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曾节明文集
[主页]->[百家争鸣]->[曾节明文集]->[穆斯林“疆独”势力为什么不顾西方嫌恶也要坚持恐袭?]
曾节明文集
·论自由与公正的关系
·自由也可能是邪恶的——兼论健全的自由
· 斯诺登事件反映出自由主义的荒谬和中国右派的虚伪
·右派所主张的全球化自由贸易为什么注定难以为继?
·中国男足国家队一比五输给泰国青年队反映出什么?
·朝鲜问题中南海十年交锋史
·波兰节记事
·时局观察:习式改革同崩溃赛跑,胡锦涛欲提前搞垮习近平
·习式改革(增加对芦笛等人谬论的驳斥)
·中国的民主化同样需要强有力的领袖
·新世纪中国改天换地的领袖出自何方?何时出现?
·中国社民党声明:声援秦永敏
·生育权何所谓“看得太重”?——与曲明路商榷
·退出高寒伪“社民连线”的声明
·“社民连线”王、高之争的实质和教训
·“十八大”后胡锦涛架空习近平的基本规划和部署
·闭门造车、取媚权贵的伪自由书
·与草庵居士通话有感
·美国独立战争英国战败的战略原因
·胡锦涛暗立太子,胡海峰志在诸侯
·走投无路,习近平或重走毛泽东“群众监督”路线
· 曾成杰案再次暴露出:中国民主化的最大障碍是胡锦涛而非薄熙来
·去纽约市开会旅记
·在美国找工作的一个片段
·李克强的专制市场化经济新政,是街头运动的催化剂
·李克强的市场化新政将提前引爆总危机
·审判薄熙来的前因后果
·审判薄熙来是习近平失败的开端
·进步或继续倒退,庭审薄熙来是中国拐点的风向标
·中国社会民主党关于中共当局公诉薄熙来的声明
·夏日随感:爱与美的共同之根
·中国的大势和中国社民党的救国基本方略
·关于民运的新思维
·习近平会有多大作为?谜底已经提前揭开
·薄熙来在法庭上的强势表现必产生重大影响
·庭审薄熙来的希望和失望
·小唐老师的回忆
·习近平的血性,比不上秦桧的孙女
· 百年轮回:由历史的惊人相似看中共国的天命
·“八九”难再现,红朝随清朝——兼谈检验真假政改的试金石
·薄案落幕,习、李新政治僵尸登场
·论个人独立和精神创造的关系
·由习近平的义和拳攻势看中南海前景
· 日本的目的是搞垮中国,而决不会帮助中国民主化
·决定国际关系的是国家利益,而非意识形态
·这个消息令多尔衮悔恨得在地狱里打滚
·民族素质高低并不能改变国际事务中国家利益至上准则
·已经迫近的中国“计生”大灾难,祸害将远超过毛泽东祸国
· “计生”才是“粗鄙的、中国化的马克思主义”
·中共主导下倒错的中俄关系及其前景
·德国是中国地缘政治的最大盟友
·对伪儒假先知张国堂的新批判
·中朝关系简析
·韩国是中国在东亚的潜在最大盟友 
·中医和西医各有短长且具互补性
·习近平的极权式反腐改良在把中国推向割据
·习近平对日本强闯演习区的示弱,加快了钓鱼岛中日开战的时间表
·因偏执而生的愚蠢——简析理工科生对文科的歧视现象
·时局观察:“三中”全会确立超越胡温的维稳基调
·由习近平其人之相,看中共国的气数
·需不良破坏民运的一贯伎俩
·时局观察:中南海设立防空识别区自取其辱、增大外战风险
·时局观察:中南海设立防空识别区自取其辱、增大外战风险
·习近平“改革”的实质及可能后果
· 英国民族的有道和无道
·中、朝再次同时迫近改朝换代的新拐点
·时局观察:周永康、张成泽余党可能挑起不测剧变
·中美两国的运势完全相反
·《推背图》第四十四象并非预言习近平
·国、共两党的本质区别:决定了习近平成不了大陆蒋经国
·邦无道,子孙弃之!——儿子眼中的中美差异
·对习近平“圣人”的赞誉,不宜出自反对派之口
·甲午年元旦再论中共习近平当局的可塑性
·中国共产党专制的另一种可能演变——变身军阀独裁专制
·中国的两种前途以及反对派的分化趋向
·“甲申以后无中国”——甲申三百七十年再祭
·甲申三百七十年再悟:李自成败于战略、军事大错,而非腐败
· 时局观察:习十年集权改良充满变数,身后中国必陷变乱
·习近平成败取决于中日战争
·时局观察:习近平以收黄页岛模式进逼,日本被逼至墙角
·时局观察:中共之垮台,当在江泽民死后
· “粉碎四人帮”属左派内讧,不是右派政变
·海外反对派人士应该理直气壮地加入外国国籍
·潘汉年被关到死的真正原因——兼论毛泽东强过周恩来的地方
·海外反对派人士应该理直气壮地加入外国国籍
·由名字看天命
·海外反对派人士应该理直气壮地加入外国国籍
·历史循环是天道:兴衰由天定,报应显善恶
·昆明“3.1”恐袭惨案映照出中南海民族政策之巨蠢
·对昆明“3.1”惨案的反思
·时局观察:克里米亚局势将震憾全世界
·痛惜MH370飞机上的239条鲜活的生命
·回教恐怖势力已成为中国的心腹大患
·MH370事件之评说暴露人类常见的思维误区
· 克里米亚已成为西方道义形象的滑铁卢
·俄罗斯强势崛起,中共国行将谢幕
·中共统治的最大帮扶者是美国,而不是俄国
·由俄国的强势论中国战略外交调整
·明清末帝的最后语录
·中国的头号战略大敌是日本而非俄国
·俄国收取克里米亚有利于中国民主化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穆斯林“疆独”势力为什么不顾西方嫌恶也要坚持恐袭?

   穆斯林“疆独”势力为什么不顾西方嫌恶也要坚持恐袭?
   ——兼论南疆的沦丧已不可避免
   
   
    二十年多来,活动于新疆的穆斯林疆独势力——东土耳其斯坦,明显地有愈演愈烈之势,穆斯林疆独武装现在已牵制着中共国四分之一的“维稳”力量。


    二十年多年来,“东突”势力在攻击公安、武警、政府的同时,其恐袭的矛头更多地指向汉族平民:
    2009年七月五日,“东突”势力鼓动维吾尔族平民一千多人上街,对乌鲁木齐的汉族平民进行大屠杀,导致至少一千七百人死亡,其中大多数是汉族平民(中共当局宣布只死亡197人);
    2011年喀什市一日三次恐袭,官方报道汉族平民十八人被斩杀;
    2014年七月二十八日,在新疆莎车市,“东突”武装数百人猛烈攻击政府、派出所,并对汉民进行大屠杀,导致一千多人死亡,绝大多数是汉族平民(中共当局宣称只死亡59人)、、、、、、
   
    由于穆斯林疆独势力,具有反抗共产党专制统治的一面,因此,以美国为首的西方国家,一直以来对之持优容的态度,迟迟不愿把穆斯林疆独列入恐怖主义黑名单,由是形成了所谓的“双重标准(比照对中东穆斯林极端组织的态度)”,但是,西方国家对恐袭平民的行为,显然是嫌恶的,因此美国政府对热比娅等人,明显地不冷不热,热比娅一伙很少获得西方社会颁发的奖项。
    由西方各国对坚持和平路线的达赖喇嘛的高度热情态度,可以比照出其对“疆独”暴力路线的嫌恶态度。
   
    见此,反对派人士中许多人,大骂“疆独”势力愚蠢:为什么要去袭击汉族平民呢?学达赖喇嘛走和平路线,不就可以得到西方国家的大力支持了吗?
    实际上,真正愚蠢的是他们自己,他们与庸碌、短视的中共官员,和众多愚蠢而自以为是的大陆知识分子一样,远远低估了穆斯林分离势力的精明和冷酷程度。
    “疆独”势力为什么宁愿冒国际舆论之大不韪、不顾西方国家嫌恶,也要坚持对新疆汉族平民的恐袭?
    说白了就是为了最有效的获得新疆的独立!
   
    一个民族地区的独立问题,说到底是一个人口的问题。因为当今世界上,任何一个政府,都必须以某种民族的文化作为基础,也就是说必须以某个民族或民族共同体的人口做基础,在中国,这个基础就是汉族(以及汉化的少数民族)的人口,一旦失去了民族人口的基础,政府就象建立在流沙上——必然很快垮塌。
    那当年满洲族人口不满百万,满清为何能统治两百多年?这是因为满洲人入关后以科举制度牢牢笼络了汉族士人,而且满洲族没有文化,入关后迅速接受了汉文化,因此,数以千万的汉族士大夫阶层,都成了满清牢固的统治基础。
    但在汉族缺乏人口的情况下,你能够以什么笼络新疆的维族穆斯林,让他们接受你的“异教徒”统治!?
   
    由于邓小平、陈云及其继承者长期专对汉族厉行极端愚蠢、邪恶的“计划生育”政策,而少数民族可以相对自由生育,导致当前新疆的民族人口形势已经空前恶化:
    根据新疆中共官方出台的《新疆统计年鉴》,遭受计划生育的汉族,在新疆从来就是少数民族,自九十年代中期开始,新疆的汉族比例逐年下滑,且呈加速下滑的趋势,2000年新疆人口汉族还占41%,到2011年,跌至37%,而同时新生人口竟雪崩至17%(而上世纪六十年代新疆新增人口汉族占七成以上)!而且,这个统计还未排除近来高涨的汉人逃疆潮人口——拥有新疆户口却逃离新疆、移民内地。
    2005年的人口抽样调查就已显示,新疆汉人的平均生育率仅为1.2,尽管“建设兵团”已获准生“二胎”,1.2的生育率,意味着汉族人每过一代人口大约减少45%!
   
    这个趋势意味着什么?这意味着不出三十年汉人将从新疆基本消灭!
   
    拥有深厚伊斯兰教法传统的“疆独”阿訇们,对此种形势洞若观火,他们比绝大多数被共产党的脑残教育洗坏了脑子的中共官员、学者更清醒、更有远见。
    当新疆的共产党蠢猪官僚,和博学人猿型的共产党学者,还在绞尽脑汁地探讨招商引资、就业机会等问题时,“疆独”的阿訇们死死地扣住人口的关键——他们牢牢地把握住了邓小平、陈云们三十年民族自杀政策创造出来的有利时机,拼命加强对新疆汉民的恐怖袭击。
    他们不顾国际舆论、不顾西方嫌恶地坚持对汉民恐袭,说白了,就是通过不断的杀戮平民,制造整个新疆汉民社会的恐慌心理,迫使汉族人口大量东逃、企业外迁,最终在族群上彻底统合新疆,从新疆民族比例的加速变化来看,我实在告诉人们:“东突”已经胜利在望了!不信走着瞧!
   
    昔年车臣的穆斯林分离势力,正是通过对平民的不断恐袭,迫使当地一半的俄罗斯人逃离车臣,仅十年就将车臣变成了一个完全车臣化的地区,以致于后来虽然叶利钦打死了杜达耶夫,迄今俄罗斯也无法对车臣实施直接统治——今天车臣的直接统治者,是穆斯林军阀卡德罗夫,而不是普京政府,因为人口结构彻底改变了,有效的统治无从谈起。
    而在九十年代初,伊斯兰武装——“科索沃解放军”对科索沃地区的塞尔维亚人施以不断地恐袭和屠杀,迫使塞尔维亚人大部逃离,从而使科索沃实现了民族置换——变成了穆斯林的科索沃,也就实现了永久的事实独立。
   
    人口问题上的脑残们,不要以为单凭高科技和特种部队,就可以掌控一切,试问:当年苏军特种部队的技术和作战素质,比阿富汗的塔利班大胡子们高出几个档次?结果胜利者是谁人?
    而技术更高的美军,在伊拉克更加耗不下去,其根本原因,就是苏、美没有能在阿富汗、伊拉克施行统治的人口基础——而穆斯林的人口,与苏、美根本格格不入。
   
    总之,失去了本民族的人口,任何政府都站不住脚,这是政治的铁律。只要新疆汉族人口的比例足够高,那么就永远不会有新疆分离的问题;反之,只要新疆的汉族人口比例足够低,那么新疆就一定步俄罗斯车臣,和科索沃的后尘,这是无关任何道德温情的客观铁律!
   
    “疆独”的阿訇们,对此早已看得十分清楚,而胡锦涛、习近平共产党政权的官僚、学者们,仍沉浸在“经济发展万能”+维稳万能的蠢梦中:他们一方面愚蠢地在新疆继续对少数民族汉族的实行民族自杀的“计划生育”,大力削弱自己的统治基础;一方面加强弹压清真寺、企图在意识形态彻底破产的情况下,强行汉化维族穆斯林、、.此种脑残式的下三滥蠢政,除了激发更大反抗、并刺激维族中、上阶层集体离心离德之外,还能有什么作用?
   
    胡锦涛、习近平实际上是在加速新疆的分离。
   
   
    那么,如此积重难返的新疆问题,应该怎么解决?作为民运人士,笔者认为:维族穆斯林“疆独”势力有反抗共产党专制统治的正义的一面。但是,若全然接受“疆独”的要求,就违背了中国民运人士的原则立场。
    因为,只要民族国家还在世界上存在,民主运动都有民族性和国界,作为中国的民运人士,我们有义务维护中国的领土完整,有义务维护争议地区汉族居民的生命和利益,这应该是一个超越党派的底线原则。
    当然,你不承认这一原则,你要把维护民族利益的人打成“愤青”、、.你要把中国人诬蔑为“蝗虫”,灭绝了最好,“亡你妈的国”,“灭你妈的种”、、.并因此咋呼“邓计生”“首善”、、.这当然也是你的权利,只是你需要诚实地打出“反中国、反中国人”的招牌,而不应该打出“自由民主人权”的旗帜,否则你就是伪类、骗子、人渣。
   
    对新疆问题,我们要维护民族利益、维护国家领土完整,但也要面对现实,采取灵活的策略:
    方今因邓小平、陈云们的三十多年计划生育,中国在南疆民族人口基础已近丧失,大势已去,但在北疆,汉族人口仍据有微弱多数。因此,明智的选择是效法英国人,主动解套,以求全身而退软着陆,把损失减至最小。面对现实,当实行“划南疆、保北疆”的战略。
    当今的新疆,汉族平民遭大屠杀的危险高涨,在中共垮台后,为免汉人遭大屠杀,新政府应及时与“疆独”组织谈判,承认南疆独立建国,坚守北疆国土,同时双管齐下:召回并妥善安置南疆汉人,同时礼送北疆的维族居民,并从此在北疆严格限制伊斯兰教信仰。
    这样,就有望根治新疆问题。
   
   曾节明 于2016.11.24丙申己亥庚戌傍晚与雪阴纽约州
(2016/11/24 发表)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