明血案的始作俑者
·习近平大权独揽社会矛盾急剧恶化面临失控
·应该平和理性地来看待马航“失联”
·从台湾的民主之父到心灵的教父 ————拜访李登辉先生/陈维健
·美丽岛囚徒依然美丽 ————拜访施明德/陈维健
·九号文件中国全面走向反动/陈维健
·滥杀无辜你们是暴政者的帮凶/陈维健
·与“恐 怖份子”一起开会/陈维健
·没有周永康的政法委中共镇压异见更猖狂/陈维健
·时间改变不了中共屠夫的本质 ------纪念六四二十五周年
·习近平宇宙真理论的圣战
·伟哉港人!唯有斗争才有民主/陈维健
·陈光标“慈善餐会”一场中国式的闹剧/陈维健
·公民抗命当如港人
·习近平的红卫兵外交政策一败涂地
·学校向学生施暴沦落到与城管同流
·巴士爆纵火为哪 般?
·从马航被击落看国际社会道义的陨落
·“文革”再来 借官二代人头救红二代江山
·习近平打虎一发而不可收
·从周永康孙女被幼儿园开除看习近平的株连政治
·《邓剧》篡改历史习近平戏弄毛泽东
·习近平二手都狠 二个都要
·达赖喇嘛朝圣五台山愿望与开启解决西藏问题
·吹响保卫香港实行真普选的集结号
·扮萌装纯恬不知耻的红二代
·“环时”助俄之说是“武装保卫苏联”的翻版
·有容乃大 一场文明的独统公投
·重判伊力哈木绞杀和平 是国家恐怖主义
·藏族三少女被撞死中共对藏族政策汉人有持无恐
·香港处在关键时刻 中国处在关键时刻
·海外中文媒体代表五千万海外华人保卫香港何等可笑
·从华尔道夫酒店的买卖看中美两国爱国贼嘴脸
·六四屠杀后果对香港民主运动的借鉴
·“党管文艺文艺没希望”
·子明与纽西兰的情缘
·梁振英昏头点出中共政权为富不仁的本质
·否定普世价值何来的以法治国
·中共批马英九撤田北俊砸了自己的脚
·中华民国总统有权对香港大陆说三道四
·真男儿普京情挑习夫人
·习近平答美记者问充分暴露独裁者的嘴脸
·香港和平抗争处于落幕大陆暴力抗争烽火连天
·习近平的吃的是谁的饭?砸的是谁锅?
·从神曲“习大大爱着彭麻麻”看习近平执政二年
·周永康之罪是泄露了党内包括习近平在内官员的财产
·习近平派中纪委进驻“人大”与袁世凯包围“国会”有得一拼
·打倒反动派拨回中国前进方向 -----2015年新年宣誓/陈维健
·习近平终于露出了反腐的本质政治清洗
·踩踏事件表明上海政府已处于半瘫痪状态
·2015文章
·没有不可批评的主义 为自由而死的“查理”
·袭击《苹果》是袭击《查理》香港的翻版
·习近平引领中国走向全面危机
·“安邦”被揭中共恶斗要死大家一起死
·阿里巴巴霸气十足国家工商局含辱吞吐
·寺院挂横幅拍马 习近平功德何在
·《穹顶之下》穿透中国社会
·从果敢事件看中共对华人始乱终
·狼真的来了!中共之分崩离
·从周永康案变质看习近平的政治大清洗
·习近平视“朋友圈”如虎与人民为敌
·习近平判高瑜也判 了自己的政治死
·孙立平教授的权贵利益集团与警
·王健林的商业帝国与中共权
·感谢《纽时》感谢报导习家财富的英雄傅才德
·习近平带领中国重回“中苏友好”时代
·王岐山习近平这只大老虎你敢打吗
·庆安枪案中的“公民行动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彭明与“中国联邦临时政府”

   
   
   
   
   


   彭明死了,死在狱中,据狱方表示他是心脏病发猝死的,家属说五天前的感恩节探监时,仍是健康状态,还给美国的孩子写了鼓励信。家人已给警方控制,海外也得不到进一步的消息。
   
   彭明到海外的时间不长,大约仅四年之久,就在缅甸被诱捕绑架回国被判无期,民运人士被判无期只有王炳章与他两人得此殊荣,王炳章是海外民运举旗人物,是从越南被绑架的。炳章我与他来往较多,彭明则没有见过,但与他组织“中国联邦临时政府”时的一位部长却稔熟的很,我们同在纽西兰。他要去美国参加彭明的政府我不支持,只觉得这个政府虚幻的很,彭明要做的事也不靠谱。
   
   这位哥儿到美国参加彭明的“政府”,不久就派他回国“举事”,具体行动实在有些小儿科,到天安门放氢气球撒传单而已。因走漏风声他入住旅馆公安后脚就到,不但搜出氢气球传单还有雷管。雷管自是公安在旅馆事先放好栽赃的。当时国务院发言人章启月对外说他准备在国内搞恐怖活动。但这种栽赃技术涵量太低,也不想想雷管如何带得上飞机从美国到中国。因与他一起的还有一位美籍华人,美国政府质疑后两人的罪行中搞恐怖活动这一条被拿掉了。
   
   这位哥儿被捕后判刑五年,出狱后因在狱中被毒打脑部受伤成为精神病,依靠药物控制,我是他医院的联系人。他虽然因彭明派遣回国活动而坐牢,但无怨无悔,对彭明怀有很深的敬意。他时常说彭明有能力有魄力,是人中之杰。这个评价是实事求是的,彭明在大学任过教,在航天部的企业当总经理,北京城建集团的董事长。当然最有本事的是他组织了以知识分子为主的“中发联”成员达万人。他也因这个组织被打成非法组织而被判一年半。哥儿说他不但有本领,也有几分匪气与江湖中的性情,为人豪爽讲义气。他入狱后彭明对他的家庭经济上一直照顾,直到自己入狱。
   
   彭明是海外民运中的一个异数,他到海外不久就创建“中华联邦临时政府”。海外民运多数是民运组织,也有不少成立政党的,性质与民运组织也基本类似,但鲜有成立政府的。因为从民主的性质来说,政府必须通过选举产生,海外民运离开了本土自然没有这个条件,国内又不可能,彭明敢于为天下先。政府成立后他宣称不惜一切手段推翻中共政权。他的《民主工程 》认为改朝换代的工程主体力量不是知识分子与工农,而是那些被社会边缘化的,含冤寻仇,穷途末路的人以及政治野心家。他认为传统民运和平理性非暴力的道路已经走不通。他的观点与传统民运显然有很大的不同。
   
   对于中共来说彭明不是书生论政,不是善头,常言说:“来者不善,善者不来”,他是要动刀动枪要取中共性命的人。现在中国社会民间积仇积冤日甚,已是狼烟四起,只要有彭明这样的人,振臂一呼,天下聚集,就会渔阳鼙鼓动地来,这样一个人中共自然不会放过。彭明已落入中共的虎口,丧身失命也是意料之中。彭明昔时是中共体制内的人物,谋得过一官半职,“中发联”后就为落草之人,中国古往今来,打天下却常常是那些落草的人,这些人敢打敢拼豁得出去,不是英雄也是豪杰。
   
   对于彭明成立政府我一直持保留态度,不过想到当年中共成立的“苏维埃政府”也就尔尔了。但就在彭明死前不久,碰到几位来自国内的人有了新的思考。几个人说实数是三个,这三个人二个经商,一个搞技术的,他们对海外民运的意见惊人的相似:海外民运为何不成立一个政府?如果你们成立政府我们就支持你们。他们的话实在让我诧异。我说难道民运组织就不支持吗?他们说是的,只有成立政府才会给我们以信心,成立政府就可以政府的名义审判贪官酷吏,为民讨回公道,讨回侵吞的财产。虽然我一再强调海外成立政府没有合法性,但在他们看来这是书生之见,合法不合法,只要政府为中国民众做事合法性自然就产生了。他们说得言辞恳切,期望殷殷,让人动容。
   
   刚开始我对于此种说法不以为然,但是在短短的二个月内竟跑出三个人来说同样的话,此是民心所想,民情如此,不能等闲视之。彭明的死让我想到他们的建言,彭明成立的“中国联邦临时政府”,是不是为中国搭建了一个顺应民情的政治平台。
   
   二个月前,我的这位哥儿又进了一趟医院,当我穿过保安严密的病房来到会见客厅时,他已在那里等我了。他从讲义夹中拿出了用水笔写在白纸上的一页字,郑重其事地交到我的手上。他说我做了梦,梦见彭明将不久于人世了,我们必须马上把他救出去。我说如何救?他说你看这纸上写的,你先给我把这个联邦政府的声明发出去,勒令中共立即释放彭明,否则上天将会动怒。我看着白纸上天书似的几行字,小心翼翼地把它折叠起来放进了口袋。一个精神病人的所说所行自然当不得真。然而二个月后的今天,看到彭明在狱中猝死的新闻,孟然想到他给我的那份声明还在我的抽屉里,他竟是如此地神通。
   
   彭明到海外时间短,与海外民运交集的不多,他搞的那套东西也不被多数民运人士认可。然而他的政治构想却有超前的成份,也有另辟蹊径的思考,他知道要变中共的天下为人民的天下,要有征有伐。
(2016/12/01 发表)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