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会员区

詹姆斯
[主页]->[新会员区]->[詹姆斯]->[一个全@能@神@信@徒的内心告白]
詹姆斯
·“活摘”谣言何时休?
·阿贵即使苟且偷生,也早晚会淹死在众人的唾沫之中
·阿贵甘当缩头乌龟啦!
·众叛亲离的阿贵
·新京报:“心灵法门”是具有邪教性质的非法组织
·邪教心灵法门敛财有术 骗子卢军宏害人不轻
·众叛亲离的阿贵情何以堪
·阿贵的心酸向谁倾诉?
·通缉犯郭文贵再遭声讨
·江洋大盗郭文贵
·阿贵百天啦!
·看看曾经的前呼后拥的大老板如今是个什么下场
·这下阿贵着急了
·这就是编造散布谣言的下场
·你们饶了阿贵吧
·纽约华人团体声讨郭文贵进入第105天
·阿贵还有何脸面见人?
·阿贵为何如此淡定?
·华人们千万别把阿贵逼急了哦
·灾星郭文贵
·阿贵又害人啦!
·讨不死的阿贵
·阿贵真的能心安吗?
·集多宗罪名于一身的阿贵
·阿贵还能坚持多久?
·纽约华人团体声讨郭文贵进入第116天
·别有用心的诬陷者
·中国军人不容抹黑
·漫画抹黑动邪心 糊涂转载真道歉
·郭文贵罪行累累
·李明哲犯颠覆国家政权罪获刑五年
·郭文贵继续被声讨
·李明哲一审获刑5年 台湾各路人马纷纷表演
·李明哲一审获刑5年 台湾各路人马纷纷表演
·李明哲一审获刑5年 台湾各路人马纷纷表演
·真相不会缺席
·真相不会缺席
·真相不会缺席
·谣言不可怕,怕的是你相信谣言
·谣言不可怕,怕的是你相信谣言
·纽约华人团体声讨郭文贵进入第121天
·纽约华人团体声讨郭文贵进入第121天
·揭开阿贵的老底
·阿贵不仅善于胡编乱造,更善于过河拆桥
·精神崩溃的阿贵
·精神崩溃的阿贵
·精神崩溃的阿贵
·异想天开的郭文贵
·异想天开的郭文贵
·纽约华人社团声讨郭文贵进入第133天
·重磅人物现身 谣言不攻自破
·重磅人物现身 谣言不攻自破
·重磅人物现身 谣言不攻自破
·纽约华人社团声讨郭文贵进入第134天
·纽约华人社团声讨郭文贵进入第134天
·重磅人物现身 谣言不攻自破
·阿贵不知所措了
·故宫:《千里江山图》准备好了!
·为什么秦始皇连一盘番茄炒蛋都吃不到?
·历史上真实的“桃花源”其实在汉中
·民国政府难圆的梦:“上海都市计划”
·徽州百家宴之谢师宴
·从奴隶成为帝王 为何他没有成为励志哥
·陈胜吴广起义时岭南五十万秦军为何坐视不管?
·民国第一美女胡蝶:中国最著名电影皇后
·古代防假币流通的高招
·揭秘磨刀匠:一个慢慢消失的古老行业
·阿贵原来是这样的人
·纽约华人团体声讨郭文贵进入第136天
·纽约华人团体声讨郭文贵进入第136天
·纽约华人团体声讨郭文贵进入第136天
·纽约华人团体声讨郭文贵进入第136天
·阿贵到底去哪里了
·阿贵到底去哪里了
·阿贵到底去哪里了
·阿贵到底去哪里了
·阿贵到底去哪里了
·阿贵到底去哪里了
·阿贵到底去哪里了
·阿贵到底去哪里了
·此时的阿贵心情如何
·郭文贵再次遭声讨
·郭文贵再次遭声讨
·郭文贵再次遭声讨
·纽约华人社团声讨郭文贵进入第141天
·纽约华人社团声讨郭文贵进入第141天
·纽约华人社团声讨郭文贵进入第141天
·纽约华人社团声讨郭文贵进入第141天
·恬不知耻的阿贵
·纽约华人社团声讨郭文贵进入第142天
·郭文贵的报应来了
·郭文贵设局欺骗纽约时报记者
·郭文贵设局欺骗纽约时报记者
·郭文贵设局欺骗纽约时报记者
·郭文贵房产被查封
·纽约华人团体声讨郭文贵进入第144天
·纽约华人团体声讨郭文贵进入第145天
·郭文贵被骂滚出美国
·郭文贵被骂滚出美国
·政治小丑郭文贵
·纽约华人团体声讨郭文贵进入第146天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一个全@能@神@信@徒的内心告白

   
   一个全@能@神@信@徒的内心告白
     
   早期因为受迷惑而走入邪@教的人,到了最后大都会认识到邪@教的害人本质而与邪教彻底决裂,全@能@神属于邪@教,自然也不例外,来看看一个曾经的全@能@神@信@徒的内心告白吧!
   程细菊原是全@能@神的信@徒,下面是她自己的一段内心告白:


    我叫程细菊,江西婺源人。我本拥有一个美满的家庭,丈夫做木匠,对我百般体贴,我们靠自己的劳动盖起了楼房买了小车,是村里大家羡慕的一对夫妻。
     1998年,我生下了一个女儿,尽管丈夫非常高兴,对我母女俩宠爱有加,但我的婆婆由于重男轻女的封建观念对此不太满意,由此引发了很多矛盾。2001年,女儿三岁时,有一次我和丈夫在县城务工,婆婆倒开水不小心把女儿的脚烫伤了,却不舍得花钱给外孙女看病就随便搞了点红药水涂涂,那晚回家看到女儿白嫩的小脚上肿起的水泡和委屈的眼神,我忍不住和婆婆大吵一架跑出了家门。
     同村的一个大姐知道这件事后,把我劝到她家。先是做晚饭给我吃,还做我思想工作,劝我想开一点,不要与老人家一般见识。后来,就开始告诉我有一个女基督,以女性的肉身降临在中国,信她可以摆脱苦恼,消除恶运,避免灾难。我一听全@能@神是女性,头脑一热就跟着她入了教。
     入教后每天都有不同的人给我宣教布道,有的还是讲道高手。慢慢的我对全@能@神的能力深信不疑,我变的神神秘秘,从来不和家里的人交流,女儿张开小手臂要我抱我也再也没有抱过一次,我潜心信@教,相信2012年的世界末日只有全@能@神才能救我们。我们组长代号“黑皮”,具体叫什么名字我们不清楚,因为教里禁止问姓名,都叫他“组长”,教中的每个人都用代号交流,我的外号是“红鲤鱼”,组长说所有信徒的财产归“神家”,我回家把所有的钱都带了出来,甚至把女儿感染肺炎的药钱都拿走了。去外地宣教经常一走就是半年以上,回到家就是要钱,女儿对我越来越生疏,我回家她躲在爸爸和奶奶的身后,都不敢喊我一声妈妈。丈夫对我的眼神也越来越冷漠,他说我在家不在家都一个样,就像空气,我婆婆甚至张罗着要我和丈夫离婚给他再找一个。那几年我就像疯了一样,一门心思投入到宣教布道中,差点把家也丢了。
     2012年12月,全@能@神宣扬的并没有来临,虽然限于教规森严,不敢多问,也不敢与其他姐妹交流。但总免不了疑惑重重。因为,12月的一次世界末日的活动,被群众举报,派出所对我进行了治安拘留处罚。从此以后,当地镇政府经常派人到我家,告诉我全@能@神是邪教,教育我不要信全能神,家里人特别是丈夫也劝我不要信全@能@神,还不许姐妹到我家里去。组长知道后,要求我不要住在家里,搬到另一个姐妹家里去住。
     直到2014年5月,山东招远一名女性因不配合摸底铺路工作,被杀害的新闻在全国范围内引起轩然大波,那件事对我的触动非常大,我们的神真的能拯救众生吗?我们组内其他姐妹也议论纷纷。我终于禁不住问组长,而组长却以那件事是大红龙编造出来的,那些人不是教内的人等来搪塞我,叫我要“当敬拜神,尊神为高”,“不可论断神,不可随意议论神的事”。
     为了维持生计,丈夫在县城务工,还要起早贪黑照顾家里老人和小孩。这样,又到了2015年9月,发生了一件令我后悔一生的事情。13号这天,因为丈夫在县城做工时间晚了一点,要赶回家为女儿做菜带到学校去,在骑车回家的路上因车速太快,与一辆货车刮擦,发生交通事故,造成丈夫脑部内出血,手脚多处骨折,在医院昏迷不醒。当得知这一消息后赶到医院后,面对哭泣的女儿,我痛不欲生。“我全能的神啊,你不是说他的作为无处不在,他的能力无处不在,他的智慧无处不在,他的权柄无处不在”吗?我这样虔诚尊你,你却不保我家平安,让我丈夫受苦受难。
     在医院照顾的过程中,随着丈夫病情的好转,我慢慢的回顾:反思自己一步一步被谎言蒙蔽,直到抛夫弃子,沉陷其中不能自拔,感觉到一场骗局,认识全@能@神就是一个彻头彻尾邪@教。我要与全@能@神彻底决裂。
(2016/11/30 发表)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