槟郎文集
[主页]->[独立中文笔会]->[槟郎文集]->[尊敬的槟郎先生]
槟郎文集
·可爱的槟郎老师
·记槟郎老师
·微风骤雨话槟郎
·有趣的槟郎老师
·对槟郎老师的印象
·可爱的园丁槟郎
·读槟郎老师诗歌《巢湖与澎湖的恋曲》
·记槟郞老师
·我心目中的槟郎老师
·关于槟郎先生的无题文
·槟郎诗歌《哭悼邻家美眉》简评
·春节祝愿槟郎老师
·略谈槟郎老大
·师不可貌相:记槟郎
·品读诗歌《诗人槟郎之墓》
·记大学印象最深的槟郎老师
·元宵节快乐!
·学士服的风采
·我的大学老师槟郎哥
·爱满亭边有座桥
·拜谒巢湖力寺村李黼公状元祠堂
·状元御史,忠义之士——先祖李黼公事迹
·春节回故乡
·就像一本诗经
·品读槟郎诗歌《三个姐姐三朵花》
·给槟郎老师的信
·让人印象深刻的老师槟郎
·谈谈槟郎老师
·与槟郎老师拜谒中山陵
·满族女孩的榛子
·吾爱吾师槟郎的诗
·我读槟郎诗:《元宵节快乐!》
·去江北上课
·读槟郎诗歌《清明节上坟》有感
·女学生献给我哈达
·读槟郎诗《去江北上课》
·简评槟郎老师的三首诗
·读槟郎老师诗歌《古巢美女》有感
·我读《无言的结局》
·方山仙子
·怀念方励之
·读槟郎诗歌《端午的燕子矶》
·南京牛首山记游
·将军山怀念岳飞
·记槟郎老师:从此不羡世间情
·南京长江边一日游
·与槟郎老师方山行
·读《南京牛首山记游》谈槟郎
·无用的石头:槟郎老师
·江宁方山见证槟郎老师
·光明天使陈光诚
·光明天使陈光诚
·春游紫金山
·悬崖与长蛇之间
·哀悼云南巧家县李烈女
·哀悼赵登用:好人进天堂
·情绪稳定症
·问与答的彻底
·读槟郎诗歌《学士服的风采》
·忆巢湖姥山岛
·守卫家园
·可亲可敬的槟郎老师
·槟郎老师课的琐忆
·哀悼德江县张烈女
·新诗课的槟郎老师
·与你去书店
·认知诗人槟郎老师
·对槟郎老师的印象
·认知诗人槟郎老师
·记“槟郎”老师
·知青忆痕
·品读槟郎老师
·教我们如何不爱您
·寻找槟郎
·春到梅龙湖边
·孤独的重量:老师槟郎
·大力寺的钟声
·将军山池林栈道
·登南京弘觉寺塔
·再谈先祖与状元李黼公
·什邡震爆弹十四行
·大学城的夹竹桃
·少时放牛西山上
·公仆和主人
·试刀山隐士
·刘三姐的诗歌
·谈谈槟郎老师
·女神的小城
·我们的好先生槟郎
·塞壬的歌声
·情系钓鱼岛
·欢迎来南京
·有个禅师叫法融
·同根同祖的老爷们
·钓鱼岛之恋
·我的七夕节2012
·忆游褒禅山
·美国啊,美丽的国
·槟郎前生为僧
·在彭佳屿眺望钓鱼岛
·秋到江心洲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尊敬的槟郎先生

   尊敬的槟郎先生
     14生物师范 张京
   
     因一门选修课而结识到一位值得尊敬的老师,是我这学期最大的收获。与先生槟郎的相识可谓是冥冥之中自有天意。当初选课时,一心只想选门文学院的课,而槟郎授课的全校公选课“比较诗歌”,当时选课名额只剩不到十个。心想若不是此老师的课有趣,便一定是因为此老师是个大帅哥,于是毫不犹豫抓住选课时间最后的尾巴成功选上了。
     第一次课看到这位老师,便觉得可爱至极。他的外貌、他的口音都令人心情舒畅。槟郎个头不高,戴着一副黑框眼镜,乍一看颇有一种古代教书先生的感觉,可是接触久了,你会发现槟郎自身所散发出的个性与柔情是与众不同的。槟郎先开“新诗赏析”课,讲授中国现当代新诗。后来应学生的要求,又将中国古代诗歌和外国诗歌合在一起,另开这门“比较诗歌”课,给我们讲解古代和外国著名诗人的代表诗作,还特别专题地介绍了古代诗人写我们南京的相关诗词。我们在诗歌上的收获都很大,对南京历史文化也有了更多的了解。


     槟郎的生活情趣很高,当然,这也被他带入到了课堂。课前一些经典老歌让我们平静内心,摒弃烦恼,从而让他能够更好的带领我们走进诗人的世界。槟郎的讲课方式是我大学三年里遇到最好的。大学老师的讲课一直受到很多争议,照本宣科,我读你听,似乎已经沦为一种形式。可是槟郎的授课让我这个平时能朝后坐绝不向前迈一步的人每次都坐到前排。如果究其原因,大概是他的个人魅力更高于他所讲课的内容。
     评价一位老师的好坏,不仅要看他的学术知识,更要看他的师德品行。槟郎幽默随和、平易近人,虽不讲笑话,可是言语间自带笑点,随时可以逗乐我们。印象最深的一次是有一次他点名,点到一位同学没有来上课,台下有位女生说她请假了。槟郎生气地说:很早就说过请假要在课前说,点完名才代请假,算旷课。当我们全班都看他准备在点名册上做标注时,他突然停了下来,说“算了,这次就算她请假吧”。引得我们哄堂大笑。槟郎从不会故意为难我们,他的善解人意也吸了不少粉,可是他也并不是随和到教学上可以“敷衍了事”。其实现在的大学课堂,学生多被手机吸引,或写其他作业或睡觉。槟郎自知这种现象不是几句话就可以改变,但是他还是会经常教育我们,切忌得不偿失,而且还自制一系列方法来提高我们的学习兴致。他喜欢课堂提问,对他来说也是一举两得的事,既抽点了名,又可集中我们的注意力。而且规定,课桌最后四排是不可以坐人的。这样一来,他与我们的距离就更近一步,交流就显得更加亲近。
     课间十分钟,对其他学生来说是逃离教室放松自己的好机会,可是对我来说,更愿意坐在教室里放松自己。只因为槟郎每次课间都会用多媒体播放经典歌曲视频。由此可见,槟郎不仅欣赏诗还欣赏歌。而更意外的是槟郎喜爱的歌曲,我都曾多次听过,这更加深了我对他的印象。
     而真正近距离接触他,真不知道是巧合还是天意。忘记是第几次课,当我走进教室刚放下书包,他走过来笑眯眯地让我帮他去拿一下多媒体钥匙。他说之前拿钥匙的人最近出去实习,所以需要麻烦我接下来的几个星期代他帮忙,开关多媒体。现在想想,真要感谢那位需要出去实习的同学,给了我一个近距离了解槟郎的机会。虽然大学里第一次帮老师负责多媒体的开关,但是平时课上也见过许多其他同学有此经历。与其他老师不同,每次过去开关多媒体,槟郎总会对我说“谢谢,辛苦你了”之类的话。或许只是老师的无意之言,可是在我心中,他的平易近人形象更加令人深刻。尊重关心每一位同学的劳动,槟郎对我来说,不仅是良师,更是想要结交的益友。也因为开关多媒体,有幸得到槟郎的微信。对于我这样一个“足不出户”阅历少的可怜的人来说,他的朋友圈绝对是一个巨大的宝藏。槟郎经常在朋友圈发一些他所游历过的名胜古迹,所参与的各色活动,分享春天的百花秋天的月,夏天的凉风冬天的雪,每一张图片每一段文字都是他诗的灵感源泉。
     说到诗,还没有介绍槟郎老师的另一个身份。槟郎本名为李槟,是一位网络诗人。他的诗作有两千首左右,近期内容多以记游为主。他去过很多地方,而单单南京这座城市就给他带来无数的写作素材。他喜欢参观各处的名镇古迹,小到一座墓,大到一座城。他的博客记录了他近年来的很多作品,细心浏览便可知晓他写诗风格的独特真实、自然贴切,他走过的每一个地点都可让他思绪万千,写过的每一首诗都情真意切。没有一个诗人,不热爱美好的生活,没有一个诗人,赞美阴谋与野蛮。孙宜学在《诗人的精神》中说:“诗人若一味只唱个人的歌,那这个诗人可能很优秀,但绝对称不上伟大”。槟郎的诗多为古人、为自然、为社会所作。
     伟大诗人的人格魅力与精神感召力在诗歌中得到充分释放展现。《我要寻找阿拉丁》是槟郎2014年写的一首诗。这首诗给我的感触很深,初次拜读便让我联想到鲁迅先生,其在国家危难时刻借文笔拯救中国。而槟郎借这首诗则同样表达其对社会不公平的愤懑,对遭受压迫的可怜人的同情,“我要寻找阿拉丁,他的神灯可以使被强拆,而失去家园的同胞恢复安宁”,“我要寻找阿拉丁,他的神灯可以使矿山坑,浊河恢复五千年来的洁整”,“我要寻找阿拉丁,他的神灯可以取代儿女已投敌的裸官和茅台军保卫国境”。阿拉丁是槟郎寻找可以解决社会不公的“救世主”的代名词。槟郎心系天下,他追求光明自由、追求公平公正,奈何空有一腔热血却被无情的社会压迫。只因我们都生得太平凡,自身没有能力去解决这些社会的不公待遇,对于普通的我们来说,只能期待能去解决这些不公。
     槟郎先生的老家在安徽巢湖。每次讲到有关故乡的诗句,他都会停下来用家乡口音,意味深长而饱含无限热情的语气向我们介绍他的故乡。诗歌《燕子归乡》中写道:“多少年没有再见了?在被它遗弃的外省都市里,老屋的门还微开着,故交已似我一样变老吧?”这让我想到宗次郎的一句歌词:“悠悠乡音,娓娓诉说,温存似你,天真如我,那是哪年凌晨的月色,在我窗前辞别的故友,恍然追寻消逝的身影,已是我们相继远赴的生活。”他诗歌《故乡的雪》中,槟郎谈到了他的家人,他的父母亲,他的兄弟妹。他爱故乡,他更爱他的家人。小时候,下雪天,他被父亲用棉衣裹在背上冒着大风雪从县城步行十五里回家,而感受到的父爱的温烫;闲暇时跟母亲到被雪覆盖的菜地去拔萝卜的经历;下雪天与兄弟妹在取暖火桶边闲谈言志的抱负,一切都是那么美好,一切又是那么让人回味。其实有的时候,连我自己都会突然回忆起小时候的事,然后自己感动自己,更何况是一位饱经沧桑、久别故乡的流浪诗人。
     “在这个世界上有这样一种人,一朵鲜花能让他们嗅到春天,一滴水能让他们感知大海。白云过隙处,她们的思想能穿过时光隧道,徜徉在历史的长河里。他们是善感的,多情的”,他们就是诗人。槟郎近几年的诗歌多与名胜古迹有关,他现在的居住地南京,这座金陵古城就带给他无数的创作灵感,而学校附近的方山,对他来说更是意义非凡。《方山纳夜凉》、《方山西栎坪》、《方山的月亮》、《咏方山八卦泉》《千秋岭论道》等等一系列作品都体现了他对方山的情之深,意之切。槟郎在课上提过,他曾经在方山脚下开垦有一片菜地,想像陶渊明那样过一种“采菊东篱下,悠然见南山”的归隐田园生活,可是后来由于方山山地开发建房而迫使他放弃了他的躬耕生活,这被他写成了《方山记事》。
     《那夜天使找我》中,槟郎写道:“上帝有预谋地降你生人间,成人时选为先知,你就成为他在红尘的采诗官”,这可见槟郎写诗的抱负。槟郎爱诗,爱得情真意切,他曾说他永远不会停止写诗,所以他行经之处必有诗作留下。大抵诗人都具有一双慧眼,能看穿世间万物的真谛,领略自然之风骚,槟郎的确如此。
     有一天无意间看到他几年前的诗作《诗人槟郎之墓》时,不免有些感伤。“他的诗稿散逸在网络的旮旯,被人看到却从未收集成册,他的眼泪溢满诗行间,漂流着苦难大众的哀吟,和一颗脆弱灵魂爱的颤栗”。举世皆浊,我独清;世人皆醉,我独醒。在今天这种信息庞杂纷纭,泥沙俱下,商业娱乐日渐盛行,消费之上理念广受追捧,种种诱惑与压力之下,很多诗人渐离诗心轨道,失去了对诗歌精神和旷达志向的诉求,也失去了书写和表达的价值标杆。而先生槟郎即使郁郁不得志,依然寄情于诗,抒一忧愤与愁思纸上。在这个似乎已忘记诗歌的年代,他始终能够保持一颗平淡纯净之心专注于诗,令人敬佩更令人心疼。
     这就是我的老师槟郎,一位爱诗胜过一切的诗人,不过我更喜欢尊敬地称他槟郎先生。
     2016-12-7
   
   
   
(2016/12/12 发表)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