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曾节明文集
[主页]->[百家争鸣]->[曾节明文集]->[美国大选的计票制度不是“漏洞”,而是天才设计]
曾节明文集
·我很穷,因此我支持特朗普
·我为什么转向共和党?
·邓小平能被反对派哄住吗?兼论习近平的本质
·由麦克阿瑟将军遗恨朝鲜说起:特朗普将重振美国!
·警惕中共迫害流亡异议人士的新手段——“组织偷渡罪”
·与轮椅老兵聊政治
·雾霾愈演愈烈,预示着习近平的全面失控
·中共没有满清的好命,这一轮变天将是大屠杀
·中共国的崩溃,从东北开始
·观美国2016年选战有感:评战与选战一样不容易
·2016年美国大选开危险先例:在职总统干预选举
·2016年大选日见闻
·美国大选的计票制度不是“漏洞”,而是天才设计
· 以数术预测2016年美国大选历程
·当今文明世界的主要威胁是穆斯林的征服
· 中国明天的最大威胁及应对法
·“胜不离川,败不离台”的玄机 ——大陆民国与水山蹇卦
·穆斯林“疆独”势力为什么不顾西方嫌恶也要坚持恐袭?
· 为什么公有制与宪政民主不相容?
·为什么公有制与宪政民主不相容?
·婚姻自由优于一夫一妻
· 中国为什么亟需重树儒教为国教?
· 中国为什么亟需重树儒教为国教?
·煞星乍现:国民党已近弥留
·力拔山兮气盖世,时不利兮骓不逝:彭明的死因及其得失教训
·曾节明:桂河华军墓修建者梁山桥
·习近平“反动复辟成功”是一个伪问题
·中共最怕什么样的民运?
·时局前瞻:集权和毛左化,习近平最后的疯狂
·彭明不朽,但其冒险主义教训沉痛
·“政治化”才是维权的出路
·喂养中共的不仅是“白左”,还包括共和党建制派
·难民风涌,中华文明滑向南宋格局
·中共近亡玄学征兆其二:首无水,王入常
·习近平对雷洋案的怂包处理,正引发民权运动
·中共气数已尽的玄学征兆
·习近平复辟计划经济,中共决不会打朝鲜
·济南“1.4”事件反映出习近平的毛共新趋向
·中共习近平政权为什么必然回归毛泽东?
·伊斯兰势力为何对西方敢死恐袭,仇恨之根在哪里?
·中国将以南方为中心建国
·中共改抗日八年为十四年,意在抢救政权合法性
·习共重操毛共株连术,覃夕权女友母女流亡处境堪忧
·蒙古的毒雾霾反衬出计划生育的超级荒谬
·彭明之死的新细节
·中国民运没有失败——告余志坚
·人生如浮冰
· 反对派决不应为毛左上街而欢呼——告余志坚
·西方左派是过分自由主义的必然产物,是穆斯林的突破口
·“二战”前的英国暗合道家
·中共覆灭前是持续的倒退,再不会改良
·效鲧治水——评习近平突出“安全”的最新指示
·中共国的不治之症:癌瘤般膨胀的公务员队伍
·赵匡胤开启了中国亡国的大门
·赵匡胤开启了中国亡国的大门
· 对宋朝,过份贬低和过份赞美都是错误的
·危及宪政文明的“政治正确”,才是政治不正确!
·驳胡平反“禁穆令”的狡辩
·宪政失衡也会走向反面:评川普入境新政受阻
·反川黄左赛昆的脑残奇观(之一)
· 反川黄左赛昆的脑残奇观(之二):林彪不会打仗!
·透视王林之死:中共当局杀人灭口的新手法——“取保”死
·蒋介石国际战略大错,错失保存大陆民国的最后机会
·“二战”后美英为何把中国大陆推落共产火坑?
·内心认同蒋介石的林彪,为什么始终跟从共产党?
·外国人入境权不是“普世”人权——为特朗普“禁穆令”正名
·正在摧垮西方的白左主义,是美英联苏的结果
·女权主义者为什么更不幸福?
·警告某脑残网评:川普是“计生”的坚决反对者!
·中央有人在利用老兵消费习近平
· 贞德式的女性将再次拯救法兰西!
·反市场经济,习近平反形已露
·对“多元化”的再审视
·对“多元化”的再审视
·美、英的“二战”政治正确,正在毁灭西方文明
·惨绝人寰的大屠杀——解放军老兵梁山桥讲述“西藏平叛”
·为什么我不是一个希特勒的崇拜者?
·中国政局观察:王岐山扩权,李克强危险
· 中国国足胜韩之“零突破”,标志红朝不久了
·德州惩罚“打飞机”的议案,再次警示民主制度下专制的危险
·谁是我们的敌友?——中国应有独立的历史价值观
·德州惩罚“打飞机”的议案,再次暴露了女权主义者的虚伪和邪恶
·中国人不要怕“日本威胁”,正要怕俄、穆威胁
·彭明生前的三个预言,已应验两个
·犹太人左倾的真正原因
·戳穿弥天大谎——“二战”是伟大的反法西斯战争
·“千年大计”的丑剧救不了习近平
·为什么多元文化是行不通的?
· “六四”后中共政权的五个阶段
·当年学生扭送余志坚等人,是因为视毛为神圣吗?
·反川黄左为何变脸为特朗普欢呼?
·白左和共和党建制派为何都对俄中一手硬一手软?
·特朗普的最大威胁来自共和党内
·“中国革命民主平台”的设立不妥
·朝鲜问题唯有武力解决,且越早越好
·中共之坐大,究竟是因为西安事变,还是因为蒋介石的决策大错?
·中国大陆赤化的三大因素:一英美坑害;二容共抗日;三苏联赤化
·透视西安事变:张学良想做盛世才第二
· 透视4.19郭文贵直播爆料遭掐断事件
·高智晟+郭文贵=中华联邦共和国
·郭文贵为什么可以制胜中共?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美国大选的计票制度不是“漏洞”,而是天才设计

   
   美国大选的计票制度不是“漏洞”,而是天才设计
   
   
   


    本次美国大选,选前狂挺希拉里,恶骂特朗普是“疯子”、“流氓”、“小丑”的徐水良等人,眼见希拉里惨败,转而竭力攻击美国大选制度:
   
    徐水良咋呼:美国大选的“选举人票”等制度不够民主,应该以直接总票数多寡决定谁当选!徐水良并指控:中共和俄国普京当局操控了大选。
   
    唐夫则宣称:美国大选的计票制度是制度是“漏洞”,因为这种“漏洞”造成了据说是“中共代理”的特朗普当选;唐夫大骂:本届美国大选“选举不公,民愤极大”!
   
    徐水良、唐夫以及许多希拉里的粉丝,现在都拼命地强调希拉里所获的直接选票,比特朗普多了数十万张的现象,并以此作为美国选举制度不民主、有问题的依据。
   
   
    其实赢得了直接选票却输掉了选举的事,在美国大选史上早不是新闻,最近的一次是十六年前小布什对决戈尔的大选,戈尔的直接选票大大多于小布什,且赢得了佛州之外的普选,只因在佛罗里达比小布什少获537张普选票,最终痛失佛州的所有29张选举人票,以266:271的选举人票比惜败。那一次,戈尔比希拉里“冤”得多。
   
    既然美国大选的计票制度,会造成直接选票多,反而输掉大选的“怪现象”,那么当年美国立国的先贤为什么要设计这一制度呢?怎么,难道华盛顿、汉密尔顿等人,还不如徐水良、唐夫吗?
    既然直接选票多,反而输掉大选的情况,在美国大选史上已不止一次地发生,那么为什么美国的政治精英们,不去废除这种计票制度呢?难道他们还不如徐水良、唐夫吗?
   
   
    事实上恰恰相反,全世界独一无二的美国大选计票制度,非但不是“漏洞”,而是划时代的、伟大的制度设计。
   
    何为美国大选的计票制度?就是“选举人票”制度+“赢者通吃”制度,即:按各州在国会议员的人数(每州参议员两名,外加上一定数额的众议员——众议员人数取决于该州人口多寡,约每七十万人中产生一名众议员)决定各州的选举人票数,议员多的州,“选举人票”就多。
    很明显,如果但以“选举人票”决定大选输赢,那与以直接选票决定大选输赢并无二致。但美国大选的计票制度,奇就奇在一个“赢者通吃”的制度,它构成了对“人多欺人少”多数暴政的强力制约。
   
    以本次大选为例,虽然希拉里在深蓝州获得的直接选票,一边倒地压倒特朗普,但是特朗普在更多的州获得的直接选票,“险胜(或者差距并不悬殊地战胜)”希拉里,而只要“险胜”一个州,特朗普就赢得了该州所有的选举人票。
    比如,希拉里在哥伦比亚特区赢得了93%的直接选票,而特疯子只获得了4%的直接选票,希拉里仅在这一区,所得的直接选票就比特朗普多出24万多张,但是这24万多张票只赢得了三张选举人票,因为哥伦比亚特区的选举人票只有三张。而特朗普在佛罗里达州赢得49%的直接选票,直接选票只比希拉里(获48%的直接选票)多13万多张,却通吃整个佛州的29张选举人票。
    、、. 、、.
    所以,特朗普依靠选举人票大胜希拉里(290:228),赢得了此次美国大选。
   
    如此“不够民主”的、“赢者通吃”的选举制度,就是张三一言、徐水良、唐夫之流深恶痛绝的美国选举制度“漏洞”。
   
   
    其实,此种看似有违民主的“赢者通吃”的选举制度,可以防止诸多重大的弊端:
   
    其一,它可以防止人口多的州操控美国政治,而小州的利益受到漠视。因为如果只计直接选票的话,那么必然造成人口多的大州所支持的候选人当选;若候选人只要搞定人口大州,就可以当选,则其当选后的政策,必向人口大州倾斜,则东西海岸得利,而科罗拉多、内华达、俄亥俄、肯塔基、田纳西等诸多的州将被漠视,这对于美国的整体发展,显然是不利的,而且会造成众多的州对华盛顿离心离德,甚至会导致美国分裂。
    以本次总统选举为例,概括起来可以说,希拉里是“得票不得州”,特疯子是“得州不得票”,表面上看似乎多出数十万直接选票的希拉里“更得民心”,但希拉里的大得票,集中于深蓝的几个州,而特朗普则在更广泛的州取胜,作为一个总统候选人,特朗普显然更具有代表性。
    因此笔者敢断:若美国不取“赢者通吃”制度而让希拉里当选,选后的动乱会更大。
   
    其二,选举人票+“赢者通吃”的选举制度,能够有效防止黑幕政治交易,且最大限度地减少总统“难产”式的动荡,利于维持宪政的稳定。
    因为选举人票+“赢者通吃”的制度,能够比较快的决出大选的胜负,而令黑幕政治交易者难以作弊:
    一是,比起计人头票,选举人票+“赢者通吃”能够更快地计票和决胜负,总统一天之内一次性产生,也就令黑幕政客难有充足的时间和机会进行黑箱交易,若像欧洲许多国家的首脑选举那样,第一轮投票未过半,再举行第二轮投票,这时候就容易被做手脚。
    二是,“选举人票”制度可以避免以全国人头计算选票,清点到每一个村镇的每一张选票,麻烦而旷日持久,而且计票中容易做手脚,使总统长时间无法产生或者诱发作弊。
    三是,这种选举法不会产生众多小党,有利于政权稳定。由于选举人制度是以“州”为单位计票,且“赢者通吃”,每个州的选举结果只有一个赢家,这使得票第二多、第三多的候选人毫无所获。这样就不会产生越来越多的小党,这就避免了多党制国家多个小党联合起来投不信任票而结束内阁的乱象。总统因触犯法律遭弹劾,副总统则继任,不存在必须解散内阁、提前全国大选之事,从而使宪政比较稳定。
    日本和欧洲许多国家的内阁选举,常导致首相(总理)变更如月经妇女换卫生巾般的频繁,内阁经常垮台,此种现象若换在中国,势必天下大乱甚至军阀混战、、.相比之下,美国选举制度的优势是很明显的。
   
   
    其三,也是为本次大选所验证的重要的优势:就是令权势集团(包括外国政府)和利益集团难以操纵选举。
    在美国现行的选举人票+“赢者通吃”的制度,因此,权势、利益集团若想操控选举,确保产生自己属意的新总统,就必须在半数以上的州做手脚:比如,贿选;投票机作弊——使得机器只投出希拉里等等;主流媒体传媒攻势——轰炸洗脑;收买计票人员、、.等等。要在如此广袤的土地上大范围地进行如此操控,难度太大(因为成本太高,不被曝光的可能性太渺茫),而只有理论上的可能。
    但是,如果以直接选票数断输赢,且不准“赢者通吃”,操控大选的难度就大大减小,因为只要搞定几个沿海人口大州,就“大事济矣”!
    此次美国大选,希拉里得到在职总统奥巴马、华尔街和美国主流媒体一边倒地大力支持,仍然功败垂成,败就败在乔治.华盛顿等美国先贤设计的独特的选举制度上!
    请设想:倘若没有这一独特的选举制度,则必然是:谁得到权势、利益集团的支持——在职总统、华尔街和美国主流媒体、、.的支持,谁就当选总统无疑!
    此种更易受操纵的选举,究竟是更民主了,还是更危险(离专制更近)了?
   
   
    当然,对于美国的此种独特制度,共产党专制民粹无神论毒入骨髓的张三一言、徐水良之流,如果不深恶痛绝,反倒不正常了。
   
   曾节明 2016.11.12丙申己亥戊戌于晴寒纽约州
(2016/11/12 发表)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