槟郎文集
[主页]->[独立中文笔会]->[槟郎文集]->[爱诗爱生活的教书匠]
槟郎文集
·幕府山登高
·幕府山天池
·槟郎的隐逸情怀
·深秋的枫林
·笔会的意义
·我印象中的槟郎老师
·铁心桥的怀念
·记槟郎:追梦赤子心
·您好,槟郎先生
·误入地球的“外星人”槟郎
·咏江宁吉山
·重游将军山
·谈槟郎的散文
·别了,骆家辉
·闲谈槟郎其人
·放眼豁蒙楼
·走近槟郎的女神
·浅谈槟郞老师的散文
·旧都雾霾
·登狮子山阅江楼
·最难忘的槟郎老师
·故乡的葵花
·怀念耶稣
·耶稣找爹
·2013年底小结
·大四学生写给老师
·谁令除夕不是节
·故乡的紫薇洞
·寒假打短工
·槟郎诗歌的情与真
·东莞的技师
·考场外的莫愁湖
·槟郎在豁蒙楼
·终于遇到你
·辟支的路
·怀念穆罕默德
·赫蒂彻的小情人
·槟郎诗歌印象
·我要寻找阿拉丁
·支支的校园
·掠览槟郎诗歌
·易卜拉欣与儿子
·真性情的诗人槟郎
·怀念释迦牟尼
·旅游与诗歌中的槟郎
·我爱弥勒佛
·鸡鸣寺路的樱花
·浅谈槟郎诗歌《乡村医院》
·樱花的原乡
·李后主的樱花
·樱花中的诗人槟郎老师
·一个人的观音
·毕业前的记念
·文学院楼边的晚樱林
·老山怀念张孝祥
·春天的云儿
·谈槟郎的旅游散文
·多味的诗人槟郎
·我身边的真诗人槟郎
·游石塘竹海
·人间惆怅客槟郎
·槟郎的旅游文学
·躺在方山上
·南京一诗人槟郎
·始于情归于诗的槟郎
·我认识的槟郎老师
·亦师亦友的诗人槟郎
·我眼里的槟郎
·记我的老师李槟
·槟郎与旅游文学
·点赞槟郎老师
·青龙山黑洞岭
·方山的槟郎
·槟郎文学
·槟郎的风景
·飞上紫金山
·我的槟郎老师
·樱花般的诗人槟郎
·哀悼方久书
·永慕庐独坐
·槟郎是谁
·槟郎的济州岛
·多情的诗人槟郎
·看杨柳湖赛龙舟
·槟郎访问华侨小学
·看莫愁湖龙舟赛
·龙舟赛上的傻妹妹
·又有谁人识槟郎
·南海,我的夜莺
·黄土地上的南海梦
·课堂上的肖像描写
·多侧面的诗人槟郎
·赤瓜礁印象
·永暑礁的女郎
·楼顶望方山
·梦随李白游
·十二行诗三首
·我赞美蝴蝶
·一对蝴蝶的传奇
·隐逸南京的诗人槟郎
·槟郎的故事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爱诗爱生活的教书匠

   爱诗爱生活的教书匠
    14文秘 邓茂莲
   
    今天我们要赏析的中国现当代旅游文学作家不是别人,正是我们可爱的槟郎哥哥。槟郎是他的笔名,比起他的本名李槟,他更喜欢我们亲切地称呼他为槟郎兄或槟郎哥哥。他不仅是一位让人尊敬的老师,更是一位才华横溢的诗人。或许因为被底蕴丰厚的金陵古城浸染了一身的书香气息,这位叫槟郎的诗人努力吸收和传承前人的精华,于寻山问水之余,耕笔不辍,创作了大量出色的山水旅游诗篇。
    在我的心中,他是我们学校隐藏的一位神秘诗人。在他的诗歌中,我发现生活就是他创作的源泉,任何一个不起眼的物或事,到了他的笔下就不再生硬,反而让人觉得有了生命,有了灵魂,有了思想,似乎是他通过这些诗歌正向我们传达着什么。或许是他的天赋使然,或许是他对生活的思考使然。在厚重的镜片之后,是他那双敏锐的眼睛,发掘生活奥秘,与古人交流,观赏美丽景点。读他的诗,有时候既觉得明白了什么,有时候又觉得丢失了什么。总要细细回读,才能深刻领略到诗中深意。在旅游怀古中,有他不经流露出的对家乡的思念,有他对国家的热爱,有他对现代文明侵蚀传统的担忧,有他对自己的境况的哀叹。


    首先在我看来,槟郎更是一位对道教充满热忱和虔诚的朝圣者。在《朝天宫怀念刘渊然》中,他怀念道教领袖、大明的国师刘渊然,感叹大明的皇家的道观却变成了儒教景点和博物馆。我记得他在《初游茅山》中写道:“以后每年的8月1日,一年一次的免费开放日,我都要到茅山朝觐。离我最近的道教圣地,可以当天回的路程,是我的麦加或耶路撒冷。”可见,他始终对道教充满着一种向往和敬仰,他为初逢太上老君的巨大铜像而兴奋。他最爱三国时期的著名道士葛玄,学校附近方山洞玄观的开创者。槟郎在《方山洞玄观遗址怀古》《洞玄观的菊花》等诗中透露,他的前生正是洞玄观的小道士。槟郎乐于为他人解说“道”。正是因为因为他对“道”的钻研和敬仰,才使得他的诗人气质里具有一种逍遥,不为世俗所扰的精神。
    槟郎常常调侃自己年轻时的疯狂:上大学的时候竟离校去了外省的寺庙——出家。他说那时的他并非看破红尘,而是单纯的想要逃避现实,寻得个耳根清净。可这些想要出家的念头和行动最终都不得而终。他写了诗歌《栖霞问佛》《大学时的一次出家》《重游栖霞寺》作为怀念。皈依佛门不得,槟郎又踏上了追寻耶稣的道路。他曾参加过基督教读经班,可结果也是不尽人意。他在那首《怀念耶稣》中说到:“我走向你,道路真理和生命,凭着无神论时代的诗神的密令” 。他还写过《在我们的时代里怀念耶稣》《耶稣找爹》等。可见,槟郎曾经信仰基督教,是因为他对爱与真理的坚守与感悟。槟郎也钻研过伊斯兰教,写过《怀念穆罕默德》《赫蒂彻的小情人》等。皈依佛门不得,投奔耶稣又失利……后来,许是在哪个有月无风的夜晚,又许是在某个天朗气清的早晨,信仰踌躇不定的槟郎突然顿悟:我泱泱大国,土生土长的道教文化才是我的归宿吧。这或许是命中注定,又像是冥冥之中就早已有了定断。槟郎,这个曾在仕途中迷了路的诗人,终在民族土产宗教中找到了归属感。
    而且槟郎还是一位思乡念乡的游子。他的那首《故乡的油菜花》:“故乡的神的花朵,朗朗乾坤。在故乡的田塍边溪塘边,农田里山坡上,到处都是,小树一般亭亭玉立的苗条腰身,扇一般的叶子,天神一般的花盘。那黄色和绿色浓抹的世界,天高气爽,蓝天白云的背景,还有什么比你更诱人的伊甸园?”槟郎总是关注故乡的微小细节,那一株株向阳的葵花,在他的笔下也变得有了“人味”——那亭亭玉立有些“苗条腰身”的葵花,在“蓝天白云”的映衬下,便多了一分婀娜,添了一分可爱。还有《故乡的葵花》《巢湖西坝口》和《故乡的姥山岛》《故乡的紫薇洞》《大力寺的钟声》《大力寺水库》等都在槟郎的笔下出现。仿佛,槟郎不是在写诗,而是在追忆早年故乡安徽巢湖所留给他的那一丝温暖。对于一个与诗结缘的游子,故乡——这干净而整洁的土地,滋养了槟郎一缕又一缕浓浓的思乡念乡而不得回乡的情丝。是的,正是有了故乡的哺育,才有了这位有故事的槟郎诗人。
    槟郎的旅游阅历十分丰富,他不仅留念于祖国的大好河山,他还曾去过海外。他公派到韩国大田的又松信息大学,从事高校的汉语教学,领略到别有风味的异乡风情。他写过不少旅韩诗文,如《济州岛记游》《师生春游韩国茂朱滑雪场》《韩国生活琐记》《访问韩国大田华侨小学》《不寐人的乡思》《祖国的爱人最美》等。
   因为中年的槟郎定居南京,所以,他对南京的每一个景点都十分熟悉。
    有些诗取材于本来槟郎生活的小区。如在《凤尾竹小径》中,他写道:“上班时小径送我出发,下班后小径接我回家。这里的世界很小,通过我的脚步和诗思,连接着广大的天地。”这首诗写槟郎自己居住小区的小路的,不但详细写出了他仔细观察到的各种花草,而且阐发了小路通往大世界的人生真谛和宏大抱负。在《炎夏的紫薇花》中,他赞美万物发蔫之际怒放如云霞的紫薇花,一个全材都可用的璀璨奇葩,一位妩媚地令人发傻的紫霞仙子,一个娇羞自洁而又孤独的幽娴精灵,一位自娱却也娱人的仙人。读完这首诗,我感觉到这紫薇花就是槟郎啊,他有志向,却无人能懂,有才能,却无处可施展。在他的笔下,就连我们校园普普通通的栾树路都变得优美起来。
    槟郎也写我们的校园,相关诗作不少。如《校园栾树路》:“高大树冠庇护蛇形的蓝天”、“火红的荚果缀成长串”、“紫红和翠绿交织”,多么美的画面呀!还有南京各处景点。在《游钟山竹海湖》中,他歌颂他的安徽老乡重整江山、拯救斯民。在《登珍珠泉长城》和《秋游佛手湖》中,他赞叹抗倭英雄也是诗人的顾昊。槟郎,这位方山脚下的教书匠,也曾学过五柳先生,如诗歌《方山记事》所记录的,在方山脚下择一片土地,种菜养花,施肥除草,颇有那股“晨兴理荒”“带月荷锄”的古风情。
    从他的诗中,我们所领略到的,不仅是他对每一处景点的描写,更能体会他对景点历史人文素养的思考与追溯。如他那首《灵谷寺的桂花》中的诗句:“一片浓香的世界,一汪金粟耀眼的海洋。特别是第一公墓大草坪中间的金陵桂花王。一株独秀,龄过百年……花如繁星,芳香四溢。而桂林石屋附近的万株桂园,目不暇接,香醉酣浓。”在字里行间,我们不难发现:槟郎,这位常以浪子自称的诗人,内心除了堆砌了满满的文墨,在他心坎最柔软的地方所流露的那一份缜密与细腻。他,有时是性情洒脱的浪子,有时又是温文尔雅的谦谦君子。
    槟郎有着一种天性不喜尘世种种束缚的情怀,他对这个人际社会已经看得十分的透彻,总渴望摆脱它的牵绊,但为现实所迫,只能仍旧做一个红尘中人。诚如王国维所言“偶开天眼觑红尘,可怜身是眼中人。”现实的失意让他寄情山水,希望在与自然深层交流的过程中,重拾被这个物欲横流的时代所淹没的幸福。在诗外,槟郎是一个真真正正,懂生活、爱生活、会生活的诗人。他用心去感受每一处他到达的地方,将每一次出游都当成生命中的一次遇见,不为浮华,只为将生活过成诗。
    因此无论是在诗中还是在诗外,槟郎都是一个有故事的诗人。里尔克曾说:“我的诗集就是我的坦白,我一生的故事。我的一生就是一场漫长的康复……孤独一如我历来的生活,甚至更甚。”槟郎亦曾说过:“我喜欢写诗,虽不全是好诗(他一向谦逊),可这都是我的真实感受,写诗就是在写生活。记录的不仅仅是一次出行,更是我这一生的一次又一次的心理路程。我希望,多年后有世人能知道有个叫槟郎的方山脚下的教书匠。”读他的诗,一遍不解其味,两遍略知一二,三遍通明达意,再读……总之,每读一遍槟郎的诗,你都能从他的诗句中更深刻地了解这样一个把生活过成诗的男人。他的儒雅,他诙谐,他的落落大方,他长长的诗篇,还有他深刻在骨子里的、文人通有的蓝色忧郁。如今,生活中太多的喧哗与浮躁,只会让人们失去方向。而诗人恰恰喜爱远离尘嚣,在生活的细微之处浅吟低唱。
    这就是我认识的槟郎哥哥,在生活的末微处感知生命的光辉,凭着一份执念,在巢湖与南京之间,与诗一同,走上了一条不归路。作为槟郎的诗歌欣赏者,我希望超脱凡俗、隐逸情怀的他能创作出越来越多的好的作品,让我们多饱眼福。作为他思想的敬佩者,我希望他的思想和才华被更多的世人所理解!
     2016-12-4
(2016/12/07 发表)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