槟郎文集
[主页]->[独立中文笔会]->[槟郎文集]->[大隐隐于校园]
槟郎文集
·这个冬天太寒冷
·一道光与一个人
·一道光与一个人
·一道光与一个人
·一道光与一个人
·一道光与一个人
·中国男人
·儿子十岁了
·我的瓦罕走廊
·献给中国工人
·过了罗湖海关
·儿时的溜冰
·情系美济礁
·故乡的玩龙灯
·狱中过元旦
·美丽的月食
·美丽的月食
·诗文总集编后感
·这个寒假别太累
·这个寒假别太累
·巢湖城的陷没
·巢湖城的陷没
·大力寺的和尚
·古巢美女
·我的兄弟姐妹
·故乡的半汤镇
·新年快乐
·冬去春来的雪
·我的楼兰美女
·宿迁狱中女刀客
·长安街散步
·与情人等地震
·我爱过的圣女
·参观韩国世博园
·修脚刀与录音笔
·银波新剧小引
·杨银波新剧小引
·玉树扎西德勒(诗歌)
·疯人院的中国美女
·疯人院的中国美女
·韩国的蔷薇花
·喜儿爱春哥
·校园帅哥的爱情
·富豪相亲会上的花魁
·纪念青年节
·狱中冤民老赵头
·白毛女的儿子
·我的公主小妹
·怀念阿娇之死
·地震时代的爱情
·卡廷森林的鸟
·卡廷森林的鸟
·心祭中山陵
·我没去美利坚
·党校美女
·清明节追思
·鲁迅看自焚
·烈火中永生
·台湾上访友
·教授的女儿
·纪念黄遵宪
·纪念龚自珍
·纪念郑板桥
·母亲河口的哀悼
·槟郎地狱行
·疯人院的中国美女
·韩国的蔷薇花
·地铁通到小区
·山乡的女孩
·地铁的感兴
·那年巢湖抗洪
·六十岁后出家
·夏俊峰罪不至死
·我的学生是城管
·我的学生被劳教
·故乡的荷塘
·雨夜思念伊人
·洪水的自辩
·洪水中的甜甜小妹
·洪水季节的拆迁
·儿时的游泳
·抗洪美女
·鬼子进黄海了
·最后的山寨美女
·黩武的风景
·楼兰美少女
·楼兰美少女
·楼兰美少女
·楼兰美少女
·声援陈玉莲
·读五人墓碑记
·怀念唐伯虎
·今夜窗外静悄悄
·黄海的涛声
·葡萄园女子
·中国拆迁队队歌
·为甘南舟曲哀痛
·三山街悼念金圣叹
·情人节故事2010
·情人节的女主角
·盼刘晓波获诺贝尔和平奖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大隐隐于校园

   大隐隐于校园
     15中文师范 王倩莹
   
     “我是在哪里?浓郁的花香熏得人沉醉。三秋桂子,十里花木”,“是在月宫?是在天堂”。一处发问,桂香四溢,便把人带到了这番如梦似幻,仙雾缭绕的花海圣境。像是坠入天宫的凡子,惊奇,迷茫又沉醉在这片馥郁之中。
     小隐隐于野,中隐隐于市,大隐隐于朝。尘世总是会被油盐浸染,有点嘈杂,有点势利,有点平淡。这首《十月桂花香》就是这样一位诗人所作,运途多舛,却又能独善其身。他在诗中写道,即使是命定的苦难,即使是寂寞的诗途,我也绝不能停止吟咏,即便是被世人嫌弃又有啥关系。便是这样一位诗人,带着他的作品深深地打动了我。他叫李槟——“方山脚下的教书匠”,他是诗人——槟郎,携一语,幽处行,看水听风随水流。对于他,大隐隐于校园。


     槟郎出生巢湖,几番经历,最后安定于南京。他说,巢湖是他生长的故乡,南京,就是他第二个家乡了。带着游子的乡愁,他写下了《故乡的养猪》《故乡的姥山岛》《这就是岠嶂山》《巢湖赛龙舟》《巢湖状元祠》《木槿花的山村》等。“我们打猪草,洗净,切碎,拌上稻糠,剩饭剩菜,泡以淘米水洗碗水涮锅水。准时开饭了,猪便欢叫着,直奔小主人和食槽而来。”乡土上的纯朴与自在的欢快,少了分惆怅,多了分怀念。如今在这个物欲横流的时代,哪里又能寻得这份悠然?只有在旅途中,只有在诗歌里。
     诗人的眼里,再小的世界也是一番天地。为街头独特的风景驻足,因高山流水的美丽停留,被惊鸿一瞥的美丽吸引。《凤尾竹小径》:“金陵南郊的方山下/住宅小区的深处/凤尾竹小径默默地/撑开两栋小高层楼厦/承载着我的步伐”。石径上的鹅卵石,沁入心脾;石径与凤尾竹间的麦冬草、葱兰粉白、鬼针草妖艳、婆婆纳、黄鹌菜蒲公英,附近的樱花桂木……各种生灵小景都逃不过他的眼睛。他说:“这里的世界很小,通过我的脚步诗思,连接着广大的天地。”生活需要一颗安静的心和不停的脚步,不停地遇见,不停地思考,不停地流逝着自己的思想,更新着自己的记忆。就如他笔下的那首《校园栾树路》,文学院楼前的那条长长的栾树大道,每天上下班车的地方,一年四季都能见到的熟悉的街道。“特别的栾树特别的美。”只一个“特别的”修饰,便已将他的那份情,那份爱直白地表达出来。再熟悉的地方也有风景。
     槟郎爱花。《十月桂花香》《灵谷寺的桂花》《炎夏的紫薇花》《故乡的木槿花》等都出自他的笔下。“常绿如碧塑的翅羽/亭亭玉立的身姿/满身的香脂结成累累金栗/金黄的十字小花/散发着无穷的魅力/那动人的体香啊/诱惑我忘却无形的苦痛”。金秋桂花满树,行人最多感慨便都匆匆离去,又有多少人能驻足欣赏。槟郎爱桂爱到了骨子里,爱到能忘却尘世烦恼。“火城的酷暑里/万物发蔫/你却怒放如云霞”。炎夏的紫薇花在槟郎的眼中是那样娇羞,又是那样自洁。“这样的仙界之心/默默地谪戍在凡尘/自娱却不在意娱人/谁能揭去自虐的迷帐/便理解她与夏天的情意/成为芳菲的知音”。世上本无林黛玉,何处觅得葬花人?然而,世上竟真的存在懂花之人,爱花之人,槟郎便是其一。他的诗作中也多次出现木槿花,木槿花朝开暮落,但每一次凋谢都是为了下一次更绚烂地开放。就像太阳不断地落下又升起,就像春去秋来四季轮回。每一次的起伏都不会动摇自己当初的选择,历经磨难而矢志弥坚。花语现人心,现实中的槟郎亦是这样,从中小学老师到狱警到大学教师,风吹不败,雨打不倒。爱花,也是爱自己。
     槟郎多情浪漫。他的那几首《秦淮女郎》《执手桃叶渡》等诗歌记录了与夫人的定情。那首在《那年元宵节夜》的甜蜜爱恋:“熙熙攘攘的观光人群/最美的是我身边的贴心人”,“更喜明城墙下老门东/猜灯谜获奖品/佳人归程/手挑荷花兔子双灯/而今/与子偕老也/后庭花间吃元宵添顽童”。想象着当年,热闹的元宵,一对人儿在猜着灯谜,打情骂俏,浪漫又温暖。转眼间,已有顽童承欢膝下,而佳人还在身旁,人生便当足矣。槟郎平凡的爱情中,流露出的是淡淡的诗意和浓浓的情意。
     自古文人多情,多情不一定越界,槟郎当有一些红颜之友,还有因工作而接触的女学生?那首在《秋到江心洲》的孤苦:“我们约定待初秋再来/眼前会变魔术般硕果累累”,“而今我独自来到葡萄园,相约人早已音信杳然”。也有同游的快乐,如《方山仙子》《将军山池林栈道》《爱满亭边有座桥》《江宁解溪河桥上》《那年的玄武湖边》《那年森林大学的初冬》等,其中的女主人公给诗人带来愉快美好的回忆,并记之于诗章。
     槟郎在《谈方山洞玄关的群聊碎语》中表达了自己对中国本土宗教——道教的情结。他在《拜谒水西门天后宫》中说到:“基教伊教释教,西方西方还是西方,横行的这片土地,我寻找原乡的神庙和祭司。”槟郎十分珍视自己本国的文化。同余秋雨在《文化苦旅》中一样,“那是一种给自己过不去的劳苦活,一提笔就感到年岁徒增,不管是春温秋凉,是大喜悦大悲愤,最后总是要闭一闭眼睛,平一平心跳,回归于历史的冷漠,理性的严峻。”千年之前的那场发生在莫高窟的浩劫,绝不能只是过眼云烟,这场教训我们得吸取,文化的精神将永贮于华夏大地。槟郎在诗的最后一段更是催人惊醒:“人类不能没有宗教,除非是自以为是的邪说,每种宗教都有其存在的理由。但毕竟祖宗神灵的祭祀,本土唯一原创的道教,偏偏在大人们得意的打压中。有原创而不知珍惜,极端崇尚防袭的民族,它的国格肯定变态!”槟郎字字珠玑,咆哮着呐喊,试图叫醒沉睡中的国人醒来保护自己的文化,自己国家的本土宗教。
     如今,生活浮躁,人人都躲不开世俗的束缚。槟郎在生活的意境中徘徊,或感怀伤己,或幽默浪漫。但旅行终究还是生活的调味剂,他在最后说道:“可我还得回尘世谋饭。”大隐隐于校园,将这份旅行中的潇洒记留在文字中,谱作在歌曲里,也便足矣。毕竟生活趋于平淡,因为平平淡淡才是真。
     《诗人槟郎之墓》里写道:“落了一千年的黄叶/终于找到了自己的归宿”,“他的诗稿散逸在网络的旮旯/被人看到却从未收集成册”,“黄叶被那少女发现拣去/一年后被她夹在一本新书里/封面名是槟郎诗文全集”。那片黄叶,是先生这一生对知音的寻觅,带着沧桑,带着对未来的向往和对生命的热爱。
     生活总会平淡,浪漫与诗意却要自己发现。“旅游文学”以强烈的美感引导旅游者进行代入式体验,而槟郎的许多诗作便是金陵旅游文化的非一般的贡献者。
     2016-12-12
   
   
   
(2016/12/12 发表)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