逸风文集
[主页]->[独立中文笔会]->[逸风文集]->[記憶我的六爺]
逸风文集
·作为垃圾中的战斗鸡的克氏!
·十面霾伏,如何淡定?------聊一聊万里尘飘的中国梦?
·《從烏坎事件觀看正義和公平問題》
·我的文革記憶點滴
·李智:《未來中國應該重走殖民之路?》
·中共大陸不會排除 “武統台灣”的可能性
·文革模式其實就是當前的中國模式!
·有關裸奔之後陳氏阿珍的職業選擇問題
·致敬苗德順
·FEAR ---to poet Wang Zang
·关于地主是否民族精英问题答张三一言先生
·《做假见证的陈氏卫珍!》
·说谎者,陈氏卫珍!
·回复陈卫珍一封信!
·《一張紙》
·《習慣》
·可怜的国人“等级优越感”!
·一位开水工的教育情怀
·为高智晟弟兄向神祈求福份
·解读莫言小说《生死疲劳》中的隐喻
·“战争”乃是人类无明状态下的产物
·城市乃是大地上的毒瘤
·在《吃亏歌》歌声中记述我们的教育
·拯救“六.四”与“六.四”拯救
·一个亘古长存的哲学命题——文学是对世界真相的最真切的叩问
·为何中国校园到处悬挂异议分子像?
·谁是反对专制政权的主要力量?
·好汉
·向孩童学习
·“师者”的勇气
·来自月球的控诉
·挥一挥手,作别西天的云彩!
·我们每个人都是历史的一个驿站
·《雪颂》
·在雲中飄揚
·“毛主席萬歲!”?
·記憶我的六爺
·“全国教育的领头羊”可以休矣!
·错误的思维方式压制个体才能的发展
·你就是上帝!
·什么引起了世界的动荡不安?
·试谈学校道德教育中的负果效问题  
·经典真的回归了么!  
·当代文明世界的基本成分分析
·华德福教育之路
·昏暗的镜子
·华德福教育----- 一次介绍性演讲
·赵昕精神底色里的人性光辉
·爱琴海事件杂感 --我要做什么样子的学问?
·道德是否能够?
·“智齿”记
·疯癫状态下的生命个体
·不要只顾着你们的肉体,而是要顾到灵魂
·談一下全球化的終結問題
·賈敬龍死後
·《意義通訊》之1:關於海外孔子學院裡的教學內容的思考
·《意義通訊》之2--3
·《意義通訊》之4:中華民族可能會成為人類家族裡的少數族群!
·《意義通訊》之5:給大陸氣象科學家支一招——黯黯陰霾乃是穿越千年而來,
·《意義通訊》之6:依法治國、以德治國與惡待百姓的政府
·《意義通訊》之7:關於個體的仇恨來源問題!
·《意義通訊》之8:世界第二大经济体的政治崩塌
·《意義通訊》之9:感謝賴建平對黑洞婊子陳氏的精準定位!
·《意義通訊》之10:天象之變與人心之變
·2017年世界大勢預測
·《意義通訊》之11:國民黨的末路也是中共的末路!
·《意義通訊》之12:作為藝術的歷史?!
·《意義通訊》之13:關於對陳氏文字的幾句插入式評論
·《意義通訊》之14:平安夜隨想
·《意義通訊》之15:什麼是陽光下最為無恥的罪惡?
·小螞蟻
·《意義通訊》之16,關於“中等收入陷阱”的陷阱
·《意義通訊》之17:關於又一次的欺世謊言TRAPPIST-1星系的出現
·意義通訊之18:惡人自有惡人磨!
·意義通訊之19:當代義和團力量不可小覷,訪民應無關緊要!
·意義通訊之20:關於歐洲基督教的沒落
·意義通訊之21:明天會更美好嗎?
·《意義通訊》之22:從“平等”說開去!
·《末後時代的冰箱》
·《意義通訊》之23:再談全球化問題
·《意義通訊》之24:關於外星人的疑惑!
·關於余志堅先生不得不說的話!
·意義通訊之25:趙鑫,趙鑫!
·《意義通訊》之26:有一顆悔改認罪的心就可以躲避中國的奇災大難
·意義通訊之27:是誰仍在假借人民的名義?
·《意義通訊》之28:人類自己會成為執迷不悟的人類自身的犧牲品!
·意義通訊之29:《童子尿與核彈》
·中共已到了“亡天下”的關鍵時刻
·《意義通訊》之30:再談一下全球化問題
·寫,還是不寫?始終是一個問題!
·劉曉波的“平和民運”時代正在收尾中!
·臆想
·談一下閱兵和壯陽藥
·詠冰詩
·歲在角亢
·關於國人所謂的“光宗耀祖”
·談一下劉曉波之後的未來中國道路!
·推背圖試解之一:
·為何地主鬥不過土匪?
·關於朝核問題
·改良派已近黃昏!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記憶我的六爺

声明:此文作者禁止复制,如需转载必须经得作者同意。

   記憶我的六爺
   
   逸風
   
   


   今天翻看舊照片,看到我六爺的照片,頓時心裡有諸多的瓜葛,想要
   寫一點東西。2010年六爺逝世之時,感佩也很多,只是諸多因由,不
   能動筆!
   
   
   我和六爺一起生活過半年時間,他一生沈默不語,品行高潔。六爺名
   字叫盧師孔,北洋大學畢業後,被蔣中正封為上校軍銜,贈中正劍和
   中正像,並親筆題字!這些東西在當初都不敢拿出來,被焚燒毀滅,
   躲避人禍!六爺民國時期一直在甘肅天水等地致力於中華民國的戰略
   鐵路建設。
   
   
   在抗戰時期,因為六奶沒有生育,大爺盧師亮命令六爺回老家續小,
   六爺回覆八個字:“國難當頭,何以家為!”表明了堅持抗戰不考慮
   個人私事的決心。後撤離大陸之際,六爺竟然不聽命令,堅持不去台
   台灣,認為台灣之小,難以伸展其才華。事實上,留在大陸的六爺只
   能依靠沈默少語才可保全性命!後中蘇合建武漢長江大橋,據鄉裡鄉
   親傳稱是我家六爺任中方設計組小組長,此事我曾經親自詢問過二伯
   父,他只是閃爍其詞,並沒有正面回答我的問題,而是交代我有關人
   的功績方面的事情切切不可張揚;這只是一個長者對於我這個年少後
   輩的做人道理的訓誡教導而已。不過,至今,武漢長江大橋一直成為
   橋梁歷史上的典範之作!附圖的墓碑碑文乃是我二伯父所寫,記載了
   他大致的貢獻,並沒有任何誇耀之詞!也是六爺的遺風所現!不過我
   始終私認為,如果不是暴政壓制人才的創造力,六爺應該會有更加出
   色的表現!
   
   
   我和六爺一起生活的時候,是89年下半年,時因為我參與運動,高考
   受到牽連,苦悶煩惱,遠離家鄉到我二伯父所在的楊淩鎮中學補習高
   三重新準備來年高考。那時我已經漸漸覺醒,只是仍舊苦悶徘徊,不
   清楚自己未來的人生方向!我二伯父家裡有一個在西安美院上大學的
   小我一歲的弟弟,他藏書甚多,我本來就特別喜歡讀書;與休假回家
   的弟弟聊天甚多,至今記得弟弟評價我二個字“自負”。今天看來,
   當年自負的我不過是掩蓋自己自卑情節的一種假像而已。
   
   
   二伯父自九歲時候就過繼給了六爺,被六爺培養成人,二伯父原來在
   中科院水利部西北水土保持研究所工作。六爺一生除了收養我的二伯
   父之外,還收養了一個沒有血緣關係的義女養大成人,另外也收養了
   負擔比較重的家在山東濟南的我七爺家的一個男孩子。總之,六爺六
   奶更多地盡自己所能幫助他人。而且六爺夫婦的德行對後輩的影響甚
   巨,清白做人,小心行事,謹小慎微,待人寬容……等等,我即便和
   六爺相處時間很少(因為我更多時間是補習上課),也從六爺的言行
   舉止裡面獲益匪淺。我爺爺(排行第五)於1960年餓死之後,六爺可
   能感到自己對他身在農村的大地主五哥幫助不夠,此後就一直記掛著我
   奶奶的健康。時不時地郵寄數元錢給我父親,以便補貼家用。那時候的
   幾元錢對於家裡的確有著巨大的作用。在我的童年的記憶裡,除了受小
   夥伴欺負和鄉鄰歧視之外就是一種饑腸轆轆狀態,那個時代的農村,吃
   個飽飯其實就是一種最大的奢侈!
   
   
   我和六爺一起生活的時候,六爺當時80多歲;我六奶大我六爺六歲,
   因病常年臥床,六爺並不嫌棄六奶,並一直照顧六奶。那時,六奶給
   我講,她曾經有一個女兒,女兒在15歲之時因病去世,六奶傷心過
   度,導致身體一直不好!當時年近九旬的六奶一邊告訴我這些事,一
   邊流著淚。我知道,失去他們的獨生女心情有多傷!
   
   
   推己及人,我有時候在想像我父親在大雪天晚上光著腳丫子跑到縣城
   中藥店外面等待開門購買拯救我爺爺的一點人參時候的場景,想著我
   的奶奶失去我爺爺的心傷,我總是難以面對親人之間的生離死別。如
   今我流亡隱藏在泰國,不時想起我老家年老的父母,不知不覺中就有
   淚流滿面!我和我父親一樣的心腸柔軟,想起父親看著電視劇有的情
   節時候就忍不住流淚的時候,現在我想一想,我又何嘗不是一個容易
   動情流淚的兒女情長的男人呢?面對如今當世已經被中共物質化的民
   眾,人們都認錢不認人,人的生命可以用金錢換的無情無義的社會,
   六爺六奶乃是在我內心裡是最有情義的人。
   
   
   另外,六爺的退休生活讓我感到欽佩不已,他除了散步就是做一些高
   等數學題和核查《大學英語》雜誌裡的錯誤為娛,僅僅是娛樂而已,
   不為任何名利,主要是為了練腦子。當今大多數老年人只知道用跳舞
   麻將來消耗生命的現狀,確實無法比擬我六爺六奶這些民國遺老們的
   道德高度和修養深度!
   
   
   後來我六奶於92歲高齡仙逝後,我寄信回顧與六奶相處的幾個小事
   情,表達我對六奶的紀念之情。照顧我六爺的叔叔在收到我信後的當
   晚就打電話告訴我:父親說六爺在六奶走後一直心情不好,時常流
   淚,收到我的來信後,更是傷心哭泣很久!叔叔並告誡我們,為了孝
   敬老年人的考慮,盡量不要再郵寄一些會讓六爺情緒波動的文字!
   
   
   六爺和六奶都是那個時代遺留下來的善良且優秀的普通人,只是生逢
   中共暴政時代,人命如同草芥,被邪惡政治挾裹著更常常感受到無可
   奈何!世事如斯,面目全非,徒留空悵而已!
   
   
   2010年8月,六爺無疾善終,壽103歲。六爺屬猴,生於1908年,我也
   屬猴,生於1968年,六爺大我整整一個甲子。六爺一直惦記家鄉,所
   以依照遺願,落葉歸根於老家盧氏墳地。
   
   
   很多時候,我一直在思考這些事情,人是什麼?人在活著的時候,是
   會思考的蘆葦,柔弱,但是唯有思想才使得人活得有些意義!作為真
   正的人,不能心甘情願地接受邪惡政權所灌輸給自己的垃圾思想!再
   則,人是塵土,最終要歸於塵土!正是因為我們此生不易,所以要努
   力給自己的生命賦以價值,不可讓暴政淹沒了自己,尤其不可被暴政
   挾持而讓自己成為了邪惡的工具!
   
   
   我童年儘管沒有機會獲得我親爺的關照,但是我一直懷念與六爺六奶
   相處的日子,在不經意之間,當時年輕的我居然可以從一個來自農村
   的不懂事理的我,從與高尚者的相處中認知到什麼才是值得過的人生
   和生活樣式,另外也更記著提醒自己,人生一世,應該為真理而活!
   而非其他!
   
   (2016-10-21,記於六爺逝世六年後攜子流亡途中)
(2016/11/08 发表)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