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郑恩宠
[主页]->[百家争鸣]->[郑恩宠]->[退休知青养老也属人心向背问题]
郑恩宠
·上海黄峰平被免职
·斯伟江律师为刘萍辩护赞曼德拉
·曼德拉是基督徒加律师
·许志勇的起诉意见书
·我绝不出卖许志勇!
·官方高度防范80后的领袖人物
·独立中文笔会纪念国际人权日声明
·学习美国法律人治国经验
·上海张雪忠教授被解聘
·4律师要求31省市公开环保收支
·237名上海市民的抗议!
·30位女律师中国女曼德拉们在行动
·学习美国法律人治国经验
·张雪忠上海的方励之和高智晟
·上海市民维权高尚的举动
·官员咬伤律师
·15律师在南乐绝食抗争!
·15律师绝食中国曼德拉、甘地在你身边!
·李珺上海出色女律师
·向战斗在南乐的20律师致敬!
·南乐教案,15律师被群殴!
·中国人权律师团130律师声明!
·毛泽东与市场体系水火不容/鲍彤
·上海李化平狱中不卖他人,张雪忠律师会见
·俄教材:苏共导致3000万人死亡
·参加断绝金家王朝关系署名
·上海302名失地老农就医疗养老问题到政府讨说法
·中国人权律师团130律师声明!
·曼德拉国葬孙文广家被封门
·在美女律师为许志永呼吁!
·上海陈建芳被禁出境委刘士辉律师诉讼
·200多甘肃老知青到省府请愿!
·驳“饿死三千万是谣言”/杨继绳
·人民币“内贬外升”之困
·刘士辉律师为上海陈建芳交诉状
·就南乐教案致国家宗教局与全国两会的公开信
·祝上海市民维权的进步加快!
·韩正面对访民们“推翻独裁专制”口号?
·刘晓原、李方平律师为张林作无罪辩护!
·一介绍曼德拉是基督徒的好博文/刘进成
·云南大学上千学生参加抗议!
·谢炳光9律师上书人大接受外媒采访
·李方平律师为张林辩护词
·维权律师满负荷工作 请好律师更难
·张林在法庭最后陈述
·湖南三千师生抗议特警非法!
·四十多律师论废死刑接受外媒采访
·上海187市民呼关注女人权捍卫者
·毛泽东给百姓和接班人留下什么?
·新唐人电视台刊我新作(动态网头版)
·神与上海7名赴南乐基督徒同在!
·美国之音引述我的博文
·我与115名律师的抗议声明!
·上海警方与我会谈公告(2013年12月23日)
·圣诞前上海教会派员到访我家受阻
·上海警方与我家会谈公告(2013年12月23日周一)
·圣诞节我为王炳章祷告!
·打律师、打基督徒平安夜不平安
·论牧师、律师引发台湾美丽岛事件?
·当地人上外网南乐案最大成功
·湖北上千教师罢教!
·桂林村民与数百与警察发生冲突!
·北京学者:中国非法监听甚于美国
·习近平承认世上有神也有人
·张科科律师在抚顺办案遭警方殴打抢劫
·我为何退出冤民大同盟?
·三百人网络影响力超中共政府与媒体
·毛泽东的民主骗局/鲍彤
·上海杨绍刚律师呼为宗教领袖平反!
·中共会放夏业良再度出境?
·湖南土地强征校长被株连九族
·我今年博客点击量超188万
·敢为藏人辩护的人权律师/唯色
·刘萍女儿主动退党声明
·中国人权律师团呼吁(2013年12月31日)
·唯色高度肯定中国律师出色工作
·100多律师敦促批准人权公约!
·广东律师为上海访民服务
·唯色、王力雄获“促进汉藏民间交流奖”
·香港元旦游行呼吁“真普选”!
·胡佳参加了“天下围城第一棒”!
·中国女律师许桂娟的声音
·中国律师为藏人维权案例(二)/唯色
·上海莘庄农民维权好辛苦(一)
·杨匡被刑拘随牧青律师受理
·祝陈子明获奖!
·上海劳动争议案增四成
·上海访民主诉求的进步!
·中共对粉丝十万律师等统战?
·我为何要祝唯色、王力雄夫妇获奖!
·西安、湖南教师抗议、罢课!
·上海市民要求释放深圳杨林!
·刘士辉律师被拘禁大东派出所
·谁在真正帮助李玉芳?
·我为何关注陈建芳案?
·基督徒律师列中国基督教十大事件
·劳教受害者要求赔偿及追责!
·独立中文笔会声明(2014年1月6日)
·袁裕来律师青岛执业被抓
·中国、香港两律师团体声明!
·肖国珍律师的绝食感言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退休知青养老也属人心向背问题

   转载来源:自由亚洲
   
   
    上海千余名知青上访 要求政府落实养老保障
    2016-12-14 Tweet


   
    2016年12月14日,上海约千名知青来到民政局外反映诉求,他们高喊口号,又唱起歌来,希望当局政府没有妥善解决他们的社保、医疗、工龄、工资等待遇问题。(受访者提供)
   
   
    文革中,曾参与农村及边疆建设的“知识青年”在退回户籍地生活后,因历史遗留问题得不到相应的养老和退休保障。12月14日,上海千余名知青再次前往民政局反映诉求。这也是当地警方公布“三不准”等相关规定后,知青群体的首次集访活动。
   
   
   
    这些年来,异地返上海知青一直向政府反映社保、医疗、工龄、工资等待遇问题,可是却迟迟不能妥善解决。
   
   
   约一千名知青周三(14日)来到上海民政局再次诉求,可是根本没有任何政府人员出来接待。
   
   
    知青丘蓓对本台表示,他们在民政局外维权,这也是公安局自本月初开会后公布“三不准”后的首次集会。她解释,公安局针对知青的集会特意制定了新规定,不允许他们打横幅、叫口号和唱歌,如果违返了就要受到惩罚。
   
   
    丘蓓继续说,他们在集会前也做好了被抓的心理准备,现场逾百警察和便衣戒备。她相信他们的行动没有任何过激行为,所以警察并没有采取任何行动:
   
   
    丘蓓说︰大概上千人吧,举牌了,也喊口号了。不单是用嘴叫,用小喇叭叫的。本来上海市公安局有个三不准嘛,不准打横幅,不准喊口号,还有(不准)唱歌。只是今天警察穿衣服(警服)的大概上百人,便衣就不计其数了。警察今天没动手,但是在人群里有很多很多便衣。民政局人员根本不出来,没有人接待(我们)。
   
   
    多年来带领知青争取福利的张维敏是新疆返沪知青。她形容,他们只想政府妥善处理他们的养老问题,并不是搞事。
   
   
    张维敏说︰我们都是异地退休知青,因为异地的工资按照上海来讲,肯定是很低的。按规矩,我们有户口的就应该是上海人,对不对?像现在了,人家都可以选择自己的工作,选择到哪里就到那里。我们那个时候没有选择权,现在回来了,政府应该为我们负责。我们应该是安度晚年了,在家里享福,谁不想享福?那么冷的天气都要去(上访),为甚么呢?我们不是不安定,我们是没有办法,我们人活着就是一口气。
   
   
    一直关注知青维权问题的上海八十后市民王先生说,虽然他未曾经历下乡劳动的知青生活,但了解到他们过去为了国家建设而作出的辛劳努力,希望政府能体恤他们,为他们的晚年问题妥善处理。
   
   
    王先生说︰听说一直都有反映的,然后没有结果,没有结果。现在应该说那时候的孩子还是小朋友,18、19岁,20岁这样的,然后把他们下放到农村后,让他们去劳动,好多都是新疆那边回来(上海)的。他们吃了很多苦,希望政府能给他们妥善处理。
   
   
    新中国成立后,为了解决城市中的就业问题,从1950年代中开始就组织将城市中的知识青年移居到农村,鼓励他们参与垦荒运动。部分人响应号召到边疆进行建设、保家卫国。他们退休返回户籍所在地后,政府并没有妥善解决他们的社保、医疗、工龄、工资等待遇问题。
   
   
    根据维基百科的资料,从1950年代到1970年代末,上山下乡的知识青年的总数估计约1200至1800万人之间。
   
   
   
   特约记者︰丁汶淇 责编︰石山、何平
(2016/12/15 发表)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