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巴克栏目
[主页]->[百家争鸣]->[巴克栏目]->[彭明君逝世应给予民主智者的智慧]
巴克栏目
·巴克:募捐是我民运发展的一个途径
·巴克:猪就是猪,不能这样地妄想人性化
·巴克:就中国民主党发言人高洪明声明的感慨
·巴克:我恨死共产党了
·巴克:与权力者的根本矛盾就是利益的相悖
·巴克:现代社会包二奶很正常
·巴克:人类的中国在重复着昨天的事
·巴克:与文友思想交流
·巴克:马英九竞选成功是中华民族的幸事
·巴克:旺财二十四要诀
·巴克:胡佳真的能颠覆国家政权吗?
·巴克:我做太阳
·巴克:走到窘途的人虽会更积极地搞民运,但
·巴克:在泛蓝网站感受到的
·巴克:周文王向姜太公请教:
·张宏宝:生亦有容之意
·中共其实更害怕两岸统一
·网络安全基本要素
·台海两岸民主统一的谈判大纲
·巴克:当前中国政局发展和民运前途分析
·巴克:评《拉萨藏独暴乱事件为什么未能事先制止》
·给新民党郭全的短信
·沈先生你好:
·巴克:郭永丰并不可笑
·一位网友对农民工的感叹
·巴克:民运领袖要具备“会做”的实际要义
·巴克:说是流氓真是流氓
·巴克:你所设想的规划很值得参考
·巴克:这是马英九的智慧不是自找麻烦
·巴克:郭泉被抓并不奇怪
·巴克:捐款是弱势群体的义务吗
·公民监政:奥运使当局变得疯狂了,我们最该做什么
·巴克:给更多的孑木先生提个醒
·巴克:民运在中国投资经商之要
·巴克:在汶川送文化衫也要抓捕
·中国官场八条潜规则:
·巴克:与郭全先生的QQ对话
·巴克:中国民主人士的自然心态
·巴克:又涨价了,李东卓因为去汶川义工还没有释放
·巴克:是和平还是不择手段?
·巴克:高智晟为什么会有软肋
·巴克:查建国不改变他的政治信仰的历史意义
·巴克:中国民主应该立足在什么主义上?兼答洪海先生:
·黑暗拘不住自由的风
·巴克:奥运给中国民众带来的是什么
·巴克:中国官吏为什么热衷于拆迁?
·巴克:理想践踏辱理想
·巴克:希特勒执政时的奥运会也很成功并不足怪
·巴克:不和更为贵
·巴克:郭永丰被软禁了的感慨
·巴克:杨佳给了我们什么启示
· 巴克:是堕落还是进化
·巴克:中国一些愚民还在信党信政府
·巴克:不要以自己为中心,我们不做毛泽东
·巴克:谁相信中国的名人谁就是上当受骗的人(图)
·巴克:不做乞丐做商人
·从民进党议员向国民党议员泼粪看到的
·巴克:关键是能掌握住度
·巴克:黑暗里搏击
·巴克:亲爱的 怎么
·巴克:我为河南文物界有这么个女败类呜呼
·思亲幽泪哭楚楚
·巴克:是应形成互动的自然条件
·巴克:陈水扁贪腐被抓不是偶然
·巴克:萧克东不过是个狗才
·巴克:中国民运的发展形式
·巴克:听见自己泪落的声音
·巴克:北京的两个鸟会为何更使流氓们紧张害怕?
·祭所有因信仰而死去的人
·巴克:也论郭泉与郭永丰的推动民主形式的欠实际性
·背后总是有个幽灵的眼睛
·解决中国政治问题需要有个新的民主基地
·巴克:薄熙来总爱显能斗狠,他能什么?
·巴克:当前中国谁是民主事业的开拓者
·巴克:心弦
·如何推动中国民主运动新局的进展
·吴兆麟推选黎元洪做大都督实乃政治智慧
·巴克:颓萎的中国社会
·袁世凯类的任何非常时期都不会缺少
·巴克:贾甲自愿坐牢的形式不可取
·坏人只所以要这么歇斯底里地坏
· 缅北特区基本状况
·2009—2011年劳教所狱中
·中国政治实际发展的契机
·缅北战争的根源——克钦邦已经败北
·定位
·定位——10页至20页
·从强势的梦鸽恬不知耻到看弱势的陈新平受冤害
·定位(21——30)
·定位(31——40)
·定位(41——50)
·定位(51——60)
·定位(61——70)
·定位(71——75)
·行势者的正悟
·修养不够只能瞎忽悠
·攻击《博讯网》的人都不是最理性的
·如果能铲除独裁专制与魔鬼联手有何不可?
·31——刘西凤
·伟业的成败不在于平民而在于领袖
·作者:民运老战士 徐水良(参考)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彭明君逝世应给予民主智者的智慧

   

   

    尽管我们都不愿意看到,然而,彭明壮士被死于中共国监狱却毫不奇怪,原因,凡是对中共构成一定威胁与影响的仁人志士,要么还没被抓,要么抓到了用尽办法地整死。这是中共生存之道,我们身在其中,怨不得其它。

    虽知,世上也没有几家如此恶劣,但面对邪恶成性的中共,我们只有束手无措还是束手无措。由于中共整死人的办法太多,被整死的人也太多,才令中国所有的民主人士,都应该知道,有必要产生出切合实际的办法加以破解。

    即使到了现在,中共这个邪党依然还能独裁的确是我们这些志士仁人的过错。因为我们没有破解的政略。

    然而,彭明似的同仁固然有些,因为彭明、王炳章的陷落,大家收敛了不少,知道了,即使在海外,只要靠近中共国版图的国家,都不能奢望有多安全。所以,所要做的首先是如何能保护好自己?这是智慧,并不是变异思维。变异的该是中共为什么就不能在外围的攻击下日落西山?鄙人认为,民主阵营缺失的不仅是战略家的眼光,还有政治家的能度与胸怀。

    以往,由于对中共邪恶行径的憎恨——这种憎恨也来至中共的洗脑,受到过中共体制残害的结果,我们都有彻底消灭中共独裁制度的心态,至于雄心壮志的如彭明、王炳章类的,似乎大气魄还没有形成之前,就被中共特务的邪恶行径吓阻了。特别是,各自为战,无法成局的现状谁也不是一大高手,更不要说是什么战略家、政治家了,凭着现实的能耐,也只能是骂骂阵而已。

    可以这么说,在中共体制的绑架下,虐死彭明的人,下一步也会让王炳章也“自然地”死亡,这是中共的一贯做法,百无所忌的事,或者这是故意给习近平添堵,好让民众给习近平增添一些仇恨;或者是误判形势,以为这样更中习共下怀。再就是,原不是人的中共爪牙,粗鲁愚昧无知,面对那些欲中共灭亡的人们,总是要凭着“二”的本能,做一些没有后怕却一旦民主社会到来时、懊恼自己的不入时的蠢事,也不会多想,只要能升官发财就够了。

    作为我们,也不要奢望这种原没有人性的坏类会长远思考。再说,在中共体制内,如果不恶,不坏,不阴毒,也根本升不了官,发不了财。

    这且不说,说一说彭明君的思想要义,上阵,无非是武装暴动, 或者是不惜一切手段地消灭邪恶的中共,可是这个在政治上缺少远见的英勇壮士,尽管有此胆略,却没有多少战略地尚没有亮开架势就被共特干掉了,这种悲剧的确与心智尚浅有直接的关系,更给予了我们血的教训。

    而且,忘记了,中共不外是依附在独裁制度上的小丑,一旦制度改变成民主机制了,这些小丑即使存在,也无法影响我们所具有起码的公民权利。也是鄙人一向提倡的认识。

    鄙人不是小看彭王君,但历来我们都是以成败论英雄,那种没有机会成功的英雄尽管精神可嘉,可不能高看,因为我们的目标是令独裁机制早日敲响丧钟。

    原本,做大事,要知道起码的游戏规则,不能仅凭一时之志勇,盲头瞎马地叫阵;不应该忽悠如中共般地自我欺骗;更不应该直接赤膊如彭明就形成中国联邦临时政府还大摇大摆地在中共门前晃悠,更要有许多最接地气的活干好以后再说,就如那伍凡先生的临时政府,看不到有什么声色了。

    而想平白无故地取代中共领导中国不是什么坏事,到是用那重复中共的政体似的纲领,任何时候都不值得被高看,因为独裁体制狂人太多,害人害己,特别是,啥也不能给予人只是让人做炮灰的任何体制,只能让别人选择不参与。

    常言道:“狗狂了有家祸,人狂了有是非”。 中国人想从政的人们比不想从政的人还要多,但真正利用政体改变中共国制度的在野人士,能给他人创造机会或财富的却没有看到,而是总想利用他人之力来得到自己想得到的实际利益。到头来,只能是变成茶余饭后的谈资,没有结果。这种人,最大的弱点就是不能把群体的利益放在前面,自己的利益却着忙去设计。

    看到成吉思汗的话,深受启发:

    “不要想有人保护你,不要祈求有人为你主持公道,只有学会靠自己的力量活下来,才算是真正的蒙古人,也才是任何人打不落马的蒙古人”。

    他的意志口头禅是“体力坚强,只能战胜独夫,意志坚强,才能战胜万众”。并且,在力不如人时他还知道蛰伏,懂得,在自己的力量还不如对手时,忍让,再忍让。

    而我们同仁,真正的精英都是什么思维呢?彭明、王炳章先生就是因为过于外露锋芒又没有什么保护就被中共特务干掉了,虽然他们有着一定的背景和关系人脉,能够形成一定的号召力,大有坐大的可能性,若稍有忍耐,就易形成强大的力量,但是,他们没有忍耐,更不知道如何利用自己的资源笼络更多的人为其效力。

    而且,在这信息几乎透明的时代,不知道蛰伏只知道进攻,怎么可以呢?蛰伏的目的就是积聚更大的力量,而最佳的蛰伏就是在没有实力前,就没有必要过露锋芒,特别是做不了的事情,不要去想,更不要去说。因为藏在自己的大脑里,不会丢失,到是说出来万一被包打听需要了,连人带大脑都被控制住,也就只有失败,没有成功的可能性。

    成吉思汗不仅有大气魄,他还有不贪婪私心的英雄气概,不论他带领群体如何征战,从不私拿一份战利品,用他的话说:“我若是把战利品揣进私囊,你们可以斩断我的手指头”。而他在冲锋陷阵时,也是“若是打仗时我率众脱逃,你们可以斩断我的双腿”。试想,这样的领袖,谁不愿意追随呢?

    不仅如此,他还有“我若得到贤士或能人,就能让他紧随我决不会让他远去,并能让他称心如意地给我献策出力”之能力。就因为他有相信能人的主意思,所以他能成就一番基业,创建出一个元朝给历史。而那些啥还没有形成的傻帽“总统”自封的“民运领袖”,我看不如说是台上的戏子。

    最近有同仁在美国搞了个纪念活动,追忆彭明君的光荣人生,并谴责中共的邪恶行径,鄙人看了非常赞同,不管怎么说,这样的人物总需要纪念一下,追忆一下,开个追悼会丝毫不为过。但是,我们除了纪念彭明君外,应该思考一些我们为什么总是被动地推动民主运动?思考一下,为什么不能在中共国境内,轰轰烈烈地展开反暴抗恶的实际活动?因为,彭明逝了,还有我们继承其意志,还要有很多的路要我们继续走!

    只不过,怎么走?如何能走?已经是值得我们深思的实际问题。同时,顶住失败,总结经验教训,积聚力量,能够做到泰山压顶色不变,利益在前心不动,才能赢得时局的演变,能够在万事之中获取能获取到的实际利益。而这种利益,对一个主帅而言,不是个人的私利,而是群体的利益。

    当然,知易行难是实际问题,没有到有的演变的确需要先决条件,能够把握时代脉搏的人才会知道如何行,如何从行中转化成能,并能逐步左右时潮的演化。

    也就是说,我们的民主无形的团队,以及国人的普遍需求,已经到了独裁制度必须铲除的非常时期,即使是独裁者自己也很清楚,独裁制度不会长久,因为独裁利益集团,已经与民意背离,所有决策,基本不具备合理性,只能是给自己增加罪孽,形成更危险的政局。

    而我们民主思想的人们,根本组织不起来,原因不是不可以突破,而是没有突破的可行办法,那是因为,总是对立交锋,不具备完整、符合游戏规则的势力,只能是被中共的对策中的长期的掌控局而不能破哉。

    这是因为,民主思想的人不具备有形的势力,因为具备有形的势力,必须具备战略眼光,具备可行的政治手段。而盘点我们的现实,谁是战略家?更不要说政治家了。这才是根本的症结。也必然导致了我们有力没处使,有策没处用的尴尬局面。就连成吉思汗的胸怀都不具备,还以为是现代政治家的同仁,只能是历史中的涟漪。

    最后,鄙人想说的,就是彭明虽然逝世了,但我们有必要从他的教训中得到一些反思,一些有必要的启迪。

   

    2016年12月11日

   

(2016/12/11 发表)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