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曾节明文集
[主页]->[百家争鸣]->[曾节明文集]->[为什么公有制与宪政民主不相容?]
曾节明文集
·切忌以“血统论”论断人——再谈胡锦涛的真面目
·我的旅泰经验——对欲赴泰国申请政庇同胞的忠告
·2012年前瞻:中南海寡头共治基础加速削弱
·居美随感:美国是天堂,也是地狱
·十八大前后中国政局的可能走势
·风雪夜归家的感与思——在美东北过年
· 风雪夜归家的感与思——在美东北过年
·森林边的白衣少年
·王立军事件观察:薄熙来断尾,王立军死定,胡锦涛难堪
·薄熙来的高潮还在后头
·在美国出庭的经历
·睡在我上铺的兄弟(逝者如金)
·胡锦涛袒护薄熙来、制衡习近平计谋露端倪
·天国究竟在哪里?
·由历史和毛泽东的谶言看中国的前途
·罢免薄熙来引发顽固派阵营内讧
·时局观察:罢免薄熙来引发顽固派阵营内讧
·时局观察:薄王事件引发中南海全面内讧
·辨析温家宝
·时局观察:温家宝借力打力,胡锦涛“维稳”以逞
·非常时期,政治理念之争就是既得利益之争
·纽约州的清明节
·时局观察:温家宝发力,胡锦涛失控,变天机会即将来临
·客观评价方励之
·从“薄王”事件的民间反应,看中国民主化的艰难
·时局观察:模仿华国锋,胡锦涛欺世盗名谋夺太上皇位
·时政观察:警惕胡锦涛“维稳”派挑起局部战争的图谋
·薄王事件照出了伪民主人士的面目
·当今中国民主化的最大障碍是胡锦涛“维稳”当权派
·温家宝夺取军权的时机已成熟
·金复新的思想和中国人的通病(二)
·由金复新诗参悟“六四”
·朱由检、蒋介石、薄熙来失败的真正原因
·陈光诚的出逃反映出温家宝的虚伪
·中共国在民族问题为什么花钱不讨好?
·灵异往事
·灵异往事
·过分刺激物欲的商业化——当代世界的另类危机
·过分刺激物欲的商业化——当代世界的另类危机
·崩溃的巨轮隆隆轧向中国
·中西方之间的最重大区别
·中国和平演变的最后一线希望已丧失
·德式社民主义是中国各阶层的共同出路
·全民公决并非天然合理
·“维稳”以逞的中共现政权不可能长久
·中国避免崩溃的唯一解救之道
·“法拉利车震门”的冲击波超过薄王事件 
·2012年欧洲足球锦标赛快评:俄罗斯足球崛起打破传统格局
·李旺阳事件的本质及反对派的应对之策
·李旺阳事件的本质及反对派的应对之策
·由俄罗斯出局悟中国民主化命运
·2012年欧洲足球锦标赛快评之一:俄罗斯足球崛起打破传统格局
·2012年欧洲足球锦标赛快评之二:德国队更趋成熟
·又到看球的季节
· 六阴拳评传
·德国淘汰丹麦——以理性制服天敌
·德国淘汰希腊——意志和战术的双重胜利
·意志和战术的双重胜利
·法国队再次散漫出局
· “薄王事件”昭示中共政权自救的最后失败
·勒夫没有抓住意大利队的弱点
·从教练面相看本届欧洲杯归宿
·中山沙溪暴乱的反思——广东为什么暴乱频发?
·2012年欧洲杯快评之十二:西班牙的辉煌胜利得自教练应变能力
·盘点2012年欧洲足球锦标赛(之一):西班牙凭什么三届称霸?
·2012年欧洲杯列强球星、新人盘点:“巴神”只能爆发;厄切尔不如齐达内
·对吴法天事件的简析和担忧
·红色中国只会变黑,不会变绿
·中国知识分子整体性推动奴役、捍卫奴役的真正原因
·红色中国只会变黑,不会变绿(马阴九合理想象版)
·法国大革命周年日揭穿张国堂
·专制亡于残暴吗?兼论专制的真正死穴
·驳“是否支持法轮功,是鉴别真伪民运的唯一标准”
· 就法轮功问题致郭国汀律师的公开信
· 一个基督徒的光辉——感受彭基磐先生
·由叙利亚问题看安南的愚蠢和联合国的危机
·当今中国,反共是反专制的最低要求
·居美遇抢记
·时局观察:“十八大”后将形成双太上对峙乱局,政改无可能
· 中共曾经反儒和今天尊儒的真正原因
·华人社会低人权现象的另类思考
·再论中共高层的派系划分
·水性的红朝即将覆灭
·质问博讯螺杆,解读轮运罗干
·中共在钓鱼岛问题上的法术暨反对派的应对之策
·“击毙周克华”之我见
·上帝存在的简明道理
· 时政观察:下一步是大变乱或死亡黑洞
· 王立军是张学良式的草包小人
·习近平须严防下一步暗杀和局部战争
· 小评各国汽车
·时局观察:习“背伤”不简单, 中日恐将再战
· 时局观察:习“背伤”不简单, 中日恐将再战
·时局观察:周、薄顺风放火,胡锦涛反日失控
·评郭庆海遭法轮功分子恶告威胁事件
·信誉破产的中共政权即将垮台
·中共国政治、经济、社会全面崩溃已成定局
·由满清和苏联的背影看中共国的命运
· 帝制专制与伪共和专制同样邪恶腐朽
·秋日的参悟
·希特勒在阿根廷是否迟悟?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为什么公有制与宪政民主不相容?

    为什么公有制与宪政民主不相容?
   
   
    委瑞内拉经济的崩溃和政治的大倒退,再次经典地证明:公有制与宪政民主是不相容的。委瑞内拉在查韦斯上台之前,是一个以私有制为主的民主国家,但随着查韦斯的全面推行“国有化”,委瑞内拉全面走向了专制独裁政治。
   


    尽管事实如此明显:徐水良仍然闭着眼睛瞎喊:委瑞内拉的失败,是共产主义的失败,而不是公有制的失败!徐某人并把那些认同公有制与宪政民主是不相容的人(如茅于轼),统统打成“经济决定论者”、“中了马克思主义的毒”(难道洛克也中了马克思主义的毒?——曾节明)。
   
    徐水良完全是在指鹿为马。因为查韦斯从来就不是一个马克思主义者,而是一个玻利瓦尔主义者。
    玻利瓦尔主义,是激进的民族主义与类似民主社会主义理念的混合物,说白了,就是民族主义+民粹主义+公有制。当然,查韦斯也受了一些马克思主义的影响,但更多的影响是托洛茨基的思想。
    暴力革命和无产阶级专政是马克思的灵魂,但查韦斯从来没有实践过马克思主义的此种核心部分。查韦斯的上台,靠的是民主制度:煽动民粹拉选票的个人魅力——演说天才、迎合草根的敏锐嗅觉等等,这等于马克思所谴责的“议会道路”;
    查韦斯上台后的公有化,采取的是步步为营的体制内程序手法——依靠煽动和操弄民粹影响国会、修改宪法,这完全有别于马克思主张、列宁实践的阶级灭绝大屠杀。而且,查韦斯对委瑞内拉公有化的程度,也远未到斯大林、毛泽东的程度。
    因此,说查韦斯实践的是马列的共产主义,纯属睁着眼睛说瞎话。
   
    查韦斯的失败,经典地证明了:在公有制基础上维持宪政民主,是根本行不通的。
   
    政治怪胎查韦斯为什么会走上专制独裁的道路?是因为他从来就是专制主义者吗?非也,查韦斯从来就不是列宁,他从来就是玻利瓦尔主义者,而玻利瓦尔的“乌托邦”,是“民主的公有制”。
    查韦斯上台愈来愈专制独裁,是因为不专制独裁,就无法推行他的公有制。
   
    公有制与宪政民主不相容的病根,就在这里。
   
   
    大规模地推行公有制,意味着大规模地剥夺私人财产,如果没有专制独裁的强权,是根本行不通的。
    为此,马克思的方式(由列宁实践)是由“夺取政权的无产阶级”,动用国家机器大规模的劫财害命,对有产阶级进行大屠杀,一步到位;查韦斯的方式则是通过煽动民粹影响国会,修改宪法,不断赋予他更大的权力,然后动用权力步步蚕食私有经济。
   
    没有专制强权,就无法推行公有制;而且也无法维持公有制。
   
    人注重自己私有的东西,远甚于注重公共的东西,这是人的本性,而人的本性就和人饥渴了要吃喝的本能一样,是不可能改变的。
    因此,公有制的企业在创造经济效益方面,是很难与私企竞争的,因为公有制的企业,并不是企业领导本人的,他(她)天然不如私企的企业主那样投入和精打细算。而且,很容易滋生腐败。
    这就是以公有制为主的国家,其经济必然衰败破产的原因。
    而且,为了制裁此种腐败,国家就必须实施严刑峻法甚至暴政;而私企的此种问题就根本无需国家来管,你经理不老实,下场就是被老板炒鱿鱼。
   
    由于人的“私心”本性,公有制社会无法长久地调动人的积极性。以公有制为主的国家,由于人人都差不多,干多干少没有大的不同,因此,民众就会失去工作、创业的积极性。
    虽然政府(如共产党当局)以政治灌输意识形态迷魂药的手段,可以调动民众的积极性于一时,但只能短期起作用,随着公有制政府官僚政治面目的暴露,或者官方意识形态的破产,随之而来的是普遍的懈怠和失序——甚至偷拿“公家”的东西成风。
    对此,如果没有严刑峻法和强权,公有制社会就难以维持。八十年代初邓小平的“严打”暴政,就是此种需要。
    而在私有制社会,创业的积极性根本无需官方意识形态来鼓动,因为在私有制社会,创业成功,必然发财致富,而发财致富是人的本性,用不着意识形态来调动。
    因此,私有制社会的维持,自然而然,用不着政府强权来维持。
   
    而且,实行公有制的政府也天然地经不起新闻自由。因为公有制是违逆人的天性的,必须要通过人为的舆论一律,才能避免社会人心的涣散,维持政府的权威。
    在公有制的社会中,政府等于是唯一的“老板”,所以批评政府,就具有颠覆性的社会效应,而私有制的社会遍地是老板,你批评政府,与你的老板没什么关系,更不会影响社会运转,因为社会成员供职于不同的老板、、.在一个正常的私有制社会(非中共国这种私有制社会),即使政府垮了台,社会也照常不误,而公有制社会,一旦政府垮台,必然天翻地覆。
   
    所以,查韦斯上台后就要压缩新闻出版自由,列宁等马克思主义的实践者干脆彻底消灭了新闻出版自由。
   
    综上所述,公有制与宪政民主是不相容,迄今为止,全世界没有哪个宪政民主的国家,是建立在以公有制为主体的经济基础之上的。
   
    有人说:北欧国家难道不是公有制与宪政民主相容的例子么?
    但请注意:北欧国家是以私有制为主体的国家,是“私有财产神圣不可侵犯”的国家,北欧国家的“社会主义性质”,是通过高税收获取的,而非“国有化”私产,而且,北欧国家“福利社会主义”性质,并非不能合法改变,哪一天国民厌倦了死气沉沉的高税收,促使议员投票大幅减税,“社会主义”的性质就变了,这与马克思、查韦斯式的社会主义是有本质区别的。
   
    当然,公有制经济并非一无是处:公有制的企业因为没有最大限度追逐利润的资本主义弊病,比较容易实现社会效益——如公益、环保、就业等,可以缓解社会矛盾,因此,公有制企业也是国民经济的有益补充,只是任何一国,都不宜以公有制为主体。
   
    经济基础与政治体制相互重大影响的,徐水良乱打“经济决定论”,只暴露出徐某人的无知。什么是“经济决定论”?就是认为一切问题都是经济问题造成的,如:马克思认为民族矛盾也是经济矛盾(阶级矛盾)造成的,这就不符合事实;曹长青硬说伊斯兰恐怖主义崛起,是“白左”左倾福利经济政策的结果,这都偏离了事实。
    上伊斯兰恐怖主义在欧洲的崛起,是宗教信仰问题,西欧的政客无论是左派还是右派,都因政治正确,对穆斯林渗透防范不力。如果是经济左倾造成的,就无法解释:为什么穆斯林极端势力,在相对更“右”的西欧,要比更“左”的北欧强大得多。
   
   曾节明 于2016.11.25丙申己亥庚戌雪阴傍晚
(2016/11/25 发表)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