逸风文集
[主页]->[独立中文笔会]->[逸风文集]->[“全国教育的领头羊”可以休矣!]
逸风文集
·蒙田为官
·“怪物”必狰狞
·《宣告》
·《香港呀,香港!》
·《雨傘上的月光》
·《恐懼》——獻與詩友王藏
·《看見黑暗》 ——致閻連科
·“依法治國”
·《焦作市的雨滴》
·《給那些詩人們!》
·《父親》
·《喜慶》
·醜劇的黃昏~~致Karl Marx
·這個世界 ----致盛雪女士
·這個世界 ----致盛雪女士
·《渔夫们》
·拒絕食槽 ----致基督徒詩人尾生
·通姦 ---致“與人通姦”者
·《文 學》
·悯 豕
·《如果》
·《有感》
·《教育》(外一首)
·《尊嚴》
·《真理》----獻給高智晟律師
·教育部和環保局到底誰最不要臉??
·《人民》
·《護照》
·《小黄伞》 ---致占中港人
·《生活》
·那座城---致臺北青年們
·神的光芒--致黃之鋒
·詩歌《春天,在這裏……》賞析
·《焚》 ----贈詩友羅勇泉
·《告密者》
·《懷念》 ---贈貝嶺
·《9歲男孩的乾屍》
·《拍死那只蚊子!》
·《“襲警”的男人》
·《貳拾陸記》
·闖入者
·《紀念徐純合弟兄》
·《民主之终结》系列谈之一----《谈一下民权的几个问题》
·《民主之终结》系列谈之二----《走出民主立宪的误区》
·《我的詩歌》
·《橫店》
·一條鐵路可以再搞掂一個王朝嗎?
·《大快朵颐》
·《時間》——贈李魁賢老師
·《蒲公英的葬禮》(上)之一
·《蒲公英的葬禮》(上)之2
·《蒲公英的葬禮》(上)之3
·《蒲公英的葬禮》(上)——紀念26周年特稿
·《“逼格”問題》
·《生有所戀》
·赤子
·《屈原----爱国贼鼻祖》
·蒲公英的葬礼(中)
·《在門和門的對面》
·《看見》
·《七一》
·《惦 念》
·自由的翅膀 ----獻給那些正直的維權律師
·走进《诗经》里的河流——卫河源考察记录
·牺的牲——悼子明
·大陆房事
·《任性》
·谁是反对专制政权的主要力量?
·从“人民”的意志到上帝的意志
·遍地乡愿的中国
·李智:高律与习皇的比较研究
·美国民主的关键优势在哪?
·成熟民主国家所面临的问题
·关于退出焦作市民革的声明
·《給我一個月時間》
·流亡泰国的难民们声援浦志强先生
·逸風:2016新年組詩
·关于退出独立中文笔会的提前声明
·《國民性》
·极寒天气断想
·哪位美国总统应该坐牢?
·《一半的爱情》
·关于中国威胁论的看法
·《灵和魂》
·记忆黄河清君与本人的几封私信
·《再谈访民》
·关于王一梁回国奔丧受阻的声明
·关于黎小龙一家落难后的声明
·呼吁维护难民权益,抵制中共暴政
·最应该坐牢的二位美国总统!
·《可耻的沫子》(外一首)
·《左右都丑陋的脸!》
·逸风:中国问题已经无解!
·此次地球灾难之我见
·末日裡的玫瑰
·我曾經說
·关于各界进一步学习《民运黑洞》的倡议书
·关于“以直为名”的人性之丑陋问题
·中國缺乏現代政治意識的成因分析
·從人性的角度來觀看“文革”
·一封回复信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全国教育的领头羊”可以休矣!

声明:此文作者禁止复制,如需转载必须经得作者同意。

   “全国教育的领头羊”可以休矣!
   ------就教育问题答网友红河谷先生
   
   文|逸风(河南)
   


   
   最近几年来,教育界树立的很多典型,从洋思到杜郎口再到衡水以及今天的河南西峡,曾经使得很多校长趋之若骛。这么多校长是否是傻子,傻子的判断标准是什么以及如何判断是否真傻还是假傻等问题,因为不是我的专业所及,本人无从判断。如果说他们并不都是傻子应该是不错的。据查,我国历史上有数以亿计的人被愚弄成傻子的例子还是有的。正是因为自认为太过聪明,才容易被愚弄。真正的“傻子”总是老老实实做事情,没有更多的非分之想,如果没有终南捷径的贪念,就不会有太多被骗的事例发生。
   
   在“榜样”到处飞翔的今天,我希望我们的天空更多一些纯净,这样,我们的天会比以前湛蓝一些。如果我们已经习惯与群魔乱舞的天空共处的时候,是最为悲哀的事情。另外,评判某地的教育质量仅仅以升学率为判断标准,这样的教育不要也罢。这个是教育常识,不用我多做说明。
   
   最近浏览山阳论坛,有一些人抨击我们焦作本地的教育多么落后、这样的抨击是以高考排名为根据发难的。我认为此抨击的依据本身就是错误的。众所周知,教育的评价机制如果仅仅以一个高考分数或升学率为唯一尺码的话,你就大可以做到:第一,迎合了许多家长的急功近利的心态;第二,迎合了某些不知何谓真教育的所谓教育人士的教育价值观。第三,迎合了某些被牵着鼻子走却还要认为自己是弄潮儿的浮躁教育人的心态。但是,焦作的教育进步不是以此迎合的心态做事情的,而是在阻力重重中探索和开拓前进的道路。比如,人文素养计划、新教育实验都是有见地的务实的为焦作教育做的实事。
   
   教育问题始终不是靠某种模式就能一劳永逸地解决的。所以,我始终认为某地高考或者中考升学率高,不管是借鸡下蛋也好还是依靠真应试本事也好,都没有任何值得炫耀的地方。更遑论做什么“全国教育的领头羊”了。如果是以此作为政治资本沽名钓誉的话,也无可厚非。林子大了什么鸟都有,教育也并非必须是净土一片。毕竟中华传统里有“一将成、万骨枯”的恶俗。如果教育成为扼杀人的灵性的工具,再多的领头羊比如王思教育、度羊口教育、东霞教育也不过充当了屠戮人类心灵的超级武器而已。
   
   教育当然可以百家争鸣,可以有实验,可以借鉴某种模式,可以是新课改或者什么解构主义之类等等,但是最终归结的落脚点还是要落实到人上面,我们培养的是人还是考试机器?培养的是全人还是有心理缺失的人?培养的是实在人还是浮躁人?人生很短,我们这辈子有所得失,但是我们需要的是赋予我们的下一代更多的做人的道理,而不仅仅是研究知识灌输的方法,这才是我们这代教育人的良知。说白话,就是所谓全国教育的领头羊,更多的解决的是教学问题,而不是教育问题。教学仅仅是技术问题,属于奇巧技淫层面上的问题,而教育是真善美等形而上层次的问题,属于艺术层面上的问题;所以,教育是个大问题,我们在论教育的时候是否能够更加理性和符合逻辑一些,而不是凭借一己之意气之指,顺便拿教育开涮,借以倾泻一己之私欲。在某种程度上讲,在头脑对教育的大是大非等抽象意义上或者形而上意义上的问题没有充足的思考之前,建议还是要三缄其口。
   
   在这个论坛上,我本不想说太多,说话多了除了得罪人,还有可能被封ID。首先,你是善意劝谏,对方如果并不以为你是善意的话,这样你的劝谏等于白费,关键是个体的出发点是什么。因为,一切的果效都是由心发出来的。其次,你是理性和逻辑思辨的,这样肯定更多的是形而上的东西。形而上的东西可以造就伟大的民族,比如德意志民族为世界贡献了康德黑格尔马克思等在形而上方面的专家,至今他们仍旧在泽被后世。如果这些形而上的东西碰见仅仅见过形而下的人士,肯定无法沟通。鸡对鸭讲,没有什么可谈的。第三,我劝谏各位谨慎自己的言语,仓颉造的每个字都是很神圣的,当我们学会正确和谨慎运用我们的汉语言的时候,正是我们在灵心和精神上真正成熟的时候。而目前的情况是我们很随意地滥用词语,造就更多的垃圾文字并在无形中造成对他人的伤害。这样的伤害中也可能包括那些真正的教育改革就会被扼杀在这些不负责任的垃圾文字里。因自己无智的语言成为改革前进的障碍却在大声喊叫推进改革的人士大有人在。这里我说的人都是泛指,而不是特指阁下。
   
   最后,如果真的关心教育,就首先做好你自己,免除自己在教育上急功近利的心态。孔子曰,其身正不令则行。我们每个人都可以做好自己,改变好自己,就能影响你周围的人士,这样的影响其实质就是教育。教育更多的是一种文化,一种艺术;教育绝对不等于纯然的知识灌输或者探讨什么填鸭的教学方式有多少种类可供选择的问题,教育是教导我们如何做真人和培养真人的问题。一位老师,以自己的德和行能够影响的人是我们上千万种的教学模式难以比拟的。一个家长,从此开始有了“吾日三省吾身”的新面貌,对自己孩子的影响也是一千个老师难以比拟的。真道总是至真至纯至简,相反,我以为,那些沽名钓誉的繁复的东西还是不看也罢。
   
   于2009年12月15日晚
(2016/11/08 发表)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