逸风文集
[主页]->[独立中文笔会]->[逸风文集]->[記憶我的六爺]
逸风文集
·《到底由谁来拯救我们的孩子?》
·《风语颠言》
《逸风网络文章自选集》(下)
·《逸风网络文章自选集》(下)目录
·《凄美抑或悲壮—当代中国教师精神的“镣铐”之舞》
·《乱弹“知识匠”》----对张远山王怡之争的观感
《逸风网络文章自选集》(续)
·《逸风网络文章自选集》(续)目录
·对于当代中国教师的隐忧
·风中的芦苇与风中的风筝
·就教育问题给吕易先生的一封信
·体制内生存的中国教师的悲哀
·就教育问题给常作印老师的一封信
·2003年诺贝尔和平奖演讲辞
·“士”“仕”合流的危险
·在“屁声”中茁壮成长
·“文统”还是“武统”?这始终是一个问题!
·散谈自由主义在当今的使命
·何处才能有我们宁静安详的家园?
·也谈论坛启蒙的困顿(图)
·为什么说极端民族主义是中国目前最大的敌人?
·把失败的权利还给孩子
·让我和你同行---悼念我们的王培
·毛毛虫
·教师
·林冲
·中国历史
·丧钟为你而鸣
·追寻高扬的灵魂之舞——-山田正行、刘燕子夫妇河南之行印象识记
·言说的两难
·我们每个人都是历史的一个驿站
·教师的人生责任到底是什么?----有感于教师打人事件
·《躯体》
·被规定的自由及个体自由的界限
·持续符号化的中国教育!
·消解革命
·逸风的几句家里话
·《一斗水的秋天》
·《象形文字》
·由“学生向过往车辆敬礼”所想到的
·认识上帝乃真理之途
·故国逸风,异邦有枫
·论学校的使命
·国家的财富在哪里?
· 凄美抑或悲壮:当代中国教师精神的“镣铐”之舞
·死亡乃人生之道的自然延续
·蒙田为官
·“怪物”必狰狞
·《宣告》
·《香港呀,香港!》
·《雨傘上的月光》
·《恐懼》——獻與詩友王藏
·《看見黑暗》 ——致閻連科
·“依法治國”
·《焦作市的雨滴》
·《給那些詩人們!》
·《父親》
·《喜慶》
·醜劇的黃昏~~致Karl Marx
·這個世界 ----致盛雪女士
·這個世界 ----致盛雪女士
·《渔夫们》
·拒絕食槽 ----致基督徒詩人尾生
·通姦 ---致“與人通姦”者
·《文 學》
·悯 豕
·《如果》
·《有感》
·《教育》(外一首)
·《尊嚴》
·《真理》----獻給高智晟律師
·教育部和環保局到底誰最不要臉??
·《人民》
·《護照》
·《小黄伞》 ---致占中港人
·《生活》
·那座城---致臺北青年們
·神的光芒--致黃之鋒
·詩歌《春天,在這裏……》賞析
·《焚》 ----贈詩友羅勇泉
·《告密者》
·《懷念》 ---贈貝嶺
·《9歲男孩的乾屍》
·《拍死那只蚊子!》
·《“襲警”的男人》
·《貳拾陸記》
·闖入者
·《紀念徐純合弟兄》
·《民主之终结》系列谈之一----《谈一下民权的几个问题》
·《民主之终结》系列谈之二----《走出民主立宪的误区》
·《我的詩歌》
·《橫店》
·一條鐵路可以再搞掂一個王朝嗎?
·《大快朵颐》
·《時間》——贈李魁賢老師
·《蒲公英的葬禮》(上)之一
·《蒲公英的葬禮》(上)之2
·《蒲公英的葬禮》(上)之3
·《蒲公英的葬禮》(上)——紀念26周年特稿
·《“逼格”問題》
·《生有所戀》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記憶我的六爺

声明:此文作者禁止复制,如需转载必须经得作者同意。

   記憶我的六爺
   
   逸風
   
   


   今天翻看舊照片,看到我六爺的照片,頓時心裡有諸多的瓜葛,想要
   寫一點東西。2010年六爺逝世之時,感佩也很多,只是諸多因由,不
   能動筆!
   
   
   我和六爺一起生活過半年時間,他一生沈默不語,品行高潔。六爺名
   字叫盧師孔,北洋大學畢業後,被蔣中正封為上校軍銜,贈中正劍和
   中正像,並親筆題字!這些東西在當初都不敢拿出來,被焚燒毀滅,
   躲避人禍!六爺民國時期一直在甘肅天水等地致力於中華民國的戰略
   鐵路建設。
   
   
   在抗戰時期,因為六奶沒有生育,大爺盧師亮命令六爺回老家續小,
   六爺回覆八個字:“國難當頭,何以家為!”表明了堅持抗戰不考慮
   個人私事的決心。後撤離大陸之際,六爺竟然不聽命令,堅持不去台
   台灣,認為台灣之小,難以伸展其才華。事實上,留在大陸的六爺只
   能依靠沈默少語才可保全性命!後中蘇合建武漢長江大橋,據鄉裡鄉
   親傳稱是我家六爺任中方設計組小組長,此事我曾經親自詢問過二伯
   父,他只是閃爍其詞,並沒有正面回答我的問題,而是交代我有關人
   的功績方面的事情切切不可張揚;這只是一個長者對於我這個年少後
   輩的做人道理的訓誡教導而已。不過,至今,武漢長江大橋一直成為
   橋梁歷史上的典範之作!附圖的墓碑碑文乃是我二伯父所寫,記載了
   他大致的貢獻,並沒有任何誇耀之詞!也是六爺的遺風所現!不過我
   始終私認為,如果不是暴政壓制人才的創造力,六爺應該會有更加出
   色的表現!
   
   
   我和六爺一起生活的時候,是89年下半年,時因為我參與運動,高考
   受到牽連,苦悶煩惱,遠離家鄉到我二伯父所在的楊淩鎮中學補習高
   三重新準備來年高考。那時我已經漸漸覺醒,只是仍舊苦悶徘徊,不
   清楚自己未來的人生方向!我二伯父家裡有一個在西安美院上大學的
   小我一歲的弟弟,他藏書甚多,我本來就特別喜歡讀書;與休假回家
   的弟弟聊天甚多,至今記得弟弟評價我二個字“自負”。今天看來,
   當年自負的我不過是掩蓋自己自卑情節的一種假像而已。
   
   
   二伯父自九歲時候就過繼給了六爺,被六爺培養成人,二伯父原來在
   中科院水利部西北水土保持研究所工作。六爺一生除了收養我的二伯
   父之外,還收養了一個沒有血緣關係的義女養大成人,另外也收養了
   負擔比較重的家在山東濟南的我七爺家的一個男孩子。總之,六爺六
   奶更多地盡自己所能幫助他人。而且六爺夫婦的德行對後輩的影響甚
   巨,清白做人,小心行事,謹小慎微,待人寬容……等等,我即便和
   六爺相處時間很少(因為我更多時間是補習上課),也從六爺的言行
   舉止裡面獲益匪淺。我爺爺(排行第五)於1960年餓死之後,六爺可
   能感到自己對他身在農村的大地主五哥幫助不夠,此後就一直記掛著我
   奶奶的健康。時不時地郵寄數元錢給我父親,以便補貼家用。那時候的
   幾元錢對於家裡的確有著巨大的作用。在我的童年的記憶裡,除了受小
   夥伴欺負和鄉鄰歧視之外就是一種饑腸轆轆狀態,那個時代的農村,吃
   個飽飯其實就是一種最大的奢侈!
   
   
   我和六爺一起生活的時候,六爺當時80多歲;我六奶大我六爺六歲,
   因病常年臥床,六爺並不嫌棄六奶,並一直照顧六奶。那時,六奶給
   我講,她曾經有一個女兒,女兒在15歲之時因病去世,六奶傷心過
   度,導致身體一直不好!當時年近九旬的六奶一邊告訴我這些事,一
   邊流著淚。我知道,失去他們的獨生女心情有多傷!
   
   
   推己及人,我有時候在想像我父親在大雪天晚上光著腳丫子跑到縣城
   中藥店外面等待開門購買拯救我爺爺的一點人參時候的場景,想著我
   的奶奶失去我爺爺的心傷,我總是難以面對親人之間的生離死別。如
   今我流亡隱藏在泰國,不時想起我老家年老的父母,不知不覺中就有
   淚流滿面!我和我父親一樣的心腸柔軟,想起父親看著電視劇有的情
   節時候就忍不住流淚的時候,現在我想一想,我又何嘗不是一個容易
   動情流淚的兒女情長的男人呢?面對如今當世已經被中共物質化的民
   眾,人們都認錢不認人,人的生命可以用金錢換的無情無義的社會,
   六爺六奶乃是在我內心裡是最有情義的人。
   
   
   另外,六爺的退休生活讓我感到欽佩不已,他除了散步就是做一些高
   等數學題和核查《大學英語》雜誌裡的錯誤為娛,僅僅是娛樂而已,
   不為任何名利,主要是為了練腦子。當今大多數老年人只知道用跳舞
   麻將來消耗生命的現狀,確實無法比擬我六爺六奶這些民國遺老們的
   道德高度和修養深度!
   
   
   後來我六奶於92歲高齡仙逝後,我寄信回顧與六奶相處的幾個小事
   情,表達我對六奶的紀念之情。照顧我六爺的叔叔在收到我信後的當
   晚就打電話告訴我:父親說六爺在六奶走後一直心情不好,時常流
   淚,收到我的來信後,更是傷心哭泣很久!叔叔並告誡我們,為了孝
   敬老年人的考慮,盡量不要再郵寄一些會讓六爺情緒波動的文字!
   
   
   六爺和六奶都是那個時代遺留下來的善良且優秀的普通人,只是生逢
   中共暴政時代,人命如同草芥,被邪惡政治挾裹著更常常感受到無可
   奈何!世事如斯,面目全非,徒留空悵而已!
   
   
   2010年8月,六爺無疾善終,壽103歲。六爺屬猴,生於1908年,我也
   屬猴,生於1968年,六爺大我整整一個甲子。六爺一直惦記家鄉,所
   以依照遺願,落葉歸根於老家盧氏墳地。
   
   
   很多時候,我一直在思考這些事情,人是什麼?人在活著的時候,是
   會思考的蘆葦,柔弱,但是唯有思想才使得人活得有些意義!作為真
   正的人,不能心甘情願地接受邪惡政權所灌輸給自己的垃圾思想!再
   則,人是塵土,最終要歸於塵土!正是因為我們此生不易,所以要努
   力給自己的生命賦以價值,不可讓暴政淹沒了自己,尤其不可被暴政
   挾持而讓自己成為了邪惡的工具!
   
   
   我童年儘管沒有機會獲得我親爺的關照,但是我一直懷念與六爺六奶
   相處的日子,在不經意之間,當時年輕的我居然可以從一個來自農村
   的不懂事理的我,從與高尚者的相處中認知到什麼才是值得過的人生
   和生活樣式,另外也更記著提醒自己,人生一世,應該為真理而活!
   而非其他!
   
   (2016-10-21,記於六爺逝世六年後攜子流亡途中)
(2016/11/08 发表)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