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曾节明文集
[主页]->[百家争鸣]->[曾节明文集]->[“胜不离川,败不离台”的玄机 ——大陆民国与水山蹇卦]
曾节明文集
· 抓捕高智晟的人,就是胡锦涛!
·大法弟子,贵在认真
·负隅顽抗的疯狂叫嚣--评胡锦涛高调捧江
·张国堂取消革命的守株待兔主意批判
·支持袁红兵,强烈反对张国堂的守株待兔式民运观
· 退党运动必将终结中共妖运
·曾节明:退党运动必将终结中共妖运
·自由是进步的第一推动力
·曾节明:风口浪尖上的反思:为什么中共现在仍然能够维持摇而不坠的局面?
·历史需要法轮功与民运携起手来——法轮功与民运的关系探讨
·曾节明:历史需要法轮功与民运携起手来——法轮功与民运的关系探讨
·历史需要法轮功与民运携起手来——法轮功与民运的关系探讨
· 曾节明:历史需要法轮功与民运携起手来——法轮功与民运的关系探讨
·曾节明:历史需要法轮功与民运携起手来——法轮功与民运的关系探讨
·解析民运张国堂现象
·解析民运张国堂现象
·解析民运张国堂现象
·大漠怀古:蒙古风的尴尬咏叹
·驳张国堂
·和平、秩序、公义和民主一样,都只是保障自由的手段
·朝鲜核爆炸的另类震荡
·朝核问题透视
·另眼看蒙元
·对“军中声音”的紧急建言!(二)……活摘器官罪行曝光不足以威胁中共政权
·曾节明:满清民族压迫政策的因果及多尔衮的悲剧
·由放鞭炮的习俗说起,兼谈党文化的界定
·奉劝中国人一定要摒弃这种陋习!
·清朝火器政策的源起、演变及其深远恶果
·简论共产专制政体与中国传统文化的关系
·为什么东欧抓住了一九八九,中国却不能?(《自由圣火》首发稿)
·黄海刺胡者非江泽民,而是曾庆红
·一个民族应该怎样才有尊严?
·一个民族应该怎样才有尊严?
·我为什么断言胡锦涛不可救药?
· 何谓“明君”?兼驳清朝“明君”的制造者和敬拜者
· 胡锦涛的真面目已经完全显露
· 记梦:惊心动魄的劫后重明(善本)
·曾节明:射毁卫星事件透视:台海进入战争的前夜
·胡温公开决裂露征兆
·“西天取经”之路是中国创建自由文化的必由之路
·中共垮台,中国决不会崩溃:兼同王力雄先生商榷
·对鸦片战争始末的再追溯及近现代文明弊端的一点反思
·台湾乱象反思:中国最适宜采用虚位元首制宪政政体
·肯定康有为,重鉴百年史
·曾节明:宗教信仰为什么比非宗教信仰更具有道德影响力?
·曾节明:中共已显露三分其党的亡党之象
·请防备胡锦涛的政工新手段
·美国对中共的“和平演变”为何至今难奏寸功?
·赵承熙枪击惨案的启示:当今世界需要救世救心的软力量
·曾节明:为什么中国特别需要自由文化运动?
·只有宗教才能拯救人类于自我毁灭——简述去宗教化的历史危害及当前流毒
·民主社会主义道路是中国转型的最佳选择
·关于中国民主党的前途
·曾节明:美国对外政策的历史教训
·建设宪政民主制度不一定需要仿效美国政体
·必须根本否定“经济发展必然导致政治民主”的谬论
·中国专制社会的主要精神维护者是儒家而非法家
·儒家阻碍自由民主化的两大重要性质
·祸害中国的祸根不在“左”、“右”,而在专制独裁
·邓小平的流毒和对中国的贻害比毛泽东更深远
·为什么以公有制为主体的社会道路行不通?
·警惕中共胡中央进一步侵害人权的试点图谋
·中国民众和维权人士都亟需进行自由民主基础理念二次启蒙
·赫鲁晓夫和邓小平到底谁更聪明?
·曾节明:民主化机遇得失新思维:从“九一三”到“八一九”
·民主化机遇得失新思维:从“九一三”到“八一九”
·黑云滚滚的十七大前景与台海形势
·黑云滚滚的十七大前景与台海形势
·中共17大前夕再读《特权论》的感触(一)
·中共17大前夕再读《特权论》的感触(一)
·中共17大前夕再读《特权论》的感触(二)
·中共17大前夕再读《特权论》的感触(三)
·曾节明中共17大前夕再读《特权论》的感触(五)
·曾节明中共17大前夕再读《特权论》的感触(六)
·曾节明中共17大前夕再读《特权论》的感触(七)
·曾节明中共17大前夕再读《特权论》的感触(八)
·曾节明中共17大前夕再读《特权论》的感触(九)
·曾节明中共17大前夕再读《特权论》的感触(十)
·曾节明中共17大前夕再读《特权论》的感触(十一)
·曾节明中共17大前夕再读《特权论》的感触(十二)
·曾节明中共17大前夕再读《特权论》的感触(十三)
·无条件“和平改变”比暴力革命更加“不惜代价”
·曾节明中共17大前夕再读《特权论》的感触(十四)
·xxx曾节明中共17大前夕再读《特权论》的感触(十四)
·透视十七大结局:江泽民为何“强大”?
·透视十七大结局:江泽民为何“强大”?
·曾节明中共17大前夕再读《特权论》的感触(十五)
·曾节明中共17大前夕再读《特权论》的感触(十五)
·为仇恨辩:对专制的仇恨可以成为救国救民的巨大动力
·曾节明中共17大前夕再读《特权论》的感触(十六)
·警世训:除非被枪指着脑袋,否则当今的中共寡头们绝不会让步
·未来中国最佳政体的再探索(一)
·曾节明:中国已不具备重建君主立宪制的条件
·未来中国最佳政体的再思索(三)
· 对《最佳政体》的补充
·对《最佳政体》的补充
·“诉周案”早已不是希望的标识
·感触(十八):陈泱潮《特权论》的局限性之一
·陈泱潮《特权论》的局限性之二
·曾节明:未来中国最佳政体的再思索(四)
·曾节明:未来中国最佳政体的再思索(五)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胜不离川,败不离台”的玄机 ——大陆民国与水山蹇卦

   
   “胜不离川,败不离台”的玄机
    ——大陆民国与水山蹇卦
   
   


   
    蒋介石先生一生都是有神论者,即便是在赤潮影响最深的广东时期,他也未摈弃有神信仰。
    1925年十一月,时任黄埔军校校长和国民革命军总司令的蒋介石,在率军东征陈炯明得胜后,踌躇满志地造访了广东惠州博罗县罗浮山中的酥缪观,时英年得志、气宇轩昂的蒋介石在侍卫的陪同下,首先来到酥缪观前的冲虚观,道长殷切相迎,端详了蒋介石一番说:
    我们道家人讲究人与灵的配合,尊客来历不凡,跟冲虚观相比,酥缪观更适合您,请到酥缪观就茶。
   
    便引蒋介石到了古木参天、幽凉袭人的山上酥缪古观。在那里道长与蒋介石促膝谈到深夜,道长曰:施主乃灵龟转世,光照东南,国家之福也,将来必大有可为。
    叙毕,蒋介石抽签问卦,道长解语云:
    “胜不离川,败不离台。”
    蒋介石茫然不知何意,再问,道长闭目谢客:天机不可泄露,时辰已晚,尊客请安歇。
   
    1937年七月,日本全面侵华,倭军一度长驱直入,局面岌岌可危,蒋介石领导中华民国浴血抵御,屡败屡战,退入四川重庆,从此竟奇迹般地拖住了日本人,直至八年后日本战败投降,日本竟未能进占四川寸土,重庆堪称大陆民国福地。
    日本刚一投降,八年中假抗日养精蓄锐、专打国军、藉大种鸦片向国统区贩毒发国难财的中共,旋踵迫不及待地全面进攻国民党,毛共的军队打日本小分队都要打游击,且游而不击,打起内战来却如猛虎下山,而且都是大兵团作战、、.蒋介石坐镇重庆,指挥久经抗日考验国民党军队,一一粉碎毛共的进攻,节节胜利,收取大片失土,从1945年十月打倒1946年六月,毛泽东一伙溃不成军,数番急电马歇尔请求“停火”,并乞求斯大林遣苏军入华、、.东北共军林彪部更是兵败如山倒,一度做好了转入地下打游击的准备。
    蒋介石大喜过望,即于1946年六月,在一片凯歌声中离开四川,率领国民政府迁回南京。奇特的是,恰从1946年六月还都南京开始,内战形势大逆转:
    国民党还都南京不久,美国马歇尔即三次急电蒋介石,严令蒋叫停东北孙立人新一军对哈尔滨的乘胜攻势,马歇尔口气无比严厉,甚至以停止美国对华援助相威胁,要求蒋介石对中共停火。
    关键时刻的这个停火,令本来准备逃往苏联的林彪一伙,逃脱了灭顶之灾,获得了半年的喘息之机,并通过土改和获取苏援,重整并扩充了匪军,在北满站稳了脚跟,强弱已经逆转,以致于国民党半年后再去啃时,已成了啃不动的冻土。
    总之离开四川后,国民党内战形势急转直下,直至败退台湾。
   
    蒋介石1949年七月从浙江乘军舰逃到台湾后,似乎想起了“胜不离川”的话,好象后悔不已,而赶忙坐飞机跑到四川,先回重庆,再去成都,指挥国民党大军顽抗,企图重演西南转运历史,如拖住日本人一样拖住共产党,岂知今非昔比,这个时候国民党军队已经军无斗志,文武各官纷纷投共,还差一点绑了老蒋去邀功请赏。
    由道长的解语来看,这并不奇怪,因为,解语叫蒋介石““胜不离川”,并不是叫他“败则入川”。
   
    好在,蒋介石退守台湾后,再也没有离开过台湾,不知他是否领悟了“败不离台”这句话?总之,其后的台湾的民国政权福星高照,与中共分庭抗礼直到今天。
   
    为什么蒋介石必须“胜不离川,败不离台”?由九宫卦来看好懂:大陆民国对应的是兑宫“水山蹇”卦,而蒋介石恰是大陆民国的代表;水山蹇利西南、而不利东北,往西南亨利,向东北则其道穷也,对应的是:1945年之前,国军从来没有开出山海关外,1927年对东北的“统一”也只是形式上的“改旗易帜”,坐镇东北的,仍是张家,故1945年之前,大陆民国并无沦亡之危。1945年之后,国军第一次出关,此后也正是在东北的失败,主要导致了大陆的易手。
    水山蹇卦也主山高水深、困难重重,诸君试看大陆民国是不是这样?自1912年孙中山南京立国以来,就像遭到诅咒一样,命途多舛:又是军阀混战、又是苏俄赤化、又是倭寇入侵、又是匪共颠覆、、.没有一天好日子过。
    水山蹇属兑宫卦,兑主西方,主经济,喻示大陆民国政府是一个与西方国家政府相似的政府,也是中国迄今为止相对最民主最自由的时期,也是经济最具活力的时期,先后有北洋“黄金十年”和国民党的“黄金十年”。
   
    所以说,有些东西由不得你不信。
   
   
    当年蒋介石先生在罗浮山上一共住了三天,迄今他睡过的床铺和用过的桌椅,仍然在酥缪观的那间房里保存完好。
   
   
   曾节明 于2016.11.13丙申己亥己亥晚于纽约州
   
   
   
   
   
   
(2016/11/14 发表)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