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生感怀
井中蛙
[主页]->[人生感怀]->[井中蛙]->[真的有“老糊涂”这回事]
井中蛙
·行过死阴的幽谷
·阿爸父神爱虚荣?
·我有N次不认主
·我的啃黄瓜的老姊妹
·“你现在就用温柔的言语跟我说话”--神对我说
·你得救了吗?
·哦,骄傲
·“感谢主”的奇妙
·因信称义:惊涛骇浪中的救生圈
·女儿见鬼,主耶稣救她脱离凶恶
·从美国校园枪击案看上帝
·为什么人们多信鬼?
·真的有这等好事吗?
·梦:神谕还是魔咒?
·心里的灯亮了,人就不在黑暗走
·基督徒的葬礼
·神找人
·神岂是吃这一套?
·得蒙垂听的祷告之一:听者有意
·得蒙垂听的祷告之二:与神吵架
·得蒙垂听的祷告之三:一惊一乍
·主啊,留我在地狱里吧! (小说)
·我背圣经的点滴见证
·得蒙垂听的祷告之四:神送女儿上大学
·一种异样的感觉
·我自由,我感恩
·我的梦
·年前,我堂弟被汽车撞死了……
·我不愿意贬低别神
·因为人不知道明天
·问?先生哦, 我犯傻了....
·神为什么不让我回老家?
·“我不要死,我不要死”
·我们的神是殘暴的神吗?
·永别了,魔鬼的小巫术!
·转眼又是一年春
·井中蛙 大战 问?佛!!!
·问?佛 大战 井中蛙
·患难中的歌唱 ----我的车祸见证
·悼念小溪弟兄……
·小溪弟兄啊,你那太重的担子……
·我连垃圾都捡了……
·女儿的见证:我的学习经历——见证主的带领
·不信耶稣下地狱--答Bamboo朋友
· 堂叔去世留下的……
·你能欣赏自己吗?
·《圣经》真经不怕火来炼 ——兼答问?先生
·问?先生,你说得对……
·我们是这么信的……
·神对我说:“我才重要……”
· 问?先生,你说得对……
·正处、副处,最后都不知落在何处……
·生命原来是一片云雾
·你的口音把你露出来了
·爱,我愿意……
·“你不显老……”
·神为什么不让我讲道?
·我的一次很不乐意的奉献
·拆除十字架风暴之后的感叹
·一次得救永远得救吗?
·中国基督徒信仰不容乐观
·《空》
·说的就是你
·盲人摸象(新寓言)
·你还“气得要死吗”?
·我看周永康落马
·道成肉身=神造精子+人的卵子?
·我读圣经有两点小亮光
·可怜天下父母心
·远志明 对 柴玲性侵案鉴察我们的光感和盐味
·妄自尊大谈预定
·“信与不信不要同负一轭”是指婚姻吗?
·恭贺你被魔鬼撒旦攻击了
·读经拾零:哪对哪?
·禽兽不如的你我
·从“东方之星”客船翻沉事件想到死
·如果有上帝,为什么……
·弟兄姐妹们,你选择律法还是选择爱?
·这般父爱……
·人与狗
·默示的,不都是神的话
·娱乐性的爱
·顺服小议
·感恩……
·中国人的堕落触目惊心
·谈谈“肉体是无益的”
·“你和你一家都必得救”解套了
·废掉“十一”规条又如何?
·求必得着吗?
·你是义人还是罪人?
·烦人的教诲
·不用在意教会内部的“间谍”
·我们基督徒大多只想当皇帝
·我理解圣经里的近亲婚配了
·基督徒可以施行跪拜礼吗?
·不要轻易定人家异端
·神人•人人•鬼人
·中国官员迷信现象之我见
·属神的眼光看屠呦呦获诺奖
·井中蛙与非基督徒辩论实录
·井中蛙与非基督徒辩论实录(续篇)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真的有“老糊涂”这回事

   
   
   以前年轻的时候……,就是现在老了,61岁了,也不相信有“老糊涂”这回事,因为我看到太多的报道,说是我们党和国家领导人,老到连说话都前言不搭后语了,但思维还是异常地敏捷,我想我也应该这样吧?人的社会地位有高有低,但做人的原材料是一样的,生理机能是一样的,因为上帝不偏待人。
   
   “明天比今天更美好”,那是一句诱人的口号,实际上是自相情愿而已,一群罪人构成的世界,只有一天更比一天糟,哪有一天比一天好的,就个人来说,明天有太多的不确定因素,而且,年龄是这个世界上唯一只长不退的东西,进入老年,只有一天天烂下去。


   
   10年前,我信耶稣,背一些经文金句,百来个字,背熟了,转过身又忘了,背得滚瓜烂熟了,一觉起来,又丢在梦里了。
   
   打乒乓球,更显得老态出来,好多刁钻的球,或大角度的球,过去反应到位,脚步到位,是可以救起来的,现在呢,反应慢脚步也慢,等回过神来,跨步过去,球已经落地了。想当年,我是累累获得全巿乒乓球赛男子单打前五名呢,不过10来年的光景,我就被打得满地找牙……
   
   更让人沮丧的事,一些人名,朋友的,同事的,甚至是好友的,平时常常挂在嘴边,在与人聊天时,临时提起这个人,脑子突然卡顿,短路了,老是想不起来,过后又突然冒出来,凡是种种,我就不得不正视了,是不是真的有“老糊涂”这回事呢?
   
   前几天发生一糸列事件,让我深信不疑,真的有“老糊涂”这回事。
   
   那是受邀当巿职工运动会乒乓球裁判员。头天夜晚12点多钟,比赛才结束,我收拾停当,对身边的另一名裁判员说:“明早七点半开赛是吗?”她说:“没有更早吧,你去问裁判长看看。”我去问裁判长,他说是“八点半。”回来我一直想不通,在我的印象里,铁定是七点半呀,为什么是八点半呢?我得必须把这个问题弄清楚,才知道我错在哪里?
   
   似乎想了一个晚上,我才茅塞顿开:原来,裁判长一再交待的,就是晚上比赛时间为七点半!
   
   第二天早上,我提前约半个小时,也就是八点钟来到赛场,做好赛前的一切准备工作之后,突然发现安排表不见了,包里没有,桌抽里也没有,我脑子“轰”一下,慌了,一定是丢在家了,忘记带来了,转回去坐助力车来回约一个小时,时间是来不及了。于是,我就去抄墙上张贴的安排表,把在我5号球台的赛事抄下来,过一会儿,另一位裁判员上来,对我说:“你抄这个做什么?”我说:“我的安排表没见了”,他说:“今天的安排表还没有发下来呀。”我怔怔地看着他,好久没回过神来,然后去问裁判长,真的没有发下来!
   
   呵呵,我真想把脑袋捏成水……
   
   比赛结束了,静了下来,我重温神有关“老了”的教导,亲身经历老的尴尬,倍感神的爱是何等甘甜。
   
   我寄望青年人,“你趁着年幼,衰败的日子尚未来到,就是你所说“我毫无喜乐”的那些年日未曾临近之先,当记念造你的主!“(传12:1)
   
   我愿神保守我,“他们年老的时候仍要结果子,要满了汁浆而常发青。”(诗92:14)
   
   我切切地求告神,“我年老的时候,求你不要丢弃我;我力气衰弱的时候,求你不要离弃我。”(诗71:9)“求你指教我们怎样数算自己的日子,好叫我们得着智慧的心。”(诗90:12)
(2016/12/01 发表)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